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四 下

·

 

第二天,天色大好。

 

伴着北方城市一大早特有的清凉空气,王楠‘照看’着某位大小姐,从下车到搭电梯。

 

电梯门关的刹那,随着肩膀上骤然承受的重量,心也好似落了地。这日子可算是要到头了……王楠很不厚道地默念着,一边抬手轻揉额头。也不知是昨晚缺觉了,或是近墨者黑。一大早连着她都没精神。

 

电梯停的刹那,对楼层面板一眼未看的王总扶着那位睡到昏头昏脑的大小姐就要走。

 

结果才迈出一步,就听到一个冷淡的女声,“小欣,给我抱台电脑,送到王总办公室。”

 

王楠愕然间抬头,对上的就是直立在电梯前,一手按在电梯开关上一手抄兜的李菊。

 

王楠眨眨眼整理思路,打量电梯外的摆设布置,偏头对上楼层面板上的‘26’无语扶额。“你……”正要迟疑着开口。

 

“快点儿,八点半之前。”李菊侧身高声嘱咐一句,说完就踏入电梯,紧邻按钮面板,背靠侧面。

 

你还真是讹上我了……注视着她的举动,王楠在心底嘀咕。

 

门悄然关闭,李菊淡淡一笑,“今天出门匆忙,忘记带办公室钥匙。王总不介意我蹭地方办公吧。”

 

我介意……!如果不是有小辫子捏在她手上,王楠真要喊出这句话,顺便再挤出一脸笑容‘恭请’这位冷面女王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李菊对上她忽然冷下的面色,嘴角含笑,心情甚好地抬手,全凭感觉按下了面板最高处的两个按钮。

 

可能是感知到来自某人的怨念。李菊也算是大发善心,主动揽下了送某位‘神像’去办公室的职责。

 

等她回来时,不出所料地看到紧闭的电梯门。更甚至,还有屏幕面板上显示的已经下到一楼的电梯。

 

故意的。李菊转身走向应急通道,走步梯上楼,淡淡地吐槽一句。

 

一层楼不长不短,想想某人接下来可能的恶作剧也足够了。

 

当李菊走到门口,很诧异地,看到玻璃门大开。“这是空城计么?”双手抄兜淡笑着的人走进来。

 

“菊子,你非得把咱俩说成对立关系吗?”站在饮水机前的人接了一杯温水,转身正对来人微微一笑,率先走向沙发,“坐啊,要不要开空调?”

 

温情牌。李菊很淡然地接下了她的来招,跟着走上前坐下,“不用,得王总不弃,已经很好了。”

 

王楠扯扯嘴角,分明从她话里收到深深的指责和嘲讽,“那您老人家随意,我也忙了。”这样的场面多说无益,还是避避吧。王楠坐回转椅,随手摊开一文件夹,又趁着李菊低头拿水杯的功夫,从抽屉里抽出张白纸铺在上面,转开钢笔,端正坐姿,看似很认真地批阅着什么。

 

嗯,看似。

 

李菊很平静地一口接一口饮水打发时间,实则是向王楠施压。她这么大个人在眼前晃,她可不信王楠能有那么高的定力视而不见。说白了,她就是来讨说法的。

 

王楠当众责令大堂经理找人的三日之期已到,她李菊可没忘。

 

杨影趴在桌子上又犯了一会儿迷糊。刚才朦胧间,好像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一缕阳光倾情洒在身上,浅眠的人很是抒怀地翘了翘嘴角。

 

这一觉非常充实。只是不小心晃动了鼠标,睡眠的电脑悄然醒来,而聊天工具欢快地传出了新消息通知声音,这一声响,促使杨影悠然转醒。抬头,对上屏幕上的时间撇一撇嘴。才八点二十嘛。舒展身体的同时想到昨晚收拾包裹的可怜情形……为自己竟然结交了如此绝情的俩好友而深深不值……

 

无声叹息后,她的注意才从今天不得不流转投奔李菊转到今天是周四本身上面!所以刚才听到的两个声音也不是做梦咯?在、电梯里?杨影顿悟,“哦”一声后直奔电梯。

 

电梯从十几层嗖嗖往上窜,在杨影伸个懒腰的片刻就应召而来。

 

杨影利用光洁的电梯门意欲敞开的分秒,整理下仪容仪表。再一抬头,对上一个眼熟的面孔。

 

“嗨。”杨影在想起眼前的人就是在两天前在饭店见过的小姑娘,很是时候地把那句险些出口的“好巧”咽了回去。

 

“您好。”张怡宁扬起很官方的微笑。

 

杨影挑起一边眉毛,按下关门的按钮。这个微笑让她蓦然想起一个人……

 

由衷地感慨一句:她俩还真是合拍。

 

当一缕微光从电梯门缝隙间钻入,杨影收了感慨先踏出门。想起什么又回头,“你怎么来这儿了?”说着扬起下巴,对着张怡宁身后电梯屏幕面板上的数字‘28’。

 

张怡宁恍然地点点头,又摸摸后脑勺,神情有些拘束,“是唐经理……”

 

“哦,懂了!”杨影迫不及待地打断她,很好心地拍拍那瘦削的肩膀,示意她一起。

 

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杨影对张怡宁说一声“加油……进吧。”

 

张怡宁示意她先进,然后隔了半分钟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才跟着进去。

 

虽然门开着,还是恰如其分地屈指敲敲门。

 

“进。”说话的是自进门后就察觉到气氛诡异一直期待着某小孩进门的杨影。

 

张怡宁领命进门来,又下意识地攥紧两边书包带。那微低着头,又很好奇地向四周张望的小眼神,直接逗笑了来看热闹,哦不,是维护和平的某人。

 

一向习惯了不着调好友的两个人对杨影这样不计形象的傻笑视若无睹,李菊瞥来人一眼,对她第一印象很无波澜,而在扭头去看办公桌后那人时,不禁揪起了眉头。

 

王楠单手托着下巴,望向某人,笑得嫣然,“来了?”

 

能让王总裁心情瞬间爆好的理由就是这孩子太有意思了。王楠打量这一身孩子气的张怡宁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连头顶那自由生长的一撮毛都服从大众的严谨模样,强忍着不笑维护形象。

 

毕竟是初见嘛!第一印象很重要的。王楠很贴心地站在傻小孩的角度如是思索。

 

就在张怡宁略一鞠躬,要规规矩矩道一声“老板您好”的时候,听对面人一句话大跌眼镜。

 

王楠摩挲着下巴仔细打量她,不假思索地道一句,“瘦了。”

 

“咳!”杨影很适时地站出来圆场,“那个、小张,这位就是咱老大王总。这位是人事的李部。我你就不用管了,闲人一个,叫我小姐姐就好~”杨影带着哄骗无知孩童的狡诈笑容如此说道。

 

“……您好,王总好,李部好。”张怡宁半点当都没上,还是恭恭敬敬地依次问了好。

 

在不出意外地看到杨影垮下脸的片刻,李菊将视线移到了来人身上。这次心平气和下看着她,大致得出了一个这是一个老实规矩的新人的客观结论。

 

“我说两位,请回吧?”王楠依次打量她们三人,突如其来下了逐客令。

 

这时又响起一道敲门声,除了某个拘谨的小孩之外三人一并看去,是李菊的秘书小欣。

 

“放着吧。辛苦了。”李菊招呼她进来,旁若无人地指示着、

 

杨影幸灾乐祸地偷瞄某个大力拧上钢笔合起文件夹的人。

 

气氛不对……!小欣对另外两位惹不起的上级点头示意下,又深表同情地瞥一眼张怡宁,急匆匆撤离。

 

“……请问……我做什么?”张怡宁只感觉自身边掀起一阵凉风,打个冷战鼓足勇气问道。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在场三人哪位是自己上级,只好环视着三人。

 

这三个人怎么说呢,感觉怪怪的……同样是逆光的角度,张怡宁从自己的站位直视办公桌后面衣着严谨的女人,竟然莫名有种熟悉感,不止那张几近熟悉的脸,好像这个环境这个感觉也似曾相识……大概是梦里见过吧?或者是前世?张怡宁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又吓了个激灵。

 

而再看另外两个人,也有说不出来的怪异,那位李部长,听介绍再看刚才那个秘书的反应,应该就是当天面试自己的人,可是看衣着气质,不像啊……这分明是个一本正经的人……张怡宁对着李菊系得一丝不苟的西装领口茫然地眨巴两下眼。

 

“噗……”杨影真是绷不住了,直接笑喷。这孩子太有意思了,进公司第一天就敢和这位职场上六亲不认的李部长大眼瞪小眼,这孩子……嗯,有骨气有魄力。

 

“嗯!”王楠清清嗓子找回存在感。“小张同学,你什么专业的?理想工作是什么?”

 

“……”张怡宁挠挠头转身,站得笔直,认真思索了片刻。“王总,我是学金融专业的。”

 

李菊抱臂翘起二郎腿,转身盯着王楠,等她后文。如果她敢说出类似“那你去财务部报到”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就立刻敲份辞职报告给她。

 

“……那你喜欢什么工作?”王楠自然是感觉到身旁的注视和压力的,自我放松地按着两边太阳穴。

 

“我喜欢……我不喜欢工作。”突然有种看破尘世的明然,张怡宁‘破罐子破摔’地吐露了实情,“您也知道,前些年金融热,我妈就联合七大姑八大姨劝服我报这个专业。中国国情不就这样嘛。父母之命……”小孩摇晃着脑袋,神情颇为无奈,

 

杨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眼神颇有点喜出望外的意思。

 

别说望着傻小孩眼里迸发惊喜的王楠,就连平淡如常的李菊,都受触动地跳了下眉毛。

 

“所以你不喜欢这个专业咯?”王楠神情不免放松起来。只要张怡宁松口,她就能另外安排个好工作给她,把她的资源介绍给这孩子,也算作折腾人家的补偿了吧……只是可惜了……这么有意思的人没能留下。

 

“谈不上喜不喜欢。喜欢应该是凭心想去接近的,不过对它显然不是这样。”张怡宁耸肩,淡定地实话实说。

 

“那你喜欢什么?我帮你联系个你喜欢的工作。”王楠放下手,仰靠在椅背上。

 

杨影注意到李菊的神情这才放松了些。她也跟着舒口气。

 

“不用了吧,太麻烦了……”张怡宁后知后觉听出了人家老板的言外之意,“很荣幸被贵公司看中,您各位也不用为我伤神,我相信总能找到机会的。”

 

“不麻烦,你说吧。我让你来了,总要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王楠敛了笑,正色望向她,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一旁的两人难免诧异。

 

张怡宁琢磨了又琢磨,还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随口一说,“……我没啥大理想,其实小的时候是喜欢汽车的,爱好么,就是收集车模,还有一个开车环游世界的梦想。嘻嘻嘻,小时候瞎想的,有点不切实际。”张怡宁腼腆地挠挠头,爽快地笑言。

 

王楠凝眸思索了片刻,复又豁然开朗一挑眉,“那你就留下吧,做我的生活助理怎么样?”

 

啥意思?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望过来。

 

“你不是喜欢车吗,留下来至少有辆入门级宝马给你开,我还会偶尔参加个什么新车型展览还包含什么试驾活动的。”王楠很认真地回忆着。

 

听上去、好像这回是天上掉肉馅了?!张怡宁偷偷掐一下自己手心,感觉到疼眨眨眼继续听她说。

 

“如果你有合适的工作,想走随时都可以。额也不能随时,提前一天告诉我就行。OK?”王楠站起来,手搭在桌沿,直视她。

 

“……”张怡宁挠头,理一理思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诸多变幻呢?很有一种坐云霄飞车的刺激感。

 

“你可以回去想想,想清楚告诉我就行。我的名片你还有吧?”

 

“额……您要不后悔,我都可以的。现在签就成!”张怡宁往前两步,边说边就着手长优势摸索双肩包的侧面布兜。

 

“签什么?”王楠俯身,修长的手撑在桌面上。这样刻板地把衬衣衣扣扣到最上面实在不适合她,现在这个姿势,脖子反倒舒服不少。

 

“额、不签劳动合同么?”张怡宁一手攥着笔,一手忍不住扶扶鼻梁。

 

“你是为我劳动,被我个人聘用的,和国家和《劳动法》没关系。”王楠瞥一眼某个坐在一旁淡色如常的家伙,一板一眼道,看着某个小孩眉间鼓起的山丘,补充说明道,“不过我不会压迫你的,咱们是平等关系。你以后也不用叫我王总,我就叫你小张同学可以吧?”

 

……这、这、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老板么?不是都说资产阶级压迫人的么?张怡宁心里的欣喜激荡不平。

 

“你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吧,下周来上班就行。”王楠坐回转椅,顺势歇歇肩膀和手臂。

 

确实需要捋一捋。张怡宁点头,“……那老板。李部。额……再见。”依次道别之后,张怡宁倒到门边,转身拔腿跑出去。

 

“王总和老板有区别么,真的是……”王楠仰头喃喃自语。

 

“……叫你老板就不错了!也比语气词强吧?!”杨影站起来,去给自己倒了杯水熄火。

 

“那我就先走了 ,你们忙。”李菊淡定地站起来。

 

正事忙完了,神情放松下来,王楠变回平常的自己,摩挲着下巴打趣好友,“李部不是没带钥匙么?这是要早退?”

 

“不打扰你们了,去小欣办公室。”

 

你早怎么不去!王楠在心里忿忿道。

 

“午饭叫我。”李菊走到门口时说,“不叫也成,下午再见。”

 

“……!”

 

“……!”

 

这是赤裸裸地被威胁了?杨影又接了一杯水平息怒火。

 

“不用理她,咱俩下午出去high?”王楠靠在转椅里转了半圈又转回来,挑眉问杨影。

 

“去哪儿?”杨影迫不及待放下了水杯,凑近了问。

 

“今天周四啊。”王楠比了一个手持高尔夫球杆击球的动作。

 

“你约会带我干嘛?”杨影了然,王楠每周四要去赴约,说是参加商业活动,其实就是被‘诱拐’!身为好友,杨影想了想又很负责任很不放心地问,“你真看上瞰世的那小子啦?”不给王楠辩驳的机会,杨影转身,靠着办公桌,扳着手指头一条条数着,“那个徐……就那家伙吧,看着还不错,你俩年龄挺合适,身份很配,那家伙也喜欢旅游是吧?嗯,那共同话题也很多……”

 

王楠只觉得头更疼了,闭目养神全然不理某人唠唠叨叨。

 

“而且……!”杨影猛地转回身,一拍桌子,吓得王楠睁开眼睛,隐隐地怒视着她。

 

杨影对此全不在意,继续忠言逆耳,“我替你俩算过,天秤和双子很配的!风象星座,惺惺相惜……”

 

“我看你适合出去吹吹风!”王楠站起身,拉起好友胳膊往外走,关门的时候,还听她摞下一句,“诶,下午你带我去吧,我帮您参谋参谋,好长时间不见看他对你还上不上心……诶,楠楠……”

 

“在公司叫王总!”王楠反驳着,也走到饮水机那接杯水压火。

 

“嘿你这是区别对待哦!菊子赖在你这你怎么不敢把她撵出来,还有,那个小孩你怎么就特批她不叫你王总的?合着在你心里我是最后一个啊!我不同意哈,你、俩、的婚、事我作为女方家人不同意啊!”

 

喝水也没用,太阳穴突突的跳。王楠丢了纸杯瞥一眼挂钟,随手解了衬衣最上端的扣子,又脱了西装外套搭在身上,猫回转椅里小憩片刻。

 

半年不见,杨影胡搅蛮缠的功力又大幅提高了……不攒足精力根本对抗不了……

2017-09-19
评论-71 热度-18

评论(71)

热度(18)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