【楠宁】不分番外 之莫愁前路无知己

顺序有点乱,前面倒序 后面插叙、叙事&回忆。

友好提醒:请注意①这个标记,它或许就是迷茫时的灯塔……

噗~没那么夸张,自认为还是能看懂的。关于顺序啊剧情啊,有想法欢迎留言或私信,热烈欢迎~!

那、不啰嗦了,我这从下午到深夜的成果啊~~~~望喜欢~ 

——正文起

 

假如这篇题目叫 又岂在朝朝暮暮 的话,岂不是很没有创意~~~啊哈哈

 

和上一篇番外没隔多久的样子吧(和其它几篇相比的话),果然,《不分》才是我的真爱!

 

(⊙v⊙)嗯,废话就此打住

 

如题,知己登场了,或许、、、某人要遭殃了

 

——正文起

 

夏末、深夜,路边昏黄的灯光力所能及地包容了偌大范围内的一切静景动景,孜孜不倦地投射出光影。

 

夏风和煦,为这座城的夜浸染凉意。洗去了白日里奔波疲累的人们,自愿地融在璀璨的夜景里。

 

夏日不吝惜地将自身的独特热情寄于世间万物,由此,夏花烂漫,夏风和煦,夏日中徜徉的人亦或多或少添几分爽朗气质。

 

街边,来往结伴的三五个知己好友或酣畅高歌或欢快笑闹,激荡的笑声平白为柔和灯光覆上独属于夏日的似火激情。

 

光芒似乎受熏陶般、炽热了起来。

 

夏日不止增添了动态的活力,哪怕是静态的人事物上,也因其获赠一抹淡然洒脱。

 

即便如此,这也是外在的大自然的赋予,就人这一情感动物而言,清凉或燥热,夏冬水火多是源于本心。

 

 

 

(所以我墨迹了一大段是墨迹出了啥……就介绍了时间地点是么……

要吐血了,说好的短篇,你憋走!)

 

 

 

人事总是相对的,几家欢喜几家愁,欢乐拢不尽人心。

 

街角路边,一盏孤灯下一抹孤影,其周围气息自成一体。

 

一人骑坐在单车上,双手懒懒地搭在车把上,左手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

 

四周寂静到、这如哒哒马蹄声的敲击节奏清晰可闻。

 

·

 

“你这么晚回去没关系吗?”

 

自侧方的胡同里轻飘飘地传来这么一句问话,与之相随的,是整齐的脚步声,甚至听不出来者几人。

敲击的节奏戛然而止,除此外,灯影笼罩下的那人无甚反应。

 

“我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一个人走这儿不怕吗?月黑风高,寂静的胡同,嗒嗒的脚步声……”

 

听声音是另一个人。

那人闭起眼睛,竖耳聆听,眉宇微蹙起。

 

“你闭嘴!故意的吧!”

搭话的又是第一个人,之后混着忍俊不禁的笑声、纷乱的脚步声和嬉闹声。

看来就只有两人了。路灯下的人挺直了脊背,双手环胸,忽而,睁大双眼。

 

“停停停停停,不闹了,你把它戴上,一般小贼总要躲着你的。”

 

“不要,还你!”

 

两个人推推搡搡之间,已经从胡同口走出,灯光无私地洒在并肩之人的身上,与灯光相称的,还有一簇目光。

 

“穿这身出来太扎眼了知道吗?你就不怕有人来寻仇?”

一身休闲装扮的女孩把手里的大盖帽塞到另一个人怀里,那人的穿着就是与这帽子相配的警服。

 

“制服才有不怒自威的气势”,那人不耐地回嘴道,并摆出一副‘你狭隘,你不懂’的狂妄模样。

 

那人瞥她一眼,决计不再理睬。

 

“嘿嘿嘿”。后者得逞地笑着,双手端起警帽,与之平视,摆正正中央的警徽,笑得更灿烂了。

 

就是笑得太忘我了,一点点被人注视的警惕都没有。

 

“哎。”

幸好得意忘形的只有一人。在身边那人拉住衣袖并轻声提醒下,她才若有所察,将帽子夹在肘间,偏头、扬眉,观察另一个人难以形容的、好似淡然的神情,不一会儿,后知后觉地将视线投到始终包围着自己的、深邃目光。

 

“楠楠!”将帽檐捏在手里,飞奔而去。面部表情早在那人落入眼里时就转化为喜悦。

 

“……!”

来不及阻止,更是没立场、没缘由阻止。

 

她此前十余年,都是一心向她的。而别人,只是看客,从来都是。

 

才脱离了愁思的人兀自感叹,正犹豫着过去或离开怎样更妥当,那边依偎着的人就齐刷刷地又望向这边。

 

不过瞬间功夫,两个人就和好如初了?

她嗤笑一声,缓缓走向街边。

 

其实刚才,街边那人所见,是这样的——

 

“楠楠!”

眼见着那人欢天喜地地奔过来,说心下不雀跃是纯属唬鬼的。王楠微不可查地一扬眉,绷紧的脸上荡漾出些微笑意。看她如此兴奋的小表情,可以加个印象分。

 

“你怎么来了?”

听此一言,微微眯起眼睛,仰视已到身侧这个气息不稳的家伙。嗯,很好,之前的印象分可以忽略不计了!

 

“……?”

 

张怡宁嘴角一抽、后背一凉,又见识到了某人最高明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我……我们回家吧!”

 

王楠抿嘴一笑。也不作答。

 

“诶?楠你脸怎么了?”

张怡宁弯下身,凑近打量这张最耐看的脸庞上此时浮现着似有似无的红晕。

 

“天热。”

为了避开她的探究,再为寻找一个依靠,靠过去扣紧她的腰。

“靠一会儿。”

 

天天抱、花样抱的结果就是清楚何为最合适的力道姿势,如何能最贴近彼此,

 

张怡宁也是不假思索地回抱她,顾不上方才的疑惑了,专心拥着她,贴近她的心。

 

“咱回家吧。我载你。”

张怡宁隐隐觉得周遭的气息有些沉闷,不似夏日里的爽快,而且,对眼前这位如此依赖人的自己的那谁有些不适应。

她在光天化日,哦不,大庭广众之下还少有这么粘人的时候吧?今儿是怎么了?月亮逆行了?还是地球反转了?

 

“嗯。”

那人的声音自带不合时宜的慵懒气息,传入耳的便是这闷闷的一声回应。

 

“怎么了?”

张怡宁愈发觉得她不对劲。

 

“困了,回家吧。”

在松手之前,不甘地在她腹间蹭两下,似是留恋那温暖,又似是不满那瘦弱。

 

才一分开的两个人,相视一笑。从这眷恋的笑容和温情里俱都看到了彼此的谅解。两个人都默认了,今日白日里的孩子气的任性行为。

 

就在俩人花前月下之后,准备打道回府时,王楠才跨步下车,转身就看到走到一旁的人。

张怡宁很默契地即刻回头去。这便是呈现在李佳薇眼里的心有灵犀的一幕。

 

“嗨。”

弯了弯嘴角,朗声招呼来人。

 

“嗯,”

李佳薇回以浅笑。

 

此刻已非当年,再没了剑拔弩张、横眉冷对的必要,这是她们二人的共识。

 

不过构不成宿敌也不可能狗血到化干戈为玉帛结拜姐妹吧?这、她们也是清楚的。

 

人生最好不相见,说的就是她们对于彼此的心声了。

 

李佳薇倒是很感兴趣,为何王楠今日会在此。毕竟,上一次的相遇,还是在她恢复自由找到落脚点时,王楠只是来她的小店里坐过一次,当时说是认认门,替某人。

 

这是王楠的原话,李佳薇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在那一天见到王楠之后的第二个惊异。

王楠说得也算是明白了,只差没说那某人姓张而已。

这双重惊讶让李佳薇对王楠改变了不少看法。

 

她愿意上门,并且身着整齐的警服,一是正式,二也有替自己撑门面的意味,确实、自己那样的经历,很容易招人诟病。她能不计前嫌还如此替人着想,李佳薇没法不佩服;更深一层次,她竟然心念张怡宁至此,还真是那傻丫头的福气了。如此,对王楠,这昔日相见分外眼红的情敌仇人,李佳薇已经转变为欣赏佩服了。

 

这二人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张怡宁着实不解。不过她怕是要自个儿领会了,因为那两位,很一致地没打算解释什么。

 

“那、我先回了,拜拜。”

如此客气的告别,当然是对王楠说的。李佳薇转身前,瞥一眼那尚在懵懂中的某人,神色复杂。

 

(这里说神色复杂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嘛,真不是我矫情,

见前任或者前暗恋对象这种事,估计都不会淡定的吧。)

 

 

“拜拜。”

“小心点儿!”

 

目送那人沿着街边渐行渐远,张怡宁收回视线,殊不知一扭头迎上的是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张怡宁摸摸鼻子,讪笑着。

 

“走,回家。”

王楠兀自坐在后座上,背对她的方向。

 

张怡宁鼓起腮帮子,对她身后的空气做个鬼脸,再之后收起小心思,跨到车上,扭头嘱咐道,

“抱紧咯~我们的航班要起飞啦~!”

 

“哎,你慢点儿!”

 

那人话音未落车轮就加快转动起来了。王楠感觉环住她的腰,收紧。

 

被依靠的感觉真好!迎着风,张怡宁的笑不加隐藏。

“楠楠,以后我们谁在做错事就坐到后面去好吧?”

张怡宁凭借自己喜欢被依靠的思维方式提出这么一个无厘头的建议。

 

“老生常谈有意思吗?”

下午参加同学聚会,被硬拉着喝了几杯酒,红酒还真是劲儿大啊。王楠埋首在她腰间,来回蹭着以减缓头痛。

 

关于这个坐次吧,两个人早就在决定买这个不堵车又方便又快捷又浪漫又拉风的交通工具的时候,就讨论过了。张怡宁手长腿长,自然乐意承担骑车这项重任。王楠知她所想,无非是心内什么小心思膨胀了,但是为体谅她,自然不肯接受这一成不变的坐次,甚至连张怡宁“我一三五七你二四六”这差一点就平衡的建议都果断拒绝了,所以呢,就如她的愿——周轮制,张怡宁看王楠那一本正经的模样,顿时有一种穿越到了参加局里刑警队例会时、瞻仰某位英雌飒爽的警花队长发言呢!

 

张怡宁回忆着那张在一众同事眼里一丝不苟的面容,再对比对比自己眼里常见的那人或天真烂漫或调皮撒娇或嗔或怒的生动神态来,一时不察就傻笑出声。

 

后面的人愈发头晕了,对她这几声傻笑显然不满,迷迷糊糊间记起今天一整天的事,箍紧她的腰,语出不满,“坐什么车啊,再有下次你跑步前进好了!”,等我们回去再算账!

 

“嗯!额嗯?为什么啊?”

张怡宁回过神来,已经签下了不平等条约。苦着脸反抗道,“我不要!楠楠~”

 

“楠楠也帮不了你,你一诺千金答应了的~!”

 

张怡宁愤愤不满,化悲愤为力量,车轮转动得愈发快了。

 

“哎?哎你!张怡宁!”

被她这一闹,困意全无,凉风拂面,头痛都缓解不少。

 

那人的背影都那么倔强。

 

“活宝!”嘀咕一句,然后柔了嗓音、大些音量哄道,“好好好,听你的。慢点儿、小心点儿啊!”

 

“好啊,都听我的?那今天的帐一笔勾销了吧?”

那人不怕死地扭过头来得意地笑。王楠赶紧揪了她的耳朵强制她面视前方。趁着王楠发愣,手下动作松了,张怡宁又迅速扭头瞥她一眼,那得意一挑眉的功夫,已经递过来一个‘我早就看懂你了’的神情。

 

“……你好好骑车,再不老实,我就下去了!”

 

“别别别。”

那人答应着,速度也缓缓降下了。

威胁不成就撒娇呗!张怡宁的脑筋倒是转得和彼时的车轮差不多快。

“那你就不能答应我嘛!”

 

“嗯……考虑考虑。”松开换在她腰间的一只手,按按额头。

 

她微微一动立刻引起前面那位的重视,“怎么了?抓紧我啊!”

 

怕那人又故技重施转头过来,复又搂紧她,安抚道,“没事,刚才迷眼了。你、好好骑,要不车钥匙我没收咯!”

 

“嗯!”张怡宁答得干脆,

 

再之后嘛,路程不赶了,心境开阔了,偎依在一处的身影被一盏盏路灯相送,平稳地到一栋住宅楼下。

 

“呐,以后、我们好好的,不闹了!”

锁了车子,张怡宁牵起王楠的手,正色道。

 

“嗯,不闹脾气了。”

 

“嘻嘻嘻,咱回家~!”

 

王楠莞尔,捏捏她的脸颊,转动了手腕,滑入她的指缝,与爱人十指紧扣,柔声道,“回家~!”

 

步调一致,相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门口,夏风里传送着两人的温言软语。

 

“楠楠你脸怎么红了?像红富士似的。”

 

“没事啦,下午、和同学碰了几杯,有点儿晕。”迎着那人关切自责的眼神,摆出温婉的笑意,又难得示弱地伏在她的单薄肩膀。“哎呀快走啦,回去睡觉,头晕。”

 

“下次别喝了,要不你带上我!”那人不似责怪,反而越说越孩子气。

 

“你能喝吗?傻!”忍不住轻笑着白眼她。

 

“……两个人两份力量嘛!”有人一扬脖子不服道。

 

“然后咱俩夜宿大街上?”王楠无语扶额。

 

“呐,和你一起去哪儿都可以呀~!”张怡宁不假思索,本还想晃晃她的手撒娇,见她揉着额角蹙眉的模样更是心疼了,伸手为她轻轻揉着。

 

揉揉她的头发,间她脸上雨过天晴才放心地笑出声来,临到家门口,推她到前面去,“没脸没皮,快、快去开门。”

 

·

 

所以……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了?

 

(这才是重点好嘛,我不懂我自己了,秀恩爱占了四千字

……香菇、灰常香菇QAQ)

 

 

本该是一个阳光明媚、淡然闲适的周末加休班的日子,按理说不懒床都对不起这么好的天气,可是对某家某户来说,今天就只是个没有形容词的周末加休班的日子。

 

因为,这家两个人吧,一大早就各奔东西去了。

 

缘由很简单,只因为早饭后某人端着手机,语带嬉笑地翻着短信消息,翻出某条几天前的未读短信,好奇地念出声来:“本周六中午特组织本班高中同学聚会,静待莅临。”

 

本周六?那不就是今天吗?!

 

哪怕只是听她平平淡淡地说出这句邀请词,还未有所表示,旁边盘腿抱着抱枕靠在她肩上撒娇的某人立刻意识到危险,即刻坐直脊背,呈警惕状态,摆出在家里难得一见的严肃脸,“你们高中聚会?谁组织的?不会是‘鸡丝面’吧?”

 

“噗~你这样总不好吧?人家又没惹你。”王楠对她过激的反应不甚在意,大咧咧地说出了内心想法。

 

他惦记你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这不叫惹我还真不知道惹字怎么写了!张怡宁在心底大声辩驳,脸上也是阴晴圆缺变化无常的。

“你不准去!说好了周末看电影儿的!我影片都选好了!零食都备好了!你不准去!”某人很霸道地宣誓主权。

 

“高中聚会……高中、唉,好久远的事了呀。这么快,十年咯……好多同学都很久没见了,上次去的人就不多。”

王楠自说自话,根本没注意到某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不!你答应我了!不能言而无信啊!”张怡宁霸道地挽留着。

 

王楠扶着下巴思忖片刻,眼波流转,扬起迷死人不偿命的灿烂笑容来哄人道,“……就吃个中午饭嘛,吃了饭我就回来,很快,好不好?我真的好久没见到她们了,尤其我那同桌。”

 

张怡宁不为所动,对这一句话没吸收多少,反正她知道王楠同桌是她死党之一,张怡宁的满脑子还是回忆着关于‘鸡丝面’的过往,严词抵抗,“不要!”

 

这小孩儿平常没有这么难哄的,其实她俩脾性差不多,都是犟得要命。所以对方一句轻声细语就把自己折服了,以往的小吵小闹都是这样结局的。然而今日不对头啊,王楠娇也撒了,身段也放下了,依然没用呀!这小孩今天怎么油盐不进了?王楠无语。沉吟半晌后,软声继续劝,“我10点走,3点之前到家,好不好?”的确路途遥远,王楠也不能胡编乱造骗小孩不是?

 

小孩也忍不住恼了,蹭地从沙发上站起,赤着脚炸着毛怒气冲冲地耍无赖:“你要去找‘鸡丝面’的话,我、我也走!”

 

“……!哦?那你想去哪儿啊?”此时王楠不过以为她说的是气话,只是平静地把手机放下,所以还未多重视,反而还揶揄她。

 

小狮子立马怒了,“你一点儿都不在意我!我……”寻思片刻,灵光一闪,淡然道,“我也要去见老朋友!”

 

“好啊你去呗。早点儿回来就行。”老朋友有什么的,就算她也去见男生,也没关系啊,反正她不喜欢男生。王楠翘着二郎腿,一派悠悠然。

 

“所以、?你这是不管我了?”

 

王楠对着她家那个炸毛小狮子调皮地眨眨眼,不予正面回答,

 

“……!那好,再见!小跃老郭她们不在,还、有、人、在!”

张怡宁愤愤然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戳开什么界面拿到她面前晃了晃。

 

等仰靠在沙发上的人反应过来刚才眼前攒动的那界面是短信界面、还是自己发给她的短信、而且发的短信内容是一串地址的时候,耳边已经传过很是纷杂的声响,最后响彻耳畔的是沉闷的脚步声,之所以沉闷,是那家伙故意用力踏出来的。

 

蓦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想起‘言而有信’发过去的地址暗指何人,王楠猛地起身回头,对于所见,满是危险意味的眯了眯眼睛——只见张怡宁身着一身制服,懒洋洋地斜靠在门边,手里颠着一个橙子,意味深长地对自己笑。

 

“我先走咯~鉴于你约定的更远,把车子留给你好啦,反正我先去认个门,散散步加深印象也好。那、我走啦,晚上见~!”,不给王楠反应的时机,那人逃也似的夺门而出。

 

是了,这便是周六一早的一言不合,还真是不如拥着日光睡大觉更安然。

 

再之后……或主动或被动地两个人各自奔向了约定地点去见老朋友。

 

·

 

“老板,中午营业不?有没有椰汁?最好加冰。”

 

李佳薇怔怔望着眼前那人帽檐下一双带着笑意的亮闪闪的眼睛,不知该、作何反应。回过神来后绕出柜台,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她,眼前这个、身着帅气警服、笑得一脸痞气的家伙,不就是张怡宁那家伙吗?

 

“你……真的是你?”

此前王楠来过,吐露过她外出训练即将归来的消息,可是李佳薇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张怡宁没作声,只是退回门口,敲敲门,脱帽,歪头俏皮一笑,调侃道,“老板,中午营业吗?可否赏我一杯冰椰汁?”

 

“噗……”,确实是她,而且还是初见是灿烂如骄阳的她。李佳薇满心欢喜都写在脸上,在那人走进时又仔细端详她的变化,除了黑了些,身形没怎么变,不过精气神看来恢复了。

 

张怡宁回来了……真好。

 

“你先坐,我去给你准备椰汁。”

 

“谢了”,张怡宁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饶有兴致地张望着房间的布置。黑白色调简约风,墙上的插画,立柜上的工艺品,随处可见的手工制品,遍布这个空间且不显散乱。看着倒是别出心裁。

 

“您的椰汁。”,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响起,立刻将她的目光吸引回来。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两双眼睛里透出的俱是惊愕。

 

“小……”,来人犹疑,那后半句还是吞回肚子里去了。

 

“小葵?!”张怡宁的惊愕转化为欣喜,“快坐快坐,你怎么在这儿啊?最近有没有好好读书?”

 

小葵早在张怡宁出国之前就加入了她家的户籍,大名张怡沐,现在她们真的是家人了。听说这孩子对于语言很有天赋,之前能听懂中国话,现在更是能说会写了,简直一中国通。还听说张父张母打算让这孩子参加两年后的成人高考。听王楠说起这些的时候,张怡宁还觉得有些神乎其技,现在看来,这丫头果然是由内而外大变样了。

想到王楠,张怡宁的晴朗笑容突然没那么生动了,那家伙都不关心我……心心念念着,再倒吸一口凉气以此表达不满。

 

“聊得怎么样了?”

李佳薇隔着吧台把一杯双皮奶递到小葵眼前,然后拉了椅子凑过来坐下。

 

·

 

有了李佳薇的加入,反而打破了之前玄妙的寂静氛围,三个人没一会儿就无话不说了。

 

这样的张怡宁的确很吸引人,给人以温暖如昼。

 

不止一人这样想,却无一人说出来。

 

毕竟……她聊的最多的话题,是‘王楠’。

 

·

 

“王楠你来啦!好久不见了!”

 

才一推开饭店包间的门,几个熟悉的笑颜就涌了上来。

 

“嗨,好久不见~!”王楠来回打量着这些老朋友,亲切感油然而生,对一人说道,“琪琪听说你结婚啦?”

 

紧接着,某人就后悔了,恨不得出门没带这张嘴,现在是自己把自己推进坑里了……

 

“对啊,结婚的时候也不见你来,真是!你说,你什么时候办好事?你们……”

那叫琪琪的女生对她狡黠一笑,然后又带头去看一旁男生堆里的某人。旁边几个女孩很通透地山路十八弯地‘哦’个不停。

 

“……什么啊!”,察觉大事不妙的当事人颇为无奈,扯了扯嘴角笑得无奈。

 

“你们啊,医生警察很配的嘛!一个匡扶正义一个救死扶伤,模范夫妻啊!以后你家孩儿想好做什么了么?”

 

“额……不是……我有爱人了,但是不是你们想……。”

 

“我就说嘛!郎才女貌!走走走,咱们去那边细聊~!”

 

王楠方才的后半句被淹没在某人的自我肯定中了,然后又是不待她反应就被拉到另一边的沙发上,谈天说地开来。

 

王楠的嘴角一直是扬起的,不过多少有几分无奈只她自己知晓。

 

待人零散着差不多聚齐了,男生们派了代表请女生们入座。

 

“走走走,咱们先,让他们聊~”,一女生先瞥到来人,立刻眼神动作齐齐出动,鼓动着大部队撤离。

 

所以徐嘉桐走到沙发边,眼前只得王楠一人。

 

“……诶、”王楠再次无语,扭头对他,微笑一下。

 

“好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他笑得温雅,一如既往。

 

“挺好的,你们医院呢,夏天外伤多一些吧?”

 

“还好,都习惯了”,习惯了,喜欢你守候你也是一早以来的习惯了,叫我怎么说放就放说忘就忘?

 

两人相对,一时无语。

 

终于意识到这场面太过拘束,身为男生,主动邀请道,“咱们也去桌边吧,一会儿开席了。”

 

“好。”

 

果然没一会儿,宴席开了,落座之前又有一女生提议,“咱们要不要男女生岔开坐?巩固友谊?”

 

后一句是废话,大家心知肚明,不过是为了撮合那些未有主的花花草草罢了。男生女生们纷纷同意,自觉自愿地远离了几对绯闻情侣,这几对其中,就包括笑得愈发无奈的她和他。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一条短信发到身边的她的手机上。她侧头,对上他抱歉的笑容和柔和的眼波。

 

“没事”,这次的微笑,全是欣慰感激。

 

回报一笑,复又低下头去,刹那间,她的眼前又蹦出一条,

 

——我们还是朋友吧

 

句末没有标点,因他自己都是不确定的。

 

——当然是,一辈子的朋友。

王楠很认真诚恳地回复他。这一句不用说的其实也有私心在,拿这句话堵某傻小孩的嘴巴还是很有用的吧?王楠如此想着,一个没忍住就险些笑喷。

 

他淡淡地侧头望着她,因她绽放的笑颜先是一喜,没一会儿又蔫了下去。

 

她的笑,就是因为那个人吧?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在认识你之前,所以真不是你的原因,只是我们缘分不够吧。”

两年前她便是如此拒绝他的,她眼里的平和和微扬的唇角,让他在闻言之后更加挫败。

 

他曾好奇过,值得她如此坚守爱惜的,是怎样一个人?自己与那个他相比究竟差在了哪里?如果是非外在的原因,那若是弥补了不足,与她还有无可能?

 

自表白被拒后,他一直盼望好奇着与那人的相遇,更多时候怕她为难,便算准她上班的日子,在警局大院门口一侧什么咖啡店里远远地等待着。

 

可自那寂寥冬日后后,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整整一年,她都是形单影只的。他在那一刻又冒出点喜悦的苗头,猜测着是否是自己令她不满意,她仅为拒绝自己才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杜撰出一个爱人的呢?

 

可他每每鼓足了勇气联系她,所见所闻的,依然是她的浅笑嫣然。她一年里的变化,只两样,瘦了,精神却饱满了。

 

她或许是明白他意图的吧?因而婉转地告诉他,她在等一个人,等那个傻瓜回来。劝他不要再等了。

 

他不甘心地反问,同样是等待,为何你可我不可?

 

她不禁莞尔,正色道,我与她心在一处,所以天涯海角都可以克服。

 

后半句她没说,他了然。你与我神思陌路,中间隔开的便不止是那天涯海角了。①

 

·

 

“来来来,咱们干一杯吧,第一杯,庆祝我们毕业十年后再聚首!”

 

“好好好!”

 

“来,干!”

 

“你俩发什么呆啊,快来加入~!”

 

热闹的祝酒词和连连催促下,两个各自茫然的人各自举杯,加入到集体中去。

 

“你们两个一会儿罚酒啊!参加聚会居然不归拢集体~”,说这话的,还是琪琪。

 

两个人对视一眼后,差不多同时,无奈地点头应下了。

 

 

·

 

 

“我敬你,你就别喝了,喝酸奶吧,保护胃黏膜。本来酒前喝才有作用的,不过刚才,没得空……”

 

她揉揉发胀的脑门,回他灿烂一笑,“没事,来。友谊地久天长!”

 

她主动提议,他不好推拒,干脆持杯迎上去,“啪”的一声,所有漂浮在空气中的遐想告吹。

 

 

·

 

 

另一边,围坐在吧台边的三个人聊得真是开心。张怡宁搬出了她拿手的耍嘴皮子功力,浓浓的京音自添喜感,讲起一些日常琐事时都有说趣事的感觉。

 

从中文到下午到傍晚,除了趁着偶尔有客人登门,人家店主人忙着招呼客人外,她才寻到机会奋力消灭手边续过不知几杯的椰汁时歇了片刻,其他时候,都是眉飞色舞的开聊状态。

 

这话匣子打开,心情也跟着舒畅不少,今早的烦恼也就暂时被丢到脑后了。

 

晚9点时,下班时间到了。张怡宁很大气地要送两个小姑娘回家,好像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她口中‘急需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一员。

 

奈何小丫头执意不肯麻烦她们,三个人就只能在公交车站分别了。临了互相嘱咐着,一边说“休班时候多回家看看,爸妈很想你、”,一边说“走夜路千万要小心,小刀手电筒等刀具必备。”

 

等她们盼来了公交车,目送小葵上车坐定之后,才又慢悠悠地去寻李佳薇的得意发现——一条捷径小路。

 

待两个人一番探险后,终于在九曲回肠的胡同中走出,然后呢,某个暂时忘记烦恼的人得见最美的风景,她心里的人。

 

再之后嘛,某人的心化成一汪春水,所有烦恼一哄而散。

 

虽说是闹剧开场,但好歹结局团圆。

 

她们约定了,一定再闹也不许离家出走。彼时张怡宁刚被哄得服服帖帖地,又正抱着心爱的人,又岂止是心满意足?得了便宜的她,自然是一不留神又应了,浑不知是否又是什么不平等条约。

 

·

 

接①

宴席散时已是傍晚,他一个人沿着街边散步。不知不觉、走回了这一年多常来的咖啡馆。

 

轻车熟路,如此说来,毫不夸张。

 

这次没有进门,反而是站在门口,接着悠然灯光,眺望远方。夜色下的高楼大院依然宏伟。

 

有些事情,终不会变。期待亦是奢望。

 

 

怅然一叹,转身离去。将记忆中加深的片段一条条抹去,从最初认识她时那少女脸上一抹靓丽笑容开始,到最后、她客气疏离的浅笑为止。

 

 

最后舍弃的片段,便是——他与她爱人初次相遇时的场景。

 

 

“王楠,在你没等到他之前,我不放弃”,‘等待’的话题结束时,彼时的他留下这一句,便没再去当面找过她。当然,私下里,还是不甘心地守望着。

 

直到——某个烂漫春日的中午时候。

 

他紧赶慢赶,从冲出手术室换装再到奔到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地街角处,一如往常,透过橱窗遥望某个庄严肃穆的大院。那里面满含着,她的信仰。却是他难以到达的地方。

 

或许她喜欢的人,是她的同事吧?他愈发黯然了。

 

叹息着将目光自那庄严静观移开去,随意略过门前的景。午时正是烈日当头,行人匆匆,不愿逗留,不过却有一人,身着白衣,干练短发,身形修长,若不是趁那人活动脖颈时瞥到她的正脸,还真容易错把她误认为男孩子。

 

(这么形容老张、会被打吗?挺帅的吧~!

呃,此时我已卷铺盖跑路了)

 

 

 

可那确实是一女孩子,几眼之后他便确定了。空荡荡的门口,一袭白衣不拘地徜徉在阳光下,不,是热辣日头下、

 

如此淡然随意甚至算得上恣意妄为的人,着实难叫人忽略掉。毕竟,他还是个观察敏锐的医生。

 

等人么?那人除了刚才舒展筋骨时,都是端坐在车座上,与他的眺望目标一致。

 

所以,她也在等这院里的某个人?他如此猜想。

 

他猜对了,一半。

 

那女孩确实在等人,等这院里的某一人,却未曾想过,她与自己的目标竟是完全一致的!

 

当眼见着那熟悉的笑颜第一时间到她跟前,笑容绽放到最极致,在阳光下,那般灿烂夺目。

 

那眼里的幸福光芒,他隔着如此远都感受到了。

 

从获知真相时的错愕不解到此时的完全入迷,再到无奈又感慨,中间的过度极快。

 

所以,你们在一起,才是幸福的?她的笑,已然回答了他。

 

 

·

 

 

(前面在段尾标① 的那段后接 段首标记 接① 的这段,是为他的回忆篇。旁观视角的回忆篇到此结束,下面是一段当事人视角的回忆。之所以前面乱序就是为了把这段美好留在最后。因为、或许、这就是《不分》的结尾了,除了节日特别篇之外。毕竟主角们最后携手秀恩爱,其他人各自找到了正途,不再单恋一棵树……这章虽然甜,但是虐青梅虐暖男还是很频繁的,最后一幕,回归楠宁。)

 

一袭白衣的张怡宁端坐在车子上,脖子伸得老长。巴巴向院里眺望着。

 

脖颈扭了几个来回之后,终于在人群里寻到最耀眼的人。

 

王楠自下班冲出办公室时,就片刻未耽搁地跑出来。她料到了那个傻小孩一定早就到了,还铁定又是傻兮兮地在阳光下大门外傻等。美其名曰是这边风景独好,晒晒太阳补钙。其实就是傻,不就是怕站远了被遮挡不好认么?王楠在飞奔下楼时如此想着。

 

“楠!”

 

在王楠冲出大门口的一刹那那人的声音便传入耳畔,然后喜不自胜地,向她奔过去。看她又是不撑伞不戴帽的轻装打扮,王楠把自己的警帽取下,端正地戴到她头上。

 

“这么热你就在这晒着?站远点儿不就好啦,你那眼神还怕看不到我么……大不了我下次拿件衣服,方便你认,可以了吧?”

 

“不要,那你还要多跑一段路。要不我下次穿制服去你办公室等你吧~!”,张怡宁虽然嬉皮笑脸地说着,但是心里多少都有点底气不足。

 

“咱家家规有一条怎么说来着?上班时间、不谈私事,对吧?”。王楠的笑颇有深意。

 

我就知道!张怡宁腹诽。然后赔笑道,“嗯,那我就在这站着吧,爹不疼娘不爱的,晒个太阳吹个风也活该……”,张怡宁同学就连皱起鼻子装可怜都堪称逼真了。

 

斜睨她一眼,已是看透她的小心思。却还是顺着她的心意,弯腰凑过身去,扳起她的下巴,盈盈一笑:“我爱你行了吧?走,带你回家。”

 

光听她如此甜言蜜语就已经恨不得溺死在其中,更何况,还有——她不顾周围眼光凑近,在她干巴巴的唇瓣上轻轻落下的吻。

 

“回去多喝点水。”

王楠把那眉开眼笑的傻小孩拉到后座坐好,自己则坐到前座上,拉她的手来扣在自己腰间,轻拍了拍,柔声道。

 

“嗯,听你的!”

什么都听你的。靠在她肩上,笑还是透着傻气。

 

 

 

(所以?不分完了?大抵是这样……亲手了结了不分,心里沉甸甸的、郁闷……)

 

 

 

2017-07-18
评论-49 热度-18

评论(49)

热度(18)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