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二

(尽管没有相遇,但是各自圈子还蛮有意思的,嗯,日常如此)

 

二、圈子

 

“咚咚咚!”郭跃趴在长沙发上,手捧心爱的最新一期《柯南》漫画书啃到柯南小神探施展神功推理破案的时候……她家门响了。

 

沙发上的人一激灵坐起来,惊恐地竖着耳朵听,满脑子胡思乱想着,不会是那个人扮的僵尸报复我来了吧?拜托,我只是关心黑暗组织的秘密外加新兰感情发展,真的不是故意窥探你的秘密的!佐藤警官救命啊……!郭跃揪住卫衣领口,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呼喊。

 

“咚咚咚!”当极其冷峻的敲门声再度响起,某个痴迷侦探小说外加内心世界丰富的傻小孩反倒没那么紧张了,抚了抚自己受惊的小心脏,下地趿着拖鞋,边向门口去边嘀咕着,“谁啊,门铃不是好好摆在那嘛!真是……”,拉开门抬眼,对上来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没出口的‘的’字被寒意冻结、震碎。

 

“宁姐你回来啦!”郭跃扬起大大的笑脸,侧身让路。

 

张怡宁瞥她一眼,进门换鞋的时候又瞥向沙发一眼,在郭跃关了房门转身回来时已经拔腿朝自己房间去了,还是蹭蹭蹭的步伐。

 

“哎?”好奇宝宝追过去,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门响后,舒展了方才受到惊吓的五官,把侧脸贴到门上,迟疑着发声,“姐?”

 

除了两声‘啪嗒’,再无其他动静……

 

咋了这是?郭跃挠头,轻手轻脚挪回客厅,窝回沙发原处,继续探险之旅。不过这次连翻书都格外小心翼翼。

 

她宁姐竟然难得一见地生气了。郭跃很肯定地猜想着。诶?莫非是我这十年苦追《柯南》侦查能力也提高了?小郭跃心里一阵窃喜,怀着一颗虔诚悸动的心,继续拜读73大叔的破案著作。

 

·

 

机场候机楼纷纷攘攘,广播持续繁忙,不厌其烦地播送着最新航班动态……接机口同样地,身影攒动、人声繁杂。

 

一个身着迷彩户外装、脚踩迷彩登山鞋的短发女生背着巨大登山包踏着轻快的步子,顺着下机人群,快步穿过国际到达的通道。当一条提示某某航班登机口变动的消息重播了三遍后,女生跃然出现在接机口的众人眼中。她扫视一圈,略一扶额,径直向那一黑一白闪亮组合走去。

“我说……你们穿成这样就来了?”

 

“大小姐,我们穿成这样您还不满意啊?”王楠把手臂搭在李菊肩膀上,倾倾身子缓解腿上的压力,对好友眨眼睛。

 

杨影后退半步,一手摆出八字搭在下巴处呈思索状,来回上下打量她们一圈,对死党们这礼仪小姐的装扮哭笑不得。很快又发现新大陆似的凑近来,伸手搭在王楠的墨镜镜框上,挑眉坏笑道,“老实交代,你、什么情况?”

 

王楠略一沉思,脑筋绕来绕去还是下决心说实话。毕竟对自己的死党太了解了,不说实话肯定当场被拆穿,到时候大庭广众之下脸面还要不要了?

抬眸微笑,“最近赶项目,黑眼圈太明显。”

 

谁信你!杨影在心里对那个妖孽直翻白眼,毫不犹豫地把墨镜出手夺过。

 

王楠内心似一阵秋风扫过……打心眼里认定了某文学杂志上那句调侃语:损友果然是最惹不得的物种!

 

俩人一致去瞧王楠的眼睛。咦?还真是——下眼睑泛起一圈乌青色。杨影满怀敬意,一致暗叹这位老板尽职尽责、要业绩不要命……

 

李菊则担忧地皱起眉,“以后早点休息,你的美容觉不要了?”

 

王楠稍感欣慰,对身旁的好友眨眨眼以示安慰。

 

杨影一边有暗示性地轻咳,一边干脆流畅地把墨镜架在自己头顶,顺便摆了个POSE,“你俩得了啊,七夕节还没到呢!……楠楠,你瞧怎么样?还是我戴比较适合吧?”

 

“嗯,杨小姐要是不嫌弃,就送您作为见面礼了,不,还是我陪您老人家买副新的。”王楠帮她把墨镜摆正,端详着效果,并配合道。

 

杨影清清嗓子,“准奏!”

 

李菊在一旁微笑注视着贫嘴的两人,抬手看看腕表时钟偏向正上方,这才搭腔,“要不咱先撤,就近找个地方落脚躲过午高峰,再回市里?”

 

“小菊子言之有理,来,小丫头们,随朕去行宫~”杨影绕到这两人身后,分开交叠的手臂勾上自己的。仨人默契一笑,勾肩搭背地向外走。

 

·

 

正午时分,郭跃胃里欢天喜地地开起了交响乐演奏会,她才恋恋不舍地把眼睛偏离黑白人像连环画,扭头对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无声地叹气。

 

这一定是受刺激了……郭跃一骨碌爬起来,走到那扇散发着未知色彩的魔幻门门口,抱臂倚着门框感慨。

 

“宁姐?咱吃饭吧!”

 

“宁姐?开饭了吧?”

 

“宁姐?小的饿了……”

 

“宁姐……我的亲姐诶……”

 

历经几声真心的呼唤和虚无的等待,某小孩的心境从满怀希望磨砺成了四大皆空……

 

眼见为空

耳听为空

头脑抽空

腹中真空!

 

·

 

“所以,二位大忙人是要舍事业陪好友了么?”杨影挽着左右俩好友走出‘淮阳人家’连锁餐馆,来回摆头嬉笑着问。

 

“我乐意至极啊,看李部长咯。”王楠坏笑。

 

李菊工作时一丝不苟,要是谁能说动她翘班,那真是有天大的面子。

 

李菊挑眉微笑,答案不言而喻。

 

天大的面子从天而降,哪有不敞开怀抱接住的道理?!杨影喜出望外,紧了紧双臂簇拥着俩死党,“走走走,今天姐买单!”

 

仨人并行,调动一路的欢声笑语,毫不在意驻足路人的多样化目光。

 

·

 

郭跃盘腿坐在茶几边地毯上,一手扶着面桶一手挥动着叉子捞面,充满怨念的眼神儿始终留在那扇诡异密闭的门上。

 

当柯南充满坚定的稚气嗓音、日语版的“真相只有一个”响起的时候,手捧面桶恣意喝汤的某跃,不出意料地被呛到了。

 

手忙脚乱地去够茶几边的矿泉水拧开灌下一大口以水堵水,如同武侠小说绝世高手那般气沉丹田长长地舒出气来……

 

此时那振奋人心的战斗名言已经重播了八遍,郭跃抢在第九回开始的前奏空隙滑开接听。

 

“嗯?”嗓子眼里很不舒服,颇有一种大灾过后的伤痛感,郭跃很机智地发出鼻音问答。

 

若是别人她是不敢的,比如老妈比如老师……不过,来电的是她老姐。

 

老姐嘛,就是用来压榨的!郭跃时刻铭记张怡宁的原话,所以在俩人合伙欺负老姐的时候,某跃还会时不时‘问候’她宁姐。

 

“吃了吗?”作为老姐就是面对一个心不在焉的妹妹也会诚挚地作出最热情的问答。郭焱就是这样的标杆老姐。

 

“嗯。”郭跃一边愁眉苦脸地扯嗓子,一边继续利用鼻音语气词。

 

“什么呀?”郭焱这亲姐当的果然尽职尽责。

 

“嗯……昂按按!”郭跃带动肺部以上所有气体,使出吃奶的劲发出模糊不清的应答。

 

“……方便面?”郭焱迟疑着问。

 

“嗯嗯嗯!”郭跃喜出望外。

 

“……”郭焱在那边无语问苍天,内心掀起一阵狂潮——孩子你这不是废话吗?两个不会做饭的死宅凑在一块儿能吃上啥?!

 

“咳,姐?”郭跃理了理嗓子,带着方才未退散的默契惊喜忍着别扭感亲密呼唤一声她老姐。

 

“得了,你俩吃了就行,我晚上争取不加班,回去给你么带披萨。”郭焱一边转着笔,一边浏览商业新闻。

 

“姐!虾的!”心花怒放的某位言简意赅表达了内心的愿望。

 

“你才瞎!你全……”郭焱及时刹车,暗自庆幸差点挖坑把自己绕进去……急忙改口,“全……劝劝你宁姐别吊儿郎当的,赶快把工作定下来!”话音一落,郭焱把手机撤离耳边,长呼出一口气。得亏我机智!再把手机收到耳边,听郭跃含含糊糊答应了一声,又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对家里那两个待业及未毕业的小同胞致以慰问之后,挂了手机继续忙正事。

 

郭跃把手机甩到沙发漫画书边,对着早就不冒热气的面桶眨巴眨巴眼睛,最终还是忠诚了自己欲哭无泪的喉咙而舍弃了志向满满的胃,窝回原位看书去了。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一辆白色宝马X1随着车流涌动在繁华街头,车里流淌着轻音乐,握在方向盘上的一双美手轻和节拍敲击着。

 

“这么堵啊……”后座的人遥望街边的车水马龙、璀璨霓虹,不耐地感叹道。

 

“恭喜你异国归来,错过了祖国的午高峰,赶上晚高峰。”

 

“……!你成心!”杨影从后绕过副驾驶座靠椅把双手伸过来,不轻不重地纠扯某人的衣领。

 

“别闹,快看,你家楠楠!”被纠缠的人轻轻拍掉颈间作乱的手,伸手遥指街边的巨型广告屏。

 

“哇哦!”杨影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趴在车窗上仔细瞧着,还不时点评道,“可以哦楠楠!”

 

王楠本来是无声微笑的,接着听到某人完全没正行的下句话立刻板起脸一脸正色。

 

杨影摆正身体,从空隙向前凑,手搭在两侧座椅靠背上,歪头问她,“这就是你和你那谁合作的项目吧?可以啊,公私不分家啊!”说完还甚是欣慰地拍拍驾驶人的右肩。

 

“诶诶诶!什么叫我那谁?我哪谁?”王楠从后视镜横她一眼。

 

“你绯闻男友~”杨影故意把中间某俩字音咬得很模糊。

 

“……菊姐你管管她!”王楠无奈,挪不开手,求助身边淡定偷笑的那位。

 

一般都是这俩不淡定的谁也不饶谁,而大姐李菊适时出来收拾局面。

 

“杨董事好久没回公司上班,可以理解。”李菊看似帮着杨影,却悄然把话题转移到某个不务正业的人身上。

 

“……!”杨影撇嘴,乖乖靠到后排座位上去了,顺便通过后视镜接收了来自左前方的得意一瞥。

 

“不过、你们……确实该注意一下,尤其,俩单身,很容易出事。”李菊抱臂环胸,郑重地道出自己的推论,

 

“看吧!菊子和我想的一样。”杨影又立刻弹回来。

 

“姐姐们,这是正常的商业应酬啊!”王楠暗自翻白眼。

 

“成双成对出席宴会、打高尔夫,这还是应酬范围?”杨影抬手肘碰李菊,挑眉道。

 

“……!你就记这些记得清楚!你还记得你办公室在几层嘛?”王楠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

 

“……你楼下菊子楼上啊!记层数干嘛!”杨影很快回击道,“再说,我一挂名董事……再说,公司有你们,我放心,董事会放心,民众更放心!”

 

“……”王楠和李菊无奈地对视一眼。

 

杨影还嫌不够,又补一句作为收尾,“我呢,全权代表咱董事会,最关心的就是公司两大忙人的感情生活……这关系到咱公司未来发展进度!”杨影伸手,各搭在一好友肩上,一本正经地语重心长道。

 

王楠把背打直,脱离‘魔爪’的监控。李楠扶额,无声叹息。

 

攒动的空气渐渐沉静下来……

 

“那个、杨董事,您回哪个家?”王楠又抽空向后视镜瞥一眼。

 

“你俩定咯!”杨影抱着手机头也不抬。

 

“我俩定?”王楠复读了一遍,继而又和无声好久的李菊交换个懵懂的眼神。

 

“对啊,看你俩谁方便。”杨影斜靠在后排椅背上,很是惬意。

 

“你回家问我俩方便是几个意思?”王楠又问。

 

“看你俩谁方便收留我咯!”杨影对着后视镜不住地眨眼睛。

 

“……!”李菊瞥一眼王楠颤动的嘴角,回头问,“你半年不回家不怕家里炸锅?”

 

“我是怕惊喜从天而降,我爷奶爸妈接受不了……”杨影很无辜地耸肩。

 

“……所以你这是为大家着想咯?”王楠补充,忍不住附加两声机械的笑。

 

又一耸肩,外加长叹,杨影借此表达出了舍己为大家的高尚情怀。

 

呸!当然只有自恋的当事人是这么自我洗脑的。

 

“所以呢,你们谁收留我?”杨影在话题没冷下去之前趁热打铁。

 

这次无需对视,王楠抿唇专心开车,李菊同样望向前方,淡定答。“老规矩。”

 

老规矩就是三天跟王总,三天跟李部,第七天回家。

 

杨影无奈地倒在座椅上。

 

唉!逃不过的都是命啊!

 

对王楠和李菊来说,杨董事翘班溜出去环游世界玩到忘乎所以再归来,她们翘首以盼地迎接,然后被强制要求借宿在自己家里,最后合力把这尊神请走……接着用不了多久,这位甩手掌柜又会留下一条消息或一封邮件,悄悄地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样的戏码常常重复。人生如戏,没必要较真。王楠很是认同李菊这句话。

 

·

 

“孩儿们,姐姐回来了!”郭焱踏入家门,伸头向里喊一句。

 

“……嗯。”郭跃打着哈欠丢下玩腻了的手机,慢吞吞地起身,外加慢吞吞地回应。

 

“哎?就你一个?宁宁呢?”郭焱把印着某帽子造型的知名食品包装袋放到饭桌上,伸着脖子向厅里张望。

 

“喏。”郭跃慢条斯理地迎上来,对着某扇似乎被尘封的门努努嘴,

 

“咋了?睡了?”郭焱洗了手之后来不及擦干就往那扇门走去。

 

“病了。”郭跃一脸正色道。

 

“病了?为啥?”郭焱边敲门,边回头向郭跃了解详情。

 

郭跃一手指太阳穴,一手试探着去拧门把手,“这儿,坏了。”哎。果然拧不动……

 

“脑袋坏了?”郭焱大惊之下音量高了好几度。

 

郭跃摆手,示意她小声,还痛心疾首地点头附和,“午饭都是我一人解决的。”

 

郭焱侧身,向乱糟糟的茶几望了一眼,点头表示理解,手上还断断续续地敲着门。“宁宁,出来吃饭。”

 

两个人侧耳聆听,总算听到闷闷的一句,“不饿。”

 

大小郭对视一眼,郭焱继续,“你中午都没吃,快出来,有你喜欢的。”

 

“姐,老姐给咱带了鲜虾披萨!至尊的!”郭跃亟不可待地扯着嗓门解释。

 

瞧你那点儿出息!郭焱使劲白了自己傻妹妹一眼。

 

可那意味深长的一瞥还没结束,门在咔哒声响之后悄然打开。

 

郭焱直接翻白眼过去,你俩、果然是姐妹!

 

大小郭仔细观察张怡宁的表情,总结来说就是蔫蔫的。

 

“来,吃饭!”郭焱拉一个扯一个把两位小祖宗安顿到饭桌边,递上湿纸巾静等擦完手再递上刀叉给各自水杯倒好凉白开,自己才就座。

 

郭跃领了兵器就开始攻城略地,一大口下去有虾有配菜有芝士有面饼,吃得好不满足。

 

郭焱对吃货妹妹的正常反应感到欣慰,再扭头向这边一瞧……

张怡宁举着刀叉,瞪着某只虾。

 

看这小玩意儿蜷缩在一处好不惬意的模样,张怡宁莫名想到了白天那个别致大楼里气派办公桌后的女人,那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好似全不在意的样子!占据那么重要的职位,还是这样、这样吊儿郎当的工作态度,说凌远什么习气良好、蒸蒸日上都是谣传!

 

张怡宁瞪着某只熟透的蜷起的虾,莫名联想到一身白衣、戴茶色眼镜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

 

“啪!”在两个人的错愕目光里站起身来,张怡宁皱起脸撇下一句“你们慢慢吃”就闪回卧室去,拖鞋一甩,窜到床上,蒙头,完全再现中午的情景。

 

·

 

“看吧,还和以前一样。”王楠拧开门锁推开门扶着鞋柜侧身换鞋,对身后人说道。

 

“都有男朋友的人了,也不说换个风格……”杨影环顾一周,嘟囔道。

 

“你再说我就请示杨总了啊!”王楠侧头,斜睨她一眼。

 

“别别别。咱俩说咱俩的,扯上那个老古董有什么意思。”杨影轻车熟路地锁门放包换鞋,

 

“唉,真后悔没把这句话录下来……”王楠晃头,发出调侃的啧啧声。

 

“你少来,姐姐问你,你和、诶那帅哥叫什么来着?”杨影敲着脑门冥思苦想。

 

“……您老人家自己在这做梦吧。”王楠转身就奔向客厅,坐到沙发上拎起水壶倒了两杯水,

 

“诶!徐,就那个徐总!”杨影恍然,紧追过来。

 

“对啊,我们就是合作伙伴。”王楠吞了一小口水,放下玻璃杯,再补充关键词,“而已!”

 

额呵,谁信!杨影自在地向后靠在布艺沙发上,戏谑的目光片刻不离那个看似很正经的人。嗯,杨影只承认,此时王楠是看似很正经。

 

“得得得,快睡吧,好好休息。别想有的没的,有空还不如想想你办公室在几楼。”王楠伸手挡住好友炙热的探究目光,率先站起身向卧室走去,临到门口,回身一笑,“你的东西都在客房呢,那咱就、晚安咯!”

 

“……笑得那么妖孽,躲着我很开心似的。”杨影嘀咕着站起身来惬意地伸懒腰。

 

·

 

门外若有若无的动静彻底终止,王楠放下杂志,熄灯平躺在床上,对房顶上斑斑点点的调皮光线眨眨眼。

 

嗯,今天的确是不一样的星期一啊……影子回来了,还有那个小鬼……诶,不知道那家伙、气有没有消下去?

 

王楠闭上眼睛,想着三天期限,满面笑意悄然而至。

2017-09-02
评论-14 热度-18

评论(14)

热度(18)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