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不分 19. 黎明 ④

 

倒数第1.5段…… 右手握拳:最后一段明天一定写完!

 

——

 

自几个丫头们匆忙离开后,时光已悄然虚度十分钟……

 

办公桌后的男人叹息连连,左手攥拳一下下敲击着额头。

 

他的世界静悄悄一片,可怕心慌到窒息。此时已过傍晚,整层楼道空空荡荡,似乎他被隔绝开来,而唯一连接外界的耳机,同样只有寂静,死气沉沉地寂静。

 

他听得秒钟的轻易流转像是捶心般的痛苦难耐……

如此这般地揪心难安,他已许久未经历过……

 

自从十三年前……

那一次出警,他痛失队友。

那次行动是他警员时代的终结,是他经年挥之不去的梦魇……

 

好兄弟的离去,让他悲愤不已。他毅然辞职,离开了挚爱的战斗岗位,回归到他们的母校做了一名耕耘者。

年复一年,迎来送往一批批的热血青年,他欣慰着,同时担忧着……

 

王楠和张怡宁是他很喜欢的两个后辈,除却她们之间的感情不谈,她们展现出来的谦逊 善良 坚毅 勇敢让他更加惦记那位如斯的久别的好友。

 

自从那一晚校门外再见张怡宁,他亲历过的压迫和紧张再度袭来。而此时,那感觉更甚从前。

 

那孩子本就行在悬崖边上,步步危机,如今更被暗云笼罩,命悬一线。

 

 

 

他放下手再伸出去,慌乱地抓起话筒,急急向上翻动历史记录,调出一串号码,匆匆拨出。

 

那边人接通,即刻听闻他的坚决口吻,征在原地。

 

“把人给我带回来!我不要过程!郭跃和沈东也快到了。”

 

此时的她们也才赶到定位地附近,队长王楠刚刚安排两两一组分散寻找,白李二人在刚行过的岔路口和她与牛剑锋分别。

 

接到电话的正是王楠,李隼没有给她反应时间,说完那几句就即刻挂断。

 

王楠愣在原地、须臾间恍惚。

 

身处于郊外幽静的小路上,甚至是脚下有几颗小石子被碾压都能听得清,更何况是话筒里不加掩饰的急切呐喊,牛剑锋闻言随她停下,等她反应。

 

在王楠心里融汇了千百般愁滋味。神思倦怠的她再一次承受了头脑风暴的猛烈席卷。

 

她快速回忆着李隼今晚的异常反应,总算是赶在牛剑锋要张口说什么之前做下了决断。

 

“走,去找她。”

 

错综复杂的心情缠绕在脑海里又捆绑在心头,王楠的灵魂感觉好像被剥离出去,辨不清脚下的路,闻不见身后同向的脚步声。

 

“队长!”

“队长!”

 

沈东和郭跃匆匆而来。

 

被惊扰的空气乱窜来,似是低声控诉着不满。

 

两声呼喊倒是让王楠心上一惊:是,我是王楠,更是队长。此时无论所虑为何都要尽快找到她!

 

“李指要求:带她回去,再分两路吧,牛你和沈东,郭跃跟我。”

 

均无异议。

 

并行的转眼就只有王楠和郭跃两个。

 

王楠此时来不及他想,她选郭跃做搭档只是凭借着她和那人几次联络,她的脑海里期待着,这一次还有惊喜。

 

能寻到她就是惊喜……

 

·

 

地道里的人经历了世界上极尽漫长的几分钟……她蜷缩在角落里,被瘾欲勾引,全身止不住地颤栗。

 

张怡宁熬过了最初挫骨噬心般的几分钟,终于缓和到可以忍耐。她抬起埋在双臂间的头,不做逗留、晃悠着站起,扶着一侧墙壁艰难而执着地前行着。

 

听到耳机重新传出的、还算平静的脚步声,神情紧绷的他总算是稍缓气息。

 

·

 

他即时联系到郭跃,通知了那人最新的位置,嘱咐了她们务必将其平安带回云云。

 

接下来只能等待了……

 

他搓着手闭住眼睛,听觉神经却时刻警惕着。

 

·

 

黑暗里的路比之前更加艰难,除了身体里作祟的鬼魅还有消耗大半后的体力。

 

她一边摸索着迷途,一边给自己打气:坚持下去……

 

总算是在左腿迈出了某一步之后,察觉到前面的硬物遮挡。

 

她再一次冒险摸出了火机。

 

 

 

光明降临在眼前,同时降临在心里。

 

前面是三层石阶,再上面就是出口的门,和来时经过的相仿。

 

她记了路况,收起火焰,猫下腰一步步前进。

 

轻轻推开门,还算是清新活力的空气即刻将她包围。

 

她小心翼翼地喘息着,感恩又敬畏。在脱离洞穴后将门恢复原样。

 

黑夜之中难以辨别方向,她只是试探着抬头,没想到在迷雾中真的遇见了最亮的北极星。

 

追随着北极星的方向,一步一个脚印……

 

·

 

没有其余队友的消息,王楠和郭跃的信心一点点被消磨。

 

她们甚至忙到没时间抬头寻找指引,只是凭着对眼睛的疲劳应用记下遇到的一处处作为参照。

 

两个人正是头昏脑涨叫天不应之时,再一次拐过某一条路路边,绕过树木遮挡,终于得见一移动背影。

 

哪怕再黑再暗再模糊,王楠也了解那个人。

 

她迫不及待地奔过去追赶。

 

郭跃本想着成人之美,可是记起李指特别的叮嘱,也急匆匆赶过去。

 

如此寂静的空间里,激荡交叠的脚步声第一时间就暴露了来者的信息。

 

两个人。一前一后……

张怡宁冥想者,步伐倒还算淡定,不过左手攥起的拳头和右手紧握的火机、都渲染了她此时的警惕和紧张。

 

该来的总会来的……

 

在一个人于身后停下,正要出手牵制她手腕的间隙,张怡宁及时出手,反擒住那只手,准备再用反手擒拿制住对方。

 

一切都如张怡宁所想,直到她钳住那人的手腕。按住那人的肩膀回过身去。

 

空气凝固了几秒……

 

张怡宁回过神来立即松手,并稍稍向后挪步,在表情掩藏起来之前,都是难以置信。

 

 

 

那个人、是她心上唯一的标记。她竟然险些……出手伤到她。

 

王楠没有回手,未如此想过也不愿意。

 

张怡宁的反应没错,对待偷袭的处理很好很及时……只是,她的体力、几乎不具有侵害性。王楠只觉得肩颈微微酸痛。

 

这是王楠讶异的原因,而张怡宁的躲闪却是让她难过的缘由。

 

“任务结束,跟我回去。”

王楠收回思绪专注眼前的问题。

 

前半句是她揣摩的李指的意思,后半句只是她自己对她的话。

 

若最珍视的人相对,哪怕是黑夜里,对方的一切动与静都看得再不能透彻。

 

言毕,王楠看到张怡宁眼里的混乱,那是愤懑委屈难过又抗拒的交错,还有闪现过的喜悦与感动。

 

王楠分得清哪些是对自己的,可也在一个眼神里明了张怡宁的心意——她断然不愿回去。

 

哪怕李指不说,我也要带你走。

王楠用力咬了咬下唇,快步走到她面前,捉起那只自然垂下着的修长左手。

 

手心里冰凉凉的,浸出一层薄汗。

 

王楠心下一紧,目光颤动。

 

张怡宁不是多汗的体质,如今怎会……!

 

张怡宁都看在眼里,可还是强装着冷淡。

“放开!我的保外就医还没到期吧。”

 

“再说一遍,跟我回去!”

 

王楠的声音在抖,几步之外的人都听出来了。

 

“哼……”

张怡宁不满地轻哼着,不紧不慢地拿出右手,大拇指到小指一根根伸展,露出掌心里的打火机。

 

她干脆地开盖点火。跳动的火苗快速涌出,打在两个人脸上和交错的身影上。

 

郭跃在看到火苗逼近之后,赶快从几步外上前来意欲阻止。

 

“你别动,这是我俩的事。”

王楠对郭跃说着话,眼前还留在那人脸上。

 

张怡宁那只自由的、掌握主权的手一点点靠近两个人牵绊的地方……

 

最后停在她自己的小臂边。

 

如果她真的对自己下手,王楠是到死都不会让她走的。

 

可她是要对她自己下手!

 

爱人是彼此的依靠,也是彼此的软肋不是吗……

 

王楠放手了,哪怕是不情不愿。

 

张怡宁在扭头之前瞟了郭跃一眼,郭跃了然,紧追上亲看似挽留,实则是取回了自己的手机。

 

同样是冰凉的触感……郭跃震惊有余。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远走,一次又一次……

 

对于爱中沉浮的人最为难熬吧,王楠眼里酸涩,一如心里,可是竟一滴温润的泪都求不到。

 

瘦弱的身影轻飘飘地晃过小路,黑夜一丝一毫未褪色,沉静的空气也不受其所扰。

 

·

 

“走,收队……”

 

她轻弱一言也未掀起一丝波澜,不过得意的空气很快被扰动。

 

再度回归平静时两个人的背影已经模糊成小点,很快、消失在远处。


2017-04-01
评论-16 热度-10

评论(16)

热度(10)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