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新文奉上)

一句话简介:她们的故事

 

人物:主角如题↑↑↑客串大神众多

 

类型:(要不要试读一下自己定?)
 

------------------------------正文如下---------------------------

 

一、初识

 

忆起王楠和张怡宁的初识,据某位王姓当事人客观总结,那一幕可以算是啼笑皆非的。

不过她身边那个瘦瘦高高的女生立刻辩驳:那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好吧,某两位如此不统一O__O “…

不过她们一致同意,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正午——

 

北方的夏日温差很大,白昼里赤日炎炎、铄石流金一般,夜晚则微风习习,好不舒爽。作为地处中原的典型北方城市,Z市的夏天,便是如此。

 

烈日当头,骄阳不遗余力地烘烤大地。

 

背着双肩包,置身于市中心商业区的一处十字路口,张怡宁在祈盼明晃晃的红灯赶快消失的片刻功夫,转身仰望四周,鳞次栉比、造型各异的摩天大楼争相涌入视线,金灿灿的阳光被各种闪瞎眼的高端玻璃窗面成百上千、成千上万次反射,晃得她一阵眩晕。

 

低下头揉揉眼睛,想起临出家门时自家爸妈那恨铁不成钢的痛心模样和那一句句苦口婆心的劝说,又是一阵头疼。

 

张家父母,和大多数中国家长一样,为孩子跑前跑后操心上火了一辈子……从独生女儿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从她哼着儿歌上学堂到寒窗十年为高考,再到如今大学毕业求职谋发展,大事小情无不事事审阅监督。

 

或许不久的未来还有结婚生子的苦难日子……光是想想,张怡宁恨不得捶胸顿足倒地不起。

 

张怡宁自认为是个纠结体——首先呢,步入成年之后,体谅父母的苦心,所以高考之后听了爹娘苦口婆心的代名词“为你好”,忍痛咬牙改了志愿。而现在毕业在即,又承蒙父母大人的劝导,特来此地谋职,按照母上大人原话,不求一鸣惊人,但求衣食无忧。尽管她满心不乐意学金融,尽管她厌烦格子空间与条条框框,可是啊……结局就是爹妈联合七大姑八大姨远亲近邻合着伙变着法儿打击你迫使你把宁折不弯抗铡刀的头垂下来。

 

张怡宁眨巴眨巴眼睛,接受又一次的被洗脑。完毕后哀叹一声,菜鸟求职的信心倒坚定了不少,想起面试的正事儿,稍一仰头再瞥街对面的红绿指示灯,眼球莫名其妙地被其后巨大广告屏所吸引——画面乐此不疲地跳动着,此时跃然其上的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墨发黛眉,明眸皓齿,带着迷人好看的笑容,凭借自身魅力吸引众人眼球。

 

张怡宁记得那是一个户外用品宣传广告,在新闻频道每晚七点至八点的新闻资讯时段,它每每作为第一条插播广告出现,雷打不动。每周末回家奉命陪‘家中二位尊者’观摩新闻时,张怡宁对正题内容左耳进右耳出,相比之下反而对业余广告部分上了心。一共也没几条广告,没几句广告词,经不起来来回回重复再重复,她算不上倒背如流但也朗朗上口了。

 

吸吸鼻子深呼吸,回归眼前来。摩挲着下巴观赏对面晃动的画面,小菜鸟点头感叹,这个宣传效果好!市中心繁华街头的优势就在于来往人络绎不绝,循环播放的话给人留下潜移默化的印象不会多难,不过也有个显而易见的缺点——这位美女老板是只见其人不闻其声,宣传效果不够立体。张怡宁摩挲着下巴自顾自地评论,一脸惋惜。

 

斜睨一眼头顶,金乌明目,日头尚早,停下了奔波的脚步,张怡宁慢悠悠地抱臂斜靠在街这边的路灯杆,好整以暇地与那屏幕中神采奕奕亲近动人的女子对视,注视她的口型,与之同步念出了深记在心的台词,“凌云道远,飞瞰天下”,嗯,意境深远,言简意赅。

 

这是张怡宁印象最深刻的商业广告词,一来是美女形象吸人眼球,二来是,彼时头一回在电视上瞥见这段广告,刚升为大二的毛孩子张怡宁就傻在当场,当气势恢宏的山河风光闪现在眼前,当耳畔遭受温和声线掷地有声的敲击,尤其是当最后手写的签名和印刷体的称谓明晃晃映在眼前,张怡宁的心砰砰直跳,那种视听觉的双重冲击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王楠

凌远集团CEO

 

两行字体不同的字,一并与那张平易近人的笑脸印在张怡宁的脑海里。

 

张怡宁好奇地探索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得知她也是Z大毕业,呼唤三两伙伴一并创业,三年,短短三年从小白毕业生摸爬到上市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张怡宁铭记这一段奋斗史借以自勉,并且疯狂地崇拜上她。

 

最近四处奔走投简历面试,张怡宁也算是见过职场的小小市面了,她把精心准备的简历留给了今天即将到来的凌远集团的面试会。她对自己有一点点明显的偏心行为不置可否地笑笑,抬眸,见安抚人心的绿灯亮起,再之后,那张笑脸与两行字彰显着魅力,一如既往。

 

·

 

某个高耸入云的水滴形建筑中,距离尖顶第三层,邻近日光而愈发显得简洁明亮,走廊尽头临近安全通道的那间办公室,玻璃门自顾自地大敞着。

 

而在其中,在简单的摆设下,偌大办公桌显得尤为突出,它更是凭借着以往积攒的太多有形或无形的压力,震得室内一片死气沉沉。幸好阳光不弃,明媚如初尽心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安稳地撒下一地暖阳。

 

办公桌后的女人仰靠在转椅上,搭在转椅扶手上的双臂自然地下垂,她戴着墨镜,很好地隔离了耀眼刺激,同时又放松全身,随着转椅轻轻摇动,与暖融融的阳光一道,互为诉说夏日的慵懒真谛。

 

“咚咚咚”

 

抬离地面的双脚霎时落地,红色高跟鞋安稳地定在地板上,瞬间萦绕在阳光里。一道平稳的声音响起,“请进、”

 

一戴眼镜的年轻女人怀抱一摞文件夹进入,她身着黑色西装内衬白衬衫,想来是秘书或助理,来人面向侧过去的转椅,丝毫没有人前人后区别地很尊敬地颔首,柔声道,“李部,还有一位面试者……您看……”

 

女人微不可查地皱一下眉,踩在地板上的鞋后跟轻轻一点,转椅转回,面向来人,视线略过那局促不安的小助理,定在门口露出的半截身影上。

 

休闲裤、板鞋……都洗得刷白,不知道上衣是不是也这样?本着单纯的好奇,戴墨镜的女人轻‘嗯’了一声。

 

小助理如释重负,麻利地侧身邀请后面的人进入。

 

张怡宁就这么怀揣着一颗悸动不安的心迈入了她梦想公司的第一间办公室——窗明几净,光线充足,气息温和又带着石墨香与书卷气……嗯,奋斗的血液被唤醒被吸引,在四肢百骸冲撞着,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特别想吟一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然而只可惜,一来她不是君子,二来她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没这个条件。

 

又听到一声带着警示意味的轻咳,张怡宁总算是找回本我了,对着办公桌,诚恳地一鞠躬,挺胸抬头立正面带微笑,“负责人您好,我是来贵公司面试的Z大金融系应届毕业生。”

 

女人点了一下头,算作回应她。

眼前这个人,有点儿意思……先说外貌,白衬衫白休闲长裤白色板鞋,从上到下都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而她字正腔圆的,额,本地口音,更像夏日里的习习微风一般,拂去空气中与心头的躁动。

 

关键是,长得五官端正。利落的直短发,清秀的五官,简单的衣着,言而简之,是个像纯净水一样的小姑娘。这是女人对她的第一印象。

张怡宁再接再厉,“贵公司的动态我始终在关注,经过去年的金融危机,恢复地相当快速,可见贵公司经营有方值得信赖,况且现在旅游行业迅速兴起,凌远的未来不可估量!不瞒您说,我从大二起就持续关注凌远,从它起步到上市再到联合相关产业构建商业运营网络……我作为一名金融系学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加入凌远,成为其中一员,与之共荣辱同进退!今天很有幸能来您这儿面试,这是我的简历,请您过目!”张怡宁难以掩饰兴奋之情,边说着,边把简历放在桌上,稍微推向桌对面的人。

 

窝在转椅里的女人无意识地摩挲指甲,歪着头看她,一言不发。

 

张怡宁隔着墨镜看不到的是,那双眼睛散发的探究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自己身上。

 

小小年纪,心气很高。这是女人对她的第二印象。

如果要是换一个油光满面点头哈腰的人来作这番陈词,她不可能耐着性子听完而不把人赶出去。这样的奉承太过浮夸,简单评价,就是不走心。而如果是眼前这样一个模样纯粹的小姑娘,王楠相信她是真心的,不过她不能据此确定,类似的赞美之词是不是已经被这人改过了很多版本重复了很多遍?

 

伸手取过简历表,大致翻了翻,果然来人的情况和她期待的差不多。目光最终在毕业院校那一栏顿了顿,嘴角弯了弯,即刻把表合上,推回桌面。

 

张怡宁盯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总结出一个词儿——走马观花,再压缩压缩,就是俩字儿:敷衍!

 

她深提一口气,掀起单眼皮,瞪圆眼珠直视那人表达不满。

 

王楠在回归到舒服的坐姿后,环抱双臂,才发现小姑娘神态更生动了不少。

 

看这皱皱巴巴的小脸儿……这小姑娘是生气了?

 

就是生气了,张怡宁很生气,作为省重点院校核心专业的毕业生,她这小半个月的求职生涯也走过了大大小小两位到三位数的面试现场,得到普遍的尊重和公正的待遇。谁成想,在她最重视的面试,遭遇的是最轻视的对待!想想自己昨天晚上熬夜搜索模板反反复复修改自荐稿;想想自己违背兴趣喜好对着枯燥理论和无趣符号,科科争上游;想想自己大四关注了一整年凌远集团的招新消息,过了初次笔试激动到恨不得逮谁就拥抱见谁就欢呼……

 

回首‘不堪入目’的往事,张怡宁只想骂自己傻!

 

尽管内心已经洪水泛滥,面色还要维持,这是做人的基本素质……张怡宁闭上眼睛压低怒气值,平复之后,睁开眼,在几次张口闭口的纠结后,凛然道,“鉴于贵方是我之前很尊敬的公司,本人有几句谏言还望您收下”。

 

之前尊敬的?王楠好像听出了什么……

 

“人力资源部是公司对外招收新人的窗口,又是管理全员的骨干部门,个人建议,贵公司应当加强重视。”

我们哪儿不重视了?王楠扬起一边眉毛,无声反问道。继而左臂撑着扶手,手心支着下巴,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歪头望向她,并心想,这小姑娘一本正经的时候更有意思了。

张怡宁顿了顿,似乎是琢磨措辞,想来想去猛一闭眼又一睁,似乎是豁出去的表情,继续说道,“个人再建议,最好从您往下……改善面貌”张怡宁再三思索,还是没好意思把原本的话说出来。

 

最好从我往下撤职吧?王楠摩挲着下巴轻笑一声,在心里替小姑娘把话补全。

 

听到那一声暗笑,张怡宁后脊背阵阵发凉,心里嘀咕一句,是不是空调开低了?清清嗓子,装作淡定,“起码,您这指甲……得剪剪。一来卫生,二来、安全……还有您这打扮……算了,您随意,当我没说。”说完这些,又一鞠躬后径自扭头离开了。

 

气急败坏的张怡宁连走出办公室门口时一旁小助理为此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都没在意。她心肝脾肺都要气炸了,哪儿还管得了别人?!

 

王楠低头,伸展双手打量,除了右手小拇指留了指甲,其他的,没问题吧?

 

如此想着,又站起来,走进休息室,站在立柜镜子前上上下下打量自己。

 

西服套裙配衬衫,有问题么?

 

伸手向微敞开的衣领内摸索一下,项链也没有露出来。那有什么问题?王楠迷茫了。

 

“我说……”

 

话音一落,王楠背后一僵,回头一看,这才翻个白眼舒出一口气,“你干嘛,吓我一跳!”。

 

“您老人家占用我的办公室,还不许我出个声了?”一身着黑色西装西裤的短发女子倚在门边,略一挑眉,淡定地回答道。

 

“是是是,李部长的地盘,还给您,我走。”王楠说着,转身踩着稳步走出来,路过门口的时候自然地挽起裹着黑西装的手臂。

 

李菊微微一笑,自然地跟着走。

 

经过办公桌时,王楠美目流转,瞥见桌上斜放的简历表,伸手一捞,收入怀中。

 

“怎么?从我这还想顺东西走?什么是总裁办公室没有的?”李菊解开衬衫最上端的衣扣,难得收起上班时间的正经严肃,与好友打趣。

 

“诶?你们面试都这么刻板么?”王楠卷了简历表,指向她下巴。

 

李菊垂眸往下瞧,知道她指的是衣领的扣子,点头‘嗯’了一声。

 

“难怪……”王楠恍然大悟。

 

两个人说着已经出了办公室,李菊点头示意依然立在门边脸色不知道为何有些苍白的小助理、

小助理垂头,听到上楼梯的脚步声才缓缓抬头,赶快拍拍胸脯给自己顺气,对着人影消失的安全通道,无声呐喊着:妈呀……刚才李部办公室里坐着的人竟然是王总!我有没有哪里表现得不好让王总不满意啊?天啊这样的惊吓还是不要再来了!我宁愿在李部手底下多加几个班也不想看到老板那张高深莫测的脸……!

 

·

 

话说求职小菜鸟出师不利,心中郁闷,出电梯后蹭蹭蹭地快步穿过一楼大厅,出了门口在阶梯前急急刹住车。

 

感受着一阵热浪扑面而来……享受水滴建筑物阴凉的同时弯腰去瞄垂在高空的火辣辣的太阳。一瞬间就败下阵来,撤回阴凉处。张怡宁取下背包去翻手机看时间,结果翻来找去先摸到的是折叠在一起的两页纸。

 

张怡宁顿时散发出类似某空中悬挂物一般强度的热能。快速掀开那两页纸,大大瞪了题目那三个字一眼。

 

终于到我一雪前耻的时候了!张怡宁对着空气龇牙咧嘴,接着挪步回大厅门口垃圾桶边,麻利地细致地一条条一块块地,将那两页化作泡影的良苦用心撕了个干干净净。

 

‘报复’的过程很是顺畅,只除了……张怡宁‘惊喜’地发现自己今天的发言没有一句话是按照稿子走的!除了进门第一句客套话!不过这也不重要了……

 

然后小小地潇洒了一把,手捧一堆纸屑,对着垃圾箱口轻轻一吹……

 

纸屑应运飞起,然后洋洋得意地四散飘落。甚至还有些不听话的,在反射日光下翩翩起舞。

 

温柔日光映衬下的,还有一众人揶揄的目光和当事小菜鸟傻掉的表情。

 

当身着白色正装脚踩十公分红色高跟皮鞋、巧笑嫣然的王楠挽着她从上到下一身纯黑、面露微笑的好友李菊步入大厅时,无意间就瞥到门口那一袭白衣。

 

那个蹲在地上以垃圾箱为圆心挪来挪去忙于应对一地白花花的……嗯、好像是纸屑?的那个短发小姑娘……不就是刚刚……?

 

“许经理!”王楠经过大厅问讯处时止步,将手中的卷儿放在桌子上,对匆忙起身面对自己讪笑的男人微笑一下下,很快又收起所有笑容,“通知这个人三天后去李部办公室报到。”

 

“啊?额是!”那位许经理有一瞬间的错愕,很快摆正心态应承下来。

 

王楠点点头,对他的应急反应还算满意。再扭头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双手攥着书包带的倔强背影。

 

这小孩儿,有意思。

 

回头又补了一句,“最好查查她刚才扔了什么。”抬眸,对上毫不掩饰的瞠目结舌的神情,一翻白眼,一字一顿道,“摄、像、头,do you understand?”

 

“是是是!”男人抹了一把汗,弓背屈膝地送走了两位姑奶奶,大手一挥,带着一个做事认真的小丫头去了监控室。

 

多亏有摄像头!男人在心里欢呼。

2017-09-01
评论-18 热度-21

评论(18)

热度(2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