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四 上

——正文起——

 

星期三,又一风平浪静的艳阳天。

 

在都市尚未被火辣日光与喧嚣杂音合力唤醒时,一尘不染的白色宝马已然安稳停在了某栋造型奇特的高楼的地下车场、它的专属车位上。

 

停车等等一系列风驰电掣般的动作后,神清气爽的王总拉着她某位睡眼惺忪的好友步伐轻快地踏入公司。

 

尚且不习惯朝九晚五这等规律作息的杨大小姐一路犯着迷糊眯着眼睛,在直通高层的电梯前停步等候的片刻,看到一个模糊的高大身影小跑过来,到自己借力斜靠着的好友兼老板身边,说些什么“联系好了”“是她母亲的号码……”之类不着边际的话。某人作为一向乐得自在不操心的甩手董事,对公司大小事务,自然是全不在意的,费力睁眼瞄一眼奋力向下奔来的电梯,安逸地闭上眼睛偏头靠着好友打算再眯一会。

 

王楠一手持包一手贴腰护住她,体念好友‘偷得片刻闲’,只对她那位大堂经理轻‘嗯’一声回应,

 

“王总,还有小张同志那天丢掉的,是一封手稿,面试稿。”男人如变戏法一般伸出交叠在背后的双手,将手中的一张对折整齐的A4纸恭敬地递过来,

 

王楠眸子亮了一亮。小张同志?称呼转得倒挺快!对于下属猜度自己想法而且基本猜对的行为付之浅浅一笑,“不错。”

 

得美女老板一句夸奖,大堂经理颇有些心花怒放,点头哈腰地目送身处公司金字塔顶端俯视众生的女人扶着另一位同样惹不起的人进了电梯。当人与气势一并掩蔽在电梯门后,他这才挺直背脊松口气,得意地哼着小调走回自己那一片天。

 

昨天听前台的小丫头们闲聊,说到从人事部李部秘书小欣那里听来的戏剧性的一幕——本周一一位应聘者错把他们老板错认成李部,从而引发了一段啼笑皆非的应聘经历。

 

重点还不在此,而是他们老板将错就错,过了一把当‘人事部长’的瘾。

 

最让人咋舌的,是那应届毕业生小小应聘者当场对他们‘万人之上’的老板提出了质疑!而他们老板呢……当场表现未知,而事后,不急不恼地勒令他这个大堂经理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个人。

 

联想当时那女孩离开时的愤然模样,对照老板的悠然,此八卦消息经前台员工一加工,添油加醋地广泛传送。而对于其后续进展的猜想,当仁不让地占据了一众员工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榜首。为此,众人各抒己见、关注点不一——有臆想被顶替的当事人李部会作何反应的,有好奇老板对那个未来小职员态度如何的,最多的,是都把八卦目光凝聚在一个人身上——那个得老板亲自面试还不买账的职场菜鸟,也是简历被老板‘拍’在前台桌面上的主人公张怡宁,

 

八卦主力军聚集在一楼,基本都是行政类人员。毕竟,上层拼死拼活的技术人员在无数层领导的重压下断然没有精气神再竖着耳朵探听些公司里关于某某某的传闻,更何况还是关于大老板的!

 

·

 

电梯门闭合,门内门外彻底划分为两个世界。

 

杨影靠着好友多探半刻闲适时光。王楠嘴角噙笑,习惯性盯着电子屏幕上攀升的数字,站姿安稳,动作不变,只不过拿包的手上多了那张纸。

 

神游中的某人总算是在被温柔牵引出电梯、感知到靠近顶层专享的温暖日光时醒了醒神,很是惬意慵懒地迎接暖意并舒展着全身,可是就在她恢复活力、准备讴歌大好山河和幸福生活的时候,舒适安逸的畅想因好友一席话无情地破灭。

 

“杨小姐,今天可是周三咯?明天需要我帮你搬家嘛?”王楠抱臂倚在电梯门口,嘴角眉梢漾着笑,在看到某人僵硬的转身来,幽愤地望向自己时,转而浮起一个很官方的笑容,然后优雅地走回电梯,按下电梯楼层面板最上端的按钮——28,在电梯门做出反应的片刻,淡然地挥手示意。

 

杨影只觉肝火旺盛,全身上下有使不尽的力量!如果不是妖精乘电梯逃走了,我非把她揪回来!瞌睡虫被她这阵势尽数吓跑。杨影火急火燎地奔到健身房,跨上自行车之后狂蹬踏板。

 

瞧那架势,也不知道是牟足劲,想冲着谁又不敢……

 

·

 

一天忙碌而充实的生活就这样悄然来到。

 

工作时间一如既往地各自忙碌着,午休时候某个小团体的氛围却稍显压抑了。

 

依然是四人桌、三个人,王楠因为心中对李菊有所隐瞒心怀愧疚,故而再次躲到里侧。可是谁想到独自坐在一面的李菊落座时也大跨步挪到了靠里位置,她是怕上演前一日的尴尬。

 

虽然自己和前日那家特色餐馆的负责人真的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但是某位亲爱死党的挖掘爆料功力,她和王楠都是亲身感受过的。这样的误会最好就不要开局,否则就像开闸的洪水一样覆水难收。

 

其实她们三个人都有所退避。这回,反而因为某小孩以及某件八卦双管齐下、有些不太敢面对李菊的杨影,反而悠闲地与空气对视、如释重负了。

 

一顿饭就数她吃得尽兴,另外两个,反而各有思虑束手束脚的。

 

·

 

另一边,在某个朝气蓬勃的家庭里,欢喜无奈伴着一轮新日继续上演。

 

郭小朋友一大早相当勤快,在热情满满地欢送走自己老姐后,又瞄向因故懒床的某人……把一份早餐殷勤地送到那位的卧室床边。欢快地开嗓,“姐,起床啦!”她再又一趟跑出跑进之后,端着自己的餐盘悠哉悠哉地转回来,避开侧卧在床的身躯,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嫌不舒服又往里蹭蹭,直到脚丫离地,自由自在地踢打着床箱。

 

张怡宁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醒来的,是被震耳欲聋的声响闹醒的,还是嗅到了不属于清淡空气的食物浓香……反正是在某位不速之客到来之后,她如人家所愿地醒了。

 

“唔……”张怡宁平躺在床上,舒展四肢,在如此心满意足的时刻,腿边碰到个什么阻碍,不甘心地又要补一脚。

 

郭宝宝才慢条斯理地把第一个小笼包咽下肚,就感觉到某种不友好的身体接触,即刻跳下床,转身怒瞪某人,“你干嘛!”

 

张怡宁眼皮沉得很,嘴巴也懒得张,耳朵和鼻子倒是完全醒了,仰头嗅嗅空气里的香浓肉香,心情稍显舒畅。

 

在郭跃把第二个小笼包的最后一丢丢放进嘴巴,某个懒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家伙终于迎着爬上树梢的太阳‘苏醒’。

 

穿着猫咪睡衣的某人眨巴着惺忪的眼睛坐起来,垂头哈欠不断,完全没睡醒的样子。

 

郭跃在欣赏某人向周遭释放起床气的时候,不疾不徐地消灭了第三个包子,准备端起玻璃杯喝豆浆,朝床头柜一扬下巴,招呼从床上掀被子准备下地的人,“早饭送到咯,老姐吩咐抓紧吃,一会凉了。今天包子豆浆,都是你的菜~!”

 

“老姐呢?”张怡宁慢吞吞地下地,慢吞吞地把被子平铺在床上,懒懒地问。

 

“走了呗,今天周三又不是周末……”郭跃把自己的餐盘也放到床头柜上,又自觉自动地坐到整齐的床边,并向里凑,因为突然想到了某事,动作一顿,原本要放任自由的双腿也停下了扑腾,双手还很紧张地抓住床沿。

 

好奇宝宝的紧张酝酿未出口的问题的时段完全覆盖了她宁姐洗漱加来回路程。

 

张怡宁晃回床边,挨着她坐下,伸手把床头柜上满杯的豆浆拿过来,咕噜咕噜就是一大口。

 

“……!”郭跃侧头,盯到傻眼。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心疼那杯豆浆,心疼里面每一颗献身了的的豆子。

 

看到她老姐对自己的注视毫不在意、放下半杯豆浆又端过餐盘,郭跃才想起正事,好奇加紧张地询问,“姐,以后、咱是不是不能一块儿吃午饭了?”这句话其实就是‘姐,你明天是不是就悲催地上班去了’的委婉版。不过……郭跃看她前两天那么反常,昨天情绪又大起大落地,实在是没胆量直接问后一句。

 

张怡宁把送到嘴边的美味放回盘子,又把盘子摆回原处,耷拉着脑袋,叫人看不分明情绪。

 

“……姐?”对上这个偶尔沉静的老姐,郭宝宝也不敢胡闹了,老老实实地呼唤一声,猫腰去瞧她的表情。

 

过了会儿,张怡宁收腿盘起坐在床边,一手撑在膝盖处,扭头对上那双好奇的眼,静静地说,“我不想去。”

 

“姐,那个人不就是电视上那个吗,就是你作为榜样的那个励志总裁嘛?”郭跃学着她,盘腿坐着,偏头又问。那你怎么会在念叨这么多年的美好愿望一夕达成的关键时候反水儿呢?后半句某孩子也很有自知之明地咽下了肚。

 

“我给你讲讲我那天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啊……”张怡宁一拧身体,潇洒地转过来,被套随即被拧出朵花儿来。

 

……

 

 

当郭跃听了某人夸大其词版本的‘怀才不遇’的面试经历,点头并点评了一句。“……哦,懂了!就是你偶像识人不明呗!”

 

截止到现在,张怡宁都没认出彼时她自以为的人事部长就是她崇敬的偶像本人,所以在她的耳濡目染下,小郭跃在心里默默将那广告和名片上代表的人划定为一位糊涂老板。

 

难得地,郭跃依情依理站在了她老姐这边,绞尽脑汁想办法怎么帮老姐躲过这样不辨是非的糊涂老板和糊涂公司。

 

“姐,你先吃,吃完咱们再想办法~”善良的吃货宝宝还记得她老姐从头一天午后开始饿肚子这一头等大事,积极把餐盘递过来。

 

张怡宁本是感动到说不出话来。谁知一口包子咬下去,听那家伙自言自语才算明了真相——

 

郭跃低头咕哝一句,“咱一会儿又该吃午饭了……”她还等着她那煮得一手好面的老姐带她脱离泡面苦海呢!

 

“……!”如果不是心疼包子,张怡宁真想随手抓一个丢她脸上。不过向来以‘美味为大’的她还是忍住了。细细咀嚼着美味,感觉头脑清明了不少,放下餐盘坐回原处时瞪圆眼睛望着郭跃,无声发问,所以你不是关心我上不上班是关心你的午饭?!

 

郭跃虽然不知道她想些啥,但是对上那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只好讪笑。在老姐收回那个她快要招架不住的眼神之前,扑腾下地收拾了餐盘溜了出去。

 

洗碗的时候还念念有词:嗯,老姐需要静静……

 

在‘哒哒哒’欢快的脚步声散去后,歪坐在床边沉思的张怡宁又倒回床上。

 

对着天花板,母上大人恨铁不成钢的无奈神情恍然映于眼前……

而闭上眼睛,她亲娘苦口婆心的劝导又横跨时光隧道从前一天下午倒灌入耳……

 

为什么才一天的功夫,原本理直气壮宁死不从的职场小菜鸟对于这份‘从天而降的惊喜’工作,态度从不容争辩的“我不要去”跌落成唯唯诺诺的“我不想去”呢?

 

这还要‘得益于’她老妈。

 

昨天,也就是周二中午,某个出门吃个饭都能被又大又沉的金馅饼砸到的人并没有惊喜万分手舞足蹈之类的,反而打定主意要把这块硬疙瘩丢出去。

 

她的态度一定强硬到她母亲大人亲切致电问候时分……

 

“宁宁,听说你找到工作了?凌远不是你的理想目标吗,妈妈和爸爸祝贺你得偿所愿,你爸已经联系好了,等周末咱们一大家子出去庆祝。”

 

举着手机的张怡宁,几乎被这一连串笑言砸蒙了!

 

她老妈的功力可远不止于此,又是一通好生嘱咐,“你明天穿正式点,上班了跟上学可不一样,不能任性胡闹听见没有?还有啊,见到同事要有礼貌,主动问好,说不定谁就是你的上司呢!哎,你那些衣服太孩子气,周末妈陪你去买衣服,上班就是大人了,要有个大人的样儿……”

 

……

 

彼时老老实实端坐在卧室书桌前写作业的郭小朋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继续和空间几何斗智斗勇。直到她老姐开门回来,如获大赦的小孩奔出去,才从老姐那里听说了舅妈邀请一大家人庆祝她老姐、她老妹顺利求职的喜事。

 

两个人无不担忧地望向某扇又不知何时悄然闭合的门,一同联想到几日前的场景……

 

场景重现了。张怡宁从挂了电话就闭门不出。

 

一直到今早,就在一大一小俩人围在门口商量着要不要找师傅来开锁时,郭跃下意识把手肘搭在手柄上找个支撑点,然后发现身形一歪,门开了……

 

这是、连锁门的坚定信心都被磨灭了……大小郭无声对望,郭焱嘱咐妹妹赶快喊人起床吃饭,然后按时按点出门上班去了。

 

之后就是郭小朋友喊老姐起床的情形了。

 

·

 

相比于三人组略显拘谨的午饭时光,这边的二人可是酣畅地大快朵颐了一番。

 

小跃跃眼含热泪地细细品味着最后一口汤,放下碗,感激涕零地望着她表情僵硬的老姐,诚心诚意地道一句,“姐,等我长大了,给你们煮方便面吃!”。

 

张怡宁淡淡瞥她一眼,波澜不惊地放下水杯,“那是什么时候?”我还能有那盼头吗?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很机智的郭跃急忙把自己从自己挖的坑里拽出来。

 

“……呸!”张怡宁举起水杯含了一口就要喷她,郭跃撒腿就跑。

 

到了晚上,守在门边的郭跃第一时间向进家门的老姐作出汇报,证明她宁姐今天的异常程度明显弱化。姐妹俩讨论来讨论去,得出了很不厚道的结论——等她被投入职场,被上级敲打敲打就好了。

 

幸好张怡宁不知道,她到现在嗓子眼里还难受呢。被呛到的滋味儿真不好受啊!郭跃你个破孩子!

 

张怡宁在又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认命了,虽说那个人事部长难相处,但是也不能一竿子打死一楼人不是,她的偶像不是还在呢么?凌远的业绩圈内圈外广受好评,她能加入到一个新兴且蓬勃发展的企业确实是很欣慰的事了。

 

那就这样吧。张怡宁很认命地在床上翻滚了几圈下地,趿着拖鞋去开门。

 

推开门,一缕饭香飘入鼻息。嗯,人生还是美好的。

 

都市的夜晚,喧嚣散去,人们却习惯于带着心情入梦。即将入职的小菜鸟淡淡然般睡得很香,不过前几夜怀揣好奇窃喜的王总却不得不为明日提心。

 

没有经过正规人事部面试审核程序、被她一句话就敲定进公司的人,史无前例的只有张怡宁一个。对人事部怎么交代,对公司制度怎么交代,对董事会怎么交代,对公司上下近千号人……不用说那么多,就说她那位严谨刻板的李大部长这关,就很难过。

 

好一阵辗转反侧之后,许是折腾累了加之积累的劳累,王楠总算是乘着浓浓夜色、迷迷糊糊地闭了眼睛。

 

明日忧来明日忧……明天再说吧。

 

2017-09-19
评论-12 热度-16

评论(12)

热度(16)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