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寄情邀追韶光游 简介+开篇(挖新坑咯!)

[定题]头一回因为名字卡文了,所以想好的脑洞滞留到现在……

寄情二字是早就想好了的,最初想起个肃杀的题目,突出虐啊悲的主题,还是不忍心嘛,把你们吓走了怎么破……后面这五个字啊,是看到杜甫“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麋鹿游”这句时莫名想到了韶华,然后pass选择了相近的韶光,本来是远追韶光,后来改成了邀,虽然有点拗口?(有么有么,没有吧?)但是好像气(bi)质(ge)出来了……那就酱吧~

题目省略了主和宾,大致就是——寄情于卿,念韶光易逝,携手同游,可好?


手痒想写古代白话文啊,而且是偏武侠的那一种,小试一段赶脚比唐朝难写不少吖……

这不是重点,

重点→.→[类型]很不厚道地说这篇文会是情节大起大落的那一类,奏是虐恋情深。架空古代小白文,略带朝堂略带江湖略武侠

(架空果然是省去了很多麻烦,(⊙v⊙)嗯)

 

[灵感]激发这篇的人设和情节是源于本小柒在追小说时被虐到了,那两位猪脚相爱,然后在定情成亲之后,发现其实两人是宿敌……之后本人一颗玻璃心再难拾起(所以我这是华丽丽地剧透了?!)追文受虐的同时竟然恶意萌发了某两位也类似情节的想象,以上这就是开虐的初衷,我已虔诚交代……

 

[简介]人物:一师带二徒,(关键是二徒!)以及已经驾鹤西去的各种大人物和一众龙套观众

(这绝对是最简单的人物关系了~起码乍一看上去酱紫!)全程情感专一哈!

 

[HE? HE!]按时间线来说就是甜虐甜,不过顺序写就太普遍了,不如、咱从虐开始,然后穿插着写回忆甜可好?

(虽然介样衬得当下更虐……没四儿的,会过去的、过去的、去的、的)

 

古代元素真的好~复杂啊……

小白一枚,力求复古,还望各位看官不弃。

 

废话打住,开文

 

——正文↓——

 

 

章一、往事云起

 

落霞峰 正一殿

 

 

正殿的曲折案几上,香炉里的香烟袅袅,隔着镂空炉罩,偶尔升起点点星火。

 

火光不知何时已完全湮灭,置身殿中犹如飘渺之间。定睛时依稀可辨,殿中肃静却并非无人。尚有一人负手而立,一人笔直跪立。

 

“你还不知错?”

殿中,一素袍女子背对殿门,缓缓出言,音色是历经风雨而不忘初心的沉稳般,眉目携了淡淡幽愤,昂首凝视正堂上一排紫檀木屏风的身姿未变。

 

在女子身后,殿中砖石上昂首跪立之人是另一年轻女子,纵使缄口不语,仍自有几分侠女的英气凛然。

 

不见回音,立于上首的人缓缓回身。视线触及那倔强身影时愈发趋于清冷、

 

“好、好、当真是师傅的好徒儿。”闭了闭眼,掩了其内波动。俯首正面那少女,眼波里各种情绪冲撞着。

 

那女子闻言霎时抬眸,朱唇轻启,欲说还休。

 

“当真是好!枉我王依自诩尊师重道,晚来就教得如此贴心的徒儿!”女子怒极,不怒反笑,猛一拂袖,怒视于她。

 

“师傅之徒,并非只楠儿一人……”

 

“放肆!”女子大声喝止,掩于衣袖中的双手紧紧攥拳,连平稳的站姿都打破了,怒气散于肩膀处,牵动着衣袂轻颤着。

 

“徒儿不孝。”跪在下首的女子轻声吐露了一句后,便不再多言。

 

“不孝?你何止是不孝,你是背宗忘祖,违逆伦常!”因着眼前之人的百般倔强,不免气上心头,怒骂道。

 

被骂之人无言反驳,悉数领下,却是惊愕抬头,直视师傅的眼。她一早便觉得师傅反常,往日温润如水的性子,何以怒极至此?!

 

“哼。”看透那人的心思,身居高位的她冷哼一声后冷然侧身回首,一手直指屏风所刻,直视那双透着愕然色彩的眸子,朗声道,“你可知、其上何人?”

 

循着所示方向望去,入眼的便是早已铭记在心的雕刻。

 

那屏风之上所刻,是一队人纵马奔腾、为首的二人万夫莫开、剑指山河。

 

“谨记师傅教诲,屏风上所刻乃是前朝高祖皇帝打江山之往事。”下首之人答曰,字字珠玑,不卑不亢。

 

“好一个前朝,好一个往事!”垂手而立,言语里尽是奚落嘲讽,只是不知,意指何人。

 

上位之人沉默半晌,方才又问,“那高祖皇帝身侧何人?”

 

“师傅曾说,那人是前朝开国功勋、被封为定波侯的张岐张将军。”

 

“你可知、他二人关系如何?”发问之人言语之时已踏步至案几后,一拂衣摆,端坐在高座之上。

 

“听山下说书之人讲,他二人惺惺相惜,引为君子之交。”下首的她平静地回答着,目光随着师傅的身形移动。

 

“他二人的后人,你可了解一二?”

 

“传闻、天下未定时,他们二人在家乡已各自娶亲生子,而天下大统后,二人依然是独善其身,并未多娶……”

 

“为人处世态度一致,这便是他们二人互引为知己的关键所在。”座上之人接话道,轻叹一声,继续说道,“高祖皇帝只得一子一女,而张氏后人……仅一独子。”

 

话至此处,王依已是音调平稳难持。跪在地上的人更是因为自己师傅眼里映出波光点点而震惊不已。

前朝……姓王……她心下一惊,斗着胆子发问,“师傅与那二位可是旧识?”

论年龄,莫不是……?怎会!那说书人不是说前朝皇室满盘皆负了么!

 

她的猜测不待问出口,那看顾她长大之人怎会不识她的心绪?

 

王依缓缓心神,淡淡道,“如你所想。”

 

闻者瞪大了眼睛,一脸满是不可思议的愕然。

 

“楠儿,你可愿听为师亲历之事?”

 

被唤‘楠儿’的年轻女子定睛望着自己的师傅,微微点头。此时她方才顿悟,为何师傅一身傲骨,自带贵气,如今想来,那便是皇家贵气。

 

纵使国家不复、山河易主,那举手投足间的傲然、睥睨天下的气势依旧是不曾淡薄的。


(开篇还是没忍心虐,下一章:身世之谜,一大波苦水就要汹涌而来)

2017-07-28楠宁
评论-33 热度-14

评论(33)

热度(14)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