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唇齿相依 青苹果味儿的番外糖

前情:

 

本小篇时间轴在3.14之前,情感进度:友情达标,恋人未满

 

特别注明:

简单介绍下在本篇占据极大篇幅的狼人杀游戏(网上配比、角色众多,以我玩过的简易版为准)

 

文中游戏角色如下:

神:预言家(每晚任意查验1人身份)女巫(1毒药1解药)猎人(死时开枪带走一人)守卫(每晚守卫一人,不能连续两晚守同一人)丘比特(放爱心箭连一对儿情侣)

狼:(为简易化,白狼王什么的不计)都是普通狼人

以及众多平民

 

阵营:

因存在丘比特,TA及其连接的2情侣属同一阵营

关键在于情侣身份,若情侣本属同一阵营:都为人阵营(人或神)或都为狼,游戏就明了了,丘比特追随情侣

 

如果是人狼恋,丘比特+情侣组成第三方阵营,灭掉在场其余所有人才算赢

(最喜欢这种了,逆天而行既视感)

 

人阵营、狼阵营不再赘述。

 

P. S.话说到这,一定有人懂我了,脑洞就在于某天想起了狼人杀-丘比特-情侣

所以~这颗糖应运而生。

 

狼人杀是款烧脑的桌游,个人偏爱。顺便建议大家伙儿远离辐射,拉着伙伴们多聚多玩多沟通感情。

 

 

 

——好吧,开始正题

 

张·未来小大夫盘腿坐在家里书桌前哼歌,举着台历一遍遍地前后翻页,扭头望向窗外,天高云淡,层林尽染,不知畅想些什么美事,偶尔窃窃发笑。

 

转眼步入金秋十月。

 

美美的黄金周,在秋高气爽天高海阔的时节里,适合一众休闲生活——出行、聚会、shopping、休养,过生日……

 

嗯,实习小医生只想陪着家人默默过个自己的生日,再筹备个礼物给人家谁庆生。

 

她想归她想,实现与否可不在于她。

 

这不,她善良的室友们,在黄金周分别之前某次宿舍每晚卧谈会上就招呼过她,在4号把时间空下来,参加全寝活动。

 

张怡宁默默记下了,4号天微亮就抱着手机兴奋地挨个室友call一遍。

 

医学院本硕连读的7年,室友堪比亲人。来年夏天即将毕业的她们,铁定要珍惜未来时光里的每次相聚。

 

电话那头那几个想法无出其右,默默咽下起床气洗漱收拾。

 

仨人的‘冲天怒火’是靠始作俑者的丰盛早饭+上午茶堪堪扑灭的。

 

围坐在狼藉一片的餐桌前,四个人来回观望,大眼瞪小眼。

 

“你这么早喊我们出来,去哪儿啊?”邻座的李楠搭了手臂到张怡宁肩上,打着哈欠问。

 

“额、”张怡宁迟疑开口,不多时就收到来自对面两束幽怨的视线。脑筋一转,嬉笑答曰,“咱回医大走走。”

 

“傻啦?天天走还走不够?”李佳薇扁嘴。

 

相比之下,郭焱考虑得比较多,“诶诶老张,这是你灵机一动还是深思熟虑的啊?”

 

这是小心思要被发现的节奏啊。张怡宁默默擦汗,她可不能说是因为老友相聚大好日子兴奋难耐特意喊她们出来分享的吧?“我这不想着,最后一年了么……”

 

气息恍若凝固似的,几个人默默对视,半晌后赞同点头。

 

最后一个十一,且行且珍惜吧。

 

勾肩搭背的四个人难得闲下来一同游遍校园,那一个个郑重留恋的神态,当真是恨不得每道景每条路默记下来,甚至于撬下来打包带走。

 

一上午,同寝4人,意外陷入预演的离别情景中。

 

眼见着暖阳悠然走过半边天,沉闷的几人心情也没晒好。

 

张怡宁的手机自顾自地欢唱起来,手机主人跑到一边阴凉地接电话,另外几个还蔫头耷拉脑地在阳光下摆弄堆积于地的银杏叶的形状,打算继续拍照留念。

 

张怡宁收起手机回来,向她们介绍新动向,“我老大说请咱去K歌,伙计们,想不想去~”

 

李楠又来勾她脖子,满脸揶揄,“可以啊老张,几天不见都混到那个圈子去了?”

 

“什么圈子?”张怡宁愣。私下里她就是这么称呼王楠的,其实称呼‘楠姐’什么的很好听,只是王医生人缘巨好,身边殷勤的小姑娘太多。什么嘴甜的小同事小学妹吧啦吧啦一大堆,对她都是这么亲昵称呼的。好听的名字听多了也会腻吧?小张同学默默给自己找个台阶,顺带在敬爱的人面前稍微微‘特殊化’以提升存在感。

 

李楠向张怡宁对个‘black’的口型,立刻被张怡宁嫌弃地拍掉手。“边去,我是说王楠姐。”当事人默默在心里比较下,还是偏爱‘老大’这个特别的昵称。

 

“你好好叫人王楠姐不就好了,非要特立独行。”李佳薇凑过来,一左一右挎起俩人胳膊,“那咱走吧,让王楠姐久等多不好。”

 

“就是嘛。”郭焱点头称是,就手揽过李楠肩膀。

 

勾肩搭背的四人,沿着来时路返回,步伐倒是欢快坚定多了。

 

·

 

王楠在电话那头言简意赅地报了地点约她来,张怡宁‘拖家带口’直奔约好的地点,都还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王楠一手撑伞一手抄兜伫立在繁华街道,淡定地掠过来往人潮,面向缓缓走近的几个小丫头招招手。

 

“老大。”

“楠姐好!”

 

张怡宁对于自己无意制造的‘小分歧’后知后觉,讪笑着随大流,补了句“楠姐好”。

 

“没事。咱们先去吃饭吧。”王楠抬头眯眼瞧瞧太阳,说着,将伞递给张怡宁,向另一边抬下巴示意。

 

张怡宁会意,扭头问,“薇薇,带伞了吗?”

 

李佳薇麻利从包里翻出遮阳伞,晃了晃。

 

平常她们几个出门,大咧咧惯了,宁可晒着,也要扯仨挂俩地腻歪着走。

 

好吧,现在有旁人在,就不凑一块儿腻歪着了。其实是那仨自觉主动地撇下了张怡宁,凑到伞下耳语去了。

 

“她们有伞。”张怡宁乖巧地微笑着,撑伞偏向王楠。

 

“我来吧。”被人这么照顾,自主惯了的王楠表示不太习惯。

 

“没事,我撑着方便。”张怡宁笑呵呵地答。

 

你这话敢说得再明显点儿吗?王楠意味深长地瞥她一眼,扭头向前,在心里已然筹备好秋后算账。

 

午饭吃得大快朵颐,因为和王楠几次往来也算熟识,加之王楠向来笑意妍妍的,张怡宁宿舍那几只暴露‘本来面目’,丝毫不顾及形象,只顾瞄准心仪的食物往肚子里招呼。

 

一旁观摩的张怡宁:“……”

她可是打算长久跟着王楠混的,吃相还是要保持住的。

 

“你不用跟我客气。”张怡宁抢着付账的时候被王楠拦住了。王楠向座位那边努嘴,“其实我更喜欢那仨姑娘那样。”

 

之后默默走在前面的张怡宁离奇地蔫了。

 

KTV包厢里,那四个天南海北地聊着,张怡宁很不配合地制造背景音,把她听过的歌,甭论熟不熟,都点了一遍,自己坐在转椅上深情投入着。

 

王楠她们偶尔谁扭头瞥一眼,见人家正主自己正嗨,继续安心地凑到一块儿密谋大事。

 

王楠和小张同学的几个小室友聊开才发现,原来她们选今天约正主出来的目的是一致的——提前给她庆生,几个人一拍即合,为张怡宁郑重规划了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生日趴。

 

张怡宁对她们丝毫没察觉,反倒越唱越投入,这时候抱着立麦眯起眼睛陶醉地唱《勇气》呢,“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

 

王楠一抬头,小丫头那沉醉的模样就不偏不倚地落入她眼里,她撑着下巴,也不理旁边那仨天马行空的了,另一只手搭在理石几面上轻轻附和节奏敲击着,专注地当起听众。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曲终,张怡宁缓缓睁开了眼,眨眼间又被吸进一双含笑的眸子里。张怡宁别开眼靠过去,讪讪把麦克风递过去,“你来唱吧。”

 

前奏响起,是王心凌的《还是好朋友》。王楠挑眉,拿着麦克风对旁边人调笑,“我还当咱们有代沟呢,原来听的歌差不多啊,现在的小姑娘不都喜欢小鲜肉吗。”

 

张怡宁凑过去,没有好用的扩音器全靠嗓子喊,“我喜欢听老歌,”指指那边窝在一堆的仨人,“和她们有代沟。”

 

“合着咱俩是一个年龄段的?”王楠扬了尾音问。

 

“兴许就是。”张怡宁郑重点头。

 

王楠笑过,接上伴奏旋律开嗓。

 

·

 

张怡宁后半程的表情明显缓和多了,嗯,不过,当事人才不承认是有某个人陪的关系。

 

这一下午,包厢俨然成了她俩的主场。张怡宁就纳闷了,她们几个家伙来这是闲坐的?纳闷归纳闷,张同学发扬麦霸精神,拿了麦克风就不撒手。

 

俩话筒,两人唱,刚刚好。

 

·

 

晚饭是最经典的涮火锅,娇嫩的肉、鲜艳的菜,花花绿绿摆满了桌。

 

得懵懵懂懂过了大半天的张怡宁,在面对李楠突然起身提议举杯之后终于懂了。

 

“老张/小宁宁/怡宁,生日快乐!”

 

张怡宁怔怔望着眼前几抹笑颜,恍然大悟,“你、们?”她正要解释今天还没到她生日,话头又被郭焱抢走。“知道知道,你早就想陪父母过生日的嘛!所以我们,早就想好了,提前一天替你庆祝,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

 

张怡宁呆滞的表情绽出惊喜来,又听李佳薇说,“更巧的是,我们和王楠姐想到一起去了。”

 

“都别傻愣了,快喝了吧。”王楠对当事人眨眨眼,举杯,豪气地先干为敬。

 

其他几人忙不迭地纷纷举杯。

 

张怡宁从惊喜中晃过神来,低头对着酒杯皱起脸,“咱要不喝饮料吧?”而不等她话音,杯没清的就只剩她一个了。

 

“Don’t be shy,girl! 生日party嗨起来。”李楠凑过来,怂恿她,“快快,惊喜还在后面呢。”

 

真不是腼腆,是不能喝啊!张同学欲哭无泪,箭在弦上,就着众多笑脸,悲壮地仰脖子吞了。

 

 

好歹是果酒,这还算这几个家伙手下留情了。张怡宁舔舔嘴唇,被热情的室友架出了门。

 

·

 

“咱干嘛来了?不是生日趴吗?”被拐回到学校南门外医大学生熟门熟路的几条街上,张同学更晕了。

 

“大家都忙实习,平常的周末人都快凑不齐了,咱几个趁此良辰好好聚一聚。”郭焱摇头晃脑,“走吧,逛遍商业街,把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记牢了打包带走”

 

围成一圈的四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致点头。

 

“诶?她人呢?”

 

在张怡宁背后,李楠朝郭焱努嘴。收到信号的郭焱无奈,硬着头皮上,“那个,老张,王楠姐说她有事先回去了,咱先走吧,一会儿天黑了。”

 

老大不情愿地“哦”了一声,张怡宁回头望了望。她还想带王楠来回忆一下小吃街的美味儿呢,有家新店的招牌花甲米线,王楠应该也会喜欢。还有临街卖的炒酸奶、芝士薯条,都是她惦记好久的准备向王楠推荐的美食。可惜了。张怡宁按按额头,追上郭焱的脚步。

 

将这情形看在眼里,走在最后的双李颇有深意地对视一眼。

 

·

 

天擦边黑的时候,飓风式席卷几条商业街的一宿舍人趁兴而归折回校园,笑语欢声热切铺洒了一路。

 

都说在校生纯净如白纸,张怡宁就是一摞白纸中的一张。她和胜似亲人的室友嬉闹了没多会儿,就把刚才萦绕心头的小失落抛却个一干二净,再想起这码事的时候,还能自我慰藉说:人家记得你的生日,还搭上大半天呢,你总也不能太贪心不是?简单如张怡宁,向来对心理开导很受用,

 

“诶,宁宁,咱们去操场走走呗。”路灯下李佳薇的眼睛亮晶晶的。

 

“好啊。”张怡宁对她眨眨眼,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俩的友情,从中学到现在,比生命长度也没差多少,由而比对那俩还要亲近几分。

 

迷糊着就被拉走了,进了开阔操场,小凉风一吹,浆糊式的思绪缓解不少,张怡宁回头张望,“她俩呢?”

 

“兴许一会儿就追上来了,瞧你跟喝了多少似的,咱去草地上坐坐吧。”不由分说,李佳薇拉起张怡宁朝中央草坪去。

 

俩老友背靠背席地而坐,一路闲话聊到初见时候的囧事,间或有嘻嘻哈哈的笑声。

 

张怡宁伸个懒腰,偏头搭在身后人肩上,仰望星空,感叹一句:“过生日真幸福,这小日子天天有就好了。”

 

“想得倒美。”李佳薇没给她片刻遐想空间。

 

话题突然就急转到互损的风格上,李佳薇撂挑子走人,闪身到一边去。

 

张怡宁靠双手撑地才没仰倒。

 

嬉闹间,已有阵阵脚步声入耳。“你俩这样不累吗?”是李楠的声音。

 

张怡宁拍拍手站起来,借着朦胧月光认出来的十几个人都是班上走得近的同学,女生居多。而自她身后,突然被一双手拍了肩膀。猛然回头,愕然当场,“你、不是、走了么?”

 

王楠微笑,递上蛋糕盒子,“去拿礼物了,也不能空手来吧。”

 

“谢谢。”不得不说,很惊喜。张怡宁小心接过,瞄一眼就就把蛋糕置于一边,拉着王楠坐。

 

一众同学早就见过被许老师时常挂在嘴边的王楠学姐了,课上也见过几回,几波人互相打过招呼,围成圈坐下。

 

李楠郭焱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奶茶零食放下,最后落座。

 

一众人早就被郭焱等人提前招呼过,同学轮流向生日趴的当事人送上祝福礼物之后。喧闹场面缓缓落幕。

 

李楠以PARTY主持人自居,“那咱就老规矩,开始游戏吧。”

 

“老规矩是什么?”王楠悄悄问张怡宁。

 

“狼人杀。”张怡宁凑到她旁边耳语,移开了些,黑瞳闪亮着注视她,“玩过吗?”

 

“没有。”王楠耸肩。

 

不管那边的热闹场面,张怡宁俯身把牌摸过来,一张张向王楠解释,“角色就分神、民和狼,狼一伙,其它角色一伙,不过……”张怡宁想到什么,伸手去够忙于活跃气氛的李大主持,“带丘比特吗?”

 

李楠装模作样地清点人数,认真地回答她,“人够,4神,带丘比特。”

 

张怡宁了然,继续向王楠介绍,“神加上丘比特的话,还有第三拨人……丘比特还有他钦点的一对儿情侣。”

 

王楠挑眉,继续听她说。

 

“情侣的话,无论之前阵营是什么,被点到之后就要拧成一股绳儿……”张怡宁顿了顿,“比如说,本来是不同阵营的话,为了那什么就得和全世界为敌,丘比特他们三人一伙的。”

 

“那什么是什么?”王楠装不懂,故意逗她。

 

“……就是为了爱人呗。”张怡宁讪讪地摸摸耳朵,怎么都觉得和眼前这个人说爱不爱的这感觉忒别扭。

 

王楠点头,“哦,你继续。”

 

张怡宁就依次介绍了每个角色,最后又虎头蛇尾地补了句,“情侣那个,如果一方死了,另一方要殉情……”

 

“啊?”王楠还当自己听错了,“殉情?”见着张怡宁忙不迭点头,感叹了句,“这游戏这么……”想了半天也没法总结自己的感想,王楠想了想,“总之就是,爱情至上呗?”

 

张怡宁点头,“就这意思。”

 

李楠看这小剧场聊得差不多了,赶紧招呼吃得开心的众人,介绍完角色阵营配比,分牌开始游戏。

 

头一回玩烧脑悬疑的桌游,饶是已经走出校门,不复学生时代的热情,王医生还是挺激动的,翻转着自己的牌拿在月光下瞧,愣是差点儿把平民牌瞪出朵花来。

 

“需要帮忙吗?”一旁的张怡宁很热心地问。

 

王楠刚笑着回了句“不用”,张怡宁就被另一侧李佳薇扳回去。“你别影响王楠姐,分清楚阵营。”

 

张怡宁一本正经地争辩,“我俩是一伙儿的。”

 

李佳薇瞥她一眼,没再作声。

 

不得不说,王楠对张怡宁的了解还真是不够,起码当时,她真信了。

 

李楠第一句抽到空牌,不情不愿地做了法官,这时候悠悠开嗓,“天黑请闭眼,丘比特请睁眼……”

 

李佳薇悄然睁眼,和法官交换了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转身指向自己旁边的张怡宁以及旁边再旁边的王楠。

 

“丘比特请闭眼……”

 

闭着眼的王楠,翘起的嘴角按捺不住小兴奋。

 

李楠背手绕外围走了一圈,路过李佳薇之后突然伸手在之后俩人头上轻轻拍了拍。

 

应激性反应,不知道这一摸头环节的王楠当时就睁开了眼,而等她环顾一周,正愧疚地打算闭起眼的时候。正好法官说完“情侣请睁眼,”而她下意识察觉到什么,偏头一瞧,和张怡宁的眼对上。

 

张怡宁睁开眼,环顾一周就看到王楠睁眼,除了惊就是喜,无声笑笑。

 

在不远处旁观的法官只觉得那笑有些承受不来,急忙又喊下一位“守卫请睁眼”。

 

‘情侣’齐齐闭上眼睛。

 

关键时刻来了,李楠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在朗声喊出“狼人请睁眼”之后,瞪大眼睛看场上动态。

 

啧啧,睁眼的人有张怡宁,浪漫的人狼恋上演了。

 

“预言家请睁眼……”

“女巫请睁眼……”

“天亮了,所有人请睁眼吧。”

 

王楠睁开眼,眨了几下适应光线后就偏头去看自己‘爱人’。

 

张怡宁回她以诚挚的笑容。

 

再旁边的李佳薇只觉得那笑容要多假有多假。

 

法官公布“昨晚是个平安夜”之后,开始顺序发言。

 

王楠仔细听了一圈,也没听出谁好谁坏来。果然都是会玩的,隐藏得好深啊。王楠默叹一句,感觉自己毕业行医,形形色色的人白看了那么多。

 

发言的时候到处炮轰,投票的时候及其统一。

 

躺枪的男生悲怆地上交了身份牌,大喊了句“我是民啊!”就认命地默默捧了把瓜子旁观。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然后在‘好人’安睡的夜里,狼人团伙猖狂来袭。

 

第三天天亮时,法官强忍着笑宣布,“昨晚是个平安夜。”

 

人群里的狼无一例外地神色都变了变。

 

郭焱默默记下众人表情,发言时提议冲走了张小狼的某只狼队友。

 

张怡宁心安理得地附和了一道,然后‘大义凛然’地参与票走了她曾经的队友。

 

第三天晚上,各怀心事的俩狼目标一致,对第一晚的目标再度下手。

 

第四天法官却又再公布了“平安夜”这个有人欢喜有人忧的消息。

 

王楠低声打趣,“这狼都改邪归正了?”

 

张怡宁默默瞟她一眼又默默移开目光。可不么,狼爱上人了能不改邪归正么……

 

之后神这边就像开了挂,守卫和女巫配合默契,硬是撑起了连续四晚的平安夜。

 

第五天早上,发言时总算有‘神’冒泡了。拿到话语权后,郭焱清清嗓子,开始了鼓动人心的长篇大论,“这里预言家,我公布下查验结果,第一晚查的就是狼”郭焱示意对面那位先被票出局的狼,继续,“第二晚第三晚验的都是金水民,”郭焱指了指自己身旁俩位。

 

在郭焱一左一右的被发了‘免罪金牌’的李佳薇和另一个女生点头附和。

 

郭焱很满意地继续,“昨晚又查到一匹狼”,随即指了指张怡宁另一位狼队友,最后严肃来了句,“我死也没关系,女巫带队咱也是赢的局。”

 

全凭预言家的带领,第五晚的时候,睁开眼且在线的狼就剩张怡宁一个了,张怡宁犹疑过后,将黑手伸向了第一晚就‘该’挂的人——全场唯一守卫。

 

之后一早,总算是听到法官公布了有人‘牺牲’,然后那位全程真守卫耸耸肩,表示他意料之中,拿自己守卫换预言家的命,值了。

 

混在人群里的‘假狼’都敲定好今晚目标了,结果一个不查就被推上热议,而且推她的人竟然不是她以为的郭焱,而是郭焱下家那女生。

 

那女生发言,说明自己真预言家的身份,‘感谢郭焱替我挡刀,第四天晚上我查过她,是民。’预言家指出了自己五天以来查验的结果,验证被票走的第二匹狼的狼身份,之后金手一挥,几乎点出了在场所有的好人身份,轻松地笑出声,“这局咱靠排水也能赢。”

 

王楠默默看了一眼眼睛明显黯淡下去的张怡宁,暗恼自己上了当轻信于人,不过倒也没忘大局,在关键时候,发言带队分票,帮张怡宁撑过了白天。

 

晚上张怡宁在身份不明的几人之间踌躇好久,最后赌了一把,选了一个。

 

没想到就选中了近乎没有存在感的真女巫。

 

女巫果断自救。

 

到了白天结果一公布,嗅到危机的张怡宁就很想找地方藏起来。

 

真让狼同志猜着了,在又确认一平民身份之后,众人再度把怀疑的目光定给她。

 

狡辩无果,被投出局,还带走了‘爱人’。

 

王楠无奈,旁观游戏,谁成想峰回路转,游戏到最后,法官宣布了丘比特及情侣胜利。

 

李佳薇瞒天过海,占民坑带队票走了最后一个民,由此达成胜利。

 

王楠只觉得存在感太低了,挂得突如其来,赢得莫名其妙。

 

开始了新一局,法官牌居然不偏不倚地落到上局最初就被无辜公投出局的男生身上。等新法官‘咆哮’好一阵之后,天黑了。

 

拿到女巫牌的王楠跃跃欲试。

 

作为善良的女巫,或者是受医者习气感染,王楠在第一晚就果断地把解药送了出去,而且深深地看了身边那小丫头一眼。她扪心自问,救那家伙真的不是因为私人关系好,而是就是医者本心罢了。

 

第二天,等听到是平安夜之后张怡宁垂头偷笑了下。

 

等又一夜后,法官宣布昨晚被杀的是王楠。

 

王楠在心里悄悄给张怡宁宿舍那几个小丫头记了一笔,这么快就对她下手的,想来也跨不出这几个熟人的范围,结果出人意料——天知道王楠在夜里看到张怡宁“狼人请睁眼”话音落后悠然睁开眼的模样多想出拳头招呼她,王楠对上那张明显是愧疚神情的脸暗暗扯了扯嘴角,真是悔不该信了你的邪!

 

第二局什么个过程王楠也扬不起多大兴趣来,冷眼看着狼队和长了天眼似的团灭了连带丘比特包括在内的神位,光辉落幕。

 

在张怡宁嘚瑟的和什么似的看着她某狼队友宣扬着狼队的精准分析的时候,收到王楠递过去的一个‘再也不信你了’的淡漠眼神,当事人无所谓地笑笑。

 

第三局开始。

 

到手的又是张平民牌,王楠又恨不得盯出个什么来。

 

而之后似曾相识的一切真切地告诉她,这一局简直就是第一局的翻版。

 

首先,法官落到了她难得的熟人之一的郭焱手里。

 

再之后,笃定了闭眼到天亮、向第一局慧眼郭焱看齐的平民·楠又被人摸了头,而抬头,找了一圈竟然对上的还是熟悉的那双眼睛。

 

张怡宁狡黠地向王楠眨眼,王楠回以白眼,她自认为和这狡猾狼崽没默契可言了。

 

晚上的情形她不知道,不过在听说是平安夜之后默默舒口气。

 

第一轮发言时候,张怡宁就奋力表现,点出了几个发言模糊或是微表情不对的‘嫌疑狼’。

 

王楠默默瞥她,随后在发言里也没表露什么。

 

结果表现过了当事人就后悔了,这不是嘴欠招刀子呢么!

 

在第二天法官再度公布‘平安夜’之后,张怡宁长长舒了口气。殊不知王楠到这时候,才相信她。

 

第二天就有一英勇无畏的男生跳了预言家,保了张怡宁、踩了李楠,一席话说得头头是道。

 

甭管别人,张怡宁是信了,投票给亲室友的时候尤其正义凛然。

 

李楠发表遗言,踩了包括李佳薇、王楠之内的好几个人。

 

王楠只觉得平民的夜晚安静且祥和。

 

白天,两男生一被狼杀一被毒死,被杀的男生自称是冒认预言家的女巫,表示第二晚自救用了解药,且坦言他旁边的哥们是他感觉发言不好随手毒死的。

 

投票时候,李佳薇带动大家投走了另一个男生。

 

男生无比凄凉地留遗言指控李佳薇:“我是守卫,第一天守了自己,第二天守了你。”随后抱着身边被害的‘女巫’哭诉,“对不起你啊哥们。”

 

俩男生默默到底下‘抱头痛哭’去了。眨眼又到晚上,狼人出动时刻李佳薇睁了眼,而预言家查验时候有手指向了李佳薇。

 

第二天法官公布,仅存的男生被杀。男生瞪圆眼扫视场上一周,然后默然加入身边吃瓜子看戏的群众队列。

 

发言时候,本来在郭焱旁边、现在在李楠旁边的女生悠然开口,“我是预言家,嗯,预言家又是我。”

 

默默摇头的王楠只想问,为什么事情在向着历史重现的方向发展?

 

那女生又说,“虽说狼下刀没什么依据,但是刀女巫票飞守卫的手法还是挺准的,我就不冒险了,先报身份吧,免得明天莫名其妙一走,满肚子真相没地方说去。张怡宁的金水我给了,谁不服就来对跳,看丘比特是信我还是信你……昨天李楠走的时候踩了李佳薇和学姐,变相算是保了她,学姐我看着不像,昨天没什么线索就查了李佳薇,然后惊喜地发现查对了人。”女生抖着肩膀笑着继续,“丘比特藏好了,赢不赢就看你了,悄悄呆着别出头,别怕,姐还能保你一晚上。”

 

之后的走向自然不用说,李佳薇被票出局,第二天一早预言家‘牺牲’。

 

发言时候场上死气沉沉的,张怡宁又出来丢水包(踩人),带队投走了一个发言简略的女生,在此过程中还发生了平票及改票的小插曲。

 

迎来黑夜。

 

王楠这回体味到长夜漫漫了,而且扰人,尤其是听到法官例行公事地挨个招呼了几神职之后。

 

第二天发言,张怡宁站出来,指认了怀疑对象,“昨天投票时候,其他人要么分票要么弃权,你本来投王楠学姐,第二次投却改了票,明显是狼人心理,随便拖个人下水。”

 

那女生忍不住当下反驳,“学姐发言也简略啊。”

 

张怡宁暗想,可她什么身份我知道啊!她俩是情侣,依照王楠要强的性子,她要是狼人,不可能‘无所作为’,就像第一局的自己一样,争取搅和个天昏地暗,才好浑水摸鱼。

 

张怡宁认定了就是那个女生,偏头无声询问王楠。

 

王楠发言时也简明扼要地表达了意见,一则她是民,可用信息不多,二则,张怡宁说的,她信。

 

投票时候张怡宁成功拉到三票,冲走了那个女生。

 

游戏结束。

 

“你这赢得也太儿女情长了!”身为法官的郭焱凑过来,哭笑不得。

 

“什么话!”张怡宁撇嘴,“我是分析的好嘛!之前投李楠,那女生也分票来着。”话锋一转,“关键你俩也太狠了,我们一个宿舍出俩狼啊?日子没法过了……”

 

李佳薇向她掀个白眼,“可以啊你,跟着人家瞎投还投中了李楠。”

 

张怡宁傻乐,“当时也知道那男生不是预言家,倒也没敢想他是女巫,就想顺着李楠的遗言顺藤摸瓜来着。”

 

“你才是瓜!”李佳薇回她一记响亮的爆栗。

 

张怡宁扁嘴,扭头向王楠诉苦去了。

 

热热闹闹地吃完男生们买来的双层蛋糕,将零食席卷完,趁着时候不至于太晚各自打道回府。

 

张怡宁她们四个非要嚷着送王楠出校门乘上地铁。

 

进地铁站之前王楠想起来问,“没想到你还真好人啊。”

 

张怡宁愣过之后才明了她还在想刚才的游戏,顺势点点头,“那是,信我就对了,我可是场上唯一真丘比特。”

 

王楠惊愕,“你是丘比特?那你还那么高调?”

 

“就因为她嘚瑟我们才排除她了。”李佳薇懊悔地抱住李楠。

 

张怡宁但笑不语。

 

·

 

转折过去,两相分别。

 

王楠回家收拾妥当猫回了被窝里,在拧灭床头灯准备入睡之前,听闻手机一声震动。

 

收入一条新短信:

 

小张怡宁:

    

谢谢你的蛋糕,可惜不够吃,几乎都被她们抢走了[委屈]。睡前一问:下回约狼人杀可以再邀请你吗?在你不忙的时候?我们配合好默契啊,情侣搭档胜利率百分百。

晚安咯!

 

王楠笑笑,即时回了句:不够吃明年还有。早点睡,晚安。


(错别字的话明天再说了~晚安~)

2018-03-30
评论-3 热度-7

评论(3)

热度(7)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