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十二、心意

(我就默默问一句,最后两段回忆对话的炸弹威力肿么样?!)



 

记得有首伤情歌里唱过——

心还是会疼,想你在零点零一分,幸福的人都睡得好安稳。

 

坐在没有靠背也没有扶手的四方木椅上,视线放远,隔着病床和房间里大片空旷,眺望轻薄纱帘遮不住的墨色天际,王楠零星想起这首歌的几句词,心里莫名就被那种得而复失的挫败与绝望浸染,眨巴着酸涩的眼,叹息一声不再乱想,单手托腮,支在床边,左手心,不变地,握紧另一只散发浅浅凉意的手。

 

那人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比她的凉几分。百折不挠的人不服气似的坐直身板,伸出双手拥住那手在掌心。

 

东边天际泛起亮色,倔强着和困意‘打持久战’的人终究不敌,支撑不住倾身合上眼皮。

 

·

 

小张同志昏昏沉沉之际,已然行过冗长的梦境。迎着被折射的融融曦光,眼睛睁开一条缝,来回转着眼珠打量,同时忍不住抬手抓头上的痒处,完全没意识到掌心内外的暖意由何而来。

 

她这一动,床边打盹的人因着手心一空,即刻被惊醒。蓦然抬头,她的世界,云销雨霁……所有的惊惧慌张胆怯通通消散,洗尽铅华般,由心绽放灿烂的笑。

 

笑容只维持一瞬,紧接着,王楠凑上去及时抓住那只‘意图不轨’的手。

 

“唔?姐……”张怡宁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地喊郭焱。眼下她逆着光又眯着眼,真真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嗯,全凭猜。

 

王楠强行按下那只捣乱的手,固定在自己手心里,故意板起脸,语出责怪,“别乱动。”

 

嗯?听声音不像,咦?我姐头发也不能这么长了吧?我这是睡了多久啊?!张怡宁恐慌地瞪圆眼睛,入眼的是和她猜想的完全不搭边的、另一张笑颜。“楠、楠、王……王总您怎么在这儿?”

 

王楠收起惊喜的笑意,压下心头的忿和恼,重新扬起半边唇,似笑非笑,“不然你以为呢?”

 

跟她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她这千百种笑也算有个了入门掌握,小张同志默默清清嗓子,准备认真地作出解释。

 

谁知道人家完全没有追问的意思,突然站身,提了水壶径直出门,出门前回头瞥来,冷冷清清地警告她,“手放好,别乱动。”

 

小伤患老老实实地,把手压在腿下面,略一打量完周遭环境,就开始了转着脑袋瓜想说辞。

 

等王楠打水回来,一推开门就听见那个人,坐得端端正正,模样正正经经的,垂着头,悄悄抬眼望过来,小心翼翼地开口,“对不起啊楠总……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看我,我还当是我姐呢……”

 

王楠失笑,倒了杯温水递过来,“你以为我是怪你认错人了?”

 

“那不然呢?”小张同志很本能地反问。

 

王楠走回床边坐下,抓起她右小臂,轻轻地来回晃她放松状态下的手,语气很正式地警告,“下次你再乱动,别怪我采取强制措施。”

 

呃……闻言,当事人后背汗毛竖立。老老实实‘哦’一声,像做了坏事似的,垂下眼帘。

 

王楠轻笑出声,忽然发现欺负这人的感觉很好,她把双手支回床边,握拳托腮,对着那人笑意融融,“再陪我说会儿话,一会儿她们就送饭来了。”说得就好像这不是在病房,而是在她的地盘。

 

张怡宁莫名有种在老板家里做客的感觉。她愣愣地点头,然后眨巴着眼睛等听老板发话。

 

王楠板起面孔‘质问’她为什么言而无信,然后小孩皱着鼻子一脸委屈地回想那时候的情形……

 

昨天一并离开病房的三位,在等电梯的时候意外相遇,当然了,杨影李菊还是一同来的。

 

等几个人寒暄几句经过长廊推门进房间来,刹那间,脸上绽开的都是相似的惊喜。

 

靠坐在床上穿着病号服的那位眼睛亮了亮,完全无视身边那人一瞬而过的恼意,和来人热情地打起招呼来,招呼完她‘菊姐’‘影姐’,又恨不得张开双臂拥抱她老姐。

 

幸好王楠眼疾手快制止她。

 

郭焱避开她的伤手,轻轻俯身拥抱她,并宽慰几句,站在床的另一侧,注视王楠,欲言又止。

 

王楠恰时转头,避开那道十有八九是歉意或感激的目光,对俩死党轻松地扬眉,“我的红茶呢?”

 

仨闺蜜凑到一块儿挑拣着心仪的早餐,王楠把红茶丢到一旁,忙着挑主食,拨开寿司,挑出面包来,又釜底抽出李菊手里的茶性相对温和的乌龙茶,眯眼狡黠笑笑,转身大步折回,架起床上小桌,把战利品摊开,对床上的人轻声哄,“先垫一口,饿久了伤胃……想吃什么我再去给你买。”

 

“我去吧。”郭焱不想太破费人家,站起,继而转身出门。

 

另外两个人赶忙凑近来。

 

轻快气息欢畅扩散,近乎是几句闲谈的时光就填充了整个房间。

 

“那个、今天几号了呀?”小病号问。

 

“周四啊,”杨影向她晃晃手里的花茶,“你睡了一天两夜诶!”

 

张怡宁了然地点头,难怪头痛,原来睡多了。没一会又歪头冥想,“才周四啊,楠总菊姐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先前不是说周三才能敲定合作方案么。

 

“没事就回来了。”王楠微笑,转头示意另外两个人管住嘴巴。

 

张怡宁对她点头的同时,另外两人也神色复杂地望向她,沉默半晌,终究是没说什么。

 

之后聊了些别的,如同前些个置身办公室的工作日早餐前闲聊时刻那般,话题轻松随意。

 

仿佛回到晨曦时刻的总裁办,几个人围坐在沙发上滔滔不绝的情景。

张怡宁抿嘴一笑,心中,顿觉如融入的浅浅日光的窗子般,温暖如昔。

 

·

 

郭焱心情复杂地折腾了一个来回,提着早餐迈近病房时,愣了两三秒。

 

张怡宁一个眼神儿都不给她,盯紧冒着热气的食品袋,眼睛发亮。

 

身为她老姐,自然有办法治她,郭焱把豆浆和小笼包提到张怡宁面前晃一圈,然后淡淡地收手到身后,清清嗓子,“她们人呢?”

 

“上班的上班,散心的散心。”张怡宁迫不及待地扑过来,遵照肚子心意,来抢散发诱惑香气的食物。

 

走了就好。郭焱舒了口气,由着她把包子抢走,嘱咐完“小心烫”,把豆浆的杯盖掀开,晾在饭桌上。

 

等人家大爷似的吃饱喝足,眯着眼睛惬意地晒太阳的时候,默默收拾了饭桌的管家老姐倚了窗台,正色问她,“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张怡宁绞着双手食指,开始不甘不愿地回忆……

 

“那天我,中午没睡着,下班时候困得要命,想着回家也就我一人儿,闲来没事就补了一觉……刚好老板不在嘛,嘿嘿……结果……一觉睡到大天黑。”看着老姐愈发冷下的脸,张怡宁急忙澄清,“我是清醒了才出门的!”她本想挠挠头,抬起手想起什么又畏惧着放下了,皱着脸费力地想着,“这次直接回家了,和往常走的路不一样,那是哪个路口来着,那路口在修地铁口,车多道窄,我又不熟,被对面大车大灯一晃……就蒙了……”

 

眼见着郭焱神情严峻,张怡宁嘻嘻哈哈地分散她的注意力,“姐,我终于知道安全气囊在哪了!”

 

郭焱心里压抑得慌,才不想听她卖乖讨巧耍嘴皮子,嘱咐她‘老实呆着’就逃出门去,去楼外花园里漫步散心,意料之外地,‘偶遇’了熟人。

 

王楠翘着二郎腿,坐在小路边长椅上,手指搭在金属扶手上敲出清脆的声响。

 

这些。和郭焱印象里的一丝不苟的‘总裁’形象相差甚远。

 

“坐吧。”王楠对她的到来似乎毫不惊讶。

 

郭焱也没矫情,转身在另一侧坐下。

 

“她说……事故是她的责任。”回想刚才张怡宁的解释,半点追究别人责任的意思都没有。身为她老姐,郭焱立刻就明白她的心意了。

 

“嗯。”答得波澜不惊。耳边‘叮叮当当’的声音在继续。张怡宁什么人,相处了月余,她王楠早清楚了。在气氛沉静之后,她突然又冒出一句,“这件事我来管,她恢复得不错,没必要让你家里人跟着白担心。”为了怕人家反感,王总又很有自知之明地说明了是‘你家里人’。

 

不等郭焱拒绝,面上淡定内心忐忑的人已经起身走了。

 

·

 

郭焱心绪多番纠结着,不想回去破坏她家傻妹妹的心情,估摸着刚才分别对话俩人的态度,索性直奔挂号处。

 

开玩笑,总不能真厚着脸皮等人家老板给结账吧?她越走越快,不想还是晚了一步,被人家收银的护士甜甜的告知:“所有费用刚刚都被预付过了。”

 

郭焱懵,回到房间,见着本来的俩人嬉闹着,正是开心。

 

门突然被推开,气氛骤冷。张怡宁讪笑着收回搭在人家手腕上的手,而王楠也放下了捏她鼻子作怪的手,转身对郭焱微笑后,一本正经坐回椅子上——不到一天,她竟然习惯它更甚于自己办公桌的转椅。王楠在心里默叹,世上的事也是稀奇!

 

郭焱默默走回窗边,背过身眺望窗外。心里莫名生出些……尴尬和愧疚?

 

·

 

纵使这气氛诡异得很,不论谁,发起个话题,进行了没几个来回也就凉下来。

 

张怡宁已经琢磨着怎么溜出门去,盼着这两位出去‘散散心’‘透透风’什么的,也给她一个机会。她却不知,王楠是故意赖在这儿的,为了躲和郭焱的私下接触。

 

刚才郭焱是心乱,才没有旧事重提,否则,两人再对上,她听的就该是“我妹妹我来照顾就好,不劳王总您费心……”或许“您把费用收回去,这钱我们不能要……”

 

王楠才不想听,索性搬了椅子倚在床头柜边装睡。

 

她起初真的是这么想,本来想等郭焱‘退却’回去上班之后就起来,继续逗那个傻孩子,结果……真睡着了。

 

再睁眼灯光夺目,伸个懒腰望向窗外,月明星稀,她人还有点懵,环顾一圈,转头问床上的人,“几点了?”

 

张怡宁默默抚下心脏,她还怕她楠总睡傻了,要问“我是谁”或者“这是那儿”呢!还好还好……

 

她心里不着调地想着这些,可半点没想让人家被腹诽的当事人知晓。面上还答得正经,“新闻联播刚完。”转而眼神凝了凝,“楠总你压力太大了……”

 

王楠不想和她就关于她自己‘精神状态’的话题展开,接了杯水回来,调笑她,“那你给我讲讲呗,今天新闻联播讲了什么……我也好缓解压力。”

 

张怡宁呆在原地……半晌冒出一句,“你要实在想听……我可以给你讲上周末的。”

 

王楠即刻被逗笑,“为什么是上周末的?”

 

“回家陪我爸看的,平常没事谁看那个……”小张同学答得诚恳。

 

“那你喜欢看什么?”王楠突然找到了加强相互了解的不错的新话题。

 

“我喜欢……”张怡宁仔细回忆下,“我对电视剧还好吧……都是跟我姐看的,现代古代,上天入地,什么都看。”

 

“哦,所以你的爱好就是陪你姐看电视或者陪你妹看电影?这么乖。”王总恰时总结道。

 

“额、还好。”张怡宁嘿嘿笑着,心里却是想着她和小跃跃缠着老姐请客吃饭的情景。

 

王总沉思了下,预备趁热打铁,“你除了你家人,还喜欢谁啊?”

 

“……喜欢谁?”张怡宁刚清醒没一天的脑袋瓜又迷糊了,这是什么问题啊?“不讨厌的都喜欢啊……”素不相识的,有过一面之缘的,同学老师,亲人好友……多得是,这问题范围也太大了……

 

瞧着她那迷茫的眼神,王楠扶额,孩子你能不这么实在么?不甘心,继续诱导,“我是说,你有没有有、对Ta有好感的人?”

 

“有啊,喜欢的人不都是有好感么?”张怡宁真真是搞不懂了,她楠总是不真的没睡醒啊?“楠总你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王楠本来还在压抑着要暴走的意图,听完张怡宁的后话,蹭地站起,拔腿就在,挤出一句,“好好休息吧你!”长手一挥,留下门内告别话没说完的人对门无辜眨眼。

 

这句祝福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

 

·

 

王楠掩饰哈欠快步下楼,和刚在26层与李菊道别的杨影不期而遇。

 

趁着王总迷蒙之际,杨影去办公室拽了屁股没坐稳的李菊回来,堵住她的去路,“我就说刚才怎么没在医院见到你。”

 

原来她俩还去送饭了,王楠心满意足地点头,这俩闺蜜,关键时刻还算靠得住。就是有时候,嘴上不饶人。

 

“你怎么睡这儿了?”李菊皱眉打量她。还是出差那身正装。

 

“我这就回家换行了吧?”没想到前一秒还夸赞她俩好,下一秒就被人家嫌弃了,王楠翻个白眼,扒开俩‘门神’就走。

 

“我送你回去吧。”不由分说,李菊握住她的手腕,转身带着她走。

 

王楠还未拒绝,又听杨影在后面‘不嫌事大’地挥别,“拜拜,你俩比翼双飞去吧……我就原谅你们这一回哈。”

 

果然还是‘交友不慎’啊!

 

·

 

王楠原以为她老老实实被送回家,李菊就撤了,然鹅……李菊下车,轻车熟路地拉起她回去。

 

王楠默然无语,她怎么有一种被拐回别人家的感觉?

 

“就到这吧,这回你们放心了吧?”王楠坚决拦下了意图直接进门的人。

 

“那好吧,你快去休息。”话是这么说,心愿也是这么个心愿,可是言者闻者,谁也不会当回事。

 

李菊在约半小时后隔着后视镜瞥见那个蓦然出现的熟悉身影时,在心底探口气,“上来吧。”

 

王楠早在看到她车子的一刹那心就拖到地上,现在反而没那么无措了,直截了当钻进副驾驶,“下次别了啊,我可请不起大忙人接送我。”

 

李菊默默看她一眼,发动车子。

 

王楠寻思半晌,颇有深意地偏头来望,“你是想跟我去医院吧?我可以带你去,不过你要帮个小忙。”补充一句,“就一个小忙,对你来说就举手之劳。怎么样?”

 

什么叫你带我去,好像你不带我我还能丢了似的……李菊默默腹诽下,听她说完后文,咽下了要本意要打击她的话,转为反问,“什么?”能被损友罕见地奉承下,这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李部长嘴角扬了扬。

 

王楠还记着有求于人家呢,忽视那家伙‘恨不得把尾巴敲到天上’的得意表情,直接开口,“怡宁她姐姐……你能不能给劝走?”

 

李菊扬眉,抽空讶异地瞥她一眼,怎么听她这话,好像人家亲属在那耽误了她似的?

 

王楠轻轻揪住她耳朵,督促她好好开车,顺便编排几个理由稍稍解释了下,“人家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事业刚起步,你这样让她无限期辞职下去工作还要不要了?正常生活怎么办?”

 

李菊哑然,心道,那小姑娘魅力可以啊,你为人家家属都想这么多?她心里这么想,却故意拿话激她,“嗯,说的是啊,二十来岁小姑娘,事业刚起步,你呢?你不是吗?……所以你预备怎么办?为了张怡宁不生活了?工作不要了?公司不管了?……”在那人收手猫回原位之后,李菊又扭头过来,郑重地正视她,“王总裁。”

 

王楠按着太阳穴,就当没发觉那人的注视,随口说出一句话,惊得李菊一道急刹车。

 

·

 

李菊从进门起就阴沉着脸。吓得张怡宁和她打过招呼之后就转移注意力到她楠总身上了。“楠总,菊姐,你们怎么又来了?”

 

王楠不悦地挑眉,“嫌我们了?所以你这是变相地赶人啰?”

 

“没有没有。”张怡宁紧着摆手,拍拍身边的位置,讨好地笑着,示意她坐。

 

王楠也不跟她客气,直接坐在床边,毫不理睬那冰山一角,转身对小伤患仔细地问东问西,“现在感觉怎么样,头晕么?”膝盖支在床边站起,从侧面窥她包着棉纱的伤处。

 

李菊默默别开眼,那亲昵画面简直没眼看。

 

张怡宁一一作答,“不晕,就是睡久了,还迷糊着。胳膊也没什么感觉,这儿嘛,还是痒。”张怡宁手指着那棉纱,说完又想凑近去挠。

 

进而被王楠毫不留情地拍开。

 

郭焱恰好在王楠没坐下的时候进门,看到的画面也是形容不出的怪异。她随即顺着心意,默默走到李菊那边,侧倚着窗户面对面,没事聊几句。

 

午饭是那边‘尬聊’的两位一齐出去买的,仗着有便捷的交通工具在,李菊硬是问出了她们姐妹几个常去的菜馆,打包了几道菜回来。

 

这边两位聊得正起劲呢,对于房间里两道不知何时消失的‘景’毫不知情。而门锁转动,房门被推开的时候,王楠诧异回头了一瞬又了然地转回来,结果看到张怡宁那猛吸鼻子两眼放光的傻模样,无奈笑开。这孩子这么好养活,岂不是她一顿饭或是什么就能拐走?想想,简直、前路各种美好啊!

 

这时候,已经被王总悄然惦记上的小助理还记挂着吃完饭继续聊……

 

一顿晚饭,吃得众生百态。

张怡宁一边品着符合心意的美味,倒还不忘惦记心里那点事。

发扬风格的王总把‘御凳’让给了功臣司机,还坐在床边老位置,借着夹菜的功夫时不时抬头瞥床上那个吃得一脸满足相的家伙。

郭焱不时给她不省心的老妹夹菜,不时专注王楠的‘偶然’举动。

李菊则全程围观这一切,对不尽职不尽责的好友已是默然无语。

 

王总在惊喜地发现了张怡宁是个好‘拐骗’的吃货之外,很快又收获一道惊喜——这惊喜来自于被她无视了大半日的好友李楠。

 

王楠借故把李楠拉到门外,亲密地拥抱了她,以示感谢,“亲爱的你对我太好了。所以你是怎么把人家属劝走的?”王总才不说,前一句是过渡,后一句才是重点呢。

 

对好友什么心态,李菊心下了然,她倒也不像死党团里的另外两位还有吊人胃口的恶趣味,直截了当地回答,“我只是转述了您老人家的话。”

 

“我什么话?”王楠收了笑,隐约觉得不对。

 

“说你为了她付出多少,把人家亲姐给感动走了。”

 

王楠白她一眼,“别闹,好好说。”

 

“反正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呗。”李菊说完做事就要走,不出意外地又被拉住。

 

“你有没有说、她出院之后我的打算?”

 

“你想我说还是没说?”李菊开始商场谈判那一套——打太极。

 

王楠这时候没心思跟她耗,直说,“当然希望你说啊。”

 

“可惜并没有。”李菊耸肩,开门进去取包。

 

王楠坐到旁边的长椅上,散散心头闷气。

 

紧闭的门又开了,李菊提了包,把车钥匙拍到王楠手心,一脸严肃,“我车报废了也算‘工伤’吧?”

 

‘哼’一声不理她,见她迈步离去在身后喊,“我要车没用!”

 

“那是你的事。”

 

“你们上班呢?”王楠不甘心。

 

李菊走出一段去,悠悠来了句:“公司报账呗。”

 

王楠默默吐槽完那俩家伙——连着行动人和背后的‘狗头军师’,又靠着墙边扶手,默默想了会儿,到底还是没想出来郭焱是怎么被劝走的。转念放弃,舒口气,扬个笑容回了屋。

 

可王总似乎对当下形势过于乐观了些,导致立刻吃了闭门羹。

 

床上被子里鼓起一团,传来闷闷的声音,“我想睡了,您也早点回吧。”还不等王楠拒绝呢,人家单方面送出了“再见。”

 

·

 

王楠无语,轻悄悄带门退了出去。

 

她当然没有走,除了车钥匙什么都没有。不过既然有车钥匙,王总也决计不会亏待自己,愣是猫进车里,放倒了座椅,隔着天窗,观望明亮的星空。

并吹了一晚上空调。

 

·

 

张怡宁的眼睛在门轻轻上锁的片刻骤然睁大,定定望着窗外,试图安静下来,尽心梳理脑海里的纷乱。

 

刚才,李菊‘不经意’地提醒,让她心慌害怕。更让她,冒出胆怯的心思,以逃避王楠。

 

“她最近状况不太好……合作告吹,公司人心惶惶,董事会的人频频施压……希望你劝劝她,让她尽早回去上班。”

 

李菊的话无益于一道惊雷,彻底把头脑本就不够清醒的人砸蒙了。

 

什么叫状况不好?合作怎么会吹了?为什么负面影响这么多?为什么又说让她尽早回去上班?难道他、最近都没有在上班吗?

 

张怡宁只知道话里的人是指王楠,可是,对她而言,这无疑是前言不搭后语的。

 

她不懂。为什么昨天楠总还笑着说合约谈完了,可今天菊姐又说合约没成?

 

李菊说得很严肃,不像是玩笑话,那就是说,公司策划部项目组全体加班加点赶出来的,全员都抱着十拿九稳心态珍视的合约项目……失败了?!

 

张怡宁想想都觉得脑袋疼。怎么会这样?

 

还有……王楠分明说的是最近公司不忙,所以她今天一上午就把几天的事都忙了,这才拉着李菊来看她的,为什么……她们说的又不一样?

 

王楠进门的时候,张怡宁连这些都没消化掉,只能装睡赶人走。她倒是替人家老板想得很好:今天养足精神,明天再处理糟心的事,难捱的日子,总会过去的。

 

可现在想了想,她又觉得,如果李菊说得毫不夸张的话,那这事可就不止是棘手了,恐怕也不是轻易能捱过去。

 

头疼,除了头疼还是头疼……张怡宁抬右手拍额头,一不留神接触创伤面,疼得龇牙咧嘴地,缩进被子里,没一会儿,也就挣扎着睡过去了。

 

·

 

李菊靠在出租车后座,望着窗外的景,回想着关于好友这几天的‘出格’举动。工作狂工作不要了、名声不争了、甚至于班都不上,旷工去守着没多大事的人,甚至连杨影她俩都提防了……

 

她想了想中午去医院路上和那个偏执狂的对话,又几经琢磨刚才病房里她对张怡宁说的话,思忖后果,犹疑的心再次坚定。

 

王楠可以不管不顾,但她和杨影作为好友不能不管,作为公司管理层的一员,更是应尽职责。

 

最后的最后,李菊还是默默祈愿着,王楠能和今晚的夜色一样——守得云开见月明。

 

·

 

天上亮闪闪的星光,似动似静。浩瀚无垠的天河似乎有不错的催眠效果,王楠枕着手臂很快就睡熟,睡着之前她还不忘策划策划,明天早上拿什么去诱惑那只小吃货。可昏沉的头脑违不理睬主人的心思,很快入眠。

 

*

 

“怡宁她姐姐……你能不能给劝走?”

 

“……!”

 

“人家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事业刚起步,你这样让她无限期辞职下去工作还要不要了?正常生活怎么办?”

 

“嗯,说的是啊,二十来岁小姑娘,事业刚起步,你呢?你不是吗?……所以你预备怎么办?为了张怡宁不生活了?工作不要了?公司不管了?……王总裁。”

 

“不要了又能怎么样,长江后浪推前浪,没谁能一直站在高处。再说,这不也是给那些老古董一个交代了么……”

 

“我看你是疯了!原来你可不这样!那个上进的王楠人呢?”

 

“呵……上进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人。”

“说真的,菊子,看在好不容易找到值得追求的人,你不该祝福我一下么?作为朋友。”

 

“……我看你病得不轻!你们还没怎么样呢,她怎么就值得你追求了?合着为了追人,什么都不要了?!”

 

“那都是身外之物,不缺就行了。”

 

“……那所谓爱情不是身外之物?”

 

“不啊,她都住到我心里去了,怎么会是身外的。”

 

*


2018-02-11
评论-11 热度-11

评论(11)

热度(1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