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十一、意外

高虐预警、虐预警、预警!


虽说这个看清自己内心的方式有点极端……  还是求多支持吧。

我自以为写得感人肺腑,那段大小姐的独白描述,写着写着一滴泪就滑下来了……

还有那种替你分担的闺蜜情,很让人感动哇

我最喜欢的还是最后那段内心独白,青涩美好,微甜。


接受不了虐的,建议直接看下一章


——正文


这世上有多少事、非人力可企及?又有多少美好,灿如流星却转瞬即逝?

 

王楠坐在的士后座,双手攥紧前排的座椅靠垫,不管不顾地,一遍遍催促司机加速。坐在副驾驶的李菊转过身来,握住她一只手,温言安抚。

 

没事的……会没事的。李菊没见过这样的王楠,劝人同时她自己也忐忑着。飞来横祸,又不是一句轻飘飘的玩笑话,哪是一句没事的就能抚平?

 

夜幕降临,车被拦在十字路口前,王楠的目光扫过车外,刺目的灯光,密集的车流……躲避着闭紧眼睛,聒噪的鸣笛声、引擎声纠葛着,依然不饶人。

 

堵车……李菊侧着身回头望前方,车辆密密麻麻的,在这里积聚汇集,放眼望去,车尾常亮着的,是压抑的红,紧锁眉头,随着后座的人焦急着。

 

王楠闭上眼睛,夜色如獠牙魔兽,带着即刻扑灭希望的气焰直扑而来。

 

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霍地睁开眼,果断开门下车。

 

“王楠!”听到动静反应过来,李菊开门喊她,见她穿过车流,步伐越来越急,李菊撇下车费拔腿去退。

 

王楠眼前朦胧一片,耳边除了回忆在叫嚣,什么都没有……

 

---------------------------------------------------------------------------

 

王楠记得三天前临走时,捏着那人下巴调笑,“姐姐我呢,两三天就回来,办公室交给你了,认真看书,不许迟到早退,听到没?”

 

那人二话不说,点点头,脆生生地应下,“好。”

 

还记得那时候她笑弯的眼睛里,融着暖暖的日光……记得她信誓旦旦的郑重模样……记得她发来的祝福短信——一路平安。

 

我说得都做到了,那你呢!

 

她和李菊去外省出差,就是为了今天上午的合作签约仪式,可谁知,仪式还未开始,双方代表才刚落座,李菊的手机就震起来,不知疲惫地震起来,而等李菊接了电话回来转告了杨影的四个字——“她出事了。”

 

王楠脸色刷一下惨白,起身夺门而出。

 

赶去机场的路上,王楠取出手机,回拨打入了许多个未接电话的那个号码,仔仔细细问明情况。

 

杨影在那边说得字字句句,王楠怕是一辈子都难忘。

 

“她这几天自己加班,赶着看你给她的那些材料……昨天八点了,她说她姐加班,妹妹开学住校,一个人回家无聊,还想再看会儿。我、我本来要等她一起的,前几天都是这样……可是我爸叫人来接我回家吃顿饭……我回家吃完饭,就接到交警电话……说是她在一个路口,和迎面来的大车发生剐蹭……”

 

---------------------------------------------------------------------------

 

亏了市医院就在市中心,可李菊追了两条街,愣是没追上她,直到那道白影冲进医院,在问讯处前稍加停留,那时,李菊已默契地找到电梯,恰时招呼她过来。

 

熬过了电梯里的磨人时光,拖着缺氧般疲累的身体,目标住院部,王楠开始新一轮狂奔。

 

她近乎忘了自己是谁,置身何处,只是在心里默念那串数字——那个人的房间号。

 

掠过一个个房间,对应房间号飞奔而去,瞥到那道门口站着两个人,她只看到其一是‘白大褂’。

 

郭焱和医生站在门外聊着,脸色缓和不少,她正要对眼前的年轻医生表示感谢,耳畔就响彻了急促尖锐的脚步声。偏头一看,愣在当场。

 

这个奔向眼前的人……观其神色、气势,郭焱怎么想也联系不到商场女王身上,可细看这张脸、这个人,分明就是啊!

 

“她呢?”王楠也就就近时认出了门口这个见过一面的人,顿下脚步,压着喘息,慌忙问。

 

“放心吧,病人没有大碍。”年轻医生微笑着安慰道。

 

“谢谢。”王楠点头致谢完,推开虚掩的房门,快步走进。

 

李菊上前来,加入到门口的问询话题里。

 

·

 

病房里冷森森的,哪怕掩不住窗外当季蝉鸣。窗外的夏明明是争奇斗艳的好时节,可是一重玻璃一道墙,房间里,一切都染上了刺目的白。比如那人的脸……

 

王楠步步靠近,哒哒敲在亮白色瓷砖上的,和着阴影,辨不清是什么。脚步声骤然停止,地砖上,庞大的床体糅合了一道柔和的影子。

 

她轻柔抚摸那人的脸,出口的话却忿忿的,“小骗子。”

 

被新加头衔的人乖乖地躺着,呼吸浅浅的。

 

眼随心动,来回注视之下,对她袒露(感觉换一个字更恰当,但用那个字恐怕会被禁)在外的伤处多多少少了解了——额头边角包着纱布块,左臂打着石膏,这是光看到的,看不到的呢?心头一酸,接着酸涩感又一路向上蔓延,

 

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没几步已间断。

 

王楠闭闭眼睛,把那些敏感因子驱赶开,平静着收回手,起身回头,淡然望着眼前的人——那家伙的家人。

 

郭焱前一秒还在思忖气氛怪异,后一秒视线被牵引,不得不感叹,这位泰然处之的总裁气势回归了。

 

“她算工伤,由我来照顾吧,郭小姐守了一天辛苦了。”

 

郭焱的感叹才收起,这又被噎了下——这小丫头的老板对她也太好了吧?!面上不敢懈怠,淡笑道,“谢谢您体谅,没关系的,我请了假。”

 

王楠突然想到了别的,“这件事家里长辈知道吗?”

 

嗯?家里长辈?郭焱愣了一秒,才联系到自己家身上,“没,他们知道必定要担心,人多了也不易于她……”或许是突然经历这一遭,郭焱下意识去看自家小妹妹,看到卧床那人老气横秋的模样,‘康复’两个字彻底卡在喉咙里。

 

王楠了然地点头,侧过身,一并去看。

 

李菊提着包装袋回来,进电梯时不偏不倚碰到了熟人。

 

“你们没事吧?”杨影把手里的食品袋归到一处,腾出只手来拥抱她。

 

那小孩的意外事刚出,李菊很理解好友这跳脱的思维,点点头,注视她凹陷的眼窝,轻声问,“昨天没睡吧?”

 

杨影笑笑,“哪有,外面那一排座椅都是我的~”

 

李菊弯唇笑笑,欣慰又心疼。

 

两人前后脚进门,面对的就是一种诡异气氛,似相争又似相容,对视一眼之后,干起老本行——调动气氛。

 

杨影把食品袋平铺在桌上,招呼郭焱,“小郭,我在附近转了转,买了些粥,垫一口吧。”

 

郭焱摇头,“不用了,谢谢。”

 

李菊刚扶着王楠坐在座椅上,蹲下解开包装袋,取出一双平底休闲鞋示意王楠换上。

 

王楠穿着几厘米小高跟跑了两条街,自己不心疼,她还心疼呢。

 

王楠弯腰换鞋,李菊麻利地收了高跟鞋回鞋盒,装回袋子立到墙边。她起身时,那边俩人还在推让,也就顺势补充一句,“多少吃点吧,咱们都吃点儿。”

 

杨影赞同,很配合地递了两份过来。没想到,同时递来两双手。王楠对外界的目光置若罔闻,揭开塑料盒盖,一手托盒底一手持筷,安之若素吃起了饭。

 

对于她这么配合的行动,大家纷纷吃惊,那两个人对视互相挑挑眉,也各自忙活起吃饭来。

 

杨影窝在橱柜前,扒拉着粥还递过来送饭的左手,郭焱架不住人家盛情,道谢接过来,让出另一把椅子,自己起身到外面吃。

 

·

 

王楠最先吃完的,对于她狼吞虎咽的对付吃法,李菊看得真切。

 

“你们今天都别留下。”总裁发话,热粥暖胃,声音倒也带了点热度,“菊子,你陪影子回去好好休息,这两天辛苦你了。”她扭头说完,望向病床另一边,目光满含歉意,“影子,谢谢你。”

 

李菊放下筷子,把手搭在闺蜜肩膀上,轻轻安抚。对面的人则立刻毛了,腾腾过来,伸手戳她头,气呼呼地责问,“你跟我还说这个!”

 

王楠顺势揽住她的腰,俯首在她腰间。

 

“我们在呢。”饶是再不拘小节,杨影也难得细腻一回,体察出好友的心情,伸出手轻轻拥抱她安慰。

 

肩上和背上的温暖让王楠觉得格外安心,背井离乡扎根异地,这两个人是她多年以来最亲近的朋友,不分你我的朋友。她掩了掩情绪,站起身,依次给她俩一个大大的拥抱。

 

拥抱过后,温情就被高气场大肆挤压,王总裁环保双臂,斜靠在墙上,“你们走吧,拉上门外那位。”

 

“……”为什么有一种缓不过劲儿来的感觉?杨影眼神求助李菊,李菊则不慌不忙地把急于下逐客令的人拉回座位,蹲下,温言,“等我送影子回去,收拾些东西再过来。”

 

杨影还没来得及附和,就被正主打断,“不用,你们俩都累了,回去休息好,明天带好吃的来。”王楠郑重其事想了想,“明天周四,还是喝红茶吧。”

 

如果眼前的她没有目光闪烁的话,恰如同她原本的淡定模样。

 

两个人各自叹息,劝了好一会儿,最后集体被赶出门。王楠推着她们出门,故作轻松,“放心吧,我不会亏待自己的,谁会傻到趴床睡或者躺座椅啊?”她话才出口就招来杨影气鼓鼓地一瞪眼。王楠又笑,捏捏她的脸,反问,“她身上没有别的伤了吧?”

 

语气牵扯着氛围,突然低沉下去。

 

“只有头上的划伤,左臂骨折。”杨影慎之又慎,“医生说,可能醒来会有一些后遗症……轻微脑震荡之类的……”看王楠眼神暗了暗,又急忙朗声安慰她,“楠楠你别急,医生说观察观察、注意休息很快就好的!”

 

李菊感叹,“这样已经是幸运了。”

 

王楠点头,送她们到门口,千叮万嘱:“一会不用来了……我要锁门了……别忘了叫上小郭。”

 

李菊转过来坚持,“我呆着又没事,陪你来说说话也好啊。”

 

王楠一点儿机会都没留给她,“谁要你陪了?我还要补觉呢,前阵子天天加班,哪天睡好了……快回去吧,那家伙那么瘦,分我半张床怎么了。”

 

别听她说得轻松,亲近的人都知道她只是在人前坚强惯了。两个人不忍又没法,劝更是劝不动,只好叹息着退出门。

 

·

 

王楠把门关上,拧上锁,就手连灯也关了。这家伙不打针不输液,省心得很。

 

听到外面脚步声淡去,她才脱离墙体踱回床边。借着月光,那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夜色下看,和往常一样呢……只是在睡着罢了。

 

她轻轻捧起那人的右手,捂在手心里。那么静静地坐着,不声不响。

 

·

 

出租车上的气氛也压抑得很,杨影想来想去,想起一件大事,“签约成了吗?”

 

李菊轻笑,“或许成的不是这件事。”

 

“嗯?”杨影扭头看后排。

 

李菊摇头,神色严肃,“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洽谈刚开始……”

 

杨影惊愕,“所以、你们?”

 

“没谈。”李菊扭头,不禁为王楠近期的未来担忧。杨影转过头去,也是愁眉不展,她好像知道李菊说的‘成了的’是什么事了。

 

·

 

除了轻轻浅浅的生命指征在发声,房间里满满的寂静。

 

手机毫无征兆‘嘟’了一声,她抽出一只手摸出来瞥一眼,眉心轻颤。

 

王楠本还猜想这是她俩保平安的讯息,没想到,还不止。

 

——杨影:楠楠,我们回了菊子家。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都会好起来的。还有,你有没有觉得,你对小张太好了

 

杨影说得很委婉,不像她的风格,语气又很坚定……所以,你们俩都这么觉得吗?王楠收起手机,重新握住那只稍有暖意的手,凑上去,轻轻呼热气,歪头望向床头,眉眼弯弯。

 

她们都知道了,我喜欢你。

傻瓜,只有你不知道。

如果你早点醒来我就不怪你了,其实我也刚确定没多久……

 

小傻瓜,我喜欢上你了,可是差点、又错过你了。

快好起来吧,给我个机会,拥抱你。


2018-01-24
评论-19 热度-11

评论(19)

热度(1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