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妳滴专属 十三、决心

肉嘟嘟的《专属》一篇,请您签收。

(加一句废话:像心疼麝香猫、怒撕漫画书,都是体验过的……可惜我没有楠总的资源,只好向各位念叨念叨——

听说猫屎咖啡口感也不咋地,还盛行假货,为了那些野生小精灵少受虐待伤害,请抵制猫屎咖啡……  

个人感觉,国产的茶饮料就很好~茶文化还博大精深)


关于情节发展:本来还想这章就出院呢,拖延了

关于结局讨论:咱说好了专属基调是欢快的,甜不虐,那是不是就不用发展到见家长什么的?求讨论~


——

 

小伤号近来的日子,真可谓一言难尽。

 

要搁从前,若有人问张怡宁,她最富足的是哪方面,小张同学或许会纠结下,现在嘛,她心里清楚,作为一个出行被限制、病号服和石膏绷带不离身的人,她也就剩下大把大把余闲可炫耀了……

 

可是足不出户的她,可以炫耀的对象,也就那么几个……

 

关键是时间富足,但活动受限,这、简直是无比矛盾的生活体验。

 

晨光熹微,柔和不刺眼。医院大院里人潮涌动,提前为钢铁城市吹响新一日奋斗的号角。高耸的住院楼最先吸收初阳暖意,披上一层绒黄色兢兢业业地矗立在最后。

 

一扇窗户无声打开,身着蓝白条纹‘大众’着装的张怡宁扒在窗台前,探身往下望。

 

“宁宁!”房门未开人声先至。满心期翼眺望窗外的人匆忙回身,在来人独身进门后才舒口气,大咧咧地踱回床边坐下。

 

“你吓我一跳。”张怡宁就着水压压惊,放下杯子还在指控独来的女孩不靠谱。

 

“不识好人心!”来人不耐地轻哼,‘咚’一声将手提袋撂在床脚支起的饭桌上。

 

张怡宁眼尖,隐约看到袋子里桶装轮廓,眼里掠过惊喜,加快上手解开袋子,取出一瞧,果然是保温桶,“什么呀?”抽空瞥那气鼓鼓的家伙一眼,忙着低头揭盖子。

 

“我妈做的汤,还有……”女生坐到床的另一边,话还未完,就听到耳边“哇”一声惊叹,然后被莫名扑个满怀。

 

“薇薇你真好!”张怡宁抱住李佳薇,嘴角就差咧到天上去。

 

“去去去,买好儿没用,吃你馅饼去。”李佳薇把剩下的话补完,边说边嫌弃似的拍开糊在身上的手臂。

 

张怡宁意思表达过了就直奔主题,迫不及待夹了她挚爱的馅饼来吃。

 

李佳薇回头,及时提醒着,“饭前先喝汤。”然后见那人乖巧地点头,幸福地弯起嘴角,吃个心满意足。

 

李佳薇双手撑在身侧,仰头,再一次打量冷肃洁白的病房,内心直感慨缘分来了什么都当不了……

 

她本来是刚来实习不久的准毕业生,而且是在心胸外科,谁成想她上次来普外科观摩两科室合作的一项手术,回程路上,迎面碰到正要溜出门去的她久别重逢的发小病号·张。然后俩人老友重逢,坐在走廊长椅上聊得好不尽兴。其实还未尽兴,就被来寻人的王楠找到了。在小病号简要介绍下就此两相认识。之后嘛……李佳薇借由工作之便,主动揽下闲时‘照看’好友的职责。

 

肩上一沉,偏头一瞧,醇厚香气的鸡汤被送到眼前。

 

“还算你有良心。”李佳薇嘀咕着接过,捧起来,不多时汤已见底。

 

“都不给我留点儿!”张怡宁忿忿,从床头柜抽屉里抽出盒蛋卷来吃。

 

李佳薇不客气地凑过来,就着手脚便利,连咬带拿,一连夺过好几根,溜到门口。

 

在张怡宁举起枕头的档口,李佳薇朝她挤挤眼,含糊不清地撇了句“中午再来”就溜了。

 

门被关上的刹那,又无辜受下扑来枕头的愤怒一击。

 

·

 

临近中午,王楠提着打包饭菜而来,一进来,愣在当场,眼光扫过室内的凌乱布置,定格在床上骑着被子侧卧的人影,打趣着凑过去,“怎么了这是?土匪来打劫过?”

 

张怡宁蓦地睁开眼坐起来,“来过!穿白大褂的不一定是天使,还可能是混进去的土匪!”

 

王楠瞥见饭桌上的保温桶,了然的笑笑,“哦。”

 

张怡宁本来要吐槽她这么多年可能结交了个假死党,接过一坐起来目光就黏在王楠提着的鼓鼓的手提袋上了。

 

王楠从袋子里摸出个什么,眨眼间摊手在小病号眼前,“杨影说,多肉看着可爱又好养,托我带几盆过来。”她后一句询问张怡宁是否喜欢的话还没出口,就见着人家欢喜着举起了小盆栽好奇打量。

 

打量完了,摆在饭桌上的日光处,轻轻伸手触摸下那厚嘟嘟的叶片,翘起嘴角,观赏了片刻,又抬头来问,“楠总,这叫什么名呀?”

 

王楠正望着阳光下赏花的少年人出神,听当事人这一问才眨巴眨巴眼回神,清清嗓子,转而望向张怡宁手里的小植物,停顿了下,耸肩,“我也不知道。”

 

张怡宁嘟嘴,见王楠忙着把余下的小几株摆在窗台上,也麻溜下地来帮忙。

 

·

 

小小一方天地,和善收容了午后懒散的阳光和各自静默的二人。

 

就着自己老板靠坐在床头柜边,戴着耳机闭目养神的时候,张怡宁正专注于她窗台上的几小盆新宠,不住伸手,摩挲这株或端详那株,忙得不亦乐乎。

 

王楠可她那么好兴致,手机那端接通着公司董事会现场直录,这边厢的沉静倒助长了那边“激烈讨论”的嚣张气焰。在商场混,她可是信奉了一条真理——别把不相干的当回事儿。就是怀揣着这一信条,她才能在话筒对面诸多消极情绪触发碰撞的关头,波澜不惊地轻轻回忆哪道声音对应怎样的脸、怎样的人、怎样的心。

 

约摸十来分钟过去,窗台前那道柔光里的影子终于舍得挪开目光留恋的堆满绿意的窗台,王楠一眼撇过去,刚好对上一双亮闪闪的眼睛。那双眼黑白分明,其中完全映出心底的纯粹简单,王楠推断那澄澈的眼与心原比窗外长生不老的日头好看,所以就直直凝视她,追逐那道通透的心路,

 

张怡宁走上前,咧嘴一笑。有些程序每日必备,她相信她们这种无言问答的默契还是初步具备了的。她相信着,摊出左手。

 

王楠取下耳机,改为声音外放,又返回了菜单页,抬头,将温热的手机递过去,口吻一如以往般轻松,“action.”

 

总算拥有了联络世界的窗口,张怡宁就近坐在旁边床沿,蹬掉拖鞋盘腿,争分夺秒地戳开‘知乎’翻帖子看。

 

翻有趣帖子,可是她现在,作为一个拥有悠闲小资生活水准的人——空闲大把,衣食无忧——屈指可数的日常活动了。

 

不过今天又加了一条,养小多肉。张怡宁在一目十行的浏览进度下,稍稍良心发现,在心底默念了远看大咧咧、实则内心细腻的她杨影姐的好。

 

隔着话筒传出一声“阿嚏。”

 

张怡宁被什么内容吸引,浑然不觉背景音的不妥。

 

王楠收了耳机,又把椅子挪近了些,曲起手肘支在床沿,并握住那只被石膏固定的只顾泛凉意的手。

 

这也是她们积累而成的默契了。按彼时约定,小病号玩手机期间,她家老板从旁计时监督。在约定的半小时之内,王楠还以张怡宁‘右手固定石膏血液循环不畅’为由,亲和地替她捂手。

 

此举,无疑在禁足养伤期间早已磨平脾气的小张同志心里,浓厚泼墨下感动感激感谢感恩之类的心绪。

 

王总对于小病号那愈发明媚的笑意很是受用,不过嘛,她也俏俏藏下一些小事,不打算为人知晓。

 

比如说张怡宁被告知的、在事故中丢掉小命儿的手机的真正归处……

又或者她每日须臾的网上冲浪时光是凭着她老板那位中医门外汉业余把脉来计的时……

再比如,窗台上新宠的实际来路和内在含义……

 

·

 

李佳薇进门的时候,转瞬就被包裹在温馨欢快又平和的气氛里。她凑到王楠旁边,拍肩膀作为招呼。王楠示意她坐下,转眼又转头回去,望向张怡宁声情并茂地描述着她今天获悉的趣事。

 

李佳薇也不是头次来了,为此早就司空见惯,迫不及待地放下包,凑过去听。

 

张怡宁前一瞬兴致勃勃两眼放光地回忆了她刚知道的神奇的心理学效应,下一刻话题就转向了由猫屎咖啡到人的贪婪和麝香猫的悲惨命运上……

在场的两位听众眼见着她瞬间眼眶泛红,还涌上了片片晶莹……

 

王楠很想安慰她的,被人家发小抢了先。

 

“别哭啊宁宁,”李佳薇软了语调,把那个攥着被单忍着哭腔的家伙拥到怀里哄,“你情绪不稳,伤不容易好,这样下去,你没时候儿不去啊!”那猫离你八竿子远,你想也没用啊!转念想想,把后半句心里话咽下,这话可不能说,要是人家哭厉害了怎么办?

张怡宁喜爱小动物这事儿,一并长大的李佳薇自然知道,张怡宁脾气倔她也清楚……李佳薇默默回忆了下小时候因为看到一本崭新的漫画书上有人持棍打看门恶犬,最终打伤狗腿这里,张怡宁愤愤地把那页撕了,彼时她坐在一旁,可是被惊到了。

 

李佳薇回忆着当时这家伙红着眼睛冷着脸的样子……急切地转头,求救王楠拿主意。

 

见张怡宁泪珠子滚落好几颗,也没有要终了的意思,王楠压着急躁,沉心想了想,片刻后重又握了张怡宁的手,轻捏了捏,很是严肃地望着她,“印尼距这儿,异国他乡千里迢迢的,咱管也管不了……”王楠见张怡宁眼下闪烁一片,紧着继续补充,“不过产地咱够不着,商路倒不见得……”王楠说一半留一半,成功吸引了两双眼睛。她见张怡宁情绪收住了,又信心满满收个尾,“放心吧,交给我。不会让你白哭的。”捏捏那张梨花带雨的脸,站起来,拿了手机出门,出门去,又板着脸回过头,“再哭,别玩手机了,休息养眼睛。”

 

果然王楠推门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恢复原貌,除了小伤号那双红彤彤的兔子眼睛。

 

电话打出,才舒了口气的人,因为那双夹带失落的红宝石眼睛,只觉得胸闷,王楠走过去,哄人家下地到窗边,“呐,看看你喜欢哪一盆。”转转眼珠,附加了句,“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家里还有好多呢!”

 

孩子气的人很快就被新话题吸引了,“楠总喜欢养植物?”

 

王楠沉思了下,“嗯,动物我也喜欢。花鸟鱼虫、猫狗鼠兔,都喜欢!”

 

果不其然,张怡宁的红宝石眼睛折射了熠熠流光,“我也是!更喜欢狗,尤其是萨摩!”

 

“那我们、”养只狗吧……王楠咬住下唇,忍下了心头的美好畅想,继而改为,“等你出院,去我家看看吧。”

 

李佳薇觉得诧异,明明自己就全程旁观了,可也是不懂她们怎么从养宠物就折到串门这件事儿去了?

 

她还没想出个子丑寅卯,当事人已经欢喜地约定下了。

 

·

 

又聊了会儿天,李佳薇起身要走,王楠也要去买饭,俩人同路出门去了,唯留下那个抱着某盆灿烂盛开的小多肉爱不释手的人。

 

小伤员头脑很清晰地断定,这些小盆栽就是以后陪她度日的最佳拍档了。

 

王楠和李佳薇在大门外挥手作别,尚不待转身,肩膀就被人拍了拍。

 

全身一僵,继而又舒口气,今天是周末,郭焱在家‘哄孩儿’,李佳薇又刚走,那她在医院的熟人也没谁了,并且,入鼻的馨香也都是她极其熟悉的……

“结果怎么样?”王楠回头,手抄裤兜,正色问俩好友。下午在病房里,她从通话外放开始就没注意听了。之后更是心随着张怡宁走,出门打电话时候,更是直接把通话挂断了,所以她对于会议后续一无所知。

不过话说回来,最初她也没认真将对面的会议直播内容听上两句……

 

打从知道王楠铁心不出席董事会,杨影李菊就知道她有多不看重这些了……俩人互换个‘果然如此’的眼神。李菊左右挽起俩好友边走边说,“老郑他们要一个说法儿……”

 

所以就是没有结果啰?王楠嗤笑,“我就说无用功吧?跟一群老古板讲什么道理,他们只在乎营业额和股市走向。”笑完了又说,“说法可以给,累人的活儿谁爱干谁干!”

 

杨影瞪大眼睛,略过李菊看王楠,“楠楠你说真的?”

 

王楠笑而不语,紧盯李菊瞧,看来之前她和李菊的对话,也就终止在她俩之间而已……没关系,杨影现在知道也不晚。

 

李菊暗恼之前找那姓张的小丫头挑明,原以为还能促使王楠回心转意,没想到……白搭!她在心里压住怒火,一撇头,对上王楠似笑非笑的眼神,眼角抽了抽,压着嗓子问,“王总又有何吩咐?”方才会议上,王楠一通来电,迫使她慌忙离场,结果一听,就为了让她联系电视台加期广告的破事儿!

 

王楠晃到俩人中间,像往常工作日午休吃饭路上或许假期仨人逛街时,扬起嘴角,语带笑意,“下台之前我还是发个声明吧,这样也不影响你们工作不是嘛。”轻笑着轮流看俩人,神情与征求她们去哪家馆子吃饭或逛完街组织什么活动如出一辙……

 

被问的俩人一阵恍惚,心里都晃过过去无论工作日节假日,都黏在一块的小日子。尤其与王楠朝夕相处的李菊。

 

“别这副再也不见的表情啊。”王楠收了笑,看她们那类似的表情,就知道她们想多了……

赶忙伸手,一边一个,捏她们的脸。

 

“你当真的啊?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心血,撂挑子了?”杨影难得地认真起来,蹙眉盯紧王楠。等着走过一公交站点,才等到一句慢条斯理的“嗯。”

 

“就因为那个小破孩儿?!”杨影的语调无意识地就配合着心率血压飙高了一大截。

 

王楠郑重点头,“有关系,也不完全是。”

 

“那你还为什么?”李菊追问。

 

“我总不能奋斗一辈子然后累瘫在办公室里吧……”王楠说得流畅自然,早有准备似的。

 

“所以你以后呢?拿什么养活自己?”杨影上上下下打量她,“总不会像你当初瞧不上的那些人似的吧?”挥霍家底?坐吃山空?

 

王楠不置可否,“公司业绩多仰仗你们尽心尽力。”又拍拍杨影肩膀,“当董事的人懂生活,没什么不好,身外之物托人代管,没什么不好,还图一逍遥自在。”

 

杨影点头,这想法和她不谋而合,不过李菊没想给她俩交流闲适生活心得的空隙,轻叹了句,“你是铁了心要孤注一掷……”

 

王楠听完,笑意更深,“故事里不都这么说么,偏执坚定才能守住爱情。”

 

“你不用守,摸还没摸到呢。”杨影撇嘴,“虚无缥缈的……人家是对你又惊又怕好不好?还操心爱不爱的……你俩到那步了吗?”

 

“兴许快了。”

 

“……”杨影被噎了下,抽出手戳王楠额头,“冥顽不灵……属石头的你?”

 

王楠从善如流接过话题,“磐石无转移。”


杨影无语,转头到另一边去。

 

·

 

王楠带饭先回了医院,留下那两位贵客慢慢吃。

 

而等那两位茶足饭饱、姗姗来迟,病房里这两位‘主人’也已经用餐完毕,正并肩俯身在窗台前研究盆栽新宠。俩‘不速之客’进门时,恰好听到她们的友爱?有爱?对话。

 

“你喜欢哪个?”王楠拎起一盆花蕊透粉,周遭呈新绿色、盛开极好的花,笑眼对张怡宁,“喜欢它吗?”

 

“嗯!看它们都开得很好看。”

 

王楠低头,掩了笑,又换了盆拿在手上。

 

‘嗒’一道关门落锁声,张怡宁才注意到两位来人,迎上去热情地打招呼,“影姐、菊姐,怎么这么晚来了?吃饭了吗?”

 

从进门后,李菊就盯着这道身穿宽大病号服的身影,这时候也只轻轻“嗯”一声答复,她在琢磨,这么多日子相处下来,她印象里,这小丫头不像是置身事外责任心淡薄的人,那或许是因为自己那天晚上没对她表述清楚?

 

气氛在几人相互对视下诡异地沉默下来。

 

瞥到张怡宁的手局促不安地搓着裤线,王楠上前,拉过杨影,恍若才刚见面般热络聊起来。

 

王楠一句话就让杨影破了功,嘴角的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今天公司怎么样?”

 

公司怎么样您不是知道吗,我的老板?!杨影清清嗓子,恢复常色配合着答,“一切正常。”如果董事会没吵翻天也算的话……

 

“辛苦你们了……”以后更要辛苦你们了……

 

张怡宁不懂这话里有话的对答,拧着眉头琢磨对面李菊的表情。

 

李菊内心思定,幽幽开口,“小张,有没有空?”

我有话想对你说……

整句话未完,被阻断。

 

王楠恰时把杨影推上去,“对了影子,怡宁还惦记着要谢谢你!”

 

杨影懵。

 

张怡宁楞。

 

李菊神色郑重,注视王楠。

 

“谢谢你送来的花。”王楠无视掉对面探究的目光,偏头对呆住的好友无辜地眨巴眼睛。

 

“……哦!没、事的”杨影搞不清状况,但也秒懂王楠的鬼心思,这是又打着她的旗号向人家买好了?自小受朋友道义的正气熏陶的杨小姐大义凛然地替死党扛下一口大铁锅,哪怕锅接下了都没搞清楚以自己名义送的是什么花……

 

“是呢,忘了说,影姐费心了,花很好看!”

 

顺着张怡宁回头看的动作,杨影才留意床台上密密麻麻地一堆……小多肉,“没事没事。”只要不是做坏事,别说平白接受感谢,就是真背锅她也认了。交友不慎毕竟是一辈子的痛啊,现在悔之晚矣!

 

“李菊你上次还没跟我详细说呢,主治医生怎么说的,怡宁什么时候能出院?”

 

王楠的意图很明显,李菊就势侧身,“出去说吧。”

 

等这俩剑拔弩张的人开门出去,杨影琢磨出丝丝不对,好奇地打量张怡宁一道。

刚才王楠称呼这小破孩……直接叫名字了?反而连名带姓喊了李菊?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重什么轻什么的路数发展了?

 

张怡宁连自己承载了打量的视线都没注意到,她望着空荡荡的门边,透过刚才的情景,回忆几天前夜晚李菊的那番话、还有之后自己的猜测,以及最近王楠总能‘恰好’阻断自己想一探究竟问出口的勇气。

 

王楠白日里近乎都空闲着,时光也大多耗在医院里。不止白天,她晚上也总是在自己睡前才离开……相处久了,互相适应,张怡宁潜意识里接纳了与这个人相处……可这相处、对上司下属而言亲近得不像话了……张怡宁又记起参加商宴的那个夜晚,在街边,王楠说她把自己当妹妹。

 

张怡宁当初没觉出歧义,可相处久了越觉得,她们之间、从陌生人到上下属到朋友亲人……这过程都太、顺当了些……她琢磨得多了,才了解当初老姐老妹的担忧。

 

王楠对她,太好了些。张怡宁退到旁观者的角度回顾她们相遇以来的点滴,很容易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可是有结论了,张怡宁又费力想王楠的动机,她、为什么?

 

这次,无论她站在谁的角度,哪怕是把自己当做王楠,都没捋清为什么。

 

·

 

“你有话就别对她说了。”王楠拽着李菊在走廊拐角后的长椅坐下,直奔主题,“我选的路跟别人没关系,只不过喜欢的对象恰好是她罢了……别把压力施加给她。”

 

“人家连你什么心意都没搞懂,你就这么护着她了?”李菊抱臂,斜睨她一眼。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儿,我能处理好。”王楠目视前方,坚定不移。

 

“把自己逼到绝境就是处理好了?都说恋爱中的人傻,你还没掉进去就傻了?”李菊的耐性又要告罄。

 

“掉进去了,或许早就是。”王楠直视她,神色未改。

 

李菊叹口气,缓了声色,“你是因为没遇到过这种状况,所以、”

 

“所以我也是犹疑过的。”王楠接过话茬继续她想说的,“可是从知道出事起,我心就定了。”

 

李菊哑然,她知道王楠说的是事故那事。

 

“别劝了,你俩够辛苦的了,真不用替我操心,空闲时间保重身体,休息好才是正事。”王楠拍拍李菊肩膀,“放心,面向一个体贴纯粹的人,哪怕是单恋,我也不亏。”

 

王楠浅浅笑着,面向李菊说完最后一句,站起往回走。

 

“我真的想换一种生活了,不管结果如何。”


2018-03-13
评论-8 热度-6

评论(8)

热度(6)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