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五

上文之前请允许我唠叨两句……鉴于本人挖坑太多,而且去年开的文都有些陈年旧疾需要修改……某夜对着电脑突然怅然,极有可能这就是最后一系列的文了(不是最后一章吖)……不管是不是且行且珍惜吧。

鉴于此,本我细致地想了下,文章进度还是放慢些吧,文中的两位,初始人设为从陌生人,不像之前的什么师姐妹发小儿,恨不得从出生开始就相熟了……然后关系好到不分你我那种

这两位既然是从0开始的,还是需要适应熟悉的过程~48?

——说好的正文↓

 

五、上任

 

如果说,同一天、有两个人在同样的情景下纯属偶然地遇见了又遇见……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杨小姐表示很惊喜。

 

自从电梯门打开、从她踏上电梯时,就保持着倚着扶手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对面一身孩子气的年轻女孩子。可能是她太过惊喜,竟然都忘了按照以往大咧咧的性格随口问出疑惑,“你怎么又来了?”

 

某个小菜鸟窝在电梯对面的角落里,藏在背后的双手交叉,手指局促地绞动着,甚至连呼吸声都放轻了。被这么盯着着实在是不好受,感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可是她也没法改善这个难熬的局面啊,谁让人家是领导呢……虽然小张同学对于眼前这个有过几面之缘的人不甚了解,甚至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不过就凭着人家能在总裁办公室自由出入,能和总裁大人谈笑风生……这样的人必然是‘大隐隐于世’的高人,张怡宁不用想也能猜到。

 

电梯稳稳地停下,听到柔和地一声‘叮’,张怡宁无声地长舒一口气。幸好只有一层楼,幸好熬出来了。

 

杨影狐疑地盯着她,见她疑惑着望过来扬起下巴示意她先。小菜鸟感激涕零地颔首笑笑,带着逃出生天的欢喜奔向光明。

 

对人家小朋友这样的反应,杨影大感疑惑,转身对着关闭的电梯门郑重地检查仪容仪表,确定并没有不妥之后疑惑更胜。

 

这时候张怡宁早已按着走过的路直奔总裁办公室,而在杨影转身要迈步时,前一眼看着张怡宁一腿迈进了办公室的门,后一眼又瞧着像是光阴回转似的那人收了步子退了出来。

 

神马情况?杨大小姐瞭一眼那个局促着挠头的小朋友,很快凑上去,“怎么不进去?”杨影上上下下打量她,怎么看她怎么觉得眼前这小鬼身上充满了一种……让人忍俊不禁的魔力。

 

张怡宁停了捣乱的手,无辜地摸摸后脑勺,“老板不在。”

 

嗯?“不在?不会吧。”她可是按照约定时间来的,再者说,吃了饭明明她们仨一块回来的,王楠还嚷嚷着要回来补眠的,大中午能溜到哪去?杨影满心疑惑,踮起脚略过瘦高的身影向里张望。

 

按理说,门开着人也该在吧?王楠可不像是能一走了之这么不拘一格的人。杨影伸长脖子张望着同时移到玻璃门口,“嗯……!”清清嗓子静待回音。

 

“进。”传到张怡宁耳畔的声音有些缥缈的距离感,不过经辨认确定是她未来领导的声音没错。对于下一秒转过来的那张表情丰富的脸,张怡宁唯有讪笑着报以对视。

 

“干嘛呢?堵在门口。”听到有人来半天又没了动静,王楠拢着头发边从休息室出来,隔空凝视着两位来人,与杨影的对视很平静,转移视线之后眉梢反倒挑了下,“你怎么来了?”

 

杨影耸肩,自顾自地走向沙发,屈身落座、舒舒服服地窝进去。“我也不造。”

 

对于某人招牌式的颠三倒四,王楠作为当事人的老友,默然表示已经习惯很久了。直接略过那个不着调的,歪头含笑着倚在办公桌边,眺望门口的‘小石雕’,环抱双臂,双腿交叉,调笑着揶揄道,“小朋友,你家长同意了?”

 

“……”张怡宁呆愣地站在原地,不声不响,仿佛置身于一种幻象里,迷迷糊糊间不知今夕何夕。定睛瞧着那个人,在内心敲下疑惑——眼前这个一身运动风的邻家姐姐……为什么和自己那位形象气质完全不搭边的老板长了一样的脸呢?笑容更是百分百得像。

 

“噗。”遥望着一张呆掉的脸,王楠先崩不住笑开了。这小孩的世界好难理解……

 

“傻站着干嘛?助理又不等于门神。”

歪坐在沙发上的杨大小姐眼瞧着某位慈爱老板贴心地去门口拉过全然傻掉的小助理,一前一后地走回来……NO,鉴于此温馨的画面,她要把之前的定位全否了,这分明是知心姐姐领着个迷路的小朋友。

 

张怡宁莫名其妙地被拉走,不明所以地被按着肩膀坐下,茫然间抬头,正对上眼前抱臂笑眼俯视自己的人,这才搞明白状况。

 

“……老板好”,张怡宁方才仔细将记忆中深刻的笑颜放映出来和眼前的脸庞作对比,得出了两道身影的脸型五官甚至笑容的弧度都丝毫不差这一骇人结论。而她再度上下打量一周这位做出洋溢着青春气息打扮的人,壮着胆子站起身向领导道一声迟到了几分钟的问候。但愿老板大人有大量不会难为她孤陋寡闻。

 

“不是说了换个称呼嘛?”善良的老板又去接了杯温白开递来。红白搭配的运动套装衬着她白皙的肤色,而当点缀有黑边的亮白色贝壳鞋轻轻踏在锃亮的地砖上,整个人、自上而下,青春洋溢、更似超凡脱俗。回神而来的张怡宁双手接过,礼貌地颔首,“谢谢……”

 

王楠收回手臂,倒吸了口气,在小朋友拘谨的动作下她分明看到了横在俩人沟通之路上的那道明晃晃的单名为‘代’的沟。三岁一代沟这莫非是道咒语么?在小朋友安安静静捧着纸杯喝水的时候,她稍有郁闷地抱臂斜站着琢磨了又琢磨,而等那纸杯轻轻悄悄落在理石茶几面上,潇洒地转身走回休息室,轻飘飘撂下一句,“限你在正式上班之前,想个好点儿的称呼给我。”我还就不信了,两个年龄加起来将近半百的人连道三岁的坎儿都跨不过去?

 

“嗯?”端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张怡宁,表现出自然而然地不明就里。而当她在那抹凌厉如风的背影里找不到答案时,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坐在对面的默默看了好久‘专场独播生活剧’的人。

 

杨影比张怡宁还主动,在王楠转身时就蹭着长沙发瞬移过来,挑眉道,“小朋友,你什么星座的?”

 

张怡宁一回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脸,正对那双好奇的眼和探究的表情,守下意识地抚抚受惊的小心脏,反射弧都拉长了几条街的长度。“……啊?”

 

“你是摩羯?”杨影半诧异半认定。

 

摩羯?张怡宁连连摆手,“……不不。我是十月的生日,天秤的。”

 

“嚯~!”杨影坐直了身子,一脸难以置信加惊喜,迅速地上下打量她好几圈。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很好很好。”杨影面带微笑,心内却是波澜起伏。她还当这小孩是内心戏爆棚表面呆萌的摩羯呢,原来想错了……王总的星座谁敢拿来调侃,开玩笑!谁说她们姐妹情深似海扯都扯不开,可是在公司人家是上级呀,工资奖金年底分红什么的没到手之前还得看好人家老板心情不是?再说……上午说了那一堆谏言中午就被赏了好几个白眼,晚饭她还想好好吃呢!眨眨眼,瞅瞅眼前这位,闹不好发展发展以后也是位腹黑的主……还是离远点吧。杨影默默靠后,拉开距离。

 

恢复机灵的小张同学眼珠转了转,联想眼前这人说话前后天差地别的反应,忽然了然地“哦”了一声,“听说王总也是天秤……”

 

“哪儿听说来的?”杨影的八卦之心砰砰直跳,蹭地凑过来,斜靠着扶手,满是期待地瞧着她。

 

“额、百度百科。”张怡宁猜这个回答不会让听众满意的。

 

“……”杨影摊开手,不耐地敲着扶手。一脸无奈地与她对视,想到什么,暗下去的眸子又亮了亮,“你生日十月多少的?”

 

张怡宁摊开一只手掌举起来,无声回答了她。

 

“哦~”杨影挑眉坏笑,“你比她大诶!”

 

“啊?”怎么会,百度上不是说王总毕业都三年了么……?

 

“零头上。”杨影摩挲着下巴,从戏弄小孩的过程中稍稍平衡了些刚才几经波澜的心情。

 

“……”张怡宁抿唇笑了笑,自觉地扳回身体坐端正。

 

杨影渐渐收了笑,端起茶几上上午那半杯水,抿了口。

 

“想好了吗?”王楠再出来时,不同与刚才随意一拢,长发被梳成了高马尾,缓缓走近,青春气息更胜。

 

“……”张怡宁与她对视着站起来,一阵点头,“叫您楠总成么?”。

 

“楠总?”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名字后面加个称谓……简直是说不出的奇特。王楠打量着眼前一声不吭直点头的人,仰着下巴蹙着眉,做思索状。真亏这孩子想得出来。“行吧。”

 

“诶!”张怡宁眉开眼笑,麻利地收了桌上的几个纸杯扔到一旁纸篓里。

 

小孩挺有眼力见儿。另外两个人互相对视着,默然表露的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王楠坐到杨影旁边,眼神示意张怡宁也坐。

 

张怡宁没懂这句话是说她为什么今天来还是为什么这时候来,索性简要概述下分别后的经过,将问题一股脑儿都答了,“回家饭前先给我妈打电话说了声,他俩也同意了的。”所以就来了。

 

这回换由王楠摩挲着下巴思考,杨影扬着眉看向她。

 

这句话里信息量很大啊。

 

“你独居吗?”杨影向前探了探身子,闪着兴奋光芒的眼睛直直盯着小朋友。

 

“额、不是。和我堂姐妹一起。”张怡宁说完就看到和刚才似曾相识的某人情绪跌落的状况,礼节性地笑了笑。

 

“那你们仨平常谁做饭?”王楠很自然地联想到周二中午见到的‘嘻哈打闹三人组’,好奇心立刻被引到某张姓小朋友的生活方面。

 

“我姐在家我姐做。”

 

哦,言外之意就是她姐有时不在家呗。

 

“那其他时候呢?”王楠补充。

 

“我。”张怡宁微笑着,答得很干脆。

 

杨影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姐上班离得远么,中午回家吗?”王楠回想着当时与她同行人的模样,那个身穿休闲西装的看着稳重得多,应该是她姐没错。

 

“不回。就在这附近,离我家也不远,午饭我做。”张怡宁又笑,很是坦诚地说完,“方便面煮得还可以。”

 

“噗……”一旁憋笑的人肩膀都在欢乐地抖。

 

王楠白一眼某位五谷不分的大小姐,真不懂她是出于什么立场笑出来的。继而正视深受油炸食品毒害的小丫头,又问,“所以这半个暑假你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大多是,不过也偶尔蹭饭或者下馆子。”几句话之内,张怡宁老老实实把家里情况都报出来了。

 

“以后我带你们吃饭吧。”王楠脱口而出就这句,致使在场人前后各自‘啊’了一声。

 

“不用不用。”张怡宁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末了又诚挚地笑笑,“谢谢楠总。”

 

王楠沉吟了会儿,在两道意味不同的视线下,继续说道,“那反正中午也没事,你早点回去就行,多休息会儿,还能避开烈日,省得中暑了。”

 

呦喂喂,王总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杨影狐疑地盯着她。

 

张怡宁感激地笑笑,“那……请问楠总,助理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呀?”张怡宁站起来,对着自己老板茫然地眨巴眼睛。

 

“具体工作啊……很多的,跟着我就对了。”王楠发现自己居然一时词穷了,不过幸好……

 

“噢。”张怡宁双手在身侧自然下垂,贴着休闲裤的裤线,站得规规矩矩。

 

王楠借机打量她穿着——敞怀的黄色格子衬衫内套纯白T恤,搭米白色休闲裤,再配一双白色板鞋。的确是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王楠微笑着点头赞许道,“嗯,这样打扮多好。年轻人干嘛穿得死气沉沉的。”

 

张怡宁咧嘴一笑,她平常确实喜欢这么穿,舒服又松快。上午听老板让自己不用那么客气称呼,她中午吃饭时就琢磨着要不要下午换掉那一套别别扭扭的衬衫和西裤。现在看来,决定没错,而且不免为以后自由着装小小兴奋了一下。

 

王楠瞟一眼光洁墙面上的简约挂钟,微笑,“时间差不多了,咱走吧。”

张怡宁后退一步让路,看到她们同时起身,杨影站到旁边,斜靠着沙发背。

 

王楠走向办公桌,揽过挎包搭在肩上,潇洒地摆头,“走。”

 

杨影率先往外走,而张怡宁在转身前,看到她楠总挑开包外侧拉链,放了个什么东西进去。

 

好像亮闪闪的。

2017-09-26
评论-46 热度-17

评论(46)

热度(17)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