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三

三、邂逅

 

和傻小孩的再见,比王总裁预期得还要早——

 

星期二清晨,晨光熹微,预示着又一个晴朗日子到来了。

 

白色宝马占有早高峰之前的清晨时光,堂堂正正地穿行中心街区,它承载了一路的英国乡村音乐与连天哈欠,总算是在满怀期待与满心不愿的复杂情绪中稳稳停在了清凉舒爽的地下车库。

 

如此纠结的心情当然不会是一人同时具有的……

 

车稳稳停下,副驾驶的短发女子懒懒地解开安全带,歪着身子倚着车门极尽所能地伸展双臂,左臂有意无意地落在了旁边驾驶位那忙碌人的肩上。

 

驾驶位的人专注于摘空挡、拉手刹,对好友一大早的接触问候置若罔闻。

 

“哎……我说……”美美伸个懒腰之后,又接着一个惬意的哈欠。杨影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你这么大个老板,还不换个车吗?”

 

王楠继续忙着手头的事,熄了火、拔出钥匙。

 

“人家X7都出了。”杨影空闲的右手拍拍车门,逐渐清明的眼睛滴溜溜地转,打量这个自己几乎都能盲画出来的空间。

 

王楠把扶手箱里的挎包取出,挑开拉链,把钥匙轻轻放入,此时才扭头,淡淡笑道,“车子更新换代太多了,干嘛要追,追的过来么?”

 

杨影抬手一拍脑门,又伸直手遥指车窗外,一边痛心疾首加无可奈何地劝,“……我的老板诶,您瞧瞧您手下这些……您瞧瞧,你这车都快惨遭埋没了。”

 

“……”王楠一眼扫过,轻笑着低头不疾不徐地拉好挎包拉链,“我还需要车给我撑面子么?”说完拉开车门跨步走出。

 

是……您这长相就够有面子了。杨影在心底敲下结论,即时也跟下车来。

 

王楠锁了车,挎着好友往电梯出口走,脸色沉静下来,道出真心话,“反正我一个人,车不过用来代步而已,要那么豪华做什么,再说,X1X7也没差多少吧,一横而已……”

 

“额……”杨影本来是要正经八本劝两句的,听她最后一句即刻有被冰冻的错觉。

 

这真是—— 一句冷笑话,春夏转成冬!

 

杨影抱着双臂抖落鸡皮疙瘩的时候,王楠按下电梯按钮。

 

“这么说……你哪天换车了就证明有情况?!”杨影好像悟出了什么了不起的大赛,带着神采奕奕的眼神等着好友给验证。

 

“……或许吧。”王楠生怕这人再联想到什么无关重要的人身上去,含含糊糊应下了。

 

“那就、静候佳音咯!”杨影在电梯门口的一刹那勾住好友的肩膀,半推半就拉她进去。

 

王楠摩挲着双臂,也多少觉得、秋日渐凉……

 

·

 

在大清早吃了N多次闭门羹之后,锲而不舍的模范老姐郭焱在临出门前又不放心地奔到某扇冷清许久的卧室门前。好奇宝宝手抓一个自制汉堡包,吞下一口牛奶,放下玻璃杯跟着冲过来。

 

“宁啊,开门。”大姐大不厌其烦地谆谆善诱着。

 

郭跃咬一口食物,另一手搭在门把上,看那蓄势待发的架势,好像要抢在门开的时候争分夺秒抢滩登陆似的。

 

郭焱瞥自家小吃货一眼,回头扫一眼挂钟,继续忙于眼前的正事,“宁啊……快出来吃饭,姐要迟到啦!”

 

“走吧,不送。”闷闷的一声传来。

 

嘿!姐要走了你倒是答得快!郭焱深吸一口气,眼睛瞪圆,准备放大招。“跃跃,给舅妈打电话,问候她老人家一下~”

 

“……诶!”郭跃抓紧咽下了满口的食物,脆生生地答应下来。

 

郭焱不疾不徐地抱臂,在心里默念倒计时。

 

3、

 

“等会儿!”

 

2、

 

“嘭嘭嘭……”

 

1、

 

“啪嗒!”门倏地开启,全开后与门吸紧密贴合。

 

郭跃瞄一眼立于门口的发型奇异的人,扭头坏笑,“姐。还问候舅妈吗?”

 

“问候好你宁姐就可以了!”郭焱胡噜胡噜郭跃柔顺的短发,又对另一位沉着脸撇着嘴的人嘱咐一句,“你俩快去吃饭,中午咱下馆子,十一点去老地方等我。”

 

“不去!”张怡宁一扭脖子,答得很坚决。

 

老地方就是自己老姐公司楼下,她今天这么驳老姐面子倒不是因为迁怒的关系,谁让她老姐的公司位置隔一条街就是那栋和鸭梨似的丑八怪建筑物呢!不去不去就是不去!

 

“跃跃,拿手机。”郭焱淡定道。

 

“……!诶?别啊!”张怡宁赶在某个行动派拨号之前夺过了那个可能发出要命讯息的铁疙瘩,还要身为姐姐劝谏几句,“小孩子不要玩手机,辐射很强的!你那眼睛扛得了小人书扛不住这。”

 

“你才小人书!”郭跃叼住‘汉堡’就冲她扑过来。

 

“得了你俩闹吧,十一点昂!”郭焱见大事已了,很是放心地拎着包往外奔,到门口又回头,对着抱团在一块儿的某小俩高喊一声,“快去吃饭!”

 

“嘭!”门快速关上,震得纠葛在一块儿的俩人大眼瞪小眼,俱都傻在原地。

 

先回神儿的张怡宁夺过郭跃的食物,啃下一大口,苦着脸打量食物本体,“褶、什、么?”

 

“汉堡!”食物原本的主人明显更适应逆境中发音,说着伸手去夺,“不吃还我!”

 

张怡宁转身躲过那只爪子,拔腿就往客厅跑。

 

俩人你追我赶抢食物大战已然拉开序幕。

 

·

 

“哇哦,这地方可以哟,采光不错。”杨影自迈出电梯始,就开始感叹。眼前一片亮堂的大厅,花草点缀下绿意盎然。大厅铺着浅棕色的地毯,摆放着浅米色的真皮沙发,在阳光映衬下柔和惬意。

 

嗯,看着就很舒服。杨影赞同地点头,不过她可不是甘心看远景的人,昂首走过去,大模大样地翘着二郎腿试坐,“嗯,确实不错,当个临时住处也还可以。”

 

王楠瞥她一眼,继续道,“各位董事的办公室都重新规划了下,你的位置不变,还是面向南面的那间。”

 

杨影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跟上好友的步伐,一边听她念叨一边向各办公室里眺望。前一秒在心里暗喜。玻璃门就是好,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后一秒发现不对,“诶?办公室都是玻璃门吗?”

 

“是啊,”走在半步前的王楠手抄裤兜,淡淡道。

 

“……!你的也是?”杨影很不甘心地在认命前问一句,虽然,答案几乎可以肯定。

 

王楠耸肩表示默认。

 

彻底死心了……杨影一拍脑门,我的隐私啊!“王楠你这样当心我翘班出走!”

 

“你老人家要走岂是换一扇门能留的住的?”王楠回头,抱臂看她。

 

“……!你还真了解我。”杨影嘀咕一句,然后又灿烂地绽放笑容,扑过去,“不愧是姐们!”

 

“去去去。我这是西装不是睡衣。”王楠好似嫌弃地把拥住自己的人推远些。

 

杨影比了比她一身纯白西装西裤,再瞄一眼自己的夏季版运动装——T恤和长裤,撇嘴不甘地回击道,“还不是怪你衣服尺寸和我不一样,而且知道不一样你还不抓紧备几件我的衣服!”

 

听她说得理直气壮,王楠哭笑不得,“大姐,你为什么不彻底搬来和我一起住啊?”

 

“如果小楠楠态度恳切,我乐意之至啊!”杨影耸肩摊手。

 

“呵……!你办公室旁边,就咱原来的会议室,加了几个健身器材改成健身房了,这个你肯定满意吧?”王楠转身,继续向前。无声地转移话题后,偏头去瞧身边好友的好友,果不其然,看她不住点头,微笑着又说,“会议室挪到另一边去了。这回刚好,满足你喜静又喜动的双重人格。”

 

杨影霎时瞪眼睛凑过来,要拉扯好友的脸。“你才是!”

 

王楠很及时地退步躲过,拉过好友的手向紧靠安全通道的那间办公室走去。

 

“你楼下菊子,你楼上我,旁边没人干扰,杨小姐这回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王楠把好友推到办公室里,笑问。

 

“可以。”杨影故作深沉,接着回头,原形毕露,“不过我还是更爱我隔壁!得了,有事来找我!”杨影说着挣开她往外走,向后挥挥手。

 

王楠抱臂侧身望着她背影。

 

杨影走出门口,回头来,扒在门框上,对她狂眨眼,“对了,最好不要来,有事、你们也能搞定……午饭叫我啊!”

 

王楠无语扶额。在心里默默吐槽:你要是废寝忘食爱运动的话、就别惦记午饭啊!

 

·

 

问:怎样离间姐妹情深的两个人?

 

答:一顿饭足矣!

 

某宁和某跃更甚……为了一个其貌不扬的‘汉堡包’,不惜手脚齐上阵,更不惜把家翻个底儿掉。

 

此刻,精疲力竭的两只各瘫在沙发一边。郭跃着急忙慌地把最后抢回的小半块‘汉堡’塞进嘴里,一边警惕地盯着另一边按着胸口还不住‘诶哟诶哟’的某人。

 

张怡宁显然是被噎到了。当她体力恢复了一两个百分点后,扫一眼凌乱的茶几,亟不可待地起身扑到饭桌边,抓起玻璃杯咕咚咕咚……

 

“……!”郭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牛奶‘易主’,来不及咽下食物就扑过来,“我和你拼啦!”

 

张怡宁放下杯子,得意地呲牙,很快又开始了追逐大战的领跑活动。

 

……

 

“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快了!”郭跃看着窜上窜下的张怡宁,双手叉腰,缓气说。

 

“为什么?”张怡宁不急不躁地笑。

 

“你没穿鞋!”郭跃一语道破天机,“我要问候舅妈去,顺便状告你毁坏家具,破坏卫生!”郭跃眼一瞪头一仰,大义凛然道。

 

“那还不是你们催的!我要告诉姑姑你们以多欺少!”张怡宁一抬脚窜到沙发上,盘腿坐下,那赶着要大义灭亲的气势丝毫不输人。

 

“……是你以大欺小!你赔我汉堡牛奶,赔我早饭!”郭跃急匆匆绕过茶几朝那一团扑过来。

 

张怡宁揪过旁边的抱枕来挡,顺便回击道,“我那是为你好,你那什么汉堡包,不就是面包夹生菜夹鸡蛋嘛!你见过哪家汉堡是素的!一点儿营养都没有,吃了也没用!”

 

郭跃使出吃奶的力气来夺抱枕,“那是煎蛋!你你你你偷吃我汉堡还嫌弃!”好不容易夺过抱枕撇到一边,抱住张怡宁脖子,俩人谁也不让谁地在沙发上翻来滚去。

 

……

 

恶劣战争持续到……不知道谁一脚踹倒茶几上‘矗立’的矿泉水瓶。

 

然后……是不算清亮的‘啪’一声响。

 

纠缠不清的俩人干瞪眼,谁都搞不懂情况。

 

张怡宁拽着沙发靠背坐起来,看到地上瓶口大敞的水瓶,以及即将渗透到地毯上的水渍,立刻把另一个人揪起来,急忙跳下地去一连扯着纸抽一边催促,“快快快,拿拖把,水漫金山了!”

 

“啊?哦!”郭跃干脆利落地站起来,同样光着脚就奔到卫生间去了。

 

……

 

对调皮鬼来说,整理被破坏的家远比破坏家难多了……

 

当家里恢复如初……两个始作俑者彻底瘫倒在沙发上。

 

这场时长近一百分钟的战役总算是在大的主动给小的递纸巾示好的瞬间告一段落。

 

“诶,姐,你、你……”小孩儿欢天喜地地接受老姐的‘投降书’,开始自己热爱的八卦之旅。

 

“你卡带了?”张怡宁拧开一瓶水,淡定地喝一口。可是为什么在猜到跃跃想说的话的时候脑海里闪过某个狂妄自大的身影呢?一定是积怨太深了!张怡宁咽下积怨,顺带又故作淡定地喝一口水。

 

“周末回来还好好的,昨天去面试……走之前也还活蹦乱跳的,回来怎么就蔫儿了呢?”郭跃一手托住另一手的手肘,而空闲的手支在下巴处冥思苦想着边喃喃自语。

 

“……!”脑海里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那女人淡淡的笑和事不关己的模样,在张怡宁心里,隔了一天还是百倍深刻。“嘭!”她把矿泉水敲在茶几上,向后窝进单人沙发里,双手环胸,气鼓鼓地瞪眼,遥望远方。

 

郭跃被吓得一激灵,自我抚慰的同时凑近来打探,“姐,面试遇到坎儿了?”

 

张怡宁无语,神情不变。

 

“……被刷下来了?”郭跃又问。

 

依然无应答。

 

“……不会连门都没让你进吧?!”太掉价了!郭跃在心里把话补全,充满同情地望着自家老姐。

 

“……!还不如没进门呢!憋气!”张怡宁仰头瞪眼的神情,和前不久的郭跃如出一辙。

 

“咋回事?你哪儿惹人家不满意了?”不愧是亲表妹,郭跃‘大义灭亲’地在自己老姐身上找毛病。

 

“……是她惹我!”张怡宁愤愤然站起来,那个炸毛的气势加竖立的头发完全唬住了某呆小孩。

 

郭跃目瞪口呆,一个音都发不出了……只在心里呐喊,这样的面试者,给我我也不要,太狂妄了!

 

幸好张怡宁忙着生闷气,没空捉摸她老妹那一副了然的神情,否则真的有可能怒火再攀高峰。

 

·

 

同样是一上午的时间,身处同一大楼不同楼层的三个好友心情与精神状态全然不同——

 

中午一碰头,差异立现。

 

沉浸在健身生活里的人心情舒畅精神饱满;

 

忙碌于日常工作的两位大忙人则神情稍显疲惫,李菊很淡定地维持着波澜不惊的面相,而某人依然是浅笑嫣然的模样,稍有不同的就是,眼神里多了点对未知未来的期待。

 

“咱去吃什么?你们常年的办公族肯定知道这附近有什么新营业或是老字号什么的、”

 

三个挽着手臂下楼、出门、并行在街边,旁边两个一个仰着头舒展脖颈一个按着太阳穴放松眼睛,同时听着中间那位意气风发的好友喋喋不休。

 

“哦对,忘了这是商业区,老字号什么的才不大可能来这钟闹市凑热闹,那你们平常吃什么?肯定有很火的去处吧?我不挑的,常年奔走在外能混口吃的填饱肚子就不错,我心知足,知足常乐。”杨影一番很洒脱的话逗乐了俩好友。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由于另一只手陷在好友的热情里,王楠果断放弃了另一边太阳穴,该为并用拇指与食指按压睛明穴。她很放松地闭着眼睛,由好友牵着向前,颇为无奈地轻笑着发表观点。

 

李菊笑着摇头,伸手捏着后颈,淡然答曰,“以往跟着王总吃食堂,今天、跟杨小姐沾光了。”

 

李菊对杨影的故意调侃惹来两道全然不同的注视,来自王楠的是挑眉的赞扬,来自杨影的略显幽怨。

 

“菊子,几个月不见,怎么就得理不饶人了!”杨影意味深长地回头一瞥,“也不知和谁学的。”

 

王楠无辜地眨眼,浅笑不语。

 

李菊放下手,继续道,“杨董事这话不太严谨,您离宫的日子准确地说共计128天。”

 

彼此熟悉如她们心下了然——当你玩笑着说出的话,无论题材关于什么,都只是朋友间的玩笑,各自一笑了然,不会放在心上。而如果谁声色严厉地说了什么,哪怕是无关痛痒的话,也要注意了。

 

就如李菊故意这么说,杨影也不会觉得愧疚或恼怒。因为哪怕李菊称呼自己‘杨董事’,她也是出自朋友的角度,而非什么法不容情的公事公办。

 

她们仨人很讲究公私分明……不,准确的来说,王楠李菊在公司在办公室大多是出于公事角度,而如果有某位大小姐掺和,那必然是将公事驱赶得无影无踪了。

 

可能就是因为厮混在一块儿总是出自朋友的立场,彼此之间正派官方的称呼反而更显亲密有趣,这样的亲昵对话,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展得乐此不疲。

 

“明白了,爱妃们想朕了吧?有没有寝食难安呀?”杨影了然地松开手,很正经地开头,很无赖地收尾,顺便一手一个,去挑好友的下巴。

 

王楠就知道她要来这么一手,很及时地躲开,而李菊,脖颈尚且僵着,她这一碰,加重了这一趋势。

 

“别闹了,快走,吃了饭回去休息一下,下午还要上班呢。”王楠注意到李菊很是无奈的神情,赶忙打圆场,当然了,她是略过身边某人直视着李菊说的。

 

“小楠楠你不爱我了,说话都不看人家眼睛。”杨影抓住时机,总算是弥补了刚才失手扑空的遗憾。

 

“……大小姐你心情美好得很,又来去如风的,对我们这样恪守时间观念的悲催上班族理解不了啊。”王楠无视那可怜兮兮的目光,解释完仰头,叹出一口气。

 

“……”这话要是打工仔说出来还有几分可信度,王楠你一个当老板的,给自己打工还装得这么可怜兮兮的给谁看?!杨影心里犹如一阵狂风席卷,凌乱不堪。不过她转念一想,也确实体察好友的不易,总裁也好、部长也罢,为了工作劳心劳力的,有的时候忙得不舍昼夜,任由工作填满自己的劳动时间及业余时间……这生活……真得躲得远远的!杨影下定决心地同时,伸手搭上左右好友的肩膀,发言难得正经了一回,“我说你们啊,别苦了自己,工作是死的,只会变多不会少,偶尔给自己放个假,别累着了。要不,下回咱一块走?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天知道杨影这番正气满满的词有没有悄悄给自己行方便的动机呢?

 

不靠谱队友这一番话,还真的在听者心里或多或少推波助澜了一把。王楠当即眉毛一挑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也是哦,咱们办旅游公司,不就是倡导大众出游放松身心的么,那我们该以身作则啊,李部你说呢?”

 

这就是很严肃的一句话了,从头到尾没有嬉笑的成分在。李菊想了又想,总算是在到了目的地门口,拉住身旁好友时回复一句,“值得考虑。”

 

“咦?到了?”杨影好奇地仰头打量这个木石外观的别具特色的餐馆。

 

“就是这,走吧。”李菊走在最前面。

 

杨影注意到侍者望过来时眼里淌过的一抹欣喜的神色,随即八卦地挽起旁边好友的胳膊,凑过去低语,“咱公司和这家店是不是有什么‘勾当’?”

 

听轻扬的语调很明显,杨影这句是玩笑话,否则,就凭末尾词,王楠肯定饶不了她。

 

王楠意味深长地点头,用肢体语言回应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杨影眼里一片晶亮亮的,兴奋地拉着好友紧跟上前面那位的步伐。

 

“就这吧。”李菊率先落座。

 

与靠窗的座位隔着过道,有阳光倾泻到脚边,暖意柔和恰当。后来的两个人很满意地坐在一侧。

 

王楠很自然地坐到里侧,因为她有预感……

 

“想吃什么?”李菊自然地接过侍者递上来的菜单,抬头扫视对面,从两张神态不一的脸上隐约觉出了什么,撇开王楠那深藏不露的表情不管,就说杨影那一脸期翼地对自己讨好的笑算怎么回事?

 

麻烦要上门。

 

“听你的。”王楠轻笑。

 

“那就……这些吧。”无事献殷勤,必定有诈!幸好李菊习惯了波澜不惊,维持很淡定的面色伸手在电子菜单上指点着。

 

听她念出一连串的菜名,连半点迟疑都没有,杨影一副了然的神情,侧目对王楠暗暗点头,你说得对!王楠对她挤眼睛算作回应。

 

人证物证俱在,天时地利人和不容你抵赖。杨影清清嗓子,迫不及待地在侍者躬身并离开后发问,“菊子,那个花好月圆是什么……”

 

王楠一扬眉,暗叹她这出发点不错。同时为另一位好友可能面临的无助处境默哀一把。

 

谁让之前你不帮我,债这个东西啊,有借有还。王楠执起刚才侍者添好茶的茶杯,气定神闲地小抿了一口。

 

“就是虾仁炒鸡蛋。”李菊把手肘撑在桌沿上,回答得很正经。

 

“哦,那游龙戏凤是什么?”杨影戏谑的眸子毫不躲闪地直视着对面的好友,直到看到她脸上一瞬间的细微慌乱。

 

这个词本身,确实有些可深入挖掘的含义在。

 

王楠抬眸,为对面的好友送上一道无声的问候。

 

“额……就是鱿鱼炒鸡片。”回答得都不那么顺溜了。

 

这样的慌乱对于一贯淡定的某人来说,不可谓不明显。

 

杨影偷瞄一眼身旁,见王楠嘴角颤抖着似乎在偷笑。

 

收回目光,好似单纯是好奇地又问,“那这个步步登高是什么菜呀,猪蹄嘛?”

 

若果再看不出来对方是套话,李菊这二十来年白活了。此时她倒是隐约猜到了什么,尤其是对于某项问话一贯热衷的某人甘心静静地喝茶旁听,李菊在心里划定了她俩是一伙的。

 

“这个我知道,排骨炒竹笋。”王楠放下茶杯,微笑着接过话。心中暗踱:再不帮忙就太没义气了,而且李菊那家伙,怕是会发现什么,旁边这位大小姐可以说走就走,我可是还多要仰仗她呢!热闹稍微看看就好,惹怒了流水覆水难收就不好了。

 

就在王楠收到两束探究目光苦于如何应对时,第一道菜呈了上来,花好月圆。

 

“来来来,祝我们花好月圆。”王楠率先举杯,笑得滴水不漏。

 

杨影轻‘哦’了一声,捕捉到盟友的鼓励,在三人碰杯之后再接再厉,“菊子,你对这的菜名很熟悉嘛?”为了意图不至于太过明显,杨影临时把句尾的音扬了上去。

 

“偶尔来过。”这问得也算开门见山了,李菊又向斜对面淡淡一瞥。

 

王楠可不敢领悟她那意义深远的眼神,在问句话音未落的时候歪靠着装饰墙,单手托腮,透过胶着的俩人遥望窗外。

 

没想到呵……惊喜说来就来——

 

彼时,一身着黑色衬衣短袖内衬白色T恤加七分牛仔短裤,脚踩黑白间格帆布鞋的人儿映入眼帘。

 

王楠嘴角浮起一抹笑,饶有兴致地凝视着。

 

张怡宁是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出的门。其实最大的原因不是郭跃盛情难却,而且她以老娘压人的计策太损!

 

张怡宁可是好不容易才远离父母管辖区的,在表姐郭焱毕业宣布自力更生的时候,自发地跟定了老姐。不过就算如此,她还是不得不在家长恳切希望她周末回家团聚的时候低下了头。

 

由此,渴望自由的小小鸟格外喜欢工作日,没有为什么,为自由!

 

“姐你热不?别急,快到了!”郭跃拍拍张怡宁的肩膀,嬉笑道。

 

张怡宁扭头,狠狠白她一眼。

 

要不是这二人的互动,王楠都没有侧目去留意傻小孩左右还有人,而且看上去明显是熟人。

 

她略一打量三个人的装扮,对这短发三人组更加好奇。

 

那两个对话的小姑娘差不多大,稚气未脱的模样。另一个、看穿着应该是上班族。所以,这是姐姐带妹妹组合?王楠指尖轻点脸颊,无声猜想着。

 

打量完左右,继续注视张怡宁全身上下,不经意地,把疑惑道出声来,“你说,会有一个人同时喜欢黑和白么?”

 

杨影和李菊各自低头,缓解着某一捋挥之不去的尴尬,听她这没头没尾的一句,一并仰头望过来。

 

“……那不就是你咯!”杨影瞥一眼身边这位穿着白色西装搭配黑色衬衫还要问出这么浅显问题的好友,很是无语地拆穿道。

 

李菊顺着她的目光回头去望,窗外人影攒动,车流不息,她一时也搞不懂王楠这一感叹的源头。

 

“对。”王楠恍然大悟,说不定那人也和自己一样,只是为了搭配而搭配,而不是为了喜欢。

 

王楠猜对了,张怡宁确实不喜欢……起码现在不喜欢,试想,谁愿意大夏天顶着午时的太阳穿一身相当吸热的黑衣服呢?还不是被逼的!

 

张怡宁再瞥一眼某个临行前好似苦口婆心一心为她着想、硬要她穿一身黑还美其名曰是为‘晒太阳补钙’的家伙,心中仰天长啸至少有七八遍,老天你睁眼看看,她是我亲表妹吗?真的不是抱错的么?!我可以不认吗?!

 

张怡宁好像忘了,教自己老妹坑老姐的招数是她手把手教学的。

 

“快走吧,可别中了暑。”郭焱担忧地望着神色凄然的傻妹妹。

 

张怡宁满心欢喜地跟紧老姐步伐,没一会就把兀自偷笑的某人甩在后面。

 

王楠还未来得及感叹这么一出‘有爱’的场景太短暂没看够,就听到门口侍者又一句‘欢迎光临!’

回头,装作不经意地瞥一眼,看到勾肩搭背的三个人向这边走来,嘴角笑意更浓。视线随着和同伴一并在背后斜对过靠窗位置坐下的某人,心中感叹,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菊子,咱俩换个位置呗!”王楠为自己不用回头也能偷瞄的行为找了个顺风顺水的座位。

 

杨影起身让王楠出去,然后自觉地坐到里面,如此,三人换位完毕。

 

菜在王楠‘出神’的时候已经上齐,这时候,在杨影提议下,三人又借着‘老友重逢’的由头碰了杯,之后动筷。

 

“多吃点。”王楠来回给对面俩好友夹菜。在她心里其实还是过意不去的,毕竟是为了自己躲过神马绯闻漩涡才暗示八卦之王去爆另一好友的料。不过在看到二人依然是老样子未变,心里涌升的一点点愧疚就猝尔烟消云散了。

 

接着。正事还是打量某人。

 

她们那桌才刚热火朝天地点完菜,场面热闹到王楠只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

 

其实方才是张怡宁和郭跃对两道菜争论不休——‘固本守旧’的张怡宁钟爱红烧小排,而小郭跃突发奇想对那道‘步步登高’表示好奇,郭焱在能插得上话的第一时间,公正地宣布,俩都要。

 

王楠吃得慢条斯理,或者说是漫不经心。

 

对面那俩当她没食欲,也根本想不到她是为了多挖掘一下自己未来亲爱下属的日常生活习惯。

 

张怡宁吃得……完全和吃相两个字没关系。她像饿虎扑食似的吞了大半盘红烧小排,当然,其他的菜,比如郭跃那道新鲜菜,她也没放过。

 

在王楠的拖延下,李菊起身去结账的时候,那边仨人已经吃完落筷。

 

王楠开始了诱拐小孩的第一步计划,怂恿好友。“影子,咱们公司今年招新了,好多都是咱学校毕业的。”亲情牌绝对是王者必杀技,王楠一开始就放了大招。

 

她是怕李菊多想,觉得自己滥用职权多管闲事,才要偷偷把这件事定下来。昨天在大厅众人面前定下三日期限,她已经察觉到好友神色冷峻。她可不敢再因为这事当面挑衅好友的威严。

不过、好友可以以后再哄,这小姑娘要是错过了,可就不好找类似第二个了。王楠坚定信心,继续对眼前这位谆谆善诱,“那边那个小姑娘就是。”

 

“哪个?”杨影本来还纳闷,人事调动的事不和李菊商量,她老板确定找自己没找错人?现在听她一说,好奇心压制一切,回头去寻。

 

“那个、发型标新立异的。”王楠如是说着,自己先笑了。怪只怪张怡宁昨晚没好好睡觉,蒙在被子里自毁发型,现在后脑勺还有两撮直立的头发。

 

“哦!”杨影无感,回过头来,继而不知所谓地打量自己的好友加老板。

 

“面试时候我见过她,那孩子看着、挺实诚的。你帮我把名片给她,告诉她周四准时来上班。”王楠时不时把目光洒向斜前方,从挎包边上抽出一张名片,递过去,并对好友淡淡然地如此说道。

 

“行吧!”杨影不疑有他,爽快地揽下这个意义未明的活儿。在起身走向那人的时候忍不住多想了些——楠楠说,她面试的时候见过这孩子……面试?老板去面试?!单对一个人印象深刻?还上赶着送名片?!杨影低头,对着精致名片上那亮闪闪的两个字愕然眨眼。

 

猛一回头,对上某人灿烂的笑容。杨影登时无语,这是上了贼船的节奏么?

 

算了,反正是总裁和部长抢人的战争,战火还燃不到她这来……杨影自我安慰着,走到那一桌狼藉前,对着在座的诧异中的几个人,一并微笑了下,“小姑娘,欢迎你到我们公司上班。”

 

“啊?!”三人同时一惊。大小郭面面相觑,张怡宁傻愣愣地抬头,对着那一张笑脸,万分错愕。上班?我面试还没有给消息的呢!这、这、这是上门传销么?

 

“这是我们老板的名片,星期四,后天哦,不见不散。”杨影笑得很官方。她想着面对一个顶头上司和中流砥柱都要争抢的人才,态度一定要好,千万不能让人才流失。杨影没想到的是,这个人是她老板私自留下的,而她知道真相的时候,是在不久后老板亲自摊牌时……

 

趁着在座三人在风中凌乱之际,王楠悄然走过来,拉着得胜的好友就走,心中暗喜,小张同学,这回你躲不掉了吧?!

 

……

 

要不是侍者好心提醒是否需要添茶,大眼瞪小眼的三个人都要濒临石化了。

 

张怡宁对着手中晃眼的卡片目瞪口呆。等郭跃把她晃醒,她才满怀欣喜、万分激动地接住这天上掉的大肉饼,结果……抬头膜拜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公司名称:凌远集团。嗯?看着有点儿眼熟。吃饱喝足大脑即将休眠的家伙点点太阳穴,一边想一边往下瞧。

 

地址:中心商业区79号。咦?离老姐她们公司不远,以后可以一起上下班!张怡宁惊喜地呲牙,再往下。笑容凝固、嘴角抽搐。

 

王楠 

这俩字她还不至于气昏到彻底忘了。

 

所以说?!这不还是昨天那家不务正业的绣花枕头鸭梨公司嘛!我不要去!

张怡宁蹭一下站起来,届时吸引了众多围观目光。

2017-09-04
评论-33 热度-21

评论(33)

热度(2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