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九、联谊(小修版,结尾有见家长?彩蛋)

 

独乐(yùe)乐(lè)不如众乐(yùe)乐(lè)

读了好多年的独lèlè……[捂脸]


——

 

王总说一不二,果然在下一个周末组织了总裁办+人事部+董事会的部门联谊,尽管后两部门只派了代表出席。

 

影院门口

 

她把三套情侣电影票排在手心里,很豪气地歪头,“走吧。”

 

杨影拉着李菊走在最后,心内一遍遍吐槽她的抠门老板。

 

走在这两位主儿之前的,是自始至终倍感受宠若惊的俩小姑娘。

 

落单的小张同志被她老板拽到身边去。

 

“怎么了,不喜欢这片子?”王总歪头看过来,欣长的手指拨弄着另一只手上近乎崭新的一沓票。

 

小司机紧着摇头,心里默念:就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王楠点头,不多问了,心满意足。

 

·

 

张怡宁都悔死了,当她看到影片里置身校园的主角情侣竟然忘情到……

内心狂哮:我干嘛要默认看校园文艺片?而且是和同事一起看?而且还坐在老板身边?还不如比傻呆蠢萌的狼羊大战了呢!

张怡宁坐台端正、紧闭双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悲壮神情。

 

王楠看得也是一脸尴尬,面上维持着平静,悄然偏头查看周围动静,自己这边,那俩家伙淡定如常,还不时凑到一块低语,讨论剧情?王楠扶额,转向另一边,远处那俩小姑娘默默低头,各自捧着手机转移视线,近处,身边那家伙——王楠哑然失笑——这副表情还端坐如初是想怎样?无声地抗争?

 

电影里那段热情奔放的BGM戛然而止。王楠忍住上翘的嘴角,凑过去轻声提醒,“天亮了。”

 

张怡宁睁开眼之前先把头转过来对她。

 

王楠半哄半劝,扳正她毛茸茸的脑袋瓜,“看那儿。”

 

几乎同时,背后响起‘咔’的一声,两人齐齐回头,正对上杨影的招牌式得意笑容及她握在手中晃动的手机镜头。杨小姐毫不畏惧某位当事人锐利的目光,还秉承她一贯看热闹不嫌事大加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态去拉扯旁边的李菊。

 

被分享第一手素材的李部长对定格的屏幕轻笑一声后,抬头对上一双黑亮的眸子,借以无声叹息表达着对当事人的同情加理解。以杨小姐的做派,这张亲密照怕是会长久存留于、她手机相册。

 

观影后半程,王楠对‘亲密照’事件耿耿于怀,对于眼前晃动着的屏幕兴趣缺缺。不甘心的她先私戳了一旁‘置身事外’的好友

——帮我删了。

 

李菊默默摸出震颤了一声的手机,淡定回:抢不到。

 

被夹在中间的手机主人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欣赏剧情。王楠状似无意地瞥她一眼,恨不得直接化眼神为金钩将那个罪魁祸首小玩意儿勾过来。

 

她这厢且愤愤,胳膊就被轻晃了晃。

 

“干嘛?”

 

张怡宁缩手,明显被这恼人的气势威慑住,呐呐道,“刚才有个精彩投篮的片段……想叫你看……”小张同志很是惋惜。

 

王楠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兴致提起不少,摆正身子,肘部搭在扶手上,摩挲下巴,“你也喜欢看打篮球?是看球儿还是看小男生啊?”

 

乱七八糟的点头又摇头之后,张怡宁眼睛亮了亮,挑眉问,“楠总你也喜欢?”

 

王楠淡淡解释,“喜欢过,上学时候。”

 

张怡宁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围绕球类运动,拉着王楠狂砍一通。

 

旁边被打扰到的杨小姐表示很不开心,随手就把刚才的新发现皂片分享到聊天列表最上方的小群里。

 

李菊手机又震了震,无声笑过,好心好意@了某人。

 

那边俩人聊得正起劲,完全忽略外界干扰,她俩就那么低声耳语着,直到头顶和四周光亮如昼。

 

“走了!”杨小姐不满地招呼她们,说完还嫌弃着从另一边绕出去。

 

·

 

“自己的人自己送。”杨影如是安排,生生拆散了俩小闺蜜。

 

李菊提车过来,接上杨影和小余同志,和她们招呼一声就撤。

 

对白眼狼的行径嗤之以鼻,王总很豪气地一左一右拉起俩小妹妹,“走,吃夜宵去。”

 

晚饭就是老板破费的,请吃饭请观影还要附带夜宵,这是好上天的老板嘛?在场另外俩人表示承受不来……小欣凭着一张巧嘴成功婉拒老板一腔爱心,快步溜走。

 

王楠收回远眺的视线,扭头抱臂等张怡宁的下文。

 

张怡宁苦着脸,内心澎湃:这叫我怎么办呐……要说赶不上车会被否,离家近又是胡诌,吃太撑又没有说服力……张怡宁遥望着颠儿颠儿奔进对街小区的轻快背影,一脸苦恼:为什么我三姑二姨七舅姥爷就没谁住在附近呢?!

 

“走吧,这回就咱俩了别客气了。”不由分说,像上次那般,王楠挽起那只细瘦胳膊就走。

 

·

 

直到小司机置身火锅店、她老板对面,依然保持着无波无澜的淡淡神情,很可惜,在被‘鼓励’着喝下一杯假葡萄汁之后,小脸霎时皱巴起来。

 

“你就这酒量,还要帮我挡酒呢?”隔着升腾而起的烟雾香气,王楠手肘撑桌,笑眼望她。

 

张怡宁心里苦,不想说话,默默低头,由衷接受了碗里碟子里迅速扩大的肉菜队伍。

 

王楠也不急着动筷,歪头笑对那人,等她悠闲地抿了口酒,眼波流转间笑问,“一会儿我送你回去?”问话的人,面上云淡风轻的,心里则畅快不已:这回看你又想怎么拒绝~

 

张怡宁被红汤辣得小脸通红,听她说完,可怜巴巴望过来,“你要不方便,把我随便放在哪地铁口就成……”

 

大半夜我上哪给你找地铁去?王楠无语,继而得意笑起,“没什么不方便的,那就送你去你家附近那地铁口吧。呐,吃吧!”

·

 

将小宝马随意丢在影院门外不管,王总扶着笑脸红彤彤的小家伙搭车回家。

 

为了人家舒适度考虑,甘心当靠椅的王楠愣是端坐如斯片刻没动,而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脑袋就搭在她肩上,她还体贴地伸手稳住那人的身形让人家睡得舒服点儿。

 

王楠本想着做好事不能半途而废……可是直视窗外极速退后的光亮或景致,助长了几分眼里的迷糊,眨眨眼,轻悄悄摸出手机,才一点亮屏幕还未想好做些什么的王楠已然眯起眼,恨恨地暗自磨牙,损友果然就是用来黑自己的!忿然丢了手机回提包里,却在下个路口拐弯后,峰回路转,未舒的郁结刹那间豁然开朗。

 

她肩上的小脑瓜蹭了蹭,借着转向时离心力的作用,向外偏的王楠得以听清那家伙的呢喃,“晚安。”

 

心情大好的人偏头凑到那人耳边,回一句,“晚安。”

 

·

 

这边岁月静好,那边已经急开了锅。

 

郭家小姐妹俩一商量,就要分头找人。

 

郭跃刚拨出她舅妈的电话,而她姐奔到门口换鞋就要出门去,门铃响起。

 

好巧不巧地,这边电话刚接通,小郭跃急急喊了声“舅妈”,那边晃悠着的俩人就刷新郭焱的眼界。

 

“您是怡宁姐姐吧?她、酒量不太行,大晚上,不太放心,我就、顺路……”王楠狡猾地笑,半点不说事关自己的前因后果。

 

郭焱脸上的忧虑惊悸一并缓了缓,上前揽过小醉鬼,笑得礼貌客气,“麻烦您了,大晚上的,您也请小心,下次您要是路过,欢迎来家里做客。”

 

“好,再见。”哪里听不出人家变相赶人了?王总礼节性笑着告别。

 

郭焱轻声关门,肩上搭着‘重物’龇牙咧嘴地换回拖鞋,这时候才想起另一边进行中的通话,高呼一声“跃!”

 

郭跃那边差点咬了舌头,她刚说到“舅妈,我跟您说件事您别着急啊,宁姐……”听到声响撇下手机跑过来,一瞧也傻了眼,听她老姐低着嗓音三言两语解释完,她反而坏笑着去捏昏睡中她宁姐的脸。

 

“别闹了,快去!”郭焱拍开她的手,努嘴提醒她沙发上通话中的手机。

 

郭跃恍然大悟地摇头,又跑回去,脸不红心不跳地改词儿,“舅妈,宁姐说她下个周末也回不了家了……她说要陪我预习……嗯,嗯,好……那舅舅舅妈你们早点休息哦,拜拜啦!”

 

等郭跃闲扯完,她俩姐已经双双瘫倒在沙发上。

 

“小跃,挺有觉悟嘛。”郭焱晃了晃手臂,给自己倒杯水。

 

小郭同志冥想好一会儿,在她老姐悠然放下玻璃杯之后,才发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赶紧卖萌装乖,“权宜之计嘛,嘻嘻……”

 

“一石二鸟,非常好。我看就这么定了吧!下周我回家看望长辈,你们小姐俩在家学海作舟。”郭焱站起来,伸个懒腰,完了又郑重点头,“不错不错。”

 

刻意忽略小郭跃摆出的苦瓜脸,郭焱摆手招呼她,“快来搭把手。你宁姐看着瘦,实际沉着呢!”

 

郭跃刚搭了她小表姐那只手臂到自己肩膀上就大呼小叫地‘呀’了一声,“老姐。宁姐好像沉了……”,收到她亲姐一个无望的白眼,继续,“小日子过得很惬意嘛,周末不回家就算了,连咱俩都不理了……周周下馆子周周看电影……老板都送回家来了,这日子!”

 

“所以你就努力学习吧。”在俩人合力下,总算把人安全送达。几乎是三个人同时倒在床上。

 

“天啊,那个老板姐姐是怎么做到的,这么沉!”郭跃试着去推身边梦中人,未果。

 

郭焱坐起,伸手拉妹妹起来,“把她睡衣什么的准备好。”

 

郭跃在床上晃脑袋,“不要。”

 

“那你扶她洗澡去。”郭焱作势又要瘫倒。

 

“别别别,你们去吧。”

 

达成共识的姐妹俩合力再将贪睡的人扶起来……

 

·

 

折腾完毕,三个人依次倒在张怡宁卧室的小床上,边上两人大眼瞪小眼,别说各自回卧室去了,眼下真是一动也不想动。

 

“姐,我要努力学习了。”郭跃清清嗓子,悠悠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嗯。”她老姐一个语气词作为回应。

 

“姐,我也想去宁姐的母校学金融。”

 

“好……”面对这么有理想的妹妹,郭焱忍着浓烈睡意发声支持。

 

“姐,那我也能遇到这么贴心的老板嘛?”郭跃按捺不住激动窃喜,侧过身来,瞪着圆又亮的双眼。

 

“嗯,梦里有。”郭焱背过身去,“睡吧,安。”

 

郭跃气鼓鼓的,又伸出小魔爪摸到旁边人的脸上,胡乱捏了几下。


2018-01-17
评论-8 热度-6

评论(8)

热度(6)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