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圆月

 

献上一篇迟到许久的中秋节节日番外,还是看到即是缘系列~

 

——纯属日常瞎闹,禁不起推敲也请勿当真,O(∩_∩)O谢谢

 

华灯初上,街角路灯喑哑、万家灯火阑珊,展现都市夜景的霓虹更是孜孜不倦。

 

夜晚于每个人有不同的色彩,唯一相似之处,在于墨色铅华洗尽白日喧嚣虚浮,还人以各自本色。

就如某一位,白日忙碌在外,总是温和待人,归家时更是,整个人温和且融有爱意,对着家里那位,一言一行浓成化不开的柔情宠溺。

 

“三个数,起来吃饭。”倚在卧室门口的人盯着床上卧姿惬意的那位,再次提高音调。

哪怕是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耐力,那故意板起的面孔下掩藏着的脉脉温情,在柔和温馨的光影下,依旧一展无遗。

 

趴在床上翘腿捧手机看得入迷的人对于背后那道警告意味愈加浓重的目光恍若未闻,继续悠然自得地翻动屏幕。

 

默数之后,王楠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半压在那人精瘦的身板上。

“啊!”张怡宁猝不及防一声大叫。

“你啊啥?”不满地斜睨她一眼。我还没嫌你硬邦邦的硌疼我了呢!

 

(粉楠姐粉得很正直的人有必要出来澄清一下——某人只是本能性的下意识应激反应……

小柒真没有黑谁的意思吖!当然你们想多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说了这么多也是想到了那一层……  郑重声明——只是建立在尊重喜欢之上的玩笑话,看一看就好,如果想多了也请勿当真。)

 

“没~”某人改口相当之快,态度相当之端正。没办法呀,心在曹营不由得她不妥协,哦不对,是王营。

 

“看啥呢这么入迷?是不是屏幕大点儿你能钻进去?”出手捞过手机麻利地爬起来坐到床边,一边出言不满一边偏过头来上下打量她。

“想备件儿礼物。”张怡宁不甘其后,跟着坐起来,扬起一脸真诚的笑。

“备礼物?干啥?”王楠的注意力自然就被吸引过去了。

“下元节礼物,送你的。”张怡宁瞄准时机夺回她的‘珍宝’。

 

不得不说,因她第一句话王楠转移了注意力,接着第二句又松了警惕。

由此,宁兔子取得了家庭历史上阶段性的伟大胜利!

虽然,稍显短暂……

 

“你还知道下元节?”王楠在片刻怔然后又轻而易举夺过战利品。

不就是八月十五嘛!张怡宁撇嘴,倒不仅是因为被她家那谁小看,更为了……

王楠看不得她那皱巴着脸嘟着嘴的哀求的模样,尤其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瞥一眼屏幕止了好奇就把手机塞回人家手里,果然就见着某家伙喜上眉梢笑容灿烂。

“月饼咱家多的是。”王楠很是无语地侧目瞥她。

“你瞧~”张怡宁摇头晃脑,挺胸昂首地举起手机到王楠眼前,戳一下网上超市的搜索框,搜索历史立现。

“表达爱意的月饼?”复述一句话,语调十八弯。读完的人扭头,像是看外星生物一样盯上身边那家伙。

 

“怎么了?”张怡宁被盯得不自然。

“下元节是什么日子?”

“八月十五啊!”张怡宁不解其意,疑惑着答了。

“对呀!不是七夕!”王楠坐起来,临了拍了一下某个傻小孩的后脑勺。“走,吃饭去!”七夕才过了多长时间?这孩子想啥呢?一个亲友团聚的节日,还什么表达爱意……王楠走到门口又催促一道,“快点儿的!”

“哦……”满含欣喜的人受到了爱人的打击,心里不免很受伤,闷闷答应一声,跟出门去。

 

接下来的许多天,王楠没再见着她家小谁着魔似的抱着手机挑一件充满爱意的,额,月饼礼物。她还蛮庆幸这段插曲过去了……

 

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

 

在节日前夕的傍晚,勾肩搭背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出门为长辈挑礼物,欢笑嬉闹着走到超市入口时候,王楠眼瞧着身边那谁弹簧一般飞奔出去,像泥鳅似的穿梭在人群及货架里……

王楠心里顿时涌起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待她穿行到中央过道上摆放有序的月饼礼盒的所在,极幸运难得地就近找寻到一处不错的倚靠后,再举目四望。几乎不费力就定位到那人身上。她就那么远远瞧着那家伙乐此不疲地围绕在琳琅满目的月饼礼盒周围,简直……如鱼得水。

 

终于,在她盯人盯到眼睛酸涩的时候,那张一如既往的笑脸凑到眼前来。

“走,咱回家。”明明没走几步路,多半是靠在这,可是心路好比长征的两万五千里……王楠抬手搭着那瘦削的肩,斜靠在她身上,身心放松地打个哈欠。

得偿所愿的某人乖乖应下了,把购物框藏在身后,之后的结算物品,也‘贴心’地完全承包下来。

 

经历过稍显漫长的排队结算时间后,在卸去喧闹的街边,路灯将两抹依偎着的东倒西歪的身影拉得老长……

 

日子总是禁不起念叨。

 

一大早喧闹起来的门铃好似鼓足了至少能维持一整日的热情。

 

八月十五,说来就来。

 

王楠利索地摘下围裙袖套,暂停了厨房大作战,稳着步子出来,而路过客厅时以那饱含深意的眼神瞥过去,没想到赖在沙发上的某贪吃鬼半点绝无没有,又抱起那捧了一早上的苹果啃了一口!

 

张怡宁一大早就在战斗,和手里那颗将将被焐热的苹果。这个中滋味儿实在是——前路漫漫又不愿放弃。

 

虽说战斗不止,但此刻明显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趴在长沙发上的人腾一下子坐起来向玄关处观望,并庆幸着幸好有高速的咀嚼动作缓解心内的紧张。

 

“楠姐~!”

 

听这一声‘姐’,张怡宁她就放心了,浑不在意音色属谁,咽下一口甜滋滋的果肉又嘭一声安然卧倒。

 

兴冲冲的瓷娃娃对上来人一脸温和宠溺的笑容,直接就着空手张开双臂,扑进心心念念的她楠姐怀里,抱住不撒手。

 

“来得这么早~!”王楠笑得眉眼弯弯的,伸手轻轻在小丫头背后轻抚,并出声招呼着小丫头其后的另一小丫头进门。

 

张怡宁分辨出头一人是谁,也是,那熟悉的大碴子口音和甜如蜜的语调立马助力她在头脑中勾画出一个邻家小姑娘的形象。再听到属于另一个人的声响,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郭跃笑嘻嘻的和王楠问候几句,轻车熟路地关门换鞋,绕到餐桌边放下手里的礼盒,大步走走客厅,在靠近张怡宁的单人沙发上落座,“早啊,宁姐。”

 

“早~”张怡宁听到脚步声就立马弹起来了,此时盘腿坐得端正。笑吟吟地打招呼,并咬下一块苹果。思虑着好友在侧某人还是很注意形象的,只咬了一小口,嘴角漾笑,细嚼慢咽着。

 

没一会儿这俩人话匣子默契般的齐齐大敞,张怡宁咽下果肉,很有当姐的模样,一阵嘘寒问暖,“吃饭没?今儿冷不?”

 

前两天一场秋雨后,温度骤降,人生堪比朝夕间回到解放前。诸多懒虫们大呼准备‘冬眠’,恨不得不出被窝不出门。

 

两个人一对视,立刻从彼此熠熠目光里找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觉。郭跃附和着点头表示理解,不忘回答:“吃了。还行。今天出太阳了没那么冷。”想了想又恰时补充,“天气预报说今天晴,不耽误咱晚上聚会赏月。”

 

看这俩人聊得正欢,王楠拉着福原爱过厅不入直接进书房去了。

 

“嗯。”张怡宁目光凝在那道背影上直到被房门无情地阻隔开来,这边随口答应着,和往常一比,稍显漫不经心。

 

不过郭跃没在意,一来她不能挑她宁姐毛病不是?二来……她听着那一路欢声笑语,也忍不住回头去瞧。

 

“……诶?跃跃你刚说……晚上赏月?咱还、一起?!”话音未落,不用对面那人说,张怡宁都自觉自己面部僵硬了。这大过节的,不是应该互送完礼物道完问候就撤的么?!约好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呢!

 

“嗯啊。”郭跃毫不见外向前凑、伸手抓了把松子,捏一颗到嘴边,用门牙轻轻一磕分开坚硬的外壳,再以舌尖挑了果实出来,满足地品尝这浓厚醇香,另外随口答着。

 

此一言在张怡宁耳畔如响雷一般炸开,而后经过郭跃恰时补充,她更是恍然听到如意算盘碎成渣的声音。

 

郭跃暂停了品尝美味,再补充:“还是楠姐说的。”

眼见着张怡宁表情依旧怪怪的,还忍不住开始热情观众的‘老本行’,“咋,宁姐你不知道?不是楠姐在咱群里说的吗……就咱那微信大群。你没看着?”郭跃凑过来拿手肘碰一下她,再接再厉,“是不是你俩吵架了?”见张怡宁没啥回应,小郭同志潇洒地把松子撒回干果盒,伸出双手对她做扼喉状,“你欺负她啦?”

 

本来郭女侠就打算小惩大诫示意一下算了的,毕竟她也知道,实况——她俩要论气势强弱,她宁姐是决计讨不到便宜的,除非……

 

“干啥呢!”王楠和小姑娘唏嘘一番后,才想起自己收拾到一半的厨房,推着小姑娘退出门来。结果第一眼就看到让她下意识感到不安、甚至恐慌的一幕。虽然知道小跃跃是无心玩闹,但出口的话还免不了冻成腊月冰霜。

 

郭跃触电一般缩回手,紧张地缩缩脖子、望过去。

 

“你干啥呢。”福原爱跑过来,挨着她坐下。一来是来拯救尴尬局面,二来、她楠姐那太冷……

 

“额、嘿嘿。”郭跃讪笑着,还在琢磨要怎么解释。

 

张怡宁偏头,对上门边那人意味不明的目光眼前一亮,起身大步迎上去。这一举动,无意化开了某人周遭的冰冻。

 

“咱俩谈谈。”走到人跟前,不由分说就往卧室里领。

 

“谈吧。”王楠关了门,倚在门后,凝视她,一脸正色,“你到底别扭啥呢?”

 

“……”这气场还谈嘛啊谈?分明是让人无话可说的节奏啊!张怡宁轻轻抽回相握的手,后退到墙边,寻着倚靠这才清清嗓子组织语言,“咱不是说好……今天回妈家的么。”

 

“对啊。”王楠还在思索,这小孩为这当初一拍即合的事儿有啥可纠结的。

 

“那你怎么约一堆灯……人等来咱家啊?看郭小跃那架势是要守到月亮爬上来。”

 

“她反正有伴儿,守就守呗。”王楠一耸肩,轻轻松松地表示这不是问题,“咱也好不容易聚一回,今天又大过节的,中午吃了饭咱就回啊,大家又不是外人,都能理解的。”王楠三言两句就化解了所有不可能。

 

一时,张怡宁只顾怔怔望着她。

 

“还有。跃跃小爱她们家不在这儿。每逢佳节倍思亲,你、拿出个当姐姐的样子来。”王楠前移几步,移到她身前,挑起她下巴,对着那双映着自己倒影的眸子开始温言蛊惑。

 

“哦……”听到那人一声轻笑才知道自己又着了魔。张怡宁在心里对自己默念N遍鄙视之词。

 

“走吧。”王楠退后一步,抬手轻刮小朋友的鼻梁,了却心事后步履轻松地出门去。张小朋友在无声叹息后,跟了出去。

 

心情大好的人直奔厨房战场,完全略掉了客厅里还有俩人。

 

福原同学初始听到门响和脚步声还害羞了少许,躲开了一颗喂到自己嘴边的松子。不过目送她楠姐步伐轻快直奔厨房后,恢复了之前食来张口的状态。

 

自然地,这和谐的一幕,完全被走在后面的、心情还没完全明朗的人看在眼里。

 

张怡宁石化了足足有二会合喂松子的时段,之后飞奔着逃向厨房,“楠楠,我们一起吧!”嗯,说得倒是义正言辞。

 

王楠把橡胶手套递过去,对她舒心一笑。她还当她家小孩心里的小纠结完全散了呢。

 

……

 

日头高悬时,她们家客厅里已经充满了生气。

 

几个年纪小的自觉搭了‘吃货团’,松子即将见底,郭跃福原爱换了花生下手……丁宁刘诗雯‘瓜分’着薯条薯片……李楠扯仨挂俩,搭了她的老搭档郭焱谈天说地,还不忘从左邻右舍那‘打劫’吃食……晓霞切了水果摆盘递过来,可实际上从沙发一头传到张怡宁眼前就只剩比镜面还亮的盘子……

 

张怡宁大半心思不在这上面,收到空盘子也不在意,只全程旁观。手里还攥着那半个苹果,瞥一眼书房紧闭的门,低头咬一口,脆生生嚼几下吞下肚……当果盘几次传过来之后,淡定地端盘送回厨房刷干净,回程时还……顺道?或者多挪几步,蹭到书房边上,伸长脖子探听门里那几道笑言的内容。

 

现在她家可不止外头那一堆贪吃鬼,还有几位王楠的座上宾呢!张怡宁靠在门边作沉思状。想想刚才从进门伊始那三位故友重逢的温馨场面,啧啧……不管了,让她陪她红姐菊姐去好了!大步流星走回客厅喧闹处的某人满心萦绕着‘君生我未生&恨不生同时’的悲愤。

 

一上午欢声笑语纷纷攘攘……

 

张怡宁总算不负自己所望怀揣着极其复杂的感情消灭了那只都快相处出感情的苹果。

 

晃到厨房房门时恰好啃下最后一口果肉,大手一挥,“交给我了,你们撤吧。”

 

吃货团刚刚决议——鉴于这一堆人的厨艺半斤八两,午饭就由大家各自提供一道拿手好菜。

 

为了照顾‘弱势群体’,郭跃和小爱被分配焖米饭,丁宁拌沙拉,张怡宁搞定凉菜,其余人各一道热菜。

 

“呐。”李楠从消毒柜里取了盘子递给李晓霞装盘,还要回头调侃她,“要是把房子点了不用管我们,拉着你家那谁跑就行了。”

 

“……!”张怡宁被她一句话气的发笑,感动之余却忘了这家伙从来都不是会专程安慰人的人。

 

下一秒李楠就‘本色上演’:“反正我们离门口近。”

 

说完这话,一个坏笑着的一个偷笑着的俩人各端了自己一盘菜绕过她身边出门去。

 

“……”张怡宁默默吐槽着这人真是开天辟地以来最不厚道的,从冰箱里翻出了几个鲜红的番茄。

 

……

 

书房门一道,隔开两个世界,外面的嬉笑喧闹,里面的温馨怡人。

 

等里头那三位出门的时候,基本和开饭时间分毫不差。

 

有几小只一直望向一旁装淡定的某人,极具默契地腹诽是不是我方有奸细。

 

王楠出门的一霎,也是探寻那张让她安心的脸,温和的笑在下一秒破功。

 

张怡宁接收到几道目光,眯着眼睛一个个扫视回去。若有所觉扭头来,正对上巧笑嫣然的脸。

 

好看。看一眼都不觉得饿了……

 

“饭好啦!”郭跃一句话掀起一堆馋猫的欢呼回应。

 

“你们先吃着。”见着郭焱把最后一道水晶肘子摆盘上桌,李菊乔红俩俩对视,招呼大家坐下后,前后脚走进厨房。

 

“要不要我帮忙啊?”王楠如此说着,却也没阻止被身旁某小孩心性的人拉着自己手腕入座。

 

都是亲朋友,彼此长短都了解,不用太客气,不过待客之道总也不能摒弃。

 

如此,王楠也加入沙发堆的讨论组,又开始和她一堆小伙伴们聊开了。

 

……

 

显然,这两位也是有备而来,没一会儿,乔红姐的清蒸武昌鱼和李菊的松鼠桂鱼,混合着一淡雅一浓郁两道香味,摆上了长桌的正中央。

 

最后上桌的一众主菜还是相当撑得起场子的,一桌汇聚了天南海北的名菜,不仅有那两道压轴的鱼,再比如刘诗雯的白切鸡,李楠的黄焖鸡翅……

 

不过热议最多的还是郭焱的那道肘子,几乎同时招来两位凉菜大厨——大小宁的白眼:不就把肘子刮了毛进锅炖嘛?好像北京人谁不会一样……

 

不过在王楠提议举杯庆祝佳节正式开席之后,张怡宁的关注点就凝在了旁边她家楠楠第一道菜吃哪个的问题。

 

张怡宁的目光就在那双持筷的手和论成色鲜艳几乎对半但功夫相差甚远的一凉一热两道菜上流连。

 

如果她先吃自己的,那没话说就是真爱了。

 

如果不是……

 

“呜……”当王楠夹了一大块那散着甜蜜香气的鱼块放到眼前的时候,张怡宁心里忍不住泛酸。当然了,她本人不觉得这是无理取闹。

 

“怎么了?”在众人的注视下,王楠把那块鱼放到那个满脸不乐意的她家小谁碗里,动作行云流水,不加犹豫,“应该没刺,慢点儿吃。”

 

张怡宁闻着可口的鱼香,听着温暖的嘱咐,顿时有种迎来一抹冬日的久违阳光的感觉。

 

“你也吃。”张怡宁夹了一筷子乔红姐做的鱼,像模像样地挑刺并递到她家楠楠碗里。

 

“哎呀呀,吃饭。”李楠光隔着桌子瞧两眼都觉得牙疼,招呼相邻的好友赶紧动筷子。

 

这顿午饭,张怡宁总算是平复了长达小半天的小郁闷,吃得也算心满意足,甚至连那道肘子都夸奖几句。

 

嗯,小话痨回来了,应该不别扭了吧。王楠又夹一筷子那谁的大作‘火山飞雪’,吃得津津有味的。

 

——我头一回见着吃糖拌西红柿吃得这么有模有样的。

 

福原小朋友听到消息声响,一看内容就笑喷了,急忙捂嘴低头偷笑。

 

“……”饭桌说大不大,那边郭李搭档对着一桌子菜赞不绝口,顺便把自己俩也夸了个遍,不过王楠偏头看过来,显然是听到了。

 

这时候动口不如动手,小郭跃瞧着盘子里孤零零的西红柿,直接伸手豪气地端过盘子,赞许着吃完了,连酸酸甜甜的汤都全包了。

 

王楠再瞥一眼旁边傻小孩,不出所料地,见着她一脸不满。

 

张大厨可是谋划着把这最有营养最美味的汤留给她家楠楠的!

 

“快吃,一会儿菜凉了。”王楠又夹了一筷子李大厨的鸡翅来给她以表安慰。

 

“别管我啦,你多吃点儿。”张怡宁挑中了白切鸡夹给她。

 

——大家低头吃菜啊,千万别抬头!郭跃喝了口饮料后,拿起手机在小群里发起友好提醒。

 

几乎同时,在场响起或震动或短促铃声。

 

——简直没法儿看!李楠就着话题开始吐槽。

 

又是一阵……

 

“你们不吃啦?”那半壁江山的小家伙们那么整齐划一的动作就亮在眼前,王楠她们几个也不是瞎的。搞小动作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的好不好!抬头正对一排头顶让姐姐们情何以堪啊?

 

“她们不吃我吃。”有人极其配合,那阵势……简直大快朵颐。

 

——郭焱发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之后,又拉拢着桌上一堆人谈天说地。

 

热闹的一顿饭在丁宁提议合唱了《友谊地久天长》之后美满落下帷幕。

 

张怡宁抱着一丝侥幸期待着这次聚会就这么散了吧……然而、并没有。

 

大家伙勾肩搭背地各回各位,继续着聊不完的话题。

 

不过这次,那三位闺蜜好友也加入了众人讨论中。

 

张怡宁表示,她只想静静靠着她家楠楠,把那些笑语略掉,就像现在这样。

 

结果……身心放松的某人就这么、睡着了?!

 

那几位名嘴严重抗议,不过就被王楠一句“她这几天没睡好。”给打发了。

 

好吧。人家是主人,客随主便。众人很明智地换个话题。

 

一直欢闹到……一声门响,迎回安静。

 

张怡宁茫茫然从沙发上坐起来,瞧着空荡荡的客厅,还处在半醒未醒的状态,随着她一动,身上的毯子自然掉落。

 

送走一堆好友,王楠轻声返回,面对她,轻笑,“醒啦?换衣服,回娘家了!”

 

“回哪个娘家啊?”刚睡醒的人略带不满地咕哝着,之前说好的午饭晚饭各回一家的计划破灭了。

 

“订了一家新开的饭馆,早就和长辈们说好了的,走吧,再不走去晚了我不负责啊。”王楠靠近来,伸出双手准备拉她。

 

完全清醒过来的人欣喜之余,直接贴上去,在温暖的怀抱里赖了好半晌。最后出门还是王楠三请四请。

 

结果在饭店大厅等两家长辈的时候……

 

“诶?跃跃她们晚上、不会来了吧?”虽然这么问不太厚道,笑着问更是不厚道,可是如果心里话连自家人都不能说,那岂不是要烂在肚子里了……

 

“应该、可能、会来吧。”王楠努力绷着嘴角,“不是说好了咱们一起赏月过中秋的嘛。”

 

那是你和她们说好的……张怡宁老大不乐意地腹诽。

 

后来见着爸妈来了,小孩才又笑脸迎上去。

 

……

 

又一个夜幕降临,月色萦绕在身上,映衬着此一秋夜与以往不同寻常的温暖。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咱们明天再补个节日好不好?就我们俩。”张怡宁偏头,半倚在旁边人身上,喃喃道。

 

“为什么要补一个?”要是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傻小孩一天纠结个啥,王楠都要怀疑自己智商了,不过知道归知道,自家小孩儿嘛,逗一逗也不错。

 

“因为今天被打扰了……”张怡宁扭头过来埋首在她肩窝里,闷闷地说。

 

“就一起吃顿饭嘛,咱也和家人团聚了呀,又没耽误赏月啊,”话也算是说开了,该哄还得哄。王楠笑着揉揉她家傻姑娘的一头软毛。

 

“嗯。”张怡宁蹭了几下抬头看前路,结果眺望着下一条街的喷泉广场眼里凝了光,“楠楠,快,马上绿灯啦!”

 

“啊?”王楠不明所以就被牵着跑起来。

 

“你看~”张怡宁转过头来,眼里亮晶晶地望着她,另一手指向前方。

 

“喷泉又不会跑,着什么急啊?”王楠轻笑着,嘴上如此说,脚下可一步没落。

 

“占个好位置,许个愿望~”

 

“……”王楠凝眸望着那个路灯下身影明暗交替、嘴角笑容依旧的人,纵容而无奈地微微摇头。

 

携手坐在喷泉边长椅的两个人,相视一笑后各自抬头望月,十指紧扣,对那皎洁玉盘许下真挚的心愿。

 

——我的愿望是以后每年中秋,与你,月圆人圆。

 

——我的愿望是实现身边这个傻丫头的愿望。

 

耳边流淌着温暖静谧的轻音乐,温泉的节奏随之轻缓。

 

张怡宁紧了紧相握的手,侧身过来,嬉笑着,“好啦,楠楠,你还没送我礼物呢。”

 

“……”这倒真是为难人了,中秋嘛,走亲访友自不必说,可是给爱人送哪门子礼物?不过王楠在诧异了几秒后又挂上烂漫的笑,倾身抱住她,缓缓低诉,“送给你、我未来的、一整年,好不好?”

 

“嗯!”先是喜不自胜地重重点头,可是之后意识到不对,张怡宁向后撤了撤,正视她问,“那一年以后呢?”

 

“下个中秋再续咯。”要不我多被动啊!

 

“也成。”想想自己也不亏,张怡宁心满意足地拉起她,“夜深啦,回家咯!吃月饼去!”

 

看来她家小孩今天食欲特别好。王楠嗤笑一声,跟着张怡宁,从后面搭了她的肩,两个人齐着步子缓缓走。

 

 

 

 

 

王楠还以为,这就是她们中秋节的全部内容了。

 

 

 

 

 

 

 

结果、回家之后,被玄关橱柜上那个不可忽略的心形礼盒惊到。

 

 

 

“节日快乐!亲爱的。”张怡宁把礼盒推到王楠面前,自己去关了门,斜靠在橱柜上,满脸得意之色,“快拆开看看!”

 

“你还真……”王楠恍然记起前一阵子那个晚上……压下激动解开绸带,结果被里面的东西逗笑,“你真把今天当情人节了?”王楠举着德芙心型礼盒反问她,想了想,恍然道,“所以里面是有爱意的月饼?”

 

张怡宁点头又摇头,催促着,“你瞧瞧。”

 

王楠信心满满地一挑眉,把外面的礼盒递给张怡宁,自己掀开巧克力的包装盒,霎时……愣在当场。

 

盒子里本来的塑料包装被撤走,现在是紧密摆放的心型巧克力摆成了大大的心形,而把一个小一号的巧克力礼盒簇拥在中间。

 

再半诧异半感动地拆开中央的盒子,里面……还是类似的造型。

 

王楠困惑地抬头,无声询问着,所以你不会是没找到表达爱意的月饼,最后藏了颗巧克力吧?

 

你再拆。张怡宁努嘴示意她。

 

再里面……还真是不一样的,被簇拥的是一个冰皮月饼。

 

王楠欣喜地挑眉,醇厚的月饼比齁人的巧克力实在多了。

 

“这就是表达爱意的?”王楠把大小盒子都扔给张怡宁,拿了那小盒月饼对着灯光来回打量。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张怡宁凝视她,收起嬉闹的模样,正色道。

 

王楠果然在配料表找到了首行那醒目的俩字。抬头,笑眼望她,赞许着,“嗯,想法不错。”

 

张怡宁本要嘟嘴嫌这评价不够,下一刻那人就凑过来,并、顺手,关了门厅灯。

 

……

 

 

 

 

 

“诶?月饼你还没吃呢?”后知后觉的人恍然记起了什么大事。

 

“哪有把礼物吃了的,留着吧~”

 

……

 

 

 

 

2017-10-23
评论-9 热度-11

评论(9)

热度(1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