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宁】不分 21. 勇气 ①终篇上

 

敲起鼓来打起锣,本文终于迎来大结局咯 [撒花撒花撒花]


但愿②可以结文……


等虐完了,还有番外小糖文工厂制作中~~敬请期待~~

 

 

——正文起

 

 

 

 

12月初的北京,早上七点过,天已大亮。寂静了一夜之久的公寓走廊因着轻缓的关门声和脚步声,感知到白昼的降临。

 

又一天的忙碌开始了。

 

一身着警服、脚踩双低跟皮鞋的年轻女子,小心地踩着毛地毯,目视前方一脸清冷,轻轻悄悄地下楼,在通往一楼大厅的最下几层台阶上,望见大厅里的欣长侧影,不加停顿、快步上前。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你、们太晚了。”

在大厅长椅上坐着的女孩原本注视着她,之后透过她眺望她身后墙上的挂钟,眼眸再一流转,盯着刚刚才她经行过的楼梯拐角,现在,那里又出现一身影。

 

站着的女孩很是诧异,可她分明听清了“我们”两个字。似乎有所察觉,顺着那人的目光回头追寻答案,果不其然,看到了——

 

一个身形瘦高的男生,视线随着刚刚粘起来微微舒展身体的女孩身上,不曾移开过,嘴角弯着温暖的弧度,他快步奔过来,神情和动作俱带有明显的慌乱愧疚。

 

他直接略过站立在一旁的女孩,奔向那个坐姿保持久了活动身体的女孩。

 

“对不起,迟到了,怕你冷。”

 

男生就那么从边说边从皮夹克下摆里取出什么,双手捧到女孩面前。

 

暖水袋。

 

在场两个女孩第一感觉均是意外,再之后倒是相似的感动与了然。

 

像沈东这样的男生,一向都如暖阳般存在不是吗……再比如,昨晚这里那个亲自煲汤亲手送来的人。

 

王楠如是想着,眉目中隐含的愁思更浓了。

牛剑锋却是,直直望着眼前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恍惚间想成另一个人……

 

若是她……

 

她赶忙掐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咬咬下唇之后恢复那个淡然无谓的模样。

“没事,走吧。”

 

沈东见她甩手要走的模样,并未多言,却是执意把水袋塞到眼前女孩的手里。

 

呵……真好。

看着牛剑锋愣了半晌与他对视的模样,王楠不禁由心感慨着。

 

这样的温暖感动,谁不奢求呢?

 

她也想到一个人,想到那个人的遭遇想到她的今昔对比,心口一阵窒息般的抽疼。

 

“走吧。”

牛剑锋深呼吸之后抚平情绪,对着沈东又是这一句,不过这次,柔声了些许。瞥到神色异常的王楠,有所顿悟,故意挑眉道,“再见。”

 

离去的脚步声和并行的身影都散发着默契,可……也许它们的主人都未察觉到吧。

 

“早饭想吃什么?”

 

“嗯,都好……你不冷吗?要不,把它给你吧。”

 

“哪有男生怕冷的,你抱着吧。”

 

相行相伴的人潇洒地走了,为什么要把这种她早已无福感知的温情留下?

 

王楠抿唇不语,独自沉寂了片刻后,孑然一身,走入冷风中。

 

·

 

张怡宁睡得并不安稳,显然地,哪怕已经远离了危险,可是安稳的睡眠,还是折戟在了时光海的某处。正因为睡得不稳,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心上更是阻塞了几分。

 

她已经犯愁了,和郭跃一样,为了一日三餐,不过理由大相径庭:一个为了逃一个为了劝。现在,敲门声和那种无害的笑脸,都是压在她胸腔里的沉重砝码。

 

迟疑着,叹息后,还是快走几步开了门。可是,定睛一看,瞬间呆在原地。

“……小葵?早啊。”

 

“早安,小花……,宁……”

小丫头不知道,她犹豫不决支支吾吾的模样,倒是缓和了某人的紧张。

 

“小花猫,张怡宁,你怎么叫都行。”

 

“嗯!我们、去吃饭吧。”

小丫头的眼睛里带着欣喜和期待,凝视她。

 

“呵……”

某人扯开嘴角苦笑一声。

 

目光远眺,瞥到了楼梯拐角那闪现的黑影。

 

呵,郭跃,你还真会给我出难题啊……

 

“走吧。”

张怡宁没有选择,她没法拒绝这个小孩子和那双眼睛。

 

·

 

转眼就到中午,很相似地,倚着床头傻坐了半日的人又被怯怯的敲门声惊扰,之后,又是无奈地笑着被邀请去吃饭。

 

很相似地,她似乎又感应到来自拐角之后的注视。

 

很如常地,再没有理会。

 

·

 

“体检报告什么时候出?”

 

食堂里一片嘈杂声,可是对面这透着焦急的强势问句还是一字不差地落在牛剑锋耳朵里。

 

“……哼,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我是医生吗?”

牛剑锋一如常往地傲娇不屑,想到什么又补了一句。

“你可以去问你家徐医生。当时我们在外科可是见过的哦,人不错,我猜张怡宁也这么想……”

 

正要说什么的人因这一大段话,心情几经沉浮,震惊、茫然、无奈再到忍无可忍的恼怒。

王楠腾一下子站起,嘴角下巴因愤怒而轻颤,眼睛半眯目光凌厉,一再抿唇之后愤而端起餐盘和碗筷,腾腾腾地迈步离开。

 

“哎,才吃那么点儿就饱了?不会又等人送饭吧?”

牛剑锋扭头,对着那背影呐喊着。

 

“吃完没?走啦。”

牛剑锋端起餐盘靠近过道另一边一个独坐的男生,她倒是没感觉自己话语里的一缕亲切和撒娇意味。

 

沈东扫一眼她身前几乎未动几口的饭菜,眉头压低,端起自己餐盘一边的蛋花汤,递给她。

“喝了咱就走。”

他也没觉得自己语气里一丝宠溺和安抚。

 

牛剑锋不动作不言语,只盯着她,可是未曾想沈东破天荒第一次不让步,直直与她对视。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牛剑锋的大小姐脾气时常爆发,比活火山还要来得频繁。可是,沈东这毕竟是头一回。牛剑锋心里没底,担心着会不会把他惹恼了。

 

“咕噜咕噜……”

接过来一饮而尽,喝完还像侠客似的把碗倒置,对他又一挑眉,得意洋洋。

 

沈东轻笑,自然地伸出双手同时接过她手里的碗和餐盘,和自己的摞在一处后,很默契地并肩向外。

 

·

 

“……谢谢你嘉桐。嗯,好,晚上见。”

 

沈东牛剑锋二人才走到看守所门口,看着那个对着电话柔声微笑的人停下了脚步。

 

沈东若有所思地侧头看一眼那个神色复杂的人,下一秒,幽幽的话语就在耳边响起了。

 

“难怪王中队长中午吃那么少,原来是有精神食粮啊。直呼其名?哼,叫得真亲切啊。”

 

王楠扫视过二人,只蹙眉不语,利落地收起手机,大跨步走进去。

 

“咱也走吧,争取今天……完事儿。”

 

牛剑锋收起了调笑戏谑的神情,一本正经道。

 

“别忘了二点开会。”

他温言提醒。

 

·

 

“宁姐,下午两点咱队里开会。”

 

午饭的时候,郭跃凭借这一句话,把坐在她对面漫不经心吃饭的人成功噎到了。

 

“……”

张怡宁开始轻咳起来。

 

“小花猫你没事吧?”

旁边那个小姑娘很快递来了她自己的汤。

 

张怡宁摆摆手,瞥一眼自己的空碗,再一抬头举起对面的一碗汤仰头喝下。

 

等她再把汤碗放回的时候,分明看到了郭跃眼里的狡黠笑意,张怡宁吸吸鼻子,没再说什么。

 

·

 

前一秒踏进会议室,后一秒牛剑锋的火就冒上了头顶。环顾了除那趴在桌边的人外空荡荡的四周之后,匆匆拿笔记本轻拍在那清瘦的背上。

“喂!她人呢?”

 

郭跃腾一下子站起来,摊开手心揉揉自己的双眼,驱赶睡意之后,呆呆地看着火冒三丈的来人,木讷出声。

“嗯……她……她……”

 

“她干嘛去啦?”

牛剑锋看那家伙支支吾吾不靠谱的模样,忍不住又在她手臂上拍一下。

 

“她……她……”

郭跃的眼睛滴流滴流地转,挖空心思琢磨着这事怎么启齿可以免遭一顿毒打。看到会议室门口涌进的人影赶快像飞蛾扑火似的扑过去。

“李楠姐,你不是说去找宁姐的吗?她、她人呢?”

 

郭跃背对着牛剑锋,以她丰富的面目表情向李楠求助。可是还未等李楠想出“万全之策”,牛剑锋已经从李楠旁边的白杨嘟嘴的表情里找到了无声的答案。

 

“郭!跃!”

 

郭跃大惊失色,拔腿要往外跑,却不想——被她的“盟友”李楠和白杨一起制住。

 

这还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听李楠一席话,郭跃舌头直打结——

 

“小跃,说谎是不对的,郭焱不在这儿,但在场的都是你的姐姐,我们可是有义务管你的哦。说吧,老张去哪儿了?”

 

郭跃的嘴角不住抽搐着,可一个音儿都发不出来。

 

“咳。”

李隼一声轻咳,压制住方才在会议室里肆虐的极不严肃的气氛。

各自整理着装,一本正经地入座。

 

不一会男生们也到达了。

 

最后到的是王楠——此刻的她稍有不同,没有平视前方的傲气了,而是始终低头,捎带着失落坐在了牛剑锋斜前方。

 

牛剑锋不免纳闷地盯住那个人,那个对着桌面上笔记本封皮发呆的人。

 

她是不知道那个本该出席却还未出现的人吗?怎么可能。

 

她额角碎发上的水滴是怎么回事?洗脸冲凉?大冬天的,不会吧……

 

牛剑锋摆正头直视对面,那个家伙低着头一脸心虚。

 

“好,人都到齐了,会议开始。”

李隼坐在首位,目光在两侧的年轻人之间流转。

 

他没看漏牛剑锋刚才在他说话时欲起立而被身边的男生制止的动作。

 

牛剑锋在桌下愤愤脱离旁边那只手的桎梏,脸色也沾染了薄怒。

 

“我们先自我总结一下得与失,一会儿政委和黄局讲话后,再进行表彰会。”

李隼自带威严,环顾一周众人之后,继续说道。

“得就不用说了,总结嘛,说说失吧。”

 

一句话,在场的人都恰如其分地出现了大冬天冷气开放的错觉。

 

众人无言。

 

“有没有人想说说的?”

冷冽的目光又扫视一周,最后落在右手位第一人。

“王楠,说说吧,你有什么经验或者教训?”

 

众人几乎都倒吸一口凉气,目光转换到那个神情莫测的女孩身上。

 

嗯,她周围的气息还是那么冷。

 

干脆利落地起立挺胸抬头,声音洪亮口吻严肃,王队长开始了感谢致辞与自我批评。

“案发于……八月二十一日,本专案组成立于八月二十四日。王楠很荣幸,在各位优秀的同学校友的支持鼓励下,荣任专案组长……其实我想的是,感谢大家,以我本人的名义。感激大家不远千里放下手里的工作愿意为了她奔波,在座的都是我和她的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

 

听她开头所言那么精确的时间节点,众人无不在心底惊讶赞叹的,还以为这是很官方地纪实性总结,没想到之后……连发言人的情绪都不可自控了。

 

“愧疚的是我没有尽到组长的责任……不止组长,我连一名警员都没做好。一开始的自暴自弃,到之后任性妄为,我给各位给李指给局里添了许多麻烦,今天借此机会向大家道歉。”

 

王楠言语动情说到此,真的后退两步深深鞠躬道歉。

 

众人无不把惊愕和敬佩挂在脸上,除了首位上的男子略带忧愤。

 

“我……一开始只是对我自己的,倒没什么,可是之后我屡次破坏行动计划,暴露行动目标,阻止行动人员行动,甚至不听指挥暗自行动。以上是我本人自述,一切后果由我本人负责。请组织批准。”

 

王楠说完,自顾自坐下,还是挺拔的坐姿,只是眼底汹涌而出的苦楚波动情不自禁而已。

 

想到那个人……回忆那段暗色过往,她实在没办法掩饰情绪。

 

“下一个,郭斌,你说。”

 

趁着众人视线转移,郭跃低头捣鼓了一阵,把手机平放在腿上,从裤兜里取出一包纸巾抽出两张塞到旁边那人冰冷的手心里。

 

王楠微微一愣,扭头看她,被手机屏幕的亮光晃了眼睛,再之后没有多想,移开目光看向对面起立叙说着什么的男生。

 

一个音节都听不见,她就那么不由自主地灵魂出窍了,不,说是心随情动更确切吧。

 

·

 

昏暗的密室里,兀自坐在床边的短发女孩沉寂在持久的沉闷死气中,而不适宜的“吱哟”声响之后,推门而入的人与散落进来的光芒都好比是上天眷顾的暖意。

 

“……!”

她呆呆地站起来,半张口却一言不发。

 

“你这是开心的表情吗?不像呀。”

来人肆无忌惮地和她开玩笑,关门之后走到桌边,放下手提袋,抽出椅子坐下,斜靠椅背面向她。那动作行云流水,就如去朋友家串门甚至是回自己家一样简单利落。

 

“……你……来干嘛。”

李佳薇俯首,沉寂的眸光落在地面的阴影里。

 

这不是疑问句吧?张怡宁如此想。那就不用回答了。她自顾自地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金黄色的圆咕隆咚的东西,开始剥皮。

 

没一会,那个认真劳作的人就皱起眉。

 

这里光线好暗……

 

她本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面对一个皮硬且厚还散发刺激泪腺气味的怪东西,一边不耐的吸吸鼻子,皱起眉头,且手上剥皮的动作愈发不温柔了。

 

李佳薇一直都觉得恍然如梦,直到——那个身影走到跟前,那个酸涩的果香浓郁的东西出现在眼前。

 

“不喜欢苹果不喜欢甜的,那酸的总不会拒绝吧?”

那人的话满是调笑的口吻,可是抬头凝视那双眸子,李佳薇却分明看到了认真。

“你要是不喜欢吃……那我就……”

 

“你吃了吧。”

抛却了烦恼,李佳薇很想逗逗她。

 

这样的相处模式,是她喜欢的,而且,还曾是她奢望的。现在,是老天爷的额外恩赐吧?

 

果不其然,那家伙手持着光秃秃的柠檬,石化在原地。

 

“坐啊,跟我客气什么。”

李佳薇狡黠一笑,拍拍自己身边的床位。

 

张怡宁僵硬着动作,坐下,快速把柠檬塞到她手里,然后往后缩,一直到——后背抵住了墙。

 

“嘻。”

李佳薇瞄一眼后也不理会她,举起那个表面坑坑洼洼的一看就是惨遭迫害的柠檬小生物细细观赏了半天,之后,一点点拨开,特意分开了完整的和受损伤的果瓣,然后,带着期待,微笑着放了一瓣入口。

 

张怡宁傻愣愣地看着,不自知面部表情都扭曲了。光用想的,就好像那滋味,她尝到了一样。

 

 

 

         (是有多久没写甜文了?“嘻”这个字被埋没在了输入法第四、五页[抬头问苍天])

 

 

·

 

“好了,既然大家都自我总结完了,现在我还总结一下各位的表现。”

不出意外,李隼第一个望向的人还是王楠。

“张怡宁,这个人,和在场各位关系都非同一般,好朋友好同学好搭档……正因如此,当时成立专案组,各位都是我看好的人选,果然,大家没有让我失望,也不愧于当年与她的同窗之谊。”

 

李隼一开头,已然是把大家推上了惊愕的更高峰。可是值得众人惊愕失色的事还在更后面……

 

“你们这段时间背地里是怎么看我的?嗯?小郭跃?”

 

众人当初瞠目结舌,郭跃更是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这个气势走向很不对的说……

 

甚至几个人脑海里一致地飘过几个大字:李指怎么了?

 

没有继续开玩笑的意思,李指恢复了正经脸色,继续道。

“我能回来,回一线单位,是我没想到的。”

 

又是一个重磅炸弹。

 

“这次回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一个人……不是失踪的张怡宁,而是重新出现的张怡宁。”

 

除了一堆人脸上更加剧的愕然外,连原本低眉颔首的王楠也仰头望过来。

 

这一段,除了郭跃碰巧地从她家小朋友那里知道个起止,其他人都是懵然不知的,包括王楠。

 

“我之所以来到这儿,和在座所有人预想的都不一样。也许你们认为我变了,严厉了?残酷了?其实我只是换了身份做好本分而已,在这儿没有师长学生,没有前辈后辈,只是人民警察。身为专案组负责人,我要为你们的安全,为卧底警察的安全负责,为案件负责……”

 

闻言,众人或惭愧垂头或无声叹息或错愕不已或充满敬佩。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不如我们就围坐着把话说开。我来这儿,确实是因为张怡宁,因为她找过我……”

 

李隼将那天夜晚与张的碰面娓娓道来,即便是普通客观的概述,还是让众人不同程度地或震惊或心痛。

 

郭跃的余光瞥到了,王楠的全身都在抖。

 

沈东侧目,牛剑锋脸上的纠结悲愤便完完全全地落在他眼里。

 

“所以,我来到这儿,组织了你们,而且选定了我与小张二人“捕猎行动”的第三位成员——郭跃。”

郭跃还在感知着旁边那人的伤心,正琢磨该怎么做能帮忙,没想到一走神的功夫就被大家齐齐盯住了,她只好对着大家略带紧张地一一微笑着。

 

对上来自对面的牛剑锋的凌厉目光,即刻垂下头去。

 

“我一开始就选定了郭跃,作为我方与6号的通信员。郭跃的任务完成得很好,除了……最后。而王楠,是半道自己闯进来的……她既然有为自己过失负责的觉悟,那我们之后再说。”

 

郭跃心里一惊,顿觉不妙。她稍一扭头,看着旁边依然是沉浸在痛楚里无动于衷的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还真是爱情至上啊……

 

“好,真相就是这样,我们来聊聊收网行动。”

 

此时李楠心里盘算的,稍微和他人有出入。

 

今天下午这会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正式的“批斗会”还是闲话唠家常啊?为什么李指一会儿一本正经一会又和蔼可亲呢?这用语也一变再变的,官方的通俗的随机转换?

 

打一眼扫过桌边众人,脸色难看的那几位,还有愁眉不展的李指……

 

智多星摇摇头,少有地察觉到无力感。

 

“还是从王楠说起……”

 

话音未落,王楠脸上又汇聚了一簇簇目光。

 

这算是组长的苦恼吗?

 

这就是以身作则吗?

 

……

 

众人为她感叹并祈祷着,祈祷那位“老人家”心情好,祈祷这折磨人的时段早点结束。

 

“……就说最后一次行动,王楠、张怡宁、郭跃,三个人都应当受处分。”

 

?!

 

众人惊得下巴没一个个掉下来,男生们还好,还稍加掩饰一下,女孩们的表情简直了……

 

李隼对他们一个二个就差没跳桌子叫板的惊愕毫不在意,扭头直视着那个,差不多从他发言起到现在一直神情恍惚且悲愤交加的人。

“王楠,身为队长,你做了什么?”

 

揪着大家去扭头追寻当事人的反应,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啪”。

 

那个一向温和的中年男子拍案而起。

 

“在你收到了作为现场总指挥的命令之后,你做了什么?你关闭了对讲机!你这是什么行为?是置同伴战友的性命于不顾!比临阵脱逃还可恶!没有责任心怎么带队伍?!有什么要说的,说!”

 

“是我的错。”

王楠站起来,宁折不弯的傲然神情回来了。

 

她当时只想着开着无线电可能会惊扰敌人,这样就可能会伤害到那个人。她一想到那个人可能有危险就什么都顾不上了,是的,事发之后事成之后,她反省过,这是不可容忍的自私行为,不仅是身为警察,就是任何一个队伍,都会因这样的带队人蒙羞。

 

所以,她决定了结一切之后离开,这不仅是任性胡闹,还是自惩自戒。

 

“好,你认就好,张怡宁不在,李楠,你替她记着,回去一字不差地转告她!”

李隼突然转向李楠,虽然只是转告,但在那威严压迫下,李楠也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张怡宁,擅自行动,放火伤人!简直是……孺子不可教!”

 

李楠很认真地记下了,还很到位地替着那人表达了懊悔不已的神情。所以李隼盯她半晌,最后也就冒出一句“孺子不可教”这不轻不重的话来。

 

“郭跃,还有你!你也是擅自行动这一条知道吗?”

 

李隼指的是郭跃私自离开工厂追击最后的小波人吗的事。

 

当事人最近被一些极其费脑容量的生活琐事缠身,在沉吟了半晌后才后知后觉地点点头。

 

“……!好,先中途休会,我去请局长政委来,给你们请功!”

 

李隼愤而离去。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请功”那两个几乎是咬牙切齿制造出的音。


2017-05-28
评论-23 热度-12

评论(23)

热度(12)

©柒嘻 / Powered by LOFTER