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十、绯闻

注明两件事:打球那段就是一笔带过的事儿,请自行脑补,O(∩_∩)O

再一个:杂志的标题第一次写,不工整还挺俗,请见谅……

 

——魔性文的正文如下


“亲密照”事件终究是不了了之。

 

细说起来,其中包括当事人和‘挑事人’双方N多次交锋。结果——王楠拿出了总裁气势,要求杨影独自保存好她的‘重大发现’。

 

周一一大早,齐聚水滴大楼顶层总裁办的死党团开始了每日定时的茶话会。

 

办公桌后面的转椅时停时转,置身其中的赫然是戴着墨镜、打扮休闲的短发女生,“姐妹们,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对于各自倚在沙发上的俩人来说,她的反问太过多余——即使她们不回应,她也是耐不住性子的。那两个人很默契地同声‘嗯’了一声,不过辗转的语调里多少透着几分慵懒。

 

转椅按照客人的心意停停走走,女生的畅快心情丝毫不受影响,直接公布答案,“我自由了!”

 

“嗯……嗯?”斜靠在长沙发上的长发女生腾地坐起,头转向这边,逆光之下,不得不眯起眼,笑问,“大小姐被赶出家门了?”

 

杨影的心情图腾本来恰似蓝天白云、绿水悠悠,刹那间被一道恶风吹散,恼怒之下,直扑祸首而去,“什么叫赶出家门,我那是行为独立,恢复自由!”

 

一阵劲风引来欢声笑语。单人沙发上那位闭目养神的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旁边俩人窝在沙发里纠缠不清。淡淡瞥一眼腕表,起身,“上班时间到了,你俩继续。”

 

她话音未落,就听门外‘噔噔噔’的疾步声。

 

李菊再扫一眼丝毫不为所动的俩,友情提醒,“来人了啊。”

 

那俩近乎同时停下在对方腰间使坏的手,撇头去瞧门口。

 

门口突然现身一瘦高身影,来人撇着嘴,模样蔫蔫地。“抱歉,楠总,来晚了。”

 

王楠勾手,把人招呼过来坐,“路上堵车了?”

 

李菊贴心地接过小司机手里的食品袋,把它们摆开在茶几上,之后和迫不及待地某人一起挑选各自的‘心头好’。光是这样还不够,两人顺便竖起耳朵听上一小段‘八卦’。

 

她们仨已经适应了早饭被关照的生活,虽说是被一个小妹妹关照,虽说是麻烦人家大老远跑腿得来的关照。

 

“没有,今天店里人超多,好像是那附近有什么新楼盘开盘,争先恐后去抢名额,好像不要钱似的……”说话间隙,张怡宁斜靠着沙发扶手,平复急促的呼吸。

 

自从上回送豆浆开始,小张同学变着花样地给她们带饮品,豆浆豆奶奶茶花茶果汁……五天工作日,刚好一轮回。周一,张怡宁从她本来的家出发,刚好豆浆店就在门口。另外几天,则是王楠开车接她再奔去各‘据点’买。

 

受惠群众嘛,就是上次参加联谊的三部门几位代表。除了体贴人的老板,另外白得便宜的几人或受宠若惊或甘之如饴,在心中堆积起对老板的爱戴之情以及对新同事的好感。

 

回到眼下——

 

王楠不声不响地从杨影包围圈里抢了杯港式奶茶塞到张张怀里。

 

小张同志低头又抬头的刹那间,已经吸收了三道意味不同的目光过来。“额……”怎么办……小司机汗颜。“那个我、去趟洗手间。”说完撒腿开溜。

 

等那两位总裁办的常客提溜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晃悠出门,在门口正撞见恭候许久的张怡宁。

 

“怎么不进去?”李菊还是很讲良心的,毕竟吃人家嘴短,该有的关心体恤要有……

 

“这是等我呢?”眼瞧着那人手里还捧着那杯未开封的奶茶,杨影快手夺回来,抬头调笑着。

 

“嗯。”老实人点头称是。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相似的称赞:这孩子不错,挺老实。

 

仨人就此愉快道别。

 

下到27楼的时候,杨影拽住了预备继续向下的人,语重心长:“菊子,那小孩儿你多提点点儿,别让狐狸把她带坏了。”

 

李菊失笑,“您老人家怎么不亲自来?”

 

杨影假笑了下,掉头就走。

 

·

 

张怡宁揣着小心脏忐忑不安进门来,见着老板已经埋首到办公桌上悄悄松了口气。

 

“继续看书吧,有什么需要你的再找你。”王楠头也没抬。

 

“好的。”小司机,哦不,小助理规规矩矩坐回她的沙发位置,端起书来看。

 

“哦对了……”王楠抬头,手扶下巴。

 

张怡宁听到这一声吓得一激灵,唯恐奶茶不见一事被老板问起。

 

所幸王楠说起了别的,“这周我要加班,项目组赶个项目,急用。你就……”正点下班吧。

 

“好,”后几个字还没出口,小助理迫不及待地表明立场,“我跟你一块儿。”眼见着王总摇头正要拒绝,急忙补充,“给您当司机,当然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王楠无言辩驳,这逻辑倒是没错,似乎大概好像、还是自己教她的?“那好吧。”私心里想想,有个人路上作伴也挺好,转转眼珠又嘱咐着,“跟家里人说一声。”

 

张怡宁点头,当天午休就把消息告诉了小家里的老姐老妹,然后做足心理准备,迎接人生第一回加班。

 

·

 

新一周第一天,工作顺利。

 

老板心情莫名得好,且亲自坐镇,项目组全员工作效率愈加提升。

 

王楠自诩不是只追求利益不通情理的万恶资本家,听闻附近校园里七点钟声一敲响,立刻发话,“行啦,今天就到这吧,诸位辛苦了。”

 

众人欢天喜地地道谢作别。

不多时偌大办公室剩下寥寥几人。

 

王楠收拾了文件夹,和等电梯的同事告别,坐专用电梯折回顶层总裁办,

 

踏出电梯,迎着光亮之所走去,鞋跟‘哒哒’敲在夜色漫漫的理石面上,心底宁静不减。

 

舒口气推开门,倚在门口,翘起嘴角,“小朋友,今晚有约了吗?”

 

“啊?”猫在茶几上的人本来动笔在纸上龙飞凤舞,听得动静,茫然抬头,脑袋里还在继续方才的运转,看上去呆萌呆萌的。

 

王楠屈指在玻璃门上敲几下,“小姑娘,跟我走吧。”

 

“去哪儿?”张怡宁老老实实站起来,步子未挪又问,“不是加班吗?”

 

王楠回应她一串轻笑。这时候张怡宁茫然扭头去看窗外,天还大亮着,回过头来,神情更迷茫,“不加班了?”

 

“加过了,这都几点了。走啊,去吃宵夜去。”王楠倚着门笑,她算是明白了,合着这傻孩子都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得,这是看书看傻了……那受损的脑细胞得好好补补……

 

张怡宁回想起联谊后的那顿喝了假果汁真酒的宵夜,料想自己今晚可能的遭遇,瞬间石化当场。

 

“傻站着干嘛,快收拾。”王楠那个倚靠的姿势十分之惬意,挪动的想法都半分没有,更不要说凑过来帮忙了,所以只忙于口头督促。

 

助理小朋友弯腰收拾凌乱的几面,待一切归位,站直身,眼巴巴地问,“楠总。这么晚了,还是回家吧……”

 

“回家干吗?”

 

“陪家人啊。”张怡宁眨眨眼,“你这么忙,很少有时间陪家人吧。”

 

王楠挑眉,她还当是小家伙着急回家呢,实话实话,“我父母在老家,自己住。”

 

张怡宁“哦”一声,语气讪讪,“抱歉……”

 

“那看我孤家寡人的份儿上,你要不要尽下地主之谊,陪我填饱肚子去?”不愧是被称为狐狸的人,王楠三言两语就拐回正题上。

 

这是不得不答应了啊……张怡宁点头。

 

又一次,张怡宁被拐去吃夜宵,不同的是由头——上次是欢庆联谊结束,这次是地主与宾客的相聚……

 

张怡宁举起眼前的果汁,内心颤抖,眼巴巴地抬头望天:再看一眼美好的夜色吧,怕是一会儿又看不着了……满怀悲怆,一饮而尽。

 

诶?酸甜的?张怡宁吧嗒嘴,细细品了品,这是果汁啊!抬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王楠噗嗤一声笑出来,悠悠喝口果汁,“看你上次那架势,我可不敢灌你了。”

 

听她说完,张怡宁的小心脏总算是平静归位,开始和她继续周末没侃完的乒乓球话题。

 

俩人一直聊到吃完饭开车回家,一直到王总送小司机回到家楼下。

 

在告别之前,王楠问,“你也喜欢乒乓球?”

 

“嗯。”

 

王楠挑眉,“下次来一局?”

 

“好啊,”小张同志神采奕奕。

 

“一言为定……快上去吧。”王楠温言轻笑。

 

小助理机灵钻出车,关门前嘱咐告别,之后站到一边,目送小白离去。

 

她这厢还在恋恋不舍地送别,那边厢就被某个自以为撞了大运的狗仔收录进相机。

 

·

 

第二天,娱乐杂志封面的加粗标题印有如下字样——凌远总裁夜会小情郎,男友痴痴送别为哪般?

 

俗话说得好,听风就是雨。人云亦云的可不止娱乐圈,哪个圈都一样。

 

这档子新鲜事一出,立刻引得八卦大军的热情讨论。

 

结果无外乎有二,一是舆论给王总凭‘图’捏造出个小男友,替她博得身前身后各种或艳羡或赞叹或嫉妒或不平的群众呼声,可惜的是,外人的评头论足哪怕炒上了天,王楠本人依旧全不在意,相比而言,她对其二比较喜闻乐见——凌远的知名度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借着绯闻的东风,股票飙升!

 

王总放下杂志,悠闲地哼着不知哪年的流行歌,嘴角甚是得意地翘起。

 

“我天,你都不着急嘛?”她办公桌对面钻出一人来,脸都皱成了苦瓜样。

 

“着什么急,我应该开心啊。”王楠意有所指地敲着桌面,在她指尖下方是一份刚送来的财务报表。

 

“老板你可真敬业,”杨影扶额,“你能不能关心一下你自己?”

 

“我不也沾了光嘛,”王楠举起那本杂志,背面向自己,嗤笑,“都上娱乐杂志了,算不算是进军了娱乐行业?”

 

杨影都要暴走了,这人怎么这么心大啊!站起来,瞪眼睛,“你都没想过你的人生大事嘛?!”

 

“我的人生大事解决了啊。”王楠歪头,指尖正对着‘男友’二字。

 

“你别闹。”杨影简直被磨得没了脾气,默默坐下来。

 

“这是好事儿。”王楠撇开那本书,气定神闲,“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我个人。”

 

也就是说公司名望上去了,你的八卦新闻隐匿了?杨影摇头叹息,愤愤然坐到一边沙发去,这人简直没法沟通。

 

“诶。这事你别告诉菊子啊,别耽误她工作。”将杂志随手收在抽屉里,王楠准备进入工作模式。

 

“你还知道心疼她,怎么不心疼心疼一心为你着急上火的我?”杨小姐十分之不满。

 

“你、闲着也是闲着。”王总头也没抬,取过手边的一摞文件夹,翻开上面一本。

 

杨影心里直翻白眼,撇开头不理她。

 

“她人呢?”王楠忽而抬头。

 

“谁?”气头上的人懵。

 

“我小‘男友’啊。”王楠说得格外正经。

 

“还接电话呢!”杨影双手掩面,后仰沙发靠背决心不理她。

 

“半个多小时,这也太长了吧?”王楠瞥一眼电脑时间,不太满意地嘟囔着。

 

“哟,这才一会儿不见就想啦?”杨影也不知道为什么嘴欠要开这玩笑。

 

“是啊,有点想了。”王楠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非得和一向不靠谱的人抬这杠。

 

接着这俩人,一个目光探寻一个目光避开,陷入了无声的追逐局面。

 

·

 

现下,同在水滴顶楼,另一位绯闻当事人在楼梯间里走走停停,已然是口干舌燥,却还举着手机向连线那边的人仔细交代‘事发’经过。

 

持续近47分钟的通话挂断后,这边的人沉着脸返回办公室,那边的人类似是一筹莫展。

 

这条被刊登的‘绯闻’,本来并没有波及两位当事人的生活,可是在她们各自的圈子里,却很快有了知情人,王楠这边是上班权当休假、一贯闲来无事的大小姐杨影,张怡宁那边是听到同事八卦间接获得讯息的她老姐郭焱。

 

这不,几乎同时,俩人就都炸了毛,赶紧追问好友/小妹事实。

 

王楠这边很简单地回复了一句,“加班完了顺道送她回家。”

 

张怡宁那边则仔仔细细交代了昨天一天的行程,尤其详细回忆了宵夜、搭车和道别那段。不过她自觉自愿地略掉了送早饭和约打球两件事,心里暗想这些和被错认那件事又没多大关系……

 

·

 

等她踏进办公室门,扑面而来的两道目光夹带着她搜罗了整个脑海也极难形容的诡异氛围。

 

“我们正常吃个饭、下个班,你要汇报这么长时间嘛?”王楠丢下笔,手托腮。

 

杨影倒吸一口寒气,转头盯王楠,她怎么从这句质问听出了撒娇的意味?!

 

“就和我姐说明了一下。”张怡宁关了门,呐呐道。

 

“得了,工作吧。”王楠放下手,“下班你按时回去就是了。”

 

“可作为你的助理得跟着你啊。”张怡宁满脸无辜。

 

杨影捂着眼睛站起来要走,“得了,你俩继续吧。”

 

最后的最后就是,任外面风言风语满天飞,当事人这边,加班依旧,人员不变。

 

·

 

“楠总,我有个好朋友在报社当编辑,要不要发文什么的澄清一下啊?”这一天在车里道别的时候,张怡宁问出了想问的。她被人拍个背影不要紧,反正她的圈子不会变,但是她老板被拍到晚上驱车送生面孔回家,这影响实在太糟糕了。张怡宁虽然不爱八卦,但是八卦的力量她还是多少知道些的,那简直、口水多了淹死人啊。这牵扯面太广了,小张同志想想都后怕。

 

“这样刚好。”王楠微笑,“别当回事,过几天就好了……快上去吧,回去早睡不了吧?”

 

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调侃人,看来心情是不差,公众人物都打造了一身铜墙铁壁啊。张怡宁默默想着,和她楠总道别。

 

不过她想来想去也没想清楚那句‘这样刚好’是什么意思。

 

她只知道,自己被当成男生的滋味儿不太好……


2018-01-20
评论-29 热度-7

评论(29)

热度(7)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