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花期》(1-2章修文合集)

【楠宁】许你一世花期之一笑看庭前花开花落


 

————正文

 

“恭喜李晓霞!成为了中国女子乒乓球继邓亚萍、王楠、张怡宁之后的第四位大满贯选手!”

 

女子坐在沙发上,笑眼凝视着电视屏幕里那抑制不住喜悦的熟悉笑颜,嘴角同样灿烂地扬起。

 

“这句话你今儿可翻来覆去听七回了……”

沙发那头坐着的人没有抬头,只淡淡说了这一句。

 

听出了那人一贯的温柔和宠溺,女子不作答,脸上的笑意倒是更浓了些……

 

旁边那人面对着的茶几上摆放有一套紫砂茶具,用细长的手指翻转过两只倒置的茶杯,随后一手提起茶壶手柄,一手托起壶底,将新泡开的清茶缓缓倒入杯中。
一时间,浓郁的茶香四散开来……

 

女子轻轻吸了吸鼻子,笑得恬静,“我早就告诉你了,这句话啊,我可不止要听四十年,再听上二十年也不腻”顿了顿,悠悠说了句,“要是可以的话……”

 

那人即刻放下茶壶,茶壶与檀木茶座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向把这些老物件儿视为珍宝的家伙如此行事,自是透着几分不常见的愠怒。

 

她抿紧了唇,不再说下去,片刻后就听闻那人柔声安慰。“……一大把岁数,尽说些胡话!二十年算什么,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言毕,那人抬眼,看着电视机孜孜不倦重播着的这场赛事,心里忽而泛起涟漪……

这视频还是13年的世乒赛决赛,丁宁对阵李晓霞,到如今、竟已恍惚间行过了四十个年头……


“老张,我们退役多久了?”女子扭头望过来,凝神望她。

 

张怡宁回望过去,眯起眼,依稀回溯到年少在队里的时候,她总是这般,温和的神情里透着认真的倔。轻笑着,不紧不慢地答,“老糊涂了?你08年退役,虚岁31,周岁30差点儿。刚巧,我也是……真快啊,一晃四十几年咯!”

 

那人的目光里淌漾着柔波,语调也是温暖的,晕着茶香和日光。王楠静静望她,半晌才嗔怪似的道出一句,“瞎扯,你明明28就不打球了……”


“……我那只是休假啊。”张怡宁说着,小心地端只杯子凑过去。

 

王楠紧着把抱在怀里的靠枕丢过来,音调拔高不少,“那要这么说,你还没退役呢,干嘛找我来,干嘛还举个戒指向我求婚啊?”

“谁规定现役运动员不能结婚了?我年龄够了!”张怡宁把茶杯递到人面前,还在较这些陈年往事的真儿。

 

“你!行、我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

王楠愤然地摆摆手,重重按下遥控器的电源键之后将之随意丢在沙发上,双手抱臂靠回沙发、仰躺着向上凝视温柔日光飞洒其上的明亮天花板。

 

旁边那人不急不恼,小心地托着茶杯凑到她身旁,“得,我的错。喝口茶消消气~”

 

王楠听得那家伙言语间夹带丝丝宠溺笑意,加之哄孩子般的语气。不由得对着天花板蹙起眉来,“不渴。”


“茶可是修身养性的好东西。”那人举杯轻啜一口,眉目淡淡,恍若置身于淡泊悠远的世外。

 

“那你咋不和茶杯茶碗过日子去?还千里迢迢来找我干啥?”王楠在心底里鄙视自己不依不挠,像个小孩子似的,没想到,被那老神在在的家伙一激,愈发像个讨不到理恼羞成怒的小孩子。


“嘿~你这话怎么说的……咱俩本来就该在一起,更何况,我答应了陪你看花儿的啊。”张怡宁笑言,把茶杯举过来。

 

心绪不平,索性撇头到另一侧,“不用你陪了……”


张怡宁无奈,轻声哄着,“你这、都老夫老妻了还闹什么别扭,你说什么做什么怎样我都让你就是了。”


“谁稀罕你让了……”


老张同志哑然失笑,“好好好,不是让,这是公平!”


王楠的小神情凝有几分狡黠得意,“这还差不多~!”听她说完,这才接过茶杯来,浅尝一口。

 

张怡宁也跟着扬起明媚的笑容,不抛弃不放弃,又把茶杯往她面前凑近些,连撒娇带诱哄,“楠,多喝点儿。茶一凉,就失了香甜、添了苦涩,不对味儿了。”

 

挑眉,欣欣然接过,只因温热的指尖相触而心头一跳,对这家伙的悸动多年未改。掩饰性地低头,再抿一口,茶香悠然在鼻息间浮动。

 

抬眸正对那人的温情目光,王楠亦然。撩起笑意,感恩细水流长的温和岁月和身边不离不弃的爱人。

 

幽香缕缕,裹挟了温馨情意在灿烂明媚的空间里摇曳。此等漫漫温情,却因为她突然从记忆海岸拾起了某一处时光碎片,受愈发‘孩子气’的自己萌生出的小情绪驱使而悄然四散。

 

原本温柔交错的气息、因此稀释不少。

 

王楠突然向前俯身,将茶杯搁置在茶几边缘处,之后即刻坐回原位,端正坐姿来望她。

 

落杯的声响不轻不重,却被另一位倏忽间察觉不妙。果然,下一刻就听人家说,“这都是上次串门时候听你小青梅说的吧?”

 

“都是年过古稀的人了,还什么小不小的,就是老朋友而已嘛……”张怡宁无语凝噎,对爱人的小心思,自己果不其然又算准了一回,可这回她巴不得自己错解了。这下可倒好,该来的不该来的波动生活又上赶着来敲门了。


“你别打岔,说重点!她上次送咱到车站,最后递给你一包什么东西啊?”王楠抱起胳膊盘起腿,摆出一副‘你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咱今天就没完’的架势。


“嗨!那就是一包什刹海公园岸边的一掊土,薇薇说让我一直带着,带着它就像在家乡在自己家一样儿,她还说让我以后一直带着,带到……”

 

王楠心中一紧,赶忙伸手来紧紧捂住她的嘴,横眉责怪,“不许瞎说!我比你大三岁,我还活得好着呢!”

 

明明刚刚你先提起来的……张怡宁在心里为自己争辩。

 

然后不待静默,张怡宁又将话头扭转到了两个人百折不挠地争大小这事儿上……

 

“不到三岁,我生日比你大。”张怡宁对于这段辩论乐此不疲。

 

王楠撇嘴,“就是个零头,一个月都不到……”


“那也是大,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张怡宁梗着脖子,咬定了这个道理,

 

接着,就在张怡宁沾沾自喜准备拥抱胜利的时候,王楠话锋一转回到了刚才的主题上,拍她大腿,眯起眼睛,“后来你们说啥了?……算了!青梅竹马你侬我侬的,我才不想听……浇花去了!”孩子气的人转眼间起身往阳台去,

 

“嘿,别忙走啊……等我会儿!”张怡宁快步跟上去,步入阳台堵住了刚刚起身、提着喷壶正要去接水的人,拦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就是不让路。

 

“干啥,起开~”

她轻拍一下眼前耍小孩脾气的家伙的腰际,没想到这倒激发了某人的灵感。

 

“哎呀!”张怡宁单手捂着侧腰,慢慢向前屈身,直到另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停下动作,且煞有其事地龇牙咧嘴。

 

王楠脸色骤变,“咋了?腰又疼了?抻着了还是腰伤犯了?你别动,我瞅瞅!”匆忙放下水壶,双手搭在她的细瘦腰间,正要撩起她的毛衫和衬衣查看,不想双手被她反手握住,然后被人顺势带进怀里。


王楠束手束脚,怕挣扎牵动她的旧伤,只是力道恰好地扯她耳朵,“张怡宁你松手!多大人了还这样式儿的,你是又拿腰疼当幌子骗我呢是吧?!”


埋首在她肩膀上的人就势服软讨好,“楠,你别说,这阵儿心跳乱了,不信你听听……”


王楠半信半疑地俯首凑近了。侧头聆听着。听到坚实有序的心跳,瞬间气恼,抬头连瞪好几眼艰难忍笑的罪魁祸首才算罢休,“又骗我是不是?”


“哪儿啊,人家不都说、说谎的人心跳会加速嘛,你听啊,我下面要说的可都儿是真话!”


王楠挑眉,凝视她,“行吧,你先说。”


“我那天是这么和薇薇说的……”


王楠心里的小火星突然就被煽动起来,“你又提她!你那么记挂她,回你、回你们家乡找她去啊!”


张怡宁扶额,在心里暗叹她小孩儿心性,“你这、早前儿也没见你这么爱生气呀,这怎么老了老了还转性子了……”


“你嫌我老了呗?!那找你发小儿去!你俩同年生的不是刚刚好?”


避免矛盾进一步升级,张怡宁赶快发动嘴皮子功力,搭配满是委屈的面部表情,“楠楠我错了我错了,我口不择言我胡说八道……你先听我说完,就一句。”


“就一句,说吧……”


张怡宁恍然想到什么场景,没缘由地轻笑起来,“当时我就打断她了,告诉她,我还没活够本儿呢,还要陪媳妇儿地久天长,看够一辈子花开花落呢~!”张怡宁顿了顿,攥住王楠衣角,紧着补充,“所以别生气了嘛。”


心里怦然一动,王楠错开那人满目神情,别扭着答,“厚颜无耻、谁是你媳妇儿?”

 

张怡宁立刻急了,“哎哎、求婚你还记得不?我们的对戒可是我亲手打的,你戴着我的戒指当然是我媳妇儿。”

 

“嘁……”王楠不再辩驳。心念到,只有两个人在一起就好,除了个别的大是大非和原则问题,其他的何必非要争个高低呢。

 

相视沉默。良久,两个老顽童不约而同地轻笑出声。

 

张怡宁放远目光,企及到窗台上已然度过灿烂花期的朵朵凋零。俯首将轻音洒在老伴耳畔,“楠,花儿落了大半,等明年开春给它们松松土,花儿转眼又开了。”


捏住她的鼻梁,莞尔一笑,“好、我们等第四十一次花开。”


张怡宁纠正,“四十三次了,一零年到五二年,四十三年了……”


王楠摇头,“分开的时间不算。”


张怡宁摸摸鼻子,心虚的笑笑,“那咱慢慢补呗,早晚能赶回来”定定神色,一字一顿,“这辈子不够,还有下辈子……”


抬头对上她深情的目光和柔和的眉眼,答得无比坚定。“好,张怡宁,我等你。来生,我们还要一起、看花开花落,一辈子。”


俩人相视一笑,相互吸引的心紧密贴合。


窗前,又一片花瓣随风起舞,翩然落下。

 

 

 

【楠宁】许你一世花期 之二 年少初遇未曾忘

——宁,你还记得、咱俩初见的情形吗?

——当然~那怎么能忘呢,我现在闭着眼,还能记起当时场景——宿舍门打开,你笑颜温和,窗台上的花儿,恰好开着……

 

俩人背靠背,坐在地板上,轻言耳语。话至此处,不约而同地闭上眼睛,思及过往,嘴角洋溢起幸福味道

 

人生恰只如初见。

 

——

 

王楠站在窗前,目光定格在窗台上争齐绽放的百合。难得地,享受闲时,尽情徜徉在日光下,四周长伴清浅香气,身心轻松。

 

身后蓦然想起几道规律的敲门声,和鼓吹进窗拂动花叶的得意清风一般,突如其来。

“来啦!”王楠不做多想,应着,转身去开门。

 

她还当是谁来串门呢。
手腕转动,门顺势开启

 

她眼里落入了那道直立门外的清瘦身影

她心里闯入了一抹堪比阳光的和煦笑容

 

一时间安稳沉静,好似是命运仁厚,为她与她的人生悄然按下暂停键。

 

彼时的她们或许谁都不敢相信——从此后,二者命运纠缠相连,恰如拥抱缠绕的藤蔓,本为争夺日光而竭力生长,只求常胜不败,傲立巅峰,然而,日久天长,再回首恍然——彼此相连相伴惯了,抽身洒脱离去纯属妄想,等欢喜过又离别过,方才明了:这一道轮回,命运纠葛难分难离的她们,唯有相依而生。

 

相互贴近的心意,纵使远隔天涯亦不妄断……

 

“是楠姐吗?”闻言,王楠连着眨眨眼回过神来,看着门外的‘小生脸儿’向前探着身子,透过半开的门缝,直视自己。而她脸上扬着的笑,属少年人特有的,腼腆而张扬。

 

“嗯……是我。”恍然记起昨天训练完被李指揪住仔细叮嘱的事,王楠眼前一亮,“你就是李指说的小丫头吧?快进来!”侧身将门全敞开,就手提起门边的行李箱,招呼小丫头进门。

 

来人应下,拎了其他行李进门,随着带路的人将行李立在橱柜边,这才郑重点头,敞开嗓子自报家门,“是的。楠姐好,我叫张怡宁,刚来一队,以后请楠姐多多关照!”

王楠轻笑,帮她取下肩上的书包放到一边,拉过桌边的两把椅子,示意她一并坐下,“客气啥。”再三言两语划分开两道空间,指了空床位给小姑娘,“以后你住那张床吧。”

 

小丫头点头,亮晶晶的墨瞳吸引了王楠的全部目光。

 

这孩子倒是不怯生。打量她一周,王楠蓦然轻笑:“你就直接这样来了,不怕吗?”

 

小丫头摇头,答得格外严肃认真,“不怕,李指说你会照顾人~!”

 

面前的人莞尔一笑,映在张怡宁眼里,恰如阳光下盛开极好的花……

 

“想什么呢?都看傻了?”王楠正了正神色,伸手在呆小孩眼前晃几下。

 

“额……没、没啊……哎~”张怡宁摇头,此刻倒是有几分的初来乍到的羞涩模样。而她眼珠一转,视线又被明亮窗台吸引了去,好奇地起身凑过去打量,“楠姐你喜欢花儿啊?”回头问完,俯身凑近花蕊,鼻尖一耸一耸的,好不仔细地贪恋这花香。

 

“这是……百合花儿吗?”她转过身来,笑意妍妍,满带陶醉满足的神情。

 

王楠靠在桌边偏头打量她,无声轻笑。在这之前,她还当这姑娘是个独立惯了且心态成熟的的‘小大人’,没想到现在,片刻不到就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也好,这才是少年人该有的样子不是吗?

 

她兀自出神,那边招呼声又来了。张怡宁斜靠在窗台上,伸出细长手指,顺着脉络轻抚过花瓣,然后又后知后觉地缩回手,朝王楠眨眼睛“楠姐?你很喜欢百合花吗?”张怡宁眼见着窗台上只有一株百合,由此一问。


“嗯啊,是花里最喜欢的了,香气适中。”抱臂欣赏着眼前灿烂的花和俊俏的人,浑然不觉自己笑得眉眼弯弯的。

 

张怡宁点头,随之绽开笑颜。

 

时光,就那么顺其自然地安静下来,陪着她们笑眼对望。

 

张怡宁意识流里拂过‘岁月静好’四个字,紧接着被自己萌生的怪诞想法吓了一跳,慌忙挠挠头,撇开头随意张望,扯下被骄阳吸去水分的干抹布,回首来,征询她的意见,“楠姐,那个,我帮你擦桌子吧~!”

 

王楠刚应下一声“好”,那小丫头已经噌地冲进卫生间,深呼一口气,拧开水龙头。

 

望着她的背影,王楠在心里感慨,这孩子,瘦高瘦高像皮猴似的,哪里有个小丫头的安静模样……

她站在门口,听到水声哗啦啦响了好一会,还不见人影,心里疑惑丛生“好了没?”

 

“好了,马上!”神游天外的人手一抖,匆忙关紧龙头,拎了湿抹布往外冲。

 

随着她的利落动作,水珠滴滴答答淌了一路。

 

张怡宁匆忙把桌子上摆放的东西移走,摊开抹布,上手。

 

王楠狐疑地靠过来,瞧着桌上晕开的密集水渍,哭笑不得,“你这是、干啥呢?”


张怡宁无辜地瞪大眼睛,“擦桌子啊……”

王楠忍住了扶额的动作,拎起她的‘作案工具’,“你这……抹布都没拧干,还滴着水呢,咋擦呀……”

 

张怡宁无措,“啊?要、要先拧干吗?”

 

“来,我来吧”王楠笑着接过抹布,折回卫生间。

 

张怡宁还愣在原地。刚才指尖轻触的刹那,她像全身过电了一般,接着发觉自己脸烫得不像话……听着洗手间淅淅沥沥的流水声,轻抚心口,幸好这窘态没让人家看到。

 

“怡宁~”王楠再出来时,看她依旧站在原地。模样怪怪的,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干啥呢你这是?”

 

“啊……没……”她放下手,像个小学生似的挺直腰板。

 

果然还是个孩子。王楠微微一笑,踱步到桌前,抹去桌面上多余的水痕,就手替她拂去空床位沾染的灰尘。

 

“楠姐,我去投抹布吧。”闲在边上的人一脸羞赧。

 

“不用啦,你先收拾收拾。要是不累的话,正好赶着今天咱有空,我带你去附近逛逛。”王楠还是笑意盈盈的,麻利地将抹布洗净晾好,擦干手又漫步回来,帮她一起整理,顺手,摸摸她的小脑瓜,心里暗叹,柔柔顺顺的,手感还不错~

 

“好~”小张同志丝毫不觉得被占了便宜,反而欢喜着应承下来,跟着人家出门去。

 

俩人前后脚出门,之后王楠有意放慢脚步,等小孩追上来并肩走着。

 

漫步出楼道,王楠偏头,“你多大了?”

 

“81年的,属鸡。”

 

“哦,我比你大三岁。”许是跟这小丫头亲近的,王楠也反而孩子气起来,。

 

“属马?”

 

心情跟着欢畅起来,不自禁挑眉轻笑。“是呢。”

 

张怡宁眨眨眼,“楠姐生日是?”

 

“啊?”方才愣神之际没听清,王楠扭头不解望她。

 

张怡宁垂首,呐呐道,“我生日是10月5号”

 

“哦,生日啊?我也是十月的,23号”

 

张怡宁墨瞳亮了亮,“真的?这么巧~!”

 

她逆光站着,眼里似有明亮星辰,王楠眯起眼,似不舍般?移开目光。

 

她静默望着那人,又听她吃吃发笑,忍俊不禁,“咋了?”

 

张怡宁颇为得意地耸鼻子,“咱们同月生,而且我生日比你大……那你就、只比我大两岁零一点儿~”张怡宁举起俩手指,贴在一起,在她眼前比着所谓‘一点儿’的距离。

 

“那我也比你大,大一天也是大……”王楠在队,难得有这般孩子气的模样。

 

两人正漫步在小路上,迎面碰见几个队友,“嘿!王楠!”

“菊姐,晨姐……”王楠上前,笑着和她们打招呼,转身,向小姑娘介绍“怡宁,这位是李菊,菊姐,这位是王晨,晨姐”再转回头, 对着打量小姑娘的俩队友招呼,“她就是刚来的小丫头,张怡宁”

 

“菊姐好,晨姐好。”记起自己在二队训练时,得了空闲,隔着半边场地眺望一队那边的情形,对她们几位主力选手早就不陌生了,而现在,才算是正事遇见……张怡宁转念,又想起曾和小队友们就‘最欣赏主力选手谁的打法’讨论过,那时候,不少人的回答都倾向于球风凌厉的李菊,而她自己,坚定不移地向往王楠刁钻多变的打法。

 

或许有些东西,冥冥中已有注定。有机缘的人,注定相互贴近。

 

“这小孩看着不错~”王、李两人和新小队友打过招呼后,轻声讨论几句。几句话,不偏不倚都落到离得近的王楠的耳中。

 

李菊问,“王楠你们这是去哪?”

 

“带她逛逛,熟悉熟悉……”王楠轻笑回应。

 

“那你们继续吧。”互相道别外,两位即将搭伙的新室友继续漫步。

 

张怡宁悠然打量起周围的景。景未变,心境却是大有不同。

 

王楠没走几步,却被重新折回来的李菊拽到一旁好奇打听,“哎~那小孩怎么样,好相处吗?”

 

毕竟是双打搭档,王楠和李菊的关系更要亲近些。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人挺好的~”想了想,欲言又止“就是……”

 

李菊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了?”

 

王楠犹豫片刻,哑然失笑,“就是……说话……有点嗑巴”

 

“啊?”,李菊愕然,回想刚才情形,“没看出来啊……会不会是,第一次见面太紧张了?你收好脾气,别凶人家。”李菊嘱咐完,挥手就撤了。

 

“我知道,放心吧。”见人走远了,转身来,对着那道兴致盎然的背影,步伐轻快地追上去。

 

——接下章


2018-02-22
评论-62 热度-9

评论(62)

热度(9)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