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许你一世花期之五 渐行渐远(重修)

零四年夏,雅典奥运开幕在即,各国代表团纷纷入驻奥运村,中国队也在七月末抵达。

 

大巴车载了一路欢声笑语。呼朋唤友说说笑笑的人群中,有两个并排坐着的女孩,不知是默契或巧合,时不时回望身边。


车刚停下,车门刚被打开,一道瘦高身影迫不及待跳下去。

 

“怡宁! 小心点!”王楠意料不及,在她身后喊。

 

“没事儿! 楠姐,我来帮你拎行李!”车门下的人抬头,满眼星光。

 

“呀!怡宁,也帮我一下好不好?”

 

“宁姐,我也要~”

 

车上一众女孩子嬉闹着,张怡宁点头都应下来。

 

放下一件行李,正要抬头,迎面跌进下车人的眼


那气息再熟悉不过……张怡宁反应过来递出双手,“楠姐,我来吧!”伸手拉住行李箱的拖拉杆,自然而然,覆在王楠手上,呼吸一滞,心里忽然变了天儿,变得愈加澄澈鲜亮。

 

王楠轻轻移开那只手腕,“这么些东西你想搬到啥时候?别抢了,听话~”

 

盯着她的背影看,张怡宁无声笑开。

 

……

 

“今天累坏了吧?好好休息。”

 

“嗯!楠姐晚安!”

 

“晚安。”

 

互道晚安已经是几年前促成的习惯。每每提出的人是张怡宁,王楠回应。前者知道缘由,后者只当是问候。

张怡宁合上眼睛,默念Wanan

 

我爱你爱你……

我爱楠……

 

·


按捺着激动,并肩迎来这个世界瞩目的灿烂八月。

 

愿望总是美好的,架不住世事难料——

 

小组赛,牛剑锋憾败

 

张王分别在两个组,替队友遗憾的同时,只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之后的晋级之路进展顺利,直到1/4决赛……

 

王楠对战李佳薇

 

按实力,王楠不会输。国家队的意思,是誓要保住前两名的。

 

绝大多人认定中国队胜利在望,信奉中国在乒乓球领域的王者地位无可撼动。

 

偏偏世道上没有应该,没有必然。天有不测风云……

 

或是急于求进心理受制,或是真是球路相克的压制……

 

失分捡球时,王楠就势回头,看台上座无虚席。铺天盖地的喧闹声激荡着心。

 

一众面孔都是生动而模糊的,独不见有那弯闪亮的眼与明媚的笑。

 

她没来……

 

恍惚之间,想起昨夜睡前小孩向她诉苦:

“楠姐……明天……不管我怎么说,李指都不许我去看……可我……”

 

王楠枕着手平躺在床上,为明天未知的惊喜而心潮澎湃,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劝:“李指考虑充分,你呀,头一回参加,一定要做好完全地准备。别多想了,好好完成赛前训练,准备好我们的双打,还有,等我决赛!”

 

“嗯!楠姐,我相信你!”

 

……

 

在观众席后排,有个人极特别地静默坐在原位,身形被前排飘扬的五星红旗遮挡个七七八八,一双眼睛固定在台上。

 

是偷跑出来的张怡宁。

 

台子两端的人于她有重要的意义,她不能不来……所以找个理由骗过李指,溜来现场看……

 

场上,王楠的发挥极不理想,几次失误,几番灰心或焦躁都被对手捕捉到。

 

观望的人攥紧了衣角。

 

……

 

最后一球清脆落地。结局不可逆转。

 

周围响起一片唏嘘叹息声,张怡宁霍然站起来,犹在梦中。

 

直到看到王楠放下球拍,转身掩去所有情绪……

 

心慌意乱,张怡宁冲出场地,跌跌撞撞地冲进休息区

 

迎面,一道身影逆光而来,“老张!”

 

“李指……”

 

“你也看到结果了,跟我回去训练!”李指大手一挥,喊她跟上。

 

张怡宁在原地游移不定,“李指,楠姐她……!”

 

“你还没看清是吗?现在代表国家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

 

她顿时征住了。是……战局落幕,已定事实。即便是她,是自己,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事实。

若是自己行差踏错,祖国,就要失去志在必得的一块金牌。队里所有人,四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现如今,已经立在悬崖边,不容有失,错走一步、自己就是祖国的罪人……

负于祖国,负于教练,负于队友,负于父母,负于所有人的期望,也就没脸见她了吧……

 

“李指,我们走吧。”张怡宁双手握拳,垂眼跟上他,渐渐走远。

 

·

 

“宁宁~ 好久不见!”

 

张怡宁结束训练回到住所,在门口,见到了那道阔别已久的身影,不,其实之前见过,只是张怡宁没于看台人潮中,瞭望过球台上的她。

 

“恭喜你。”她浮起笑来,和煦的脸上遮不住疲累,见到久别的好友,也并未掀动什么波澜。

 

“宁宁!”

张怡宁拦住了她,“明天还有比赛,下次见,如果是在赛场上……放马过来 !”

 

“宁宁! ”相逢的喜悦还未道出,赫然被闭合的房门阻隔。

 

张怡宁手撑在后半支着身子,盯死刷白的天花板,将心事尽数铺开,脸上变换着纠结、惆怅、迷茫、心慌与不知所措。


维持现状

 

房门响动

 

门开的一瞬间,张怡宁霍然站起来,面向房门,满心慌张不安。

 

对视,与来人的愧悔愤恨,无声交融。

 

“楠姐、”张怡宁喃喃出声,缓了半天不见她回应,直奔到跟前,“楠姐!”劝慰或鼓励萦绕在嘴边,不甘不愿,垂眼作罢。

 

“你信我吗?”

再抬眼,王楠眼里闪着汹涌的光。张怡宁点头,定定地答:“我信你! 我从来没有不信你!”

 

王楠笑开,笑得梨花带雨。

 

心里钝痛,还是执拗地迎上她的眼,低低发声:“楠姐……”

 

王楠伸手覆面,停顿下,大咧咧将宣泄的情绪驱赶,“放心吧,明天我没问题……”

 

张怡宁还是点头,抿嘴,不忍再将对话继续下去。

 

各自藏匿进自己的世界,任意东西。

 

那一晚,被大起大落的心情引导着,太多人无眠。

 

第二天的比赛,出乎意料地配合默契,化悲愤为力量般,同仇敌忾,如愿以偿摘走桂冠。

 

放下球拍,场馆周围爆发雀跃,欢庆中国女乒期待良久的胜利,心蓦然翻腾,展臂,拥抱,行云流水般自然。

 

之后王楠结束了比赛,却不曾分别这座球场。

 

期待着她决赛的绽放。

 

张怡宁站在决赛台前,对面出现的,不是她熟悉的脸。

 

王楠与李佳薇,都未能如愿进入决赛,没能实现与她最终交锋的心愿。

 

王楠坐在台下,视线搁浅在台上,心被耳闻来的欢呼呐喊,推举到嗓子眼,紧张、兴奋,还有不时涌现又被自己即刻镇压的担忧。

 

压倒式的胜利,配得上她披星戴月的坚持。

 

“恭喜张怡宁!张怡宁为中国队获得了夏季奥运会百金!”

 

场馆沸腾,看台上跃动着耀眼的红。

 

王楠随人潮站起,鼓掌致敬,嘴角的笑踊跃溢出,

 

看到张怡宁绽出春花般灿烂的笑……

看到她孩子气似的扑到蔡指导怀里……

和到响彻全场、雷鸣般的掌声,看到她身披国旗绕场飞奔,向全世界微笑致意……

 

看台上不起眼位置上随之欢欣的人,满心满意地雀跃满足。

 

张怡宁的成长蜕变,王楠是看得最清楚的——球场的张怡宁,曾是天赋极高的少年球星,是横冲直撞的初生牛犊,她低迷过,犹疑过,自暴自弃过,好高骛远过,铭记成长路上的伤痛,历经势如破竹的蜕变,到今天,身负最高荣耀,加冕称王。

 

欣喜、欣慰,开怀之余,王楠联想到自己。热腾的血液骤然低迷。

 

离开吧,是时候了……

不走,也许会耽误小队员,还可能分散她的精力……

 

自尊和倔强不许她留下来,牵挂和担心也不容她迟疑留恋

 

垂下拍红的手,捏紧衣角,打定了主意。

 

迈上最高峰的张怡宁,体会到荣誉关注附加的烦恼:从奥运村到返程回国,接连几天忙着应付与乒乓球无关的各种事务各种人,对王楠的满怀心事分毫没察觉。

 

此后直到回京、代表队游香港访问,她们两个,日常闲谈照常,事关未来,默契地各自规避。

 

张怡宁这边还没中断铺天盖地的采访宣传等,那边,王楠已经向队里提出申请。

 

“你要退役?”

 

“是,教练。”

 

“王楠,你已经想好了?”

 

“是。”


·


又过几天,王楠被教练组叫去。

 

“队里考虑再三,还是希望你留下来,坚持到北京奥运,带领小队员再接再厉!”

 

沉默半刻,王楠点头,“……是。”

 

返回门边停顿,几番迟疑,终于转过身,开口:“教练,我有一个请求……”

 

“你说。”

 

“希望队里可以重新安排宿舍……”后面的堵在喉咙里。

 

“这个你放心,队里正有这个考虑,相信没多久就会安排的。”

 

“谢谢教练。”

 

回宿舍的一路,脚下飘飘荡荡,心头忍不住泛酸。

 

回到宿舍,静坐到天黑。近乎一动不动。

 

夜深如墨,伸手不见五指,窗外,浓重的夜簇拥着漫天霓虹与车水马龙,王楠维持现状,抱膝坐在床上,脸埋在膝上,自我御寒。

 

门响,单薄的脚步声敲打着耳畔,“啪”,四方空间被点亮。

 

反射入眼的强光逼迫湿润的眼眶就范,嗒、嗒、两行清泪自顾自滚落。

 

“楠姐,听说你今天下午就回来了?”张怡宁靠近,半蹲在她身边,隐隐觉得不安,歪头想看她的神情,“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没事。”王楠垂着头,表情埋在阴影下,攥紧的手道破满心纠结。

 

“楠姐……你哪儿不舒服告诉我!”手搭上她手背,轻微晃动。

 

温暖渗入皮肤,警铃大作,王楠抽手,“我困了,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利落转身侧躺,扯过被子盖上,不给人反应时间。

 

手背触碰到沁凉空气的一刹那,心跟着哆嗦了一下,暗嘲:一个人,早晚要习惯的……

 

张怡宁维持着半蹲的姿势,直到腿酸麻稳不住,颤颤巍巍地站起,刚迈开步子,接着一个踉跄。

 

“嘭 !”

 

宛如受惊的小鹿,瞪圆了湿漉漉的眼睛,攥紧床单,绷直身子僵在那。

 

赫然记起上一次,也是第一次在这摔倒的情形——

 

同样是一天夜里,窗外隐隐约约闪动着星光,她摸黑从浴室起来,绕过床边的时候擦碰床角被绊倒。

 

王楠即刻从梦中惊醒,手忙脚乱地开灯,蹲到她旁边来查看,“刮到哪了?给我看看!”

说完,慌里慌张地卷起她两条裤腿仔细打量。

 

右腿刮出一条几厘米长的口子,膝盖周围,磕倒在地,造成一片青紫。

 

“会不会吵到楼下……”初来乍到的张怡宁怯生生地抬头来问,眼底淌过少年人的纯真。

 

王楠顿感好气又好笑,伸手在她腿伤旁边拍一巴掌,“都啥时候了?!放心吧,有楠姐在呢,谁也不能欺负你。”检查完,扶人起来坐回床边,从床头柜抽屉翻出几片创可贴,倾斜着,罗列三片,恰好遮掩了血痕。

 

收拾时候,王楠不忘嘱咐她:“以后起夜开灯啊!你这床角太尖了,我之前也磕过。”

 

见张怡宁抿着嘴不说话,王楠又嘱咐了一遍,直到张怡宁老实点头才放过她。

 

……

 

此后同住一屋的几年,张怡宁都没再磕碰过,不是起夜时听话开了灯,而是将环境刻在心里。


只怕影响王楠休息,故而小心翼翼地维护夜里的安宁。

 

那一晚的情形张怡宁深深记在脑海里——
王楠查看伤口时的关切责问,贴创可贴时的谨小慎微,赠予自己的仗义直言,甚至她彼时那身因灯光夺目的白色睡衣,她的自然散落在肩上的发……

 

见之不忘,记忆犹新,张怡宁曾虔诚祈祷:若是一辈子如此相处,最好。

 

……

 

佐以孤独的沉默,是噬人般张狂……

 

张怡宁撑地站起来,小心贴着床边坐下,探着身子够到抽屉,拉开,摸到相连的创可贴,抽出几片,贴到小腿伤处……

 

她知道王楠是醒着的,上次王楠睡着,她那一下杵地都惊醒她了,更何况人才躺下呢。

 

再说,王楠心里还藏着事,更难很快入睡了。

 

张怡宁从未见过她今天这般消极避世,一定出了事,牵绊王楠的大事。张怡宁隐隐有预感:王楠在避着她。

 

轻轻悄悄地洗漱完走回,关灯躺下,按照老习惯,面向对床,睁着眼睛,不知不觉就盼到天光转亮。

 

王楠不想理她,她知道。

 

那日起,不再互道晚安;白天,交集甚至擦肩,尽是默然,甚至在球馆或食堂,默契地各自逃到相反的角落里。

 

问候蒙尘。

思念牵绊。

 

·

 

分水岭后隔了几天,早饭时间,王楠端餐盘径直坐到郭跃晓霞几个人对面。

 

张怡宁扫过她的位置,默然走到另一边空位上。

 

牛剑锋端餐盘在她对面坐下,讶异道:“老张,你就吃这点儿?”

 

一声“老张”让张怡宁惊讶抬头,看清了不是她又缓缓垂下头,默默扒饭。

 

“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

 

“发什么呆呢?怎么大清早就蔫儿了?”

 

张怡宁顿了顿,摇头,“没事儿。”低垂的头懒洋洋地抬头瞥了一眼,很快垂落。

 

有道目光,隔了几桌,不期落向这边,最终跌入尘埃。

 

……

 

默然相对的状态稳定维持了十几天。队里果然下发调整宿舍的通知,主要目的就是优待主力队员。

 

独居一室。

 

她再回归。

她初体验。

 

此后连莫名期待的擦肩而过都成奢侈……

 

训练场,王楠刻意躲到几张桌台之外,即便如此,间或感觉有目光飘落,就像那一晚,等同手背上残留的暖。王楠强迫着别开头,忙自己的。时时刻刻警醒着:保持距离,习惯就好。

 

走得近的几个小师妹摸不着头脑,好奇地追问或推敲过,可是讶异的是,两位当事人就像商量好了似的,答案语气都出奇地一致:“没事儿/没事,我们挺好的。”

 

这算不算别样的相安无事?一晃入秋,为第二年上海世乒赛做准备,两位双打冠军新星搭档、互为前同门师姐妹与前室友的这两人又被无言地捆绑到一起。

 

双打练习,不对话显然不可能,恢复言语通信与目光交流的两个人,刻板地限制着交流深度,同时,规避身体接触。

 

时间一长,众人也就见怪不怪。

 

当事人感受如何呢?

 

凄冷的月光望见她的忧郁目光;

 

凋谢的花朵承载她的无言诉说。


……

 

“老张,不好好吃饭又发呆!”牛剑锋捞住机会就打趣她。

 

张怡宁抬头看看刚在对面坐下的人,不声不响低下头。

 

“下午陪我练练呗。”牛剑锋夹几筷子牛肉过来,借以吸引她的注意。

 

张怡宁不为所动。

 

“人家几对搭档都着急练双打呢,楠姐你俩一点都不着急啊!”牛剑锋手撑着头盯着张怡宁头顶发旋看,状似自言自语。

 

低头的人大口扒拉着碗里的米饭,一声不吭。

 

“嘿,”牛剑锋挑眉,“你俩真有意思,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啊!这都年底了,”伸一只手过来,翻来覆去,“可就五个月了!”

 

“吃好了。下午见。”张怡宁撇下筷子,腾地站起来,端起餐盘拔腿就走。

 

远远投来的目光,被晃动的身影打散。

 

王楠耐不住地回想那个人:她的黑眼圈重了,她的脸瘦了一圈,她不常笑了,她又不好好吃饭!米饭剩那么多,菜,几乎没动……

 

一道身影加紧晃过眼角,哒哒的脚步声敲得心乱,接着,听到牛剑锋在追问:“哎!你们不想婵联女双冠军啦?!”

 

远远的,有一道自嘲的笑直达心底。“那有什么用?”

 

角落里的人模仿那不管不顾的吃法,压抑着什么,拼命往嘴里送着饭。


2018-08-06
热度-8

评论

热度(8)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