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八、宴会

(适合跨年的就只有这篇了吧?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直到午餐期间、置身于韩料店点餐、王楠才一拍脑门恍然记起什么被遗忘的大事。

 

“怎么了你这是?”李菊端着大麦茶轻啜一口,挑眉问向对面、而她旁边勤勤恳恳翻菜谱的杨影忙得头都没抬一下。

 

王楠扶额,“人家小姑娘为咱忙前忙后的,自己饿一上午肚子。”

 

李菊顿时无语,心里吐槽她,你这老板当得简直了!

 

“就这个!”杨大小姐一发话,彻底扑灭了这不可描述的低气压氛围。杨军师综合仨人口味,点了年糕火锅、三种汤和小几样茶点,

 

待侍者一转身,就加入八卦大军,“楠楠你刚才说什么?”

 

“楠总以身作则,教导我们过河拆桥怎么写。”李菊续了一杯茶,戏谑笑着。果真是山水轮流转,方才吃饭路上还是她俩笑她呢,才这么一会儿就……老天开眼了。

 

“噗……!”杨影将第一口茶华丽丽喷了出来,幸好方向转换的快,飞溅在过道光亮亮的理石面上。“咳咳咳……”看向对面,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

 

李菊替她递了纸巾拍着后背,艰难地低声忍着笑。

 

王楠闭目,对于损友的调笑,一概不理,想来想去,一个响指招来侍者。

 

“请问几位女士还需要些什么?”

 

“粳米松糕、绿豆饼、大酱汤,各打包一份,半小时后带走。”

 

“好的。”

侍者一离开,对面又爆发一阵大笑。

 

王楠收手后倚靠背,决定好开饭之前再不理她们。

 

·

 

张怡宁下午提前五分钟敲响了她老板的办公室门,进门瞧着王楠颇有深意地笑眼望她,呲着小白牙问候了一句“楠总、下午好”。

 

王楠笑而不语,向她勾勾手。

 

在消化午饭时段明显大脑血液不够用,张怡宁愣了一愣,“啊?”

 

“过来。”王楠扬起好看的嘴角。

 

“哦,”张怡宁领命上前。

 

“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随便买了点儿。”王楠像变戏法似的在办公桌上摆了一排食品包装盒。

 

“啊?”张怡宁懵,抬手指向自己,“给我的?”

 

“嗯。”王楠很正式地点了点头,“去尝尝吧,送给你的下午茶,最好快点吃,别等凉掉了。”王楠在心底叹气,其实说是补偿比较好……

 

“不用的楠总,我吃饱了的。”为了讨好自己叫嚣的胃,张怡宁中午给自己多加了荷包蛋呢。现在真的是十足饱。偷瞄一眼某人慢慢浅薄的笑容,急忙解释,“我、没有喝下午茶的习惯……”

 

“你好歹吃一点吧。”王楠岂是知难而退的人?笑话!她站起来收拾了几份文件塞到张怡宁怀里,自己则摞起一堆食品包装盒,绕过呆愣愣的人径直走向茶几边,放下盒子,窝进单人沙发里,翘起二郎腿,一派悠闲,“坐啊”。

 

张怡宁放下文件,绕到相邻的长沙发处坐下。

 

“尝尝吧,就当饭后甜点了。”王楠对着茶几轻抬下巴,继续鼓动。

 

张怡宁无语,哪有吃个方便面还要配甜点的?!内心的不大情愿可是一丝一毫都不敢表露在上司面前,在糅合了期待的、赞许的、满意的视线里,认命似的打开其中一盒子。

 

扑面而来一股清香。张怡宁吸吸鼻子,绿豆味?还好还好。在某人鼓舞的目光下捏起一块,轻轻一咬,馥郁清香、甜而不腻,“谢谢楠总,很好吃。”张怡宁笑眯了眼。

 

“再尝尝别的。”怕人小孩拘束,王楠没有亲自动手的意思,双手交叉,舒适地倚着,口头催促。

 

张怡宁又尝了松口,不住点头,心里评价着:软糯可口确实好吃。

 

王楠放下腿,身子往前倾,“再尝口汤吧,他家这款汤很正宗。”

 

张怡宁吞下最后一口,连连摆手,“真吃不下了,谢谢楠总。我喝一口岂不是浪费掉。”她摸一下包装盒温热,又说,“楠总要不您喝了吧?”

 

你是想让我喝两份嘛?王楠嘴角抽了抽,抽了一份文件挡脸,“你的汤、你负责。”

 

张怡宁心里万马奔腾:这肿么算是我的汤,明明是你买的啊?!可惜没人看她的苦瓜脸。张怡宁挠脸,捧着汤瞪眼睛,一时为难起来。

 

半天没听到动静,王楠悠悠说了句,“你影姐在国外呆惯了,比较依赖下午茶。”

 

张怡宁秒懂,收拾了一堆盒子抱走。

 

·

 

杨影眼尖,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人手里捧着的食品盒上印有中午光顾的那家料理店的logo,她隐隐嗅到了阴谋的感觉,从原本侧卧着的沙发上翻身坐端正,先发制人“小张,上班时间,你怎么来了?”

 

我天,大姐你还知道是上班时间呢?看你躺着的时候也没有那个意识啊?当然啦,吐槽的话张怡宁只敢想想。她腼腆一笑,奉上贴心的礼物,“颖姐,这是楠总买来的,点心我每样尝了一块,不过这些都没碰!听楠总说你比较喜欢下午茶……所以……”

 

我喜欢个毛线!王楠你竟然坑好友!杨影恨得来回磨后槽牙,不过碍于威严的“楠总说”仨字,她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招呼张怡宁把东西放下。

 

随后喊住了转身要走的人,“等等等等,你去给我沏杯咖啡吧,多奶少糖。”王楠你欺负我,我总要欺负回去才行啊!见不着你还怕跑了你的小助理嘛!

 

张怡宁友情提醒,“颖姐,那个汤没开封呢,现在喝应该还好。”

 

“行吧,走吧。”杨影彻底无奈了,招手赶人。

 

·

 

“她收了?”王楠刚巧换了一本文件,抬头问进门来的人。

 

“嗯。”张怡宁老实回答,“好像惹颖姐不高兴了。”

 

“没事,她那人来疯的性格不记仇的。”王楠轻笑着,窝回沙发。

 

张怡宁坐回原处,继续抱上午那本会计书来看。

 

·

 

一下午过得风平浪静。临别时,计划着送老板回家的小司机被突然出现的杨董事以‘不要破坏她们几个交流姐妹情谊’的理由赶走,张怡宁只好挥手告别。

 

“怎么样,没凉吧?”王楠轻笑着眨眼睛。

 

杨影知道她说的是那不拘一格的下午茶,撇撇嘴扮可怜,“像我这样帮损友减轻愧疚感的好闺蜜,看有没有天使降临补偿我受伤的心了。”

 

王楠立刻投降,“好好、条件随便开!”

 

杨影喜上眉梢,立马翻手机,“你看,这家造型店前面的广场也开了分店,要不要去鉴别一下真伪?”

 

对杨影,王楠最没有免疫力的就是她明明是想去消费、还能前前后后找出那么多看似合理正当的理由,为防她快嘴收不住,当下答应,想了想又问,“那菊子呢?”

 

“她忙着评定实习期员工考核的嘛,中午她不是说了因为前几天忙着联络周末宴会的事,考核评定拖到现在,这周末截止所以只能加班咯。”杨影说得稀松平常,口吻像极了一个压迫员工的资产阶级。这倒也不怪她,就算不是着急赶工,李大工作狂也向来是今日事今日毕、绝不拖账欠账。

 

王楠瞥她一眼,也没接这茬话。毕竟、身为管理者、她很欣赏这样的员工,当然,站在朋友的角度很心疼她。

 

“放心吧,我给她订了她最爱的老三样。”杨影拍拍王楠的肩膀。她说的老三样就是附近一家淮帮菜的经典搭配——极其符合李菊的口味。

 

因为对那家伙之倔强深有体会,两个人没有多说什么,开车上路。

 

·

 

“咱公司明天的宴会……”坐驾驶座的王楠目视前方,顿了顿,“杨董会去的吧?”杨董说的是杨小姐的父亲。

 

杨影瞬间觉得不太自在,“或许吧。”

 

“杨董听说杨小姐才回来就按时按点上班,肯定迫不及待要表扬你呢。”王楠嘴角扬了起来。

 

杨影白她一眼,知道她称呼变来变去就是为了嘲笑自己。瞥过脸对着窗外。

 

“我得向他老人家好好汇报我闺蜜你的最新情况。”王楠煞有其事地板起脸。

 

听说要被打小报告,杨影立刻炸毛,“喂,你不厚道啊!说好了我就是一挂名董事,投钱领分红。现在你这是倒打一耙啊?”

 

王楠得意地挑眉,“我说生活。”

 

“我生活怎么了?不就晚回家几天么!那还不是突出你们在我心里的重要性。”杨影抱臂,测过身来,做好长期口头作战的准备。

 

“你说你过完年就27了吧?怎么就不着急谈个恋爱呢。早点安定下来,让叔叔阿姨放心啊。”王楠说得大义凛然,丝毫没体现出对闺蜜的‘嫌弃’。

(文中设定为仨人同岁同班)

 

“我亲爱的王总,刚才那一段话,请允许你闺蜜我原原本本地送还给你。”杨影扬起常见的官方正式的微笑。

 

“……我比你小。”

 

“呸,同年生的你能小哪去!”杨影转转眼珠,又加了句,“为了监督公司外交进程,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

 

王楠无甚反应,专心驾车。她和李菊本来也在琢磨无论如何周末商宴拉杨影去热闹热闹。

 

原本定的出席人员是她、李菊还有销售部经理,加上杨影最好不过,以杨氏财团为牵线人,或许还能收获资源、达成合作。王楠眼睛亮了亮,突然想到一个人……

 

·

 

同一时间,张怡宁拉着她家老妹在必胜客里大快朵颐。回家时听说老姐晚上撇下她们部门聚餐,俩人一拍即合,出来过惬意小生活。

 

华灯初上,二人随着一群领着小朋友的年轻父母进了影厅。

 

因为怕老姐担心,张怡宁只把手机调到震动模式,没成想,片头曲刚放完,手机就‘嘟’上了,赶忙摸出来一瞧,差点受到惊吓。

 

老板来电

 

心上一抖,后背刹那间汗毛林立。下班时候老板打电话来,这是要加班的节奏么?

 

“跃跃我……”张怡宁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亲老妹嫌弃地往外推。现在没时间跟她多说,张怡宁大跨步上台阶往外奔。

 

掀开厚重的遮光帘,张怡宁疾速接通电话,“楠总?”

 

“你……”王楠起初还诧异着,猜想或许人家在吃晚饭看电视什么的,一句下意识地问候还没出口,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道稚嫩的带有恐惧情绪的叫喊声,“灰太狼来了!”

 

额,果然遮光帘遮光还可以,让它隔音就有点太难为人家了。同时听到影片里一嗓子高喊的张怡宁心里默默感慨了下。

 

张怡宁正郁闷着,那边爆发一道欢笑加调侃,“原来《喜羊羊》是你的菜啊?”

 

“……不是、我陪我妹来看的,今天剧场版首映。”张怡宁苦着脸解释,感觉自己的形象已毁尽。

 

“哦,你妹多大了?”王楠完全忘记了主要目的,和电话那边的小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暑假完升高中。”

 

“那可得好好哄着,高中那么重要,”王楠想起了什么,正正神色,“那她开学你们还会住一起吗?”

 

“不会了吧,我姑肯定不让。而且她家离学校近。”张怡宁在这边闲来无事,浏览着走廊里一幅幅即将上映的新片海报。

 

“也是,你们仨在一块儿还不就是各种疯玩儿。”心情愈加美丽的王总变着法子调侃她的小部下。

 

“怎么会,我们在家聊天都很积极向上的。”比如、下顿饭吃什么?在家还是下馆子?当然这个例子张怡宁只准备放在心里想想就得了,才不能坦白了被自己老板嘲笑。

 

“所以你们在外面都聊什么?”王楠抓个话头就不放,非要让小助理自顾不暇不可。

 

“额(⊙o⊙)…我们、很少去外面的。”张怡宁惨遭打压,开始口不择言。

 

“所以你们是在中央六套看的喜羊羊新作?”王楠忍着笑将她一军。

 

“……”被揭穿假话是一件多丢脸的事情,张怡宁头回感受到了。她耷拉着头,红了耳根。

 

“帮我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电影上映?”听到那边沉默着,王楠赶忙转移话题。

 

张怡宁这才仰起头,答,“有的,喜剧片、文艺片、恐怖片、动作大片、都有。”

 

听出她声音里的低落,王楠又发挥功力开始调动她积极性,“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下回咱们部门联谊去看电影怎么样?”

 

坐在一旁正接受美甲服务的杨影听闻瞪大眼睛,我的老板,部门联谊看电影?你穷疯了还是公司破产了?

 

“部门联谊?”那边张怡宁也觉得是环境太吵,八成自己听岔了。

 

没想到王楠很平静地复述着,“是啊,部门联谊。”

 

如果不是手抽不开,杨影真想捂脸逃走,这样小家子气的老板绝对不是她家楠楠!

 

这时候,张怡宁更想问一句,“老板,我是哪个部门的?”她想问也就自然而然问出口了。

 

“总裁办啊!”王楠答得理所当然。

 

“所以咱部门就您、我、还有欣姐是么?”张怡宁感觉到一种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的迷茫。

 

“没错,所以你找找想看什么,和小欣交流交流,找个时间——要不就下个周末吧,省得时间拖得久新片下架——我请你俩来,感谢你们的勤劳付出。”

 

我天!杨影在旁边直接石化,还有人能把拉拢人心说成部门联谊,还这么小家子气+冠冕堂皇,服了服了,这人绝对是王楠本人没错。

 

“楠总,既然您请的话,就别带我了。”我才来一周哪儿来的勤劳付出哇,“正好中心广场这家影院推出情侣票,特划算。”

 

王楠沉吟后,接了句,“那就把小余也叫上。”

 

一边那谁简直要气炸了肺,你连李菊的秘书都想到了,还没想起菊子我俩吗?!

 

实在是不忍心看闺蜜那气鼓鼓的模样,老板格外‘开恩’,举着手机上,“叫上菊子影子咱们一起。”

 

杨影直撇嘴,决定晾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半小时不理。

 

张怡宁找不着什么理由来拒绝了,直简单地‘哦’了一句,然后想起来问,“老板您在公司吗?”是要回去加班么?或是您想去哪儿?张怡宁在心里把疑问都抖落一遍,可惜太直白的后两句没敢问出来。

 

“不呀,我也在中心广场。”王楠笑。

 

“啊?老板也来……”张怡宁默默吞掉后半句,她总觉得她楠总不像是会来影院的人。

 

“在附近吃了饭,逛街呢。”王楠觉出她的转折心思,轻笑一声接道。

 

嗯,这才符合那种现代都市OL女性的气质,张怡宁在这边默默点头,“楠总那……”您找我什么事儿?

 

“本来想问你明天有空不,明天晚上、能否占用你的晚饭时间?”

 

杨影冷冷一眼瞥过来,这不是明晃晃地诱拐+哄骗么?你咋不直说?商人真的是,嘴上说得富丽堂皇、心里那么多弯弯绕绕。

 

“额、我、”我周末该回家的,张怡宁在心里小委屈。

 

“想叫你一同出席一场商业宴会的,怎么?有约了?”王楠在那边眉头轻蹙,这么好的一次结交商业名流的机会,她私心想让张怡宁把握住的。

 

和父母有约算么?张怡宁垂头丧气,不回家可怎么解释清楚啊?是说被即将上高中的小表妹拉去影院看动画片能少挨唠叨呢,还是说老板邀请她一个新入职小员工去参加商圈上层宴会更有可信度?可这些都是事实啊!张怡宁无奈望天。权衡之下,张怡宁决定先请示父母,再汇报老板,“我、一会儿给您打过去可以吗?”

 

“OK,实在忙下回也有机会的,别有心理压力。”

 

结束了美甲工程的杨影冷冰冰地盯着沉浸在煲电话粥里的人,没等到人家一句软话,等到的反而是,“完事了?那走吧。”

 

王楠在前面漫步,兴致寥寥,丝毫不知晓有人对着她的背影隔空抡拳头做鬼脸使厉害。

 

杨影本来还纳闷呢,这人眼下是怎么了,这么多变?刚才打电话还调笑别人,一转眼蔫了?!

 

她赶忙追上去,还没等安慰两句,昨日重现原声音乐就在耳畔响起——是王楠的手机铃声。

 

看到来电,心里百般滋味,及时接通,“喂?是我。”

 

电话那头,张怡宁低头,还在影厅外徘徊,“楠总,我请示过了,可以的。”

 

“向谁请示了?你姐还是男朋友?”说不清楚为什么,听到她这么说乱糟糟的心绪理顺了不少,王楠又继续调笑她。至于调笑的内容……纵使知道她是本地人、听说过她平常和表姐妹住在外面,周末按理说应该会回家,应该是‘请示’父母亲比较合理,但是王楠、心随意动地、就说出了什么无边无际的言论。

 

那边小张同志急忙解释,“啊?没有没有,不是我姐,我也没……”

 

“得了,逗你的。”王楠越想越觉得方才自己行为反常,又一次牵着话题走,“宴会明晚七点开始,六点我去接你,穿正式点,衬衫最好单色系,面试过的人正装总有吧?”

 

“好的。”张怡宁拿着手机猛点头,“对了,楠总,明天我去找你吧?”

 

王楠轻笑,“我还说不好当时在哪呢。就先这样吧,拜拜。”

 

“拜拜、明天见。”张怡宁盯着手机屏幕,直到通话结束才收回裤兜。

 

猫腰钻回影厅里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不久,屏幕上响起了欢乐的片尾曲。

 

“姐,说好的陪我看电影就是指片头曲加片尾曲呀?”电影散场,人群外涌,郭跃不满地揪住她老姐的腰带。

 

张怡宁拂掉她的手,“别闹。这不是情况特殊嘛。你看之前、我不是陪你看遍了羊狼大战。”

 

“为啥经你描述,《喜羊羊》变得这么庸俗呢?!”郭跃拧着脖子替自己的心头所爱申辩。

 

不然你以为呢?张怡宁瞥过来一个没法交流的眼神。

 

郭跃不服气地撇嘴,不多时又发现大事一般,好奇地戳她老姐胳膊,“特殊情况是什么情况啊?对了,老姐,你这周怎么没回去?”

 

周五都快过去了你才知道哇?张怡宁眯起眼瞥一下过去。嫌弃归嫌弃,倒还耐心解释着,“老姐不是还没回来么,我也不能留你一个人在家啊?一个小屁孩儿。再说,你还饿着不是。我要是丢下你,这罪过就大了,别说老姑那,就是我妈那关我也过不去。”

 

张怡宁苦口婆心说一堆,被小郭跃一句话否了:“你可以带我回去啊!我正好想舅舅舅妈了。”

 

张怡宁投来一束极其危险的目光。

 

郭跃在后面小声嘟囔,“还不是你不想回去。”

 

张怡宁扭头拽过她就走。

 

·

 

郭焱回家,家里暂时安静一会儿……原因无他,是因为郭焱带了水果甜点零食回来堵两个馋猫的嘴。

 

仨人埋头在茶几上吃得好不尽兴。

 

“宁儿你今儿怎么没回去?”郭焱抽了纸巾擦手之际,抬头问一旁埋头苦干的她小表妹。

 

“我和我妈说过了的,再说小跃一个人儿……”抬头一瞧,对面那小家伙满口零食还撇着嘴不服气,而她老姐已经了然地点点头,她自动把话题转到第二天的准备工作上,“姐,明天晚上出去不?”

 

“看你们想去哪,我没安排。”郭焱还当俩小家伙想去哪玩呢。

 

“那就好。”知道小郭跃有人照顾张怡宁松了口气,说明事情原委。“明天晚上,我们老板说带我参加个商业宴会。姐,我想借你套西装用用,最好是你白色那套。”

 

“你们老板、就那个凌远的总裁?带你参加明天的商宴?”郭焱惊愕地手里的荔枝都掉了。

 

“嗯,听说是。”

 

“你确定你没认错人吧?真是电视上那人么?会不会是骗子啊?!”不论郭焱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上市公司总裁对一职场小新人,怎么可能这么殷勤呢?之前绕路送下班就不提了,现在还要给人创造机会!这是有预谋的布局吧?郭焱越想越心惊,放下手里东西,端坐好面对张怡宁,郑重其事地问,“宁儿,你确定那个人是你偶像么?不会遇到骗子了吧?!”

 

小两只被老姐这阵势吓愣了。张怡宁谨慎着回答,“真的是她,我不会认错人的。”仔细回想说,“我有她的名片。”

 

郭焱举着名片端详好一会儿,又听张怡宁说了她知道的相关信息,公司位置、几个领导层信息——外形特征什么的,郭焱回想着和自己知道的没什么出处,这时才放松头脑中紧绷的弦。

 

虽说这工作是真的,公司也没假,可身为过来人,郭焱总觉得这样的老板太过仁爱,甚至于有点脱离现实。像影视作品里的完美人设。“你们总裁对谁都那么好么?”

 

张怡宁仔细回想着,“对她的朋友很贴心很义气。”

——幸好这句话没有被杨影听到,否则她下巴都要惊掉了。

 

“手下呢?”郭焱一副了然的模样。

 

“挺客气的。”

 

对面的小郭跃都听不下去了,停下了剥榛子的动作,忙着补充一句,“姐,人家对你何止是客气啊,这叫上心好不?哪有这么贴心的老板啊?你回家不方便,人家不惜绕路也要送你回来,你刚工作没人脉,人家就邀请你参加宴会带你多认识人……这这这、”郭跃把榛仁丢进嘴巴,鼓着腮帮子说完,“这么好的老板小说里都没地儿找去。”想了想,她又附加一句,“除非是老板对异性员工,那就说得通了。”

 

郭焱回头,一脸言辞,“跃跃,你还看上小说了?”

 

“没有。”郭跃的神情满是无辜,“那些偶像剧不好多都是改编小说的么,我看那里面就这些情节,喜欢一个人就对她好……”

 

“打住打住!那些你就别看了,收收心,预习高一课程吧。”郭焱把那么天马行空惯了的妹妹及时拽回来。

 

郭跃撇嘴,低下头和榛子继续斗争。

 

那边,刚才收获了巨大信息量话语的张怡宁还处于半懵状态。

 

郭焱转过身来,继续,“宁儿,这些事儿你好好想想吧,哪个圈子都有风浪,我们也不求显贵,自力更生就行,感恩之心要有,防人之心也不能丢,人情这东西,能不欠就最好避开,否则,以后人言可畏啊。你想去凌远,家里人都赞成,而且圈里都传王总性格好人缘好,你跟着她会有很多进步空间,只要拿捏好分寸就行。”犹疑片刻,还是让最后一句脱口,“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张怡宁默然,点点头,站起来回自己房间去。

 

郭焱摇摇头,去卧室衣柜里取出自己唯一一套白色西装,洗干净熨平。

 

·

 

第二天张怡宁睡醒,郭焱看到她下眼睑上一圈淡青色也没再提之前的话题,只是嘱咐她晚上早睡,别想太多。

 

张怡宁点点头,比往常沉默不少。

 

一上午时光宅过去,下午,被硬赶着补了午觉的张怡宁一觉醒来换装收拾,估摸着时间到了出门赴约。

 

·

 

看到张怡宁的一瞬间,王楠眼前一亮,而她对面的人,则被完全惊艳到了。

 

和王楠料想的完全不同,张怡宁并未选择古板大众的黑西装白衬衫打扮,而是颠倒了这个配色,白西装黑衬衫衬的那张偏稚气的脸成熟几分又不失大气,“很好看。”王楠走过来,自然地挽起她胳膊,“走吧”。

 

“哦。”张怡宁还在想方才所见的一幕——乌黑长发过肩,且发尾带着小波浪卷,巧笑嫣然的脸配精致妆容,白色长裙搭纯黑高跟鞋,

 

张怡宁是真的喜欢王楠的性格,因为她身上散发着那种倘若与之贴近就生出温暖放松心情的亲切感。而且确实,老姐说得对,她性格好人缘好,很招人喜欢。

 

张怡宁回神之时,已经被推进副驾驶座。

 

“看你闷闷不乐的,紧张么?”王楠坐到驾驶位,关车门启动车。

 

“有点儿。”张怡宁低下头,在过去的将近一天里,萌生的复杂心情并未纾解。

 

“储物盒里有巧克力,吃点甜食放松下吧,就是一个晚宴没什么的。”

 

张怡宁点点头,打开前方的储物盒,入眼清一色的巧克力,各式各样,张怡宁打眼扫过,估摸其中自己知道的几个牌子产地几乎遍布了五大洲,心中的落差又被拉长好大一截。

 

随意拿起一条,咬下一块,纯黑巧克力触发了心里的苦涩,趁左转弯之际,偏头看那人精致的脸庞,心中呢喃:纵使我想和你做朋友,更好地追赶你的脚步,恐怕也是不行的吧……我们差那么多……不,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才对。差异太大的两个人是没法靠近的。

 

·

 

才下车,眼前就被人潮包围,面对无孔不入的闪光灯和铺天盖地的记者,张怡宁当场愣在原地。王楠踩着高跟鞋蹭蹭绕过来,拉过她就走,脸上扬着无可挑剔的笑,“不好意思,今天不接受采访。”很快在一众保镖的掩护下踏入宴会场所——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

 

被牵引着的张怡宁,忐忑并期待着,和着王楠的步子缓缓入场。

 

踏入宴会厅,张怡宁脑海里就只剩蹦出几个词语的本事——富丽堂皇、商贾名流云集。

 

·

 

王楠按照规划好的,拉着杨影、带张怡宁拜会了很多商业巨鳄,

 

直到张怡宁觉出满身不自在,找个理由推脱要走,王楠才中断了美好设想,放她去找李菊,她则举杯动身加入到徐嘉桐等年轻势力的谈话中。

 

·

 

张怡宁蔫头耷拉脑地奔波在人流中,漫不经心地找人。等她想躲到角落里远离觥筹交错独享清净时,绕过一根立柱,凑巧碰到一个人饮完高脚杯中的果汁,又取了面前摆放的橙汁、石榴汁、蔓越莓汁等几样,混合在空杯里,而之后,张怡宁瞪大了眼睛,果汁充分混合后颜色愈发深邃,像极了紫葡萄色,

 

张怡宁凑近些看,还没来得及感叹,就被当事人示意噤声。

 

张怡宁抬头,惊讶未减,“菊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她眼前的人正是李菊。

 

李菊扬眉,“你看到了?”

 

张怡宁诚实点头。

 

“你保密,我告诉你比例。”李菊倒是一如既往地冷静。

 

“好!”

 

后来为了展示成果,李部长带着她的盟友伙伴张小助理去各大商业伙伴面前晃了一圈。这一圈敬‘酒’下来,张怡宁对她更加钦佩。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市中心十声钟鸣后,赴宴客人渐渐散去。

 

她们四个人。清醒的扶迷糊的,左摇右晃退了场。

 

“要不要一起?”李菊拦下出租车,招呼这边两个人。

 

王楠倚着张怡宁胳膊,闭着眼睛,朝声源方向摆摆手。

 

待两方告辞、车子驶离后,王楠拉着张怡宁沿路边走,“陪我走走吧,醒酒快。”

 

张怡宁默不作声,跟在她身旁。

 

“你没喝酒吧?”王楠偏头问, “和她学会了?”

 

张怡宁愕然,这是、出师未捷被发现了?!

 

“我们早就知道,每回都只有她是醒着的。”王楠嗤笑,“她还当我们不知道吧?”她挑眉,一副得意的样子。

 

“嗯,”张怡宁心里羡慕,这样深刻了解彼此、长久陪伴彼此的人才算是朋友呢。

 

“你今天不对劲啊。”王楠凑过来,向上次电梯里那样揉她发顶,

 

张怡宁顿一步避开了去。

 

“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王楠收回手,双臂环胸,仰头轻叹一声,“我也是。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学这个的,转行哪儿那么容易啊……再说,走到现在,也不甘心放手。”

 

张怡宁面朝她,静静倾听着。

 

“之前发现菊子想法避酒的时候,我也曾想过,要不向她取取经?可是之后又想,我身在这个位置,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吧。到时候人家一波波来碰杯,男的都喝倒了你还清醒着,说得过去么?再说,要是这千杯不倒的美名传了出去,让我喝白的我怎么办啊?拿什么挡?凉白开?万一万一被发现了,李菊还有我替她挡着,我找谁去?”王楠对上她的眼,目光渐渐迷离。

 

听她用调侃的语气说这些,张怡宁心里一堵一堵的,扶住摇摇欲坠的人,不假思索,“我练好了酒量替你喝你看成么?”

 

“那倒不用。”王楠挣开她的手,走了一个基本标准的直线,“看,我、没、醉。”又走了回来挽起她,“你就说、你怎么了吧?今天为什么不开心?要只是不想来,现在都结束了你也该开心了呀?”

 

张怡宁背后冷汗直流,这人喝成这样思维一点儿不受影响吗?

 

“说啊,你怎么了?”王楠说着还要来捏她的脸。

 

张怡宁躲,“我没事。”

“骗鬼呢?!”王楠不符身份地大喊出声。

 

“……我就是、觉着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该怎么……”

 

王楠把食指搭在她唇前熄灭后半句,扬起笑容,“我没有妹妹……感觉你很亲切。”

 

幸福来得太突然,张怡宁只想着能和老板结成朋友就很好很好了,没想到一下子就升到姐妹亲情去了?

 

王楠仗着脚踩脚跟鞋,和张怡宁平行对视着。不过片刻,二人唇边都沾染了笑意。

 

“不别扭了?”王楠又伸手去摸柔软的发。

 

张怡宁笑而不语,倒是不躲了。

 

“走吧,回家。”王楠拉起她的手继续向前走。

 

行过街角转弯,扑面而来一股凉意。

 

“你把它披上吧。”张怡宁二话不说就要解衣扣。

 

“穿着!”这一句极有气势。

 

张怡宁愣过之后又埋首继续,为了防止王楠阻止,还退到了几步外,边解扣子边喃喃自语,“西装还要还我姐,不过衬衣是我的。”

 

一时醉意上头,王楠支着头迷迷糊糊地看到只穿背心的瘦弱小身板重新披上西装外套,把衬衣搭到自己肩上。

 

很温暖很安心。凝视那双眼,王楠笑得明媚。

 

“我们回家吧。”这一次张怡宁主要拉住她的手。

2018-01-01
评论-27 热度-6

评论(27)

热度(6)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