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不分 20. 归来 ③

 

·

 

街上的车水马龙从不停歇,哪怕此时是正午。日照高悬,专属于冬日阳光的柔和铺就在万物之上。

 

可即便是大部分的人与景都甘心融在了暖阳里,仍有例外吧。

 

比如说,路上疾驰着的一辆出租车里,除了司机是专注的神情外,副驾驶与后排座位的人,都是淡然的神情。

 

看上去平静无波的面色,其实心下也是千愁万绪的吧?要不怎么前一人的搭在腿上的手指不住轻点着大腿,而后一人望向窗外的同时满目哀愁?

 

前一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翻包取出手机急急拨号出去,才一接通,清冷的声音就占据了通话的主动权。

“喂,郭跃……嗯……我这就回局里,把那位“大小姐”送去……是啊,不是下文件了吗,自愿参加,你呢,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嗯,交给你了,上点心知道吗?照顾不好她小心我……哼,知道就好,到时候也不用我,某些人那你就过不去。行了,就这样,拜。”

 

偌大的空间里,李佳薇听得真切,甚至话筒对面的答音都是。

 

郭跃的声音更张扬了,字里行间透着好心情,她和李楠相似,都是超级乐天派,对当下的形势,她们一致认定为是否极泰来。

 

可是未来的事……哪有那么简单……倘若这次接回的仅是张怡宁一人,倘若接回的张怡宁一如往常嘻嘻哈哈神采飞扬……那才是真正的否极泰来不是吗?

 

可事实呢?张怡宁郁郁寡欢神思倦怠,还出现一个和她朝夕相处的女孩李佳薇。

 

这两位,都是不能不让人头疼的不稳定因素。

 

牛剑锋想了一路,直到车子缓缓停在警局院门口的路边,身子受惯性微微前倾又贴回座椅,她才如醍醐灌顶一般,想到了关键。

 

干脆利落地付账收零钱,开门下车关门转身,对着已经站在路边的女孩平心静气地开口。

“走。”

 

李佳薇对于一直以来对自己颇有敌意的人此时的淡定稍觉意外,不过只是略一扬眉之后再无其他异常,在那人右后方一步远同行着进了院子。

 

一座高大的办公楼立于院落正中央,被周围矮小而规整的房子簇拥着。景物群因着随风飘扬的国旗与熠熠生光的国徽而造就出分外庄严的气氛,甚至于头顶这片天、拂过耳边的风,都是别样的郑重。

 

第二次了……一天内第二次来这里。以后怕是、再难出去了。

她只顾抬头仰望着,浑不觉另一个人的心思。她自然无暇关心,心里装了一个人,还是那样一个任性又满是孩子气的人,几个月来,要不是喜欢和吸引支撑着她,怕是早就心力交瘁了。

 

牛剑锋好脾气地送了李大小姐到目的地。从看守所出来,继续寻思着心事。

 

她摆出一副淡定无常的样子来,也只是为了和缓和刚才那位的关系。

 

原因嘛,说起来倒也简单,只为了她刚才想通的事——问题的关键正是摸清楚张李二人的感情,这之后才好对症下药不是吗?

 

不止她一人,王楠也这么想,李隼也如此。

 

李隼一声声的叹息也多少因为此,可是他明白以他的身份参与这些毕竟不合适,说白了,这是小辈人的事,他在案件的关键时期提醒了张怡宁,然后对那孩子的失魂落魄样子记忆深刻,他不愿意也不忍再干预孩子们之间的事,并且是私事、人生大事。

 

牛剑锋和王楠忧虑着,心乱如麻。可是另外几位呢?李楠和郭跃是张怡宁最亲近的人了吧,可是一个比一个天真,她们执着地相信总有什么办法、总有一个时候原本的张怡宁会回来。而她们身为亲友死党,当仁不让的事就是推波助澜制造机会。

 

牛剑锋的思路和王楠类似,对于李郭二人不敢奢求,可是想想另外几位老同学,白杨虽然是牛剑锋的死党没错,若是牛剑锋坦言她自己乐意帮忙,可她与张怡宁确实不熟,也只是同班同学罢了。而郭斌和沈东两位男生,且不说和白杨相比,与那位关系能近到哪去,哪怕称得上是张怡宁的哥们,她们俩也信不着,毕竟……还有自己这层缘由。

 

看似就是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可她们才不是轻易屈服的性格,更何况,为了看重的人和事。

 

 

 

好巧不巧,下午晚饭时间,两组人就在看守所狭小过道里相遇了,这还不算最巧的,天下第一巧的事是两个女孩都打上了自己搭档的主意。

 

牛剑锋略一打量王楠身边的男生,文质彬彬的模样,个头长相也不输徐嘉桐、沈东一类,恍惚间想起来这人有些面熟。她还在思忖着,沈东已经上前一步伸手了。

 

“学长,好久不见。”

 

“你好,好久不见。”

 

两个男生握手闲聊几句,两个女孩又开始较劲了。

 

“哟,风生水起啊。”

牛剑锋意有所指,先是斜睨一眼对面那个似曾相识的男生,然后视线落在王楠身上。

 

对于这种无理取闹的戏谑之词,沉默称得上是最好的回答了。王楠就是如此行事的。

 

牛剑锋不急不恼,这段时间经历几番波折之后,她对于王楠没有之前那般抵触了,现在的二人,差点成了好战友。真是散也张怡宁,聚也张怡宁啊……!

“你这是、废寝忘食了?”

他们原本是要出去吃饭的,恰好看到这两人刚从一间审讯室出来,可是却是背靠门向里走的,不然也不会狭路相逢不是吗。牛剑锋此时倒是好奇,王楠这般心无旁骛,为那家伙还是为这男生?所以才有刚才半调笑半指责之言。

 

“为工作,应该的。”

 

“嘁。”

 

王楠的平淡清冷不逊于中午时候的牛剑锋。牛剑锋好像换位感知了一下,突然发现这样冰冷的人还真是难以接近。她也坚定了以后要对李佳薇说话注重方式方法,尤其是改善语气压制脾气……

 

“去吃饭吧,走吧。”

果然够冷淡,王楠一个人就这么单方面宣布结束了四个人的“会晤”,并且那种气势一散发出来,其他三人都没有反驳意见。

 

牛剑锋对着那远去的两人以一翻白眼回应之后,回望沈东。他这时也收回视线望着她这边,而且眼神里意味复杂,这倒让一向大大咧咧的人竟然有些耳根发热。

“你、干嘛?”

 

“有件事……你、你应该知道的吧,毕竟你们是室友。”

 

“啊?”

牛剑锋一时有点懵,室友?和谁?脑海里闪过那三个人,郭跃好好的。天天见,郭焱在美国培训也没什么特殊情况啊,那就只有……

“她和王楠的事我知道,不用你说。”

她腹诽着,疯传满校园的八卦且盛行了几年之久,还用你现在当面借此调侃我?!

 

“不是,是周鑫……”

沈东很容易看出那张俏脸上的薄怒,急切解释着。

 

“谁?”

牛剑锋怕自己听错了误会了,还指指刚刚脚步声消失的方向,一脸讶异地凝视他。

 

沈东微微点头,答案不置可否。

 

·

 

敲门声、脚步声、开门声依次响起之后,两张表情大相径庭的脸庞坦诚相对。

 

郭跃笑得天真烂漫,言语里都满带轻松自在。

“宁姐,走啊吃饭去。”

 

被唤作“宁姐”的人除了淡漠神情之外,只有疏离的拒绝之词。

“谢谢,不饿,你们去吧。”

 

郭跃透过敞开小半面的门伸直脖子向里张望,电视关着窗户关着窗帘敞开椅子未拉出床边无皱褶……她还在仔细思索这人这半天是在干嘛,也就对于这句冷清的话未多关注。

 

还未等她再说什么,眼前的光线竟然一缕缕地渐弱下去。她定睛一瞧,是那人要关门了,赶快扒在门框上伸手阻止。

“哎哎哎~宁姐,小葵还在等你呢。咱们一块儿去吃饭吧。”

 

关门的动作顿住,门后的人一脸愧疚之色。

 

“她还好吗?是不是还怕生人、不爱说话?”

一个月的功夫,她竟然忘记了那个孩子,那个才脱离魔爪的孩子。

 

郭跃紧盯着她的神色动作,对于言语语气更是紧抓不放。见她如此,郭跃心里稍一放松,她的焦虑愧疚显而易见,这样也好,说明她还是感情丰富的人,只是经历得太多想找个躯壳把自己藏起来罢了……

 

郭跃一边出言安慰,一边心疼她。

“放心吧姐,小葵好着呢,她开朗多了,尤其和小爱、感情好得不得了,嘻嘻哈哈的,不过对不熟悉的人……还是有些……以后会好的,听说你回来了,小丫头开心得不得了~!”

 

“谢谢你们照顾她,等我……”

张怡宁原本要诚心致谢的话题,硬生生地被自己打断了。等?等她什么呢……她没住处没工作没收入,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说表达谢意或者补偿那孩子什么……

她好像、什么也做不了……不是,不是好像,是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张怡宁一早就认清了自己的无力,在归途上想好了对所有人敬而远之,却单单漏了那个小姑娘……别人都是成年人了,可那孩子还是花季年龄而且有经历坎坷,可以承受自己的一身刺吗?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是不是和那些伤人的无赖恶棍没差别呢?

 

兴许、我还不如他们,人家还有生活的营生,或多或少还有自己的追求吧,我呢……什么是追求……什么是我追求的?

 

张怡宁茫然的抬起头,那空洞的眼神让郭跃心生惧意。

 

她不管不顾地推开门拽着那人出来,将门带上急急拉着那人离开。

 

这一刻不止张怡宁自觉无力,郭跃这个开心果更是如遭重击——她恨不得找个空旷的地方晃醒这个人,或许带她去洗洗脑看心理医生什么的,无论什么办法,只要能让那个看似玩世不恭实则重情重义的家伙回来就行!

 

郭跃是攒着一肚子郁闷拽着她下的楼,步子不快不慢地恰到好处,又来得及让那人反应还不至于有逃跑的机会。

 

“你干嘛?”

 

“你放开!”

 

“你松手!”

 

听得多了,郭跃也能厚脸皮地充耳不闻,只是在心里为自己可怜的左耳默哀。

 

踏到公寓一层的地面上,郭跃轻轻松了手,忽视那人压抑怒火的眼睛,努嘴示意她往前看。

 

不等张怡宁按她的想法去做,已经迎面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

 

一个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孩小跑奔过来,一言不发地攥紧眼前瘦高的她的衣服袖口。

 

那抹愧疚神色重新回到张怡宁脸上,与之相伴的,还有不加掩饰的惊喜和欣慰。

“……小葵。”

 

一声呼唤之后,两人均不知道要说什么,一时间傻愣着,听着大厅挂钟的秒针滴滴答答地走。

 

“咱、咱去吃饭吧。”

郭跃和福原爱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瓷娃娃小朋友勇敢地“唤醒”了傻站+对视着的两个人、

 

“宁姐,好久不见。”

瓷娃娃认真比较了一下,感觉“宁姐”比“老张”亲切。再说跟着她家小跃跃的叫法总没错嘛,所以自然而然地把称呼改回来了。

 

“嗯。”

这一声就算应答了。张怡宁又扭头去看小姑娘,眉眼间萦绕着忧愁与无奈。

 

“走吧走吧,吃饭去,肚子都开音乐会了!”

郭跃适时地铺展着话题,眼睛瞥过挂钟,看到时针分针的位置不禁哑然失笑,从出门到现在的大半个钟头,都折在了“沟通交流感情”上面……

 

小姑娘还是未说话,只是大着胆子抓住了张怡宁的手。

 

热切的目光之下,张怡宁扬了扬嘴角回应着,同时轻轻握住那只手。

 

这就算是答应了吧……?

郭跃嘻嘻笑着,一手拽着张怡宁胳膊,一手牵她家小丫头。几经起伏的一行人,总算是出的门去。

 

吃了饭往回走,张怡宁和小葵并肩走在前面,还是牵着手,偶尔低语两句。

 

前面的两个人倒是闲庭信步,后面的两位可就不那么轻松咯。

 

一开始,小爱只单单是开心着,替张怡宁的归来开心,替郭跃她们和张怡宁老友相逢开心,更替小葵开心。

 

相处了这么久,她是知道的,小葵如此神情,定是把身旁那人看得很重要吧,毕竟哪怕是现在,如果换做是她在小葵身边,甚至都会没有安全感地想方设法找话题聊。可是眼前那两位,就算是偶尔才说几句什么,甚至不说,好像都很自然呢……

 

她们的感情、好好呢……

 

福原爱原本是乐他人之乐的激动,不觉中又带上了一丝羡慕,再之后突然发现……她好像发现了更重要的事情!

 

郭跃此时也在郁闷着,深觉自己此时有肩负千斤重担的感觉,想想牛剑锋刚才那通电话,郭跃不禁无声叹息。

 

真是感谢李指和大家伙的理解啊……虽说不能和大家一起完成案件的收尾工作,至今仍心有不甘,但是看来,她现在遇到了另一个坎儿。

 

郭跃低头,一手轻敲着脑瓜,追本溯源,也准确地把张怡宁的变化定位在那近百天的黑暗经历上。她正闷头想着,因着身边小姑娘突然止步,这力顺着相牵的手传给她,等苦恼着的人肩膀传来疼痛,身形一晃再稳下来之后,诧异不解地发出疑问。

“咋了?”

 

“跃,有件事,很、很严肃。”

小丫头收起了发现新大陆的惊愕表情,现在是一本正经地与爱人对望。

 

“咋、啥啥事啊?”

郭跃脑袋里高速旋转的思维风暴骤然停止,尚未回神的她傻愣愣直勾勾地看向自己的爱人。

 

“我,也许是我猜错了,但是我咋看咋觉着……”

 

小爱一脸纠结相,最后投来迟疑不定的征询目光。看到郭跃眨眨眼,压低声音继续说下去。

“小葵好像喜、欢宁姐。”

 

“啥?!”

郭跃懵了傻了,嘴角不自觉抽搐着。好像置身在悬崖边上,乌云笼罩头顶,一道闪电自眼前划过,之后耳边响彻轰隆隆的雷声,不止这些,那狂风恰时地鼓动着,几欲要将她带进深渊。

 

事实上倒没她假想的那么严重,在小爱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她之后,只是觉得后背嗖嗖的凉风袭来……

 

乱了……这个世界要乱了……她们一个二个的怎么都是纠结不清的路数啊?

郭跃在脑细胞大量耗损和承受重击之后终于回过神来。再瞧瞧,那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公寓楼门口不远处,而她们已然被落下一大截。

 

这倒不重要,免得这惊天新闻被听了去……张怡宁现在脆弱的很,不能再给她添加心理负担。

郭跃一声轻叹之后,努力舒展了紧蹙的眉头,对着身边那张最让自己眷恋的容颜释怀一笑。

 

幸好……纠缠在人海里的人,没有你我。

 

小爱也微笑着回望她,显然,透过彼此眼里都看到了一样的心意呢。

 

片刻的轻松过后,一对爱人手牵着手继续前行。

 

·

 

审讯过程难易不等,毕竟人是最复杂的动物,而这些违法乱纪的凶徒更是一副标准的穷凶极恶的嘴脸。

 

不过当他们身处幽静密室,有铁栅栏间隔。幽闭背景铺衬,再狂妄的人心也难免会颤抖恐慌。

 

讲《犯罪心理学》的老师的讲解忠告言犹在耳,今天,她们这一批刚毕业的年轻警官也终究可实战应对这些形形色色的匪徒。

 

每场总需一人提问一人记录,牛剑锋和沈东酌情针对不同种人交换着工作进行。牛剑锋来不及慌乱和准备,且必须准备好应对突发状况。尽快取得关键证词口供尽早结案,牛剑锋不用猜也知道,王楠那么拼命也是这么想吧。

 

可是现在,实在是难以静下心。

 

牛剑锋趁着换人提审的空闲时间,溜到看守所门外,倚着墙对天发呆。

 

“周鑫学长曾问过我、班长的喜好。”

 

沈东的话总是在耳边回荡着。牛剑锋庆幸自己不知道自己中午的表情,一定傻掉了吧?

 

竟然有人喜欢张怡宁?这倒是不奇怪。可是有男生喜欢张怡宁?!怎么会?那个呆呆傻傻的傻小子模样的家伙,哪里好?!

 

呵……她现在哪里都不好,可还是有人喜欢她,不止有人,是大有人在呢。

 

眼睛干涩得厉害,脖颈酸痛,牛剑锋渐渐低头平视前方,正好看到一个急奔而来的身影。

 

“你来干嘛?”

牛剑锋收起胡乱猜测的心绪,板起面孔,几乎是怒目而视。

 

郭跃一边平缓着呼吸,一边回复。

“牛、牛姐,有、情况。”

 

“你是什么任务知道吗?这不是你需要来的地方。”

 

习惯了面对这副清冷的模样,不止牛剑锋,现在自己身边的人都被这种淡漠冷清的气场“控制”了。郭跃摆摆手,继续说下去。

“小、葵有情况。”

 

“哼。”

那人轻哼之后转身就要走。

 

郭跃赶快冲到她面前拦住她。

“这件事、关于宁姐。”

 

牛剑锋立刻变了脸色,郭跃的神情使她不安。好像瞬间回到了中午。还是在这小小的看守所,不过就是室内室外的区别……

 

几分钟之后,看守所门口已无一人,风也息了,似是为了窃窃私语的人们保守秘密。

 

·

 

夜幕将至,晚饭同样是硬着头皮熬过来的。郭跃从下午独自出门归来之后对于所见所闻缄口不言,只是在晚饭时看向对面清清瘦瘦的人,眉头不经意间就皱了几簇。

 

张怡宁一向敏感,对于迎面那束光芒并未表现出什么,除了必要躲不过去的应答之外,再无主动交流之举动。

她是真的想躲,带着浑身的尖刺和伤痛,躲到一个躯壳里,终此一生。

 

·

 

北方的冷,在冬夜里最为显著。

 

在同事的好心提醒下,几个超额工作的人不情不愿地离开了工作岗位。同样的时间和路线,互不交流都是不可能的。

 

“还顺利吗?”

王楠问道,语气柔和了不少,不知道是夜色笼罩下更容易激发感性思维,还是疲惫或是其他原因所致。

 

“正常。要是都坦白了,他们也不至于进去,丧失自由和权利。”

牛剑锋还是冷冰冰的语调,今天的事实在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那个搭档呢?”

牛剑锋突然记起什么,抬头一看王楠旁边的人竟然换回了郭斌。

 

“他本来就不是我们队的,回一队了,大概去出任务了吧。”

王楠的神色倒是和牛剑锋的愈发接近。

 

此后女生这边又静默了。

 

牛剑锋在思忖她言语里的“我们”是指谁,会不会包括张怡宁呢……莫非王楠也知道?那个周鑫……

 

下午时,王楠确实是联系了一队队长,请他重新给周鑫布置了任务。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工作上掺杂私心。

 

看来我真的不适合这份工作了……也没什么,自有后来人吧。

王楠嘴角含着的浅笑,不舍与留恋而又坚定执着的神色都投在黑夜里的灯光暗影下。

 

几个人默默无语,直到走进了公寓大楼,直到一个身影突然立在眼前。

 

除了王楠本人,剩余四个人都看向她。

 

“你怎么在这儿?”

王楠走到那目光柔和且面带微笑的人身前。

 

“没吃晚饭吧?”

那人好似洞察一切,一语道破天机。

 

确实是,王楠中午听人家当事人之一或多或少地提起了关于那人的事,她哪还能有闲情逸致吃饭?吃也是食不知味吧,那又何必给身体增加负担。

 

“这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记得换药,别沾水。这汤应该还是温的,尽早喝。”

男生一手高举起手里的保温桶,另一手屈指轻敲一声,然后眼含笑意满目柔情地说完,将东西递到她手里。

 

“我……你别这样,我们不是……”

王楠更添心乱了,她不知道如何是好。该拒绝的,可是她狠不下心,人家痴心一片,要让她绝情相对吗?若不拒绝,难道要违逆自己的心?她做不到。

 

其他三个看似无关的人却是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郭斌自然是不愿意走的,牛剑锋则是一副戏谑的表情,而沈东,扭头望向别处,去留却还是随着牛剑锋。

 

“楠,我没想……”

 

徐嘉桐正欲表面来意,那三人突然有动作。王楠转身来过来,只看到牛剑锋未动,而沈东制止了郭斌。

 

沈东瞥一下牛剑锋一脸了然的模样,这才知道她不走的用意——她是算定了自己会跟着她,而此时,拉住冲动的郭斌,确实是再无第二合适人选了。

 

她果然,是外冷内热的……

沈东如此想着,神色也放松了些,自眼底流淌出笑意。

 

“我没想逼你什么,只是怕你不爱护自己。”

徐嘉桐很识趣地没有再提那险些挑起战火的昵称,直言道。

“你收下吧,我这就走。”

 

王楠微微摇头,却也没办法抗拒,避开他的手、接过保温桶,道谢。

 

送走了徐嘉桐,和宿舍在低楼层的男生们告别,并肩的两个人又是各自沉默。直到,再一次出现波动……

 

走到牛剑锋的所住那一层之后,两个人对视点头就算是简单告别了。

 

王楠继续走着,才转过拐角尚未抬腿,就听到压低的私语声。

 

听声音,就在这层楼的走廊里。

 

特别小组的外来成员都住在这层楼,而且其他人也是她的同事,无论从什么立场出发,她都有必要出手吧。

 

毫不犹豫地追上牛剑锋的脚步,声控灯未亮,可见这二人逗留有一阵子了。看着身影,都像是女孩子。

 

在距离那二人几盏灯光的距离下停步。两个人对望一眼后,王楠轻咳一声,灯光骤亮。

 

两个女孩凑在一块低声细语的模样瞬间暴露。一致地诧异望向声源这边。

 

“晚安,几位。”

李楠显得很镇定,拍拍受惊吓的郭跃的肩膀,一边做打呵欠状一边淡定自若地晃回了自己房间。

 

不厚道!

郭跃腹诽,不过表面上的功课要做足。

 

她的房间在这两人身后,所以她自知没那么好混过去……眼前这两位,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队长、牛姐。”

 

两个人都没吭声,却都稍一思量着,郭跃对王楠的称呼又变回了“队长”意味为何?

 

“休息去吧。”

这是王楠说的。

 

牛剑锋无奈地瞄她一眼,然后问了一句二人共同关心的问题、

“她今天正常吃饭了吗?”

 

“吃了,不太多。”

郭跃琢磨了一下,还是把直白的吃的少改成了不太多。她自我感觉,好像听着没那么紧要了。

 

“辛苦你了。”

这又是王楠说的。

 

“不辛苦,那我先走啦。”

见那二人没有追问的意图,赶快开溜。

 

“你不想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牛剑锋转身,倚着墙抱臂看她。

 

“看郭跃表情就知道,无非就是我们也知道的事情。”

王楠好似看得很透彻。

 

“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可不是一个等级。”

牛剑锋期待着王楠的讶异或疑惑,可是收获的还是淡然无波。

“那个小……”

 

“知道。”

王楠转身就走。她并非没有反应,只是早有此猜测罢了。

“晚安。”

 

话是这么说的,安也不过是个盼望,且不说安睡与否,若是能入眠便是奢求了。

 

这话,在这平凡一夜,对不少人都适用。

 

就连两位乐天派,都不免深深地担忧起来,为她们共同的好友。



(下一章,大结局~~~能不能峰回路转就看下章咯)

2017-05-26
评论-64 热度-11

评论(64)

热度(11)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