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小故事——相思本无意

只是个暗恋向小脑洞、而已,欢迎寄情,请别当真。


送给那些承载朦胧好感的青涩年华


(虽然我没暗恋过,好吧,把这辈子第一次暗恋情愫倾注给‘你’了)


我能说……我都想好下篇文了么(打算开一个系列的节奏)


--------------------------------------------------------------------




我痴恋你


这世上只有我知道


----------------------


今天天气很好,是你常挂在嘴边的“明媚春日该有的样子”。我立在那栋载满你半生回忆的古旧住宅楼前,一如旧,轻轻地想念你。


阳光温和,几缕风儿把自己裹成团簇状,嬉笑着打闹经过,那调皮的模样,像极年幼时候和三五小友逗趣的你。


回首再看,初见时,定是被你乖巧的‘小伪装’骗了。我叹息着发笑。


记得初初相遇,是你一家搬来这里。梳着两条小辫子的文静小女孩乖顺牵着母亲的手,带着满目好奇睁大眼睛打量这栋、彼时光鲜亮丽的楼宇。


我定在原地,只顾盯着你瞧。你肯定猜不到,那时候我也新来这里,对周围一切恐慌着,可自打见了你,对你这个乖巧小姑娘的好奇堪堪掩埋下失措、慌张。


或许我们同龄?我不知晓你的年龄,但那双澄澈的墨瞳使我心安,吸引愈发好奇的我去亲近你。


一大一小从我身边经过,是你甜甜唤作‘妈妈’的温婉女子领着你笑颜走过。听到你母亲轻柔与你欢笑,我不自禁与你亲近的心,又被距离扯远了。


你有温婉的母亲和宽厚的父亲,可我、孤零零的自己。


或许我们做不成朋友了。我黯然地胡乱猜想着。


楼道门口的金属锁严丝合缝地扣下,将我和你隔开两道。


·


我还是想亲近你。


老去之后我才懂这颗情不自禁贴近你的心。才懂当初那些因你而跌宕的小心情,是年少时青涩的爱意——


每当你经过我身边,我会放柔呼吸,默念你的呼吸心跳。


当你亮闪闪的墨瞳无意间撞进我的眼底,我恨不得垂下头避开你,可偏偏,又忍不住想窥看你接下来的小表情,是否如我这般欢喜……


自打认识你,你大抵还不知道,我的心就不自控地跟你走了。


若是小公主你心情不对,露出一幅娇弱小女儿态来,哭个梨花带雨,我这胸腔里没出息的家伙,肯定要慌乱上好一阵子,直到你‘雨过天晴’才能缓下。


而在你眉眼弯弯时,它也莫名地雀跃欣喜。


我的小公主,从没人告知过我,那份吸引名为喜欢,而我心跳的频率是为你而悸动。


其实我怀念最多的,是你嘟嘴撒娇的模样。


不过那美好,轻轻浅浅地,比乍现的昙花还稀有。


我的小公主,是否是因为你过于倔强?


我想我没记错——你从背小书包的第三年起就没再撒过娇了,无论是我看到的,或是从闲聊的清风那听来的。


你是否忘了我?忘了归来?


你未归的诸多日夜,或北风肆虐的,或南风和煦的,或鸟语蝉鸣的,或月落乌啼的,我都默默伫立在原地。我并非空洞地站着,而是全部心神,为深沉填补我心房的你、牢牢牵引着地思你念你。


翩翩佳人,不见归期。


我一遍遍地回忆时光里的你,就只奢望将那些个时候的你仔细甄别、记牢,免得来日我们重逢时,被你埋怨。


若你再对我撒一撒娇就好了,以我仅有的,拿什么交换都可以。



时光嫌我矫情,它比我还矫情,说什么也不肯予我个空隙,寻一寻记忆深处的你的模样。


我只有默默地想,


默默地想。


·


我的个头始终高过你。


我记得,唯一一次见你对我撒娇,便是为这个。


那时候,穿着公主裙的俏丽小姑娘跑到我身前来,抬起头,惊叹了句“哇”,眨巴眨巴黑眼睛,歪头嘟嘴,“你好高。”


我微笑着望着你,脸庞埋在背光角落。


风吹叶落。你轻轻地抱了我。


那种温柔,足以让我贪恋一辈子,悸动一辈子。或许有来世,若是可以,凭那一个温柔的拥抱,我就可以找寻到你。


从没有人那般真心亲近我,唯有你。


所以我心恋你,也不是多过分的要求吧?


不求你回应,但求你知晓。


·


你第二次抱我时,我由里到外都慌了。


那时你翩然长成灵气少女,出落得更惹我心慌。


我才没有那么没出息,被你抱过两次都以脸红为终呢!


心慌,是心疼你。


那本是个雨夜,雷雨交加,狂风怒号。你自扑进我怀里,就大哭不止,甚至在我心里,都忘了畏惧大自然的怒意。


我强忍着寒意,挺拔伫立在那。而你,冻得瑟瑟发抖浑身湿透却还不肯走。


由你哭声开始,到哑了嗓子哭诉完为止,我好想与周围一切剥离开,与相拥你的一起,落到一个朦胧的世界。


那里只有你,泪眼婆娑的你,固执倔强的你……为情所伤的你。


你的绝望失控我刻在眼里,你对那人的控诉,我不甚情愿地,也收入耳畔。


你哭,我想陪你一起。


就像我淋雨,你陪我一起。


心,胡乱震颤,我对你的呼应,仅此而已。


笨拙的我不会安慰你,甚至,抬臂拥抱你也不能。


我贪恋你对我的依靠,以及予以我的温暖。


可自私、虚荣过后,一道响彻耳畔的撕裂般的雷鸣将沉湎幻想的我拉回。


我记起这是个雨夜,而我、我决计不该在这样的时刻自私地拖累你。


你的手紧紧箍在我身上,那亲密, 恍若你我本为一体。


我暗喜着,眨眼又被一道天际连延不断的闪电晃痛眼。


那是否是天神降下的责罚,罚我不守本分、贪心爱上异族的你。


如果我是人,也有像你那样白净脸庞的话,你一定不会错过,我那瞬间惨白如纸般的大惊失色。


贪婪又胆小的我这才慌了神,可我无心推开你,更无力推开你。


情急之下,求助我一同遭劫的好友——受煽动的风。


风懂我的意思,不遗余力地鼓吹而来。


你抱我更紧了,即使发丝凌乱也不在意。


我求风再大些,无所谓我,只要把你喝退。


残叶不堪,滚滚而落,不待落到地面,又被加紧的狂风眨眼间吹散。


枝干晃动,助长了狂风的气势。


我什么都顾不得,只求你离开是非之地。


风行过一阵,转而妥协。


我无奈,诚恳地追问天意。


天公不作美,小惩大诫劈下一道。


我在最后关头借助于风,竭力摇摆。


风势渐弱。耳边瞬间略去不少嘈杂。一道闷响,紧邻着几声脆响。


怀里的人儿恍然惊醒,松了紧扣住的双手,手臂垂落,抬头。


我微笑着与你对视,忽略你眼里的惊恐。


“对不起。”你湿漉漉的眼睛注视我,留给我这道绝版亲密的注视就走了。


幸好你是跑回了家,而不是回去找那个人。我扯着嘴角强笑,惊喜地发现,雨水滋润之下,背后那道切口也不再火辣辣了。


·


那之后,你似乎恢复了往常模样,只是忙得难见到人,每当太阳移过很长的角度才有空回趟家,而且,忙得都不看我一眼。


你的父母时常惦念你,你纵使还怪我,也不该迁怒他们。


后来才知道是我想得太开了。那个人送你回来,对你温和地笑着,与你亲昵地贴近。


那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你的样子。


我垂下了头,终于体谅了你的视而不见——这个时节的我,本就落魄凄凉了无生气,更何况,背负一道无法愈合的丑陋伤痕。你一定是不想见到我的,垂头不语的我,当时心里难过极了,比萧瑟呜咽的风还要难过。


你果然被我说中了,与那人有说有笑地告别后,款款经过我身旁,理也不理我。


·


最后一别,你于我值得一生窃喜的希望,又默然推我入回不了头的相思苦局。


冬去春来,那日,有你喜欢的“明媚春日该有的样子”,而你,在这样的日子,一去不返。


我不懂你手捧的鲜花是什么意思,但纱裙曳地笑靥如花的你,确是比往日明媚更多。


我看着他抱着你离开,你伏在他怀里,在消失不见之前总算想起回头来望。


四目相对的一刹,我好想和你说话。


你望着我,或者说,透过我望向什么,灿然一笑。


之后无数个不见你的日夜里,我都要默默数落你,数落你望着我,心里却半点不念我。


那时,你是否想到了那个雨夜?那是你们的磨练,却是我对你的欢喜。如今你释然一笑,散尽过往,那赠我的喜乐忧思,谁又能替我做主化解……


·


我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望一望就要跌到西山山谷的橘子,扭头,对上由远及近的三五孩童。


我依旧,在经过的女子中找寻你,或是,找寻类似于你的人以慰藉。


闭起苍老的眼,铺天盖地,形态不一都是你,怎么,在这日光里,半分像你的都没有?


今日,万里无云,丝丝风都不见,不算是你最喜欢的春日样子吧。


最近几次三番‘见’到你回来……许是我挣扎着走过这么久,都没走出想你的时节,老天看我不惯,要收我回去了。


我轻轻招呼老伙计来,借由暖意,捎几句藏纳于心的话给你。


——你我的缘太过飘渺,七字、一生。若有来生,愿化表达心迹的花草,与你相逢,哪怕是能在你年少时拿捏在指尖的狗尾草,或是庭院角落里一株朝气蓬勃的向日葵,都好。



还有啊,


你一贯的表情,你成长的变化,你的两度拥抱,还有我们的初见、终了……这些,我都贴心记着了,就盼着我们再见时,借由暖风,轻言诉与你听。


那时你可不要嫌弃,嫌弃我从未开口过的嗓音晦涩难听。


我用心说了,在此,愿东风寄予你,连同我对你的贪嗔痴,及相思意。



----------------------


我痴恋你


心之欢喜


2018-03-28
评论-30 热度-1

评论(30)

热度(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