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向小故事——被石兰兮带杜衡




石兰留学归来那日,一条某新兴企业CEO单方面公布的订婚消息引.爆.商.圈。


多好的团聚贺礼!那位发布消息的人,是她的青梅竹马,她的爱情信仰。


石兰自然不信,顶住身心疲累和家人阻拦,去寻她的负心人要解释,飞车一路,不管不顾地冲到杜衡住宅楼下的地库,提包下车的瞬间,被侧向扫过一道炽光晃痛眼。


眼中的酸涩症未解,心里陡然绽开青果子般的滋味,酸而苦。


那辆轿跑悄无声息地停下,前座两边的车门同时开启。出来的人一熟悉一陌生,步调一致,默契十足。


不止呢,还有一边挽手相携一边嬉笑打闹的亲昵模样。


莫若心死。车子重新启动。矫捷的猎豹呼啸过往。


或许曾经占据心房的人事,终归难逃陌路不识的后来。


·


被困在家里休养,浑浑噩噩地混过几日,石兰以家族企业继承人的身份回归公司大众人前,淡然倔强如旧。


个人尊严在前,家族颜面在后,容不得她颐指气使。


几家合作企业的新项目洽谈结束后,


端坐圆桌另一边的杜衡迫不及待地起身,追着那抹倩影出门。


“跟我走。”


石兰无味地被牵扯出门,心,脆弱柔软的心,竟为那轻重适度的牵引力道,无端扯出些熟悉与怀旧来。


杜衡驾车很稳,就和她本人一样,按部就班,严谨刻板。


“对不起。没想到你提早回来了。”


听那人如是说,佯装小憩的杜兰装不下去,缓缓睁开眼,掠一眼窗外闪退的晃痛眼的春景,漫不经心,“无所谓。”


今日理应是最后的相见。


三日后,与你牵绊的人的姓名,非石非兰。


再无牵扯,有何所谓?


·


杜衡动动嘴唇,叹息作罢。


一刻钟后,驱车到闹市中心。杜衡失掉惯有的耐心,找个犄角车位就近将车停靠,刹车熄火开门,急得和什么似的。


石兰轻笑。笑大学时代的自己。


那时候她变着法儿挑衅杜衡的底线,挑来挑去,还不是为之折服,不仅口,深入心。


石兰偶尔也会假想,到底什么人什么事能掀翻内心沉稳如杜衡那般人的心潮?


后来,确定关系,石兰渐渐为她这样的爱人着迷,淡泊明志,波澜不惊。


此时此刻,下车关门,灼灼烈日下,她终究见到期待已久的杜衡失控的样子。


无关她,而已。


现而今,杜衡才顾不上探究这女人几十万里深海的心满载什么,眉心遍布沟壑,上前挽过她手臂快步就走。可笑的是,石兰这时候还揪着脚边牵连的光影不放,甚至于,设身处地地感受起几天前在杜衡家地库旁观的那一幕温情。


枉费十几年爱情长跑路,看这言行,这步伐,还真是,没有默契。


·


进到一家店。石兰淡漠扫过入眼布置,落入眼的,是为绚丽灯光折射而熠熠发亮的婚庆饰品。


嘴角上扬,寡带不走心的赞美。


杜衡到前台从容应对,返回,扯过她绕去后厅,轻车熟路。


“有件事请你帮忙。”

边走边落下这句,恢复一贯作风的淡淡语气。


被带到试衣间外。


石兰直觉,她心里的隐晦被散落各处的明亮镜面刺穿。


镜观心。压顶的恐慌无措就快使她招架无能。


石兰自知,撑到杜衡手托婚纱郑重出现在她面前,已然是极限。


她踉踉跄跄地退步,嘴角盛满苦笑。


听了她的低语,杜衡的心在抖。


石兰退到一间试衣间门前,因为门锁紧扣脊柱的闷头,眉心轻颤,饶是如此,嘴角深切的笑意不见褪去,“杜衡,找前女友来试婚纱的,你是头一个……”


杜衡压低眉心,两道目光透过圆框镜片定在她身上,“这是你的。”


“我的、”石兰低头,打眼扫过奉于眼前的纯洁无瑕的婚纱,喃喃自语。她本就是学设计的,一眼认出这是殿堂级大师的手工技艺倒也不难。


直到现在,杜衡对石兰的不耐或嘲讽止于半知半解。接着,石兰一句话,点醒了榆木脑袋。


“杜总对分道扬镳的旧人都这么挂怀,那她岂不是要雨得雨了?”


出口的话,自己都嫌酸,石兰后知后觉地转身要走,她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


杜衡动作先于意识拦在她跟前,对婚纱也没了托举的耐性,所幸搭在手臂上,摘下眼镜,眯起眼来,盯紧她瞧了半晌,笃定答,“根本就没有别人,没有什么人。”


石兰嗤笑,这回答还真是杜氏风格,出人意料。“你叫我来,不是为试婚纱么?为谁试?”为谁,试给你看?


杜衡抿唇,暗自摇头,快速回忆这段时间筹备婚礼的事,除了这几日冷落她,没想起其他什么惹人生气的事,犹疑不知如何解释,就要扯她,“兰兰、”


石兰退一步拉开距离,“杜总不是人称榆木疙瘩吗,什么时候发展成中央空调了?”


“……”即便不知道‘中央空调’的戏说寓意,光看这人不屑的神情,傻子也猜得出这不是句好话。“你误会了,真的没有别人。”杜衡耐心解释着,暗恼自己前段时间保密措施太过,又被石兰突如其来的回归打个措手不及,忙婚礼事宜,忙得实在是……


石兰就此,多看了杜衡几眼,眼前人的焦急,搭配脑海转过地库里的温和,真是嘲讽。“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杜衡僵着脸等她下文。


“我刚才还想,你赠予我第一次穿嫁衣的经历,我是不是应该讨要份请柬,还一份大礼给你,诚心祝你们天长地久、百年好合……现在看来,不值。”


石兰说完就要绕开她走。杜衡展臂挡住门框,“你听我说完。”


石兰还是事不关己的样子,预备好观赏极品前任的表演。


杜衡被那钟不曾从这人眼里见过的淡漠眼神看得焦躁不安,思路都堵了车,“婚礼定在三天后,是我家几位老人看好的……老人家就信这些黄道风水什么的,你也知道……我之前私下联系过你国外的室友,听说了你的行程……本来你该是今天毕业的……婚纱那种东西,我一窍不通,本来想找你室友参谋,怕被你提前知道了破坏计划,后来找了……”


“够了!”石兰走上前,在那人点缀惊或喜的眼眸的映衬下,掀个白眼,弯腰出门。


“兰兰!”什么都顾不上了,自诩半辈子不认识蠢字的人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蠢,舍本逐末。


杜衡追随清脆响声,在众多人不明所以的八卦目光中,后一步出门。


·


一个不慎,落荒而逃的石兰出门就和一女孩迎头撞上。


“咦?你是石兰姐?”


女孩歪着头打量她。同时,认出来人是谁的石兰神色突变。


这个活泼登场的女孩,就是她在地库里见到的那位,她的继任,想来,也就是三天后婚礼的主人翁之一。


姐……没错啊,影视作品里对那些落寞离场的独自飘零的旧人,年轻貌美深得宠爱的小姑娘都是这么‘恭敬’称呼的。


再者说,眼前这姑娘看着确实不大。石兰闷闷地想,人家也就二十出头,正是花季雨季的时候。


杜衡赶在这时候凑近,“兰兰你误会了,真的没谁。”随手指了下对面的女孩,摆手,“这是我姨家妹妹,在国外长大那个,你还记得吗,我们之前和她视频聊过的……其他人,真的没了,空闲时候我没多接触过谁……”


扫过眼前年轻的容颜,石兰缓缓转回身,透过镜片窥视杜衡的内心,“你说真的?”


杜衡大大方方取下眼镜和她对视,“真的。”随即低喃一句,“对不起……是想给你个惊喜。”


喜个屁,只有惊,惊吓过度的惊。


对视,坦诚的开始。


·


一旁的女孩自觉主动撤离现场,免受荼毒。


杜衡垂头,难得一见地,孩子气似的勾她的手指。


石兰避开那只手,抬手,板正她的脸。杜衡眯起高度近视的眼,将清瘦执拗的女孩面孔锁进眼眸。


“杜衡,你会喜欢别人吗?”


这几天的煎熬,她不想再受一次,不想,亦不敢。


杜衡将眼镜折起装入西裤口袋,视线全程流连在石兰的目光中,腾出双手,靠上去拥人入怀,在她耳廓上落下轻吻,“如果你改名叫别人的话,会。”


石兰松下绷紧到酸疼的站姿,揽住她的腰,收紧。


杜衡贴着她耳廓喷洒热气,“石总见惯了金发蓝眼的帅哥美女,会不会嫌弃我?”


石兰躲避着摇头,不知是躲坏心人的捉弄还是执着回她的话,“我心眼小,塞下你救不错了。”


杜衡闭上眼,笑得自负,“我猜也是。”


石兰上手扯她的脸,笑骂一句“没皮没脸。”


按住石兰的手,杜衡强势抵住她的头,勾起坏笑,眯起的眼中满是探究,“你还没告诉我,中央空调是什么意思?”


石兰的笑不露痕迹地变了意味,清清嗓子,“就是、说你、夏天抱着舒服。”


杜衡扬眉,似乎对这说一半留一半的答复不满意,稍稍俯身,与她平视,“那冬天呢?”


石兰凑上去碰触她的鼻子,“看你表现。”


杜衡跟着笑,“嗯,反正你没机会再离开了。”


石兰在心里啐她一口,小心眼。




兜兜转转,久经考验,破茧化蝶,终换得一世相守。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2018-06-05
热度-1

评论

热度(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