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唇齿相依 草莓味儿的番外糖


才下夜班、直犯迷糊的王楠被赖在办公室里恭候多时的破小孩拉起来就走。

 

“你干嘛?被迷糊拉进地铁站,等车时费力地抬抬眼皮,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线,双眼惺忪的人晃晃相牵的手,问旁边那个满脸写着蔫坏的家伙。

 

张怡宁凑近来耳语,眼里透着狡黠与精明,“咱去逛逛大千世界。”

 

什么?刚下班头晕脑胀的王楠只想回家睡觉,想也没想就摇头,见小孩儿的嘴角骤然拉下,轻轻摩挲她的下巴,连哄带骗地笑,“咱下回好不好?”

 

不好。张怡宁摇头,侧身贴过来,“累了靠着我吧,我保证就一天”,声调里轻轻柔柔地带点儿小贴心小愧疚。

 

不靠白不靠。王楠头一歪,搭在细瘦胳膊上,直截了当闭起眼。

 

耳朵里被塞了耳机,只顾流淌着轻音乐,还有稳稳的依靠在,王楠很放心地把自己交付给身边那人,移动有温暖的手牵着,进地铁被安顿靠在门边的独立角落,要不是偶尔触碰到张怡宁的衣服,王楠都要忘了现在是工作日的早高峰。

 

耳边宁静乐章淳淳流淌,享受着车厢角落的一片沁凉与自在,王楠绽开嘴角,笃定今天的意外游比常日里几点一线的生活好得多。

 

广播员报站声落不久,列车配合着徐徐停下,王楠半分惯性前移都没感觉到,睁开眼,眼前那张小脸上溢满慌乱无辜,“我们到了”,张怡宁低下头,拉起她就走。

 

“来这儿干嘛?”王楠又慵懒地闭上眼,直到沐浴阳光,微风拂面,眼皮被暖暖的春意倾注力量,缓缓睁开。入眼的是入骨熟悉的,她的母校,张怡宁的未来母校。

 

“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张怡宁欢喜着偏头问她,依旧大步流星,没有放慢的意思。

 

“下班的日子。”回家休眠的日子……王楠伸个懒腰,反手攥紧张怡宁的手,一并举起。

 

恰好走进校门。张怡宁回头,笑颜映在图书馆广场前错落有致的喷泉和春意盎然的花园里,春光灿烂。

 

“我就说你不知道,轮班生涯里只有上班下班早班夜班,哪还记得什么日子啊。”见王楠盯着自己出神,张怡宁还当她在琢磨上一个问题呢,眨眼间神色怏怏,不甘心地摆正头,低声嘀咕着。

 

也不知是格外上心,或许听力出众,王楠还真一字不落地听清了,她还当小姑娘又别扭了,凑近来捏人家耳垂,“我们走的是一样的路,你以后也这样……”

 

张怡宁回头,对上那双笑盈盈的眸子,格外正经,“那我们能一起走吗?”不分开的那种。

 

王楠眨眨眼,晃晃相牵的手,“我们这不就一起呢么。”

 

张怡宁不说话了,牵紧了手,只顾看路。

 

穿过广场,走过启明路,一通弯弯绕绕之后,在宿舍区的一条岔路口,相牵的手暂时分开。

 

张怡宁留了句“等等,很快”就溜没影了。王楠挪步到附近长椅前,坐下,眺望,回顾旧日里洒满回忆的这处天地,心怀百味。

 

“王楠楠,人呢?”王楠恼怒地望去,那人一‘骑’绝尘赶到身前。

 

“原来你在这儿啊!”张怡宁嬉笑。

 

王楠‘蹭’地站起来,手半摞在落在车把上某只白净的手,语出愤愤,“谁让你这么叫的!”这是谁家猴孩子,专门占小便宜的?独处时叫自己小名王楠就认了,在人前也还不管不顾地连名带姓喊小名?最初那个文静乖巧到不行,上赶着追自己问问题求经验,满是恭敬虔诚的小姑娘呢?!

 

张怡宁机敏地收回手。王楠的拧法刻骨铭心,有一不忘,她可不想再尝试了。讪笑,满脸无辜,“对不起,我那不是情急么。”

 

王楠撇嘴,垂眼打量‘坐骑’,调侃一问,“你换装备了?”

 

张怡宁:“……”无语过后点头,极其配合,“怕再伤了勤奋好学优秀学姐的心,要是她以后不回学校了,岂不是我医大的损失。”

 

“后边贫去。”王楠稳住车把,就势把人赶下车座。

 

“干嘛呀?”张怡宁老老实实退到一旁,看着王楠跨步上车才懂,凑上来制止,“疲劳驾车很危险的。”

 

王楠白她,“边儿去!上课时候大家都忙着呢,哪有谁在外面压马路闲逛?”将单车往前挪了半圈,转身拉着张怡宁的手往后座带,嘴上不饶人,“尤其是那些剑走偏锋的……”忍俊不禁,“那才是我医大的人才呢。”

 

“……!”张怡宁欲哭无泪,王楠总是盯着她的黑历史不放,这恋爱怎么谈下去,日子简直没法过了!抬腿,愁眉苦脸坐上车,对着从视线里远去的枝杈上争相盛开的白嫩梨花大眼瞪小眼。

 

“咱去哪儿啊?”王楠带她去体育馆那片兜了一圈,后知后觉地问。

 

“随你吧。”张怡宁脸皱得跟包子似的。

 

“???”王楠听着身后这人声音很飘渺,可是今天天朗气清的,风又不大,好奇着回出手来摸一摸,摸到软趴趴的头发,嗯,人还在的,接着是硬邦邦的……后脑勺?王楠懵,紧着回头一瞧,眉头都拧到一块,“张怡宁!”

 

张怡宁还在生闷气,不想理人,“这人谁?不认识。”

 

都多大人了还要哄?王楠无奈,“张小宁?小宁宁?”

 

张怡宁后背冷汗涔涔,“别别别,就此打住,前一个就挺好。”

 

王楠对空气白一眼,“你给我转过来,好好坐!”坐车后座还向后盘腿,打坐似的,像什么话!

 

张怡宁岿然不动,抬头在人后背上蹭蹭,软下声音,“小楠楠,咱去情人坡吧!”

 

背后一阵恶寒,王楠抖抖肩膀,脚下踏板蹬得加快。

 

差点被甩出去的张怡宁:“……!”反手揪住王楠的衣摆。

 

·

 

情人坡,光听这个名字就是个洋溢浪漫的地方。张怡宁眯着眼睛,想像下坐在恋人单车后座上抚过曼妙柳条,嗅过清浅花香……啧啧,这场景,想想都觉得小美好。

 

可王楠,骑车载人到地方就撂挑子不干了。接过车子的张怡宁眯眼兀自畅想一番图个乐呵只得罢了。

 

那人浸在柔光里,或好奇眺望,或低头不语,或回过头来佯装恼意轻声细语地催促自己快跟上,同样是美好的事。柳叶弯弯也罢,花香漫漫也罢,自然的景应季呈现,张怡宁跨上车瞪几圈车追上去,在心里畅想完,对着朗朗天空许愿,希望这辈子,能见到这女子情意绵绵模样的,唯自己一个。

 

不知不觉间,张怡宁傻乐出声。王楠已经不客气地跨坐上后座,反手戳她,“傻笑什么呢,走了。”

 

张怡宁回头一瞧,咧开的嘴角抿起,嘀咕着,“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什么什么不一样?”王楠学张怡宁的坐姿,盘腿后仰倚到张怡宁后背上,悠闲地闭上眼,嘟嘴,“走走嘛,没风了。”

 

……!小说里不是这么写的!张怡宁郁闷,扭头固执地跟身后这人理论着,“我骑车快,你转过来抓着我嘛。”

 

“诶呀没事的,刚我骑那么快也没见你怎么样。我也感受下你的世界……”王楠摆摆手,又催她快点动身。

 

什么理由啊这都是?感受我的世界还背对着我?张怡宁恍若是坐在现实和小说俩世界之间的深坑里闷头画圈圈,这口才、这谬论,小孩真心怀疑后面坐着这位是她同校同系亲师姐……我觉得医科大都装不下你了……

张怡宁无言以对,缓缓蹬起车子走。

 

时不时地,还能听见身后一声心满意足地喟叹。

 

策划了一整天美好生活的张怡宁只觉得,在这个出双入对的日子被冷落了……

 

坐在背后腾出手的王楠蓦地想起小孩刚才那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然后敏锐地觉出什么,翻出手机对着手机屏保怔愣了下,也没看出端倪来——3.14,星期三

 

果断求助百度,搜索之下才恍然——3.14,白色情人节,西方N多情人节中的一个。王楠默默接收到很多信息,什么2.14男生送礼物,3.14女生返送礼物,所以这天又称返情人节……

回忆下一个月以前,那时候似乎是年根科里忙得很,大会小会多手术加班,也没顾上她家小孩。再仔细回想,当天张怡宁还主动来医院给她送饭。当时她随手塞了几颗早上护士长送来的巧克力糖,哪成想那小孩像变脸似的,脸立刻阴得乌云蔽日,没说几句话就走了,弄得脚不沾地大脑缺氧的王楠莫名其妙。现在看着百度百科的解释,王楠后知后觉地懂了。那孩子是误会了什么吧?

 

“那什么、”王楠清清嗓子,反手又戳人一下,“年前你最后来医院那次……我拿给你的是喜糖。”王楠还没解释完呢,见着车身抖了一下,吓得她立刻揪住小孩的衣服不敢松手,“你干嘛?”怎么她都解释了,好像还不如不解释?

 

“喜糖?”张怡宁的声音冷飕飕地从前面传来。

 

“是啊,大过年的讨点喜气嘛,你要喜欢我问问徐姐从哪买的。”王楠笑。

 

张怡宁转转眼珠,想起了徐姐是和王楠同科室的护士长,也想起曾听说人家家有个待嫁的女儿,心情瞬间乌云转晴好到飞起,比之前还好了,拉长音调“哦”了一声。

 

王楠听出她藏起的笑意,若有所察地抬手摸她头发,“你刚才是不是想多了?”

 

张怡宁胡乱摆头避开‘魔爪’,吃吃笑得开心。

 

驱车行过长桥,来到荷花池边停下。

 

“那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了?回家补觉太可惜了吧?”张怡宁把车子立到桥边,跟上王楠的脚步、

 

王楠径直向荷花池边去,耸肩,“有什么差别,日子还不是一样过。”

 

张怡宁一脸不甘,她怎么看上了一个半点浪漫细胞都没有的人……果然是满脑子学术忒遏制思想。

 

“再说又不是传统节日。”王楠走到池边停下,急忙拉住心不在焉就快栽到池子里的某人,嗔怪地皱起眉,“走路想什么呢,不看路。”

 

张怡宁自动略过这句话,倒带连接了上一句,瞪圆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那七夕咱好好过。”

 

王楠忍俊不禁,配合着点点头,“好啊,咱在办公室好好过……”

 

“……!”想想那时候已经毕业实习,肯定得不了空,张怡宁顿时蔫儿了。

 

“都说了,日子一样的。”摩挲小家伙白净纤细的后脖颈,王楠轻声哄道,“过七夕只论对象,不论地点吧?”

 

张怡宁动动耳朵尖,蓦地欢喜抬起头,“对,和对象过,在哪儿都行。”

 

王楠:“……!”她说的不是这意思吧?这孩子的领悟力是不是太强了些?

 

趁着王楠扯着嘴角僵在原地,张怡宁脑海里蹦出一道指令:就趁现在!扬起纯真的笑,张开双臂凑过去献出紧紧的拥抱,“节日快乐。”我亲爱的。


感觉到那小孩在肩窝里蹭啊蹭地,惹得她直发痒,王楠扑哧一声笑出来,“情人节快乐,小宁宁。”


暖阳相伴,轻风送福,亲密的身影久久不分。

 

跳动的心贴合着,一起一伏呼吸交错,鼻尖,不知从哪沾到丝丝甜香。

 

这季节不该是花香吧?闭上眼睛,王楠心想。

 

甜而不腻,不似花香清雅,倒像是甜美的果香。

……草莓?王楠想到一颗颗沁甜的美味果实,转而想到那句广告词,

 

初恋般的感觉。


2018-03-25
评论-1 热度-12

评论(1)

热度(12)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